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偷奸至和之一学如篇


>  过去她一直很照顾我,像我的大姊姊一样,留着一头长发披肩,身裁匀称有
致,脸蛋虽然普通,但仍是颇有姿色,加上她今天的打扮,短裙下露出她修长无
瑕疵的双腿,我此刻的下体无法自拔地在燃烧。

  学姊此刻双手环抱在我的後颈,我的唇更加紧贴在她性感的唇上。此刻我的
身体大半都还在她右手边,我用我的左手伸到她的後脑杓部位托住她,好让她的
吻更安稳,右手则是慢慢地伸到她酥软而有弹性的左胸上揉捏,我的左胸膛也慢
慢向她的身上椅去,并且更贴近她的右乳房,但我还是没有压在我学姊身上,在
单人床上找空隙,侧身倚在床上。

  这时我隐约看见她的香肩,只不过她上衣外头还穿着一件与她的裙子搭配的
红色外套,我毫不犹豫地替她脱下,让她胸部以上的肌肤露出大部份,大饱眼福。

  吻完她的唇後,我依旧贪婪,吻便向下搜索她的颈和肩,并一路吻到她诱人
的乳沟。用舌尖伸进她诱人的乳沟内,伸进去又马上抽了出来。下一秒钟,我的
右手已经伸进她的上衣里,穿过她的胸罩,我直接握住她饱满的乳房,此刻学姊
的眼睛舒服地闭了起来,嘴里闷哼了一下道:「轻一点!学弟,太用力了。」

  我这时才将握捏的力道放轻,左手也加入了战局,在她的右胸依样画葫芦,
并努力画圆之後我的嘴唇也不安份,贴了过去,大力吸吮她的乳房,并用牙齿轻
咬,舌尖轻触学姊的奶头,学姊忍不住又呻吟了起来。

  我明白学姊此刻的身体感受是舒服的,有了一股莫明的成就感,为了能让她
更满足,我的右手慢慢下移,伸进她那令我神往已久的三角地带,中指直接从中
间穿梭,直捣学姊的蜜穴,当我的指尖碰触到学姊的小内裤时,我隔着那块薄布
直抵她的阴道口,并轻轻按上。她的眼睛这时紧张的睁开,起身看着我的手指正
在她的裙摆下,她倒抽一口气道:「呼!学弟,你怎麽这麽自动啊!」

  「学姊!?你不喜欢啊!」

  「没有不喜欢啊!不过只能用手喔!不可以用你身体上的其他部位,尤其是
你这根兴奋的小弟弟喔!」

  她话一说完便往我的下体部位用力地弹了我的小弟弟一下,我吃痛地喊道:
「知道了啦!!学姊有交代,学弟自然会遵守的啦!」

  她看着我爽快地答应她的要求後,这才安心地地躺了回去,没多久又继续舒
服的闭着眼睛呻吟。

  我的手指在她的私处外头不安份地画圆,并用手拨开她的内裤,见到学姊的
阴道口外头已经泛滥成灾,湿透极了,看来在我的爱抚下,她此刻的身体感受到
无比的亢奋. 我用我的中指直接没入她的阴道肉,深刻感受到她私处内不断有湿
滑从阴道深处涌出,在她温热的体温趋使下,我将我的手指更往学姊阴道内塞去,
当我的指尖前端明显感受到抵触薄薄的东西时,学姊身体一弓,手也跟着过来,
并接着痛到喊叫道:「学弟!住手!很痛欸!」

  她的左手抓住了我右手的现行犯。我明白那是学姊她的处女膜,想不到学姊
到现在还保有处女之身,让我更加对学姊的身体感兴体,此刻对她有了强烈的占
有慾.

  我连忙对学姊道歉:「对不起!学姊,我不晓得你还没有性」

  学姊羞怯地脸红,不想我再说下去。

  「没关系的,学弟!你的手指别再伸进去太里面了,在我阴道外面就好了。」

  我答应了学姊,接下来我的中指搓弄她的阴部便更加小心,动作也变得缓慢,
学姊并不是挺放心的,眼睛也一直盯着我的手看,怕我踰矩,我边动作边回道:
「学姊,这样可以吗?」

  「嗯!」

  「学姊!放心啦!我知道手指大概进去的位置,你就放轻松,这里交给我,
别太紧张了。」

  「嗯!那好吧!学弟,谢谢你,你确实让我的身体舒服多了。」

  我对她笑着回应道:「没有啦!学姊!你快躺下,让我帮你就好,你什麽都
别想。」

  「嗯!」

  就这样,我轻轻推她让回到床上让她躺平,看着她再度将她的眼睛闭上後,
才继续为她服务。

  此时最难过的,莫过於是我裤挡下的小弟弟,看着学姊性感的躺在我面前,
而我却只能用手指搞她,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我早有了想用自己的肉棒猛插学姊
的念头,可是学姊话已说在前头,不准我的小弟弟抽插她的阴道,这可怎麽办呢???
可是我打从心里又很想干她

  看着学姊闭着双眼,嘴里不断地呻吟,这可是天载难逢的机会,错过这次,
就再也没有抽插学姊的可能。我忽然天真了起来,想说我偷偷地抽插她,她应该
不知道吧!於是下了决定,先插了再说.

  我原本落在地板上的脚轻轻地上了床,身体慢慢移动到她阴道的正前方。由
於移动时有了些微震动,学姊此时也感受到,睁开了双眼看到我整个人正跪坐在
她阴道的正前方,便迅速反应,用手遮住她的下体,双腿也迅速向内夹紧不想让
我看到她美丽蕾丝边的纯白三角裤,眼神害羞地问道:「学弟!你在干嘛?」

  她像极了女皇盯着部下,怕我做出什麽坏事来。

  我看着她有了防卫之心,一时之间忽然心虚地怕她知道我对她有企图. 但是
为了我的小弟弟待会儿能够在她阴道内抒发情绪,我硬着头皮辩称道:「学姊!
我只是想换个位置,而且我的右手有一点酸,想换左手帮你。」

  「喔!这样啊!」

  她不疑有他,些许地松开她的心房,身体上紧绷的肌肉也慢慢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