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实验室后的怀念


冷若磊在车上调试着什么,范子杰有些遗憾的想,可惜不知道他究竟在车上安了些什么希奇古怪的东西,可是只要他一试图靠近,冷若磊就会严厉的阻止他,他还是防着我会去难为冷无双吧,其实只要我能离开这里,说什么我也不会再回临海了,在这里,我失去的还不够多吗?眼见着车身一点点组装完毕,另一个念头却涌了上来,该死的,我怎么没趁他装车的时候走呢,现在眼见车就要组装完成了,可自己却再也找不到合适的机会逃了,为什么会这样啊?他懊恼的捶着自己的头。
看着那抹纤细的身影,范子杰觉得自己好象被他所迷惑住了,不,不可以,我绝对不能掉进他的陷阱里去,范子杰反复着警告着自己,却没发现他的眼里多了几分温柔。
终于装好了,冷若磊开心的看着车子,大哥一定会很喜欢的,过一会就叫人把车给大哥送去呢,还是要给大哥一个惊喜呢?恩,还是等到大哥过生日的时候再送给好了,哎,真是好累哦,冷若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脚步不稳的走向卧室里去。
范子杰看着他摇摇晃晃的样子,忍不住走近前去搀了他一把,冷若磊看了他一眼,放松在他怀里沉睡过去。
范子杰有些犹豫的看看冷若磊,可在见识了他工作的一面后,他说什么也没办法把他丢下不管,只好努力的抱着他回到卧室。
熟睡的冷若磊紧蹙着 眉,似乎在睡梦之中也不得安宁似的。范子杰象是被什么所蛊惑似的,轻轻的在他红润的脸颊上吻了一下,却马上象弹簧一下跳开。两手不敢置信的抚着自己的嘴,怎么会,我怎么会吻了这个恶魔,天啊,我不可以这么堕落的啊。
范子杰悄悄退出冷若磊的房间,安抚的拍拍激动得快要跳出来的心脏,转身走进了实验室。
范子杰知道若磊也精通电脑,并不指望能从那上面获悉一点什么资料,便把注意力集中在侦察周围的地形上,他从冷若磊的电脑里找到了小岛的地形图,看着那用红线勾勒出的航线,他激动得发抖,终于有希望了。
走出实验室,范子杰知道有一只小艇就在岛的东边,他要去看看那只小艇是否有问题。
冷若磊啊冷若磊,你千算万算,你又怎会忘了我也是学机械的,尽管你有你的办法,可我也不是不学无术的人啊,这次我一定能逃出去的。
仔细的检查着小艇的一切状况,范子杰没有意外的发现小艇上根本就没有油,没有水,重要的事小艇是需要掌纹才可以启动的,而能够启动的掌纹毫无疑问就只有冷若磊。范子杰沉吟了一会,知道自己今天是走不了了,他说不出心里是高兴还是难受,看着蓝蓝的海面,只有偶尔的微风带起几圈涟漪,谁又想到风暴来时的狂猛与威势呢,冷若磊,很象海呢,聪明而又博学,象天使般无暇的外貌下隐藏着的是绝对的残忍,这样的人要怎么对付才好呢?范子杰想象着冷若磊天使般的笑脸上出现的委屈,恐惧,愤怒等等情绪,心情不觉飞扬起来。不过那不是什么大事,想办法得到冷若磊的掌纹和给小艇加上汽油才是真的。
可是要怎么才能从冷若磊那里得到这些呢?冷若磊可不是简单的人物,要怎样才能在他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完成这些呢,自己不会制作手模,那又怎能让冷若磊来给自己启动吗?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要冷若磊是清醒的,他的药就可以控制住自己,对了,象有一道闪电划过漆黑的夜空,冷若磊的实验室里一定有安眠药,要是能让他吃下的话,要抱他到这里来给自己开小艇应该不是件难事。
想到这里,范子杰马上回到实验室里去,来到他从未接触过的药物实验台前,看着满处都是的各样试管,范子杰看得眼花缭乱,该死的,这样要怎样才能找到安眠药啊,越拖只怕莫非离一回来,自己可是根本就没有希望能够逃走。他抚摩着隐隐着痛的额头,开始四处寻找了起来。
莫非离冷眼看着身边这个男人,他不想听他说的什么废话,可是他又不能违了磊少爷的令,无趣的一口饮下一杯酒,心里却想着那张天使般的容颜。
“小玉啊,你今晚我就包了,怎么样,和我出场去吧。”万赣色迷迷的握着莫非离的手。
莫非离浑身一僵,不着痕迹的甩开他的手:“万总,你说笑了,你这样出色的人物怎是我一人可以独占的呢,还是算了吧。”
万赣却不肯放过他,他也在这个圈子里混了许多年了,却从没见过象莫非离这样的人,象是一块永不融化的寒冰,但双眸里又隐隐有着火焰在跳跃,这样的人要么就是永远不能驯服,可一旦将他驯服了,他那就会将所有的目光全部忠诚的献给你,真是令人想望啊。
“怎么样啊,小玉,你就陪我出场去如何啊?”万赣不死心的追问着。
“谢谢万总的好意,小玉就心领了啊,只是小玉可能没办法去陪万总了呢?”莫非离轻声说道。
万赣虽觉遗憾,却也不急着要上了他,只是暗下决心,小玉啊小玉,总有一天我要你完全属于我,不论身和心。
好不容易熬到酒店打烊,莫非离立刻冲进了浴室,疯狂的拿着肥皂搓洗自己身下每个被碰触过的部位,直到皮肤发红也不肯停止,似乎要把自己搓掉一层皮才甘心。
他无力的跪倒在地,磊少爷,非离好想你,你还不能原谅我吗?我已经受不了了啊,磊少爷,莫非离什么也是属于你的啊,不要再把我抛弃了,我会乖乖听你的话的,不会再惹你和大少爷生气了,只要你肯原谅非离,非离一定乖乖的。你在岛上还好吗?范子杰有没有好好的伺候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