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课


第二堂课是英听课,有些讨厌外国语的陶望美在所有英文课中,只比较喜欢来上这堂英听。教英听课程的老师是位略带神经质的中年男性,如果他在上课时听到学生们在下面窃窃私语,他就会往那个方向瞪视着,是个以严厉闻名的老师。

  所以,陶望美忍耐着病,到最后呻吟出「呜」的时候,已经是不能再忍受的极限了。

  真是不太好!一个人在那种地方玩那种自我陶醉的游戏真是不太好,陶望美不禁皱紧眉头。英文拼音不懂的字就在旁边写上注音。

  心想:写上注音,等以后应该就会看得懂它的意思了……,但还是感到有些生气。

  陶望美了解自己的生理已起了一些变化,所以要多注意一点才行。

  陶望美的身体有些奇怪的特质:如果在生理期之前─也就是所谓的「安全期」中,自己一个人自我安慰完,心理虽知道不会有问题,但是后来腹部总一定会有疼痛发生。

  这种现象与生理期时的不适很像,都是会影响到子宫口附近的那种疼痛,也只限在一个人自慰后才会发生。

  如果有实际做爱的对象然后达到了高潮,反而一点也不会感到疼痛。如果横躺着,疼痛会缓和,但像这种坐姿,似乎更压迫了那痛,因此腹部的痛加剧做乱着。

  所以,今天早上陶望美因为和辽的做爱没有达到满足,因而兴起了自己一个人自慰的念头,结果现在正被痛苦袭击着。

  「啊!痛得快受不了了!」

  这时,文章刚好上到一个段落,老师就把录音带按停止,在教室里面,大家全部都松了一口气,轻松愉快的气氛。

最新最快的成人色图及下载,尽在天天色!


  「那现在请大家来念念文章!」

  老师一说完,陶望美举起了手,高叫「老师!」。

  「有什么事?青水,要自告奋勇吗?」

  老师看了看陶望美。

  「老师,对不起,我的肚子现在很痛,我可以去保健室吗?」

  「嗯!」

  老师马上从口袋里拿出了眼镜来戴上,仔细观察着陶望美的表情。

  「看起来,脸色真的不太好呢……我看要去保健室不如去洗手间会比较适合也说不定!」

  有几个男生忍不住噗嗤地笑了出来,但陶望美一点也不介意。

  「我又没有随便从地上乱捡东西吃!」

  陶望美显得有些不悦地说着。这位老师心肠并不是不好,只不过对女生表现得太了。


  「那需不需要陪你一起去!」

  女子保健委员关心的说着。但陶望美只跟她说了声「谢谢!」拒绝她的好意,就走出了走廊。

  保健室是属於特别的教室,位子在北馆的一楼里。

  「舞子老师不晓得在不在那里,如果她现在没有出去喝咖啡,那就太好了。」

  即使舞子老师不在的话,陶望美也不会在意的,因为舞子老师也是(人类研究同好会)的顾问,所以即使保健室没有人在也应该没有关系的。只是万一有其他老师去那里,看到我躺在病床上,我又要很麻烦的向他们解释来这里的原因。

  如果,舞子老师在的话,只要说一句「贫血」就好了,即使任何老师来追问,

  我也可以很轻松的躺在病床上睡觉。

  走进北馆的一楼,在东边的化学实验室里传来喧哗声,可能有别的班级正在做实验吧!稍微可以闻到刺鼻的药水臭味。

  保健室是位在西边。在门口贴一张「进入时,请先敲门!」的书写纸,陶望美看到这一张书写纸,突然手停止了!

  「咦?……舞子老师,难道她─」

  陶望美马上拉开门来,尽量放轻脚步声,悄悄的走入室内,又慢慢地关上了门,进到室内,此时可以清楚地听到门里的声音。

  保健室里面很宽敞,有三张床,在窗边放了一张舞子老师专用的商务书桌,上面整齐地并排着许多书来。在书桌对面靠墙边有个装有玻璃的壁橱,药箱和药瓶,或是一些受伤包扎用的药品和器具,都很整齐地陈列在里面。

  在三张床之中,只有放在最北边、靠墙壁的那张床的四周围着白色的布帘。也就是表示「使用中」的意思,此时陶望美感觉到从布帘里传来了呻吟和喘息的声音出来。

  「舞子老师?」

  陶望美轻声呼叫着,突然那呻吟和喘息声停止了。

  从而帘后面走出了一位把茶色头发往上梳的美女来。

  「啊!是陶望美!」

  保健老师水下鱼舞子,一看到陶望美的脸,也不觉得讨厌,她笑了笑。

  「我嘛!觉得肚子很痛,想来借一下床,躺下来休息一下。」

  「好啊!好啊!请你慢慢的躺下来,要不要服镇痛剂?」

  「嗯!跟以前一样躺一下就好了!」陶望美一边脱下背心,一边说着。

  「躺一下的话应该马上就会好一点,不需要吃药。」

  「是吗?要不要盖上毛巾,如果感冒就不好了。」

  陶望美向前走到窗边的一个床上,将周围的布廉好好地关上。

  因为她不喜欢弄皱裙褶,所以就脱下了裙子和上衣,放在床边。

  「舞子老师,真是有精神和体力!」
陶望美一边想着一边打了一个大哈欠,但隐约地可以听到对面床上发出衣服摩擦的声音和低沈的喘息声。

  ─这次不知道是几年级的学生……之前有一个一年级的、很清纯的男学生,很不错。会不会是一年级?

  肚子还是继续感到疼痛,会不会是早上太早起来的缘故?陶望美不知不觉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