同居女同学


小弟我就读一所位在嘉义的某大学,嘉义是个纯朴而可爱的地方,不过也因为民风纯朴,我们学校的同学性观念也相对保守,所以我在这边也不曾和女性同学谈论过什么性事。
大学的时候我们班有一个女孩,名叫欣欣,长相十分清秀,但因个性十分独立,也不爱随着身边环境影响去做自己不感兴趣的事(事例如聊时下的当红偶像 或者谈论倾慕的对象),所以在班上并没有特别要好的女性友人,而跟他比较要好的同学,看来看去可以说是小弟我了,起先也没有跟他特别要好,只是偶尔会一起出去游玩或吃饭,但也都是一群人,所以虽然称的上有熟,但也只算是一般同侪的交情。
因为学校男女宿舍明显不均,明明是男生略少的商管科系,男生却到了大二就几乎都要外出找房子住,而女生则大约到大二还有半数可以住在宿舍(也包括欣欣),所以上了大二我便同几个同学到学校附近找了间套房住,运气不错我找了一间宽敞舒适而且包水包电冷气可以一直开的套房,唯独有个生活大小事都要坦承以见的室友,于是我有一年以上的时间都要熬到他睡了才能手淫 或者是趁室友外出时尽速解决。
暑假到了,我因为跟家人相处不和睦,不打算回家,所以几乎都待在我租的这间套房,而欣欣则是因为打工的关系,暑假也没有回家去住,可是暑假期间学校宿舍并没有开放,于是欣欣便跟我说:「阿彦,我暑假期间想去妳那,方便嘛?反正你室友回去了,房里也有空床。」我听了哪有说不好的道理,当然二话不说答应,甚至为了他方便进出,还打了把钥匙给他,开始了一段有点暧昧但也没想到会有逾矩之事的同居生活。
我起先对他的淫念并无明显流露出来,相处往来一直都很守规矩,直到有一天她外出打工,我一如往常在家手淫,突然想到她刚洗完挂在浴室里的内衣裤,一时性奋,每天都是一样的看A片打手枪,总算能来点不一样的,我先把她的内衣裤拿近来,仔细一看她的胸罩挺撩人的,看不出来这样一个清清秀秀又文静的女孩会穿那么性感的粉红色蕾丝边的黑色胸罩,我对着她的胸罩内侧身深吸一口并伸出舌头舔着大约是乳头的地方,刚洗完的内衣只有一股洗衣精的香气,接着我拿着她的内裤猛力往我那宝贝上搓揉,心里暗爽着要是等她穿上这条内裤,我的鸡巴等于间接顶过她的淫穴,于是我那一阵子几乎天天都用这总形式手淫,有时甚至还会偷偷抹一点精液在她胸罩或内裤里面,而她打完工又毫不知情的帮我包了宵夜回来和我一块吃,我真觉得我好淫秽又有种莫名的快感;就这样我对她的淫念一天一天日与聚增。
有一天欣欣外出回来,神情看似有些开心,我便问道说:「你今天怎么回事,好像特别开心?」她便跟我说到:她今天在学校遇到了她一直觉的条件很好的学务处工读生跟她要了MSN,而聊天中她也得知我认识那个工读生,当然是跟我打听那个工读生的为人等等,毕竟跟他朋友一场,我便把我知道的直说,那工读生十分的花心,常自豪自己多会把妹,玩过的女孩也不计其数等等,欣欣听完似乎有点落寞,突然跟我说:「阿彦,我们去买酒来喝吧!」我听了有点惊讶,我心想没那么严重吧,又没有发展到会受伤的程度,须要借酒浇愁,不过既然他先提的,我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便与她去附近的超商买了好多啤酒和零食回来边吃边喝边聊天。
酒过三巡,欣欣已经有点昏昏茫茫,还好我平时有在锻(ㄒㄩˋ)炼(ㄐㄧㄡˇ),所以意志还十分清楚,当然我不是不想搞他,只是毕竟同学一场,如果我露出本性把它硬上了,以后要怎么当同学,我要怎么去上课,怎么在班上混下去?所以我还是很理智的扶着她躺上我的床,而我则去睡我室友的床,讲白了我也是有色无胆,哈哈!
没想到莫约躺了三十分钟,她开始呻吟着说:「阿彦…我头好痛喔…我第一次喝那么多…」我听了便起身 坐到她床边,帮她按摩着后颈和太阳穴,「有好一点没有?」「没有…还是好痛…」我虽然在帮她按摩,但身体却越来越不老实,一开始还只是沿着床边坐着,后来越坐越低,最后几乎躺在她身旁半搂着她在帮她按摩他的太阳穴,我将脸靠她很近,闻闻她的体香,吃吃它的豆腐,这时她突然将脸转过来,不经意的跟我接了吻,她开始呻吟着说:「彦…我们…我们变得不像同学了…」,我便趁势开始进攻:「那我们今天就别当同学了吧!」
她听了没有回应,我则更大胆直接将脸贴在她脸上,将舌头伸进她的小嘴中,她略有吓到,但是也没有反抗或闪躲的动作,我越来越踰矩直接压在她身上,开始亲吻她的颈肩、锁骨、喉咙、双耳,手也没闲着,一只手爱抚着她的头发,一只手则撩起她的衣服,「彦…我身材很差…」,听她讲这些娇嗲羞涩的话,我更是性欲大发,裤檔中那寡廉鲜耻的怪物已经失控,坚毅的蓄势待发隔着裤子顶着她的身体,我猴急的退下的她的上衣、胸罩、牛仔裤也被我脱了,但我要脱她的内裤时,她却伸手拉住不让我脱下,原来她没交过男朋友,当然也是第一次跟男性有这样的接触,害羞不敢让我看见她的私密处,我也不想强迫硬扯下,毕竟我想一道一道的突破她,而非霸王硬上弓的占有她;我也以最快的速度脱完我的衣服,跟她身体贴着身体,感受着彼此的体温。
美中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