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头台 】作者石砚

                断头台

                
  字数:3094字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系偶然,切勿对号入座。

  宋维新被送断头室的时候,王小二简直看呆了。因为一般这里处死的女犯都是下层贫民,皮肤粗糙,加上极度的恐惧,再怎么也好看不到哪里去,而这个二十五岁的女子虽然面容貌憔悴,肌肤却十分白嫩细腻,一看就是大家闺秀,而从容不迫的表情更使她显得那么端庄美丽。当刽子手不是一件让人喜欢的职业,如果不是因为生活所迫,谁也不会去选择这份职业,不过,既然选择了就要有本事替自己寻开心。

  王小二便是这样一个会替自己寻开心的刽子手,不过,他是用犯人来给自己找乐子的。当然,对于那些亡命的江湖好汉们,王小二是不敢惹的,不过,把他们的头弄下来之后便另当别论。王小二喜欢把他们的头摆在桌子上,那些对他比较客气的犯人他会给他们的太阳穴贴上两块小膏药弄得象个痨病鬼,对那些凶神恶煞一般吼叫,让他害怕的则替他们描眉画眼,抹个红嘴唇什么的,打扮得象个女人。

  只有处决女犯的时候是他最高兴的时候,因为女犯受刑之前,或者是默默垂泪,或者是大哭大闹,或者是瘫作一堆,也有少数是昴然不惧的,但至少不会使他害怕,所以他便可以在她们活着的时候便拿她们取乐。用断头台杀人是法国人的发明,也只有在这租界里才有这种东西,依据的自然也是法国人的律条,当然,洋人是不会被送到这里来处死的,这里所杀的只能是中国人。

  王小二喜欢断头台,不光因为用它杀人比用鬼头刀保险,而且因为犯人是趴在台子上受刑的,男人趴着就不容易反抗,女人趴着则令人充满遐想,更妙的是,法国人不允许处死处女,而这便给了王小二一个极为难得的机会,便是可以合法地把女犯的裤子脱下来检查。

  他当然愿意女犯还是处女,因为法国人的规则并不是要赦免处女的死刑,而是要在处决处女前先破了她的身,而这便是他刽子手特有的权力。王小二不识字,也不会在乎犯人是谁和犯了什么罪,杀人只是他的工作,就算是他亲爹,只要被送到这里来,他都会毫不客气地让他人头落地。

  在这间处刑室,除了王小二,他还有三个助手,孙癞子、刘秃子和吴麻子,自然,王小二不会忘了给他们留一些残羹剩饭,这叫有福同享,谁让大家都混到这种地方来了呢?行刑室里一般是没有外人的,行刑前执行官会让巡捕们把绑好双手的犯人送进来交给王小二的助手们,然后巡捕们会出去,关上门,由王小二他们给犯人行刑,行刑之后,助手把人头拎着出去给执行官看,然后行刑便结束,这之后,王小二会叫人来把装在长柳条筐里的犯人尸体抬走。

  一般犯人的脚也是捆着的,这样他们便无法挣扎。无论是男女犯人,被送进来的时候都是光着上身的,这样是为了方便行刑。行刑的时候,助手们铡刀拉上去,用机关卡住,把卡犯人脖子用的卡板升上去,然后两个助手抓住犯人的两腋,一个助手抱住犯人的腿把他面朝下抬起来放在断头台上,王小二把卡板放下来将犯人的脖子卡住,这样他便不能再动坦,然后王小二把机关一拉,失去控制的铡刀便呼啸着从一丈多高的地方落下来,瞬间便把犯人的脑袋切落到下面的小柳条圆筐子里。

  遇上女犯行刑的时候,王小二通常要根据她的容貌和年龄来决定自己的行刑程序。如果是个年高丑陋的,他便不屑于自己动手,只叫助手把犯人在断头台上放好,扒下裤子,然后自己拿一根小孩子胳膊粗的木棍往那女人的下处一捅,既当作检查,又当作破瓜,然后把脑袋一铡完事。

  如果是年轻貌美的女犯,王小二便会亲自动手去抱女犯的腿,这样女犯的屁股便会处在离他最近的位置,他喜欢看女人屁股朝天时的样子。当然,放在台上后,女犯的裤子也是他亲自扒下,然后亲自检查,再爬上台去亲自替她破瓜,完了事让三个助手轮流上去享受一番,再行斩首。

  宋维新刚一进来,王小二立刻就觉到自己的下半截硬得象木桩子一般。也许因为她原本是穿着旗袍的原因,所以脱光了上身后,除了脚上的鞋袜,浑身上下便只剩了一条短裤头,暴露着一身洁白如玉的肌嫩,白嫩得吹弹可破,两颗丰满的奶子挺立在胸前,小小的奶头微微向上翘着,细细的腰肢下现出浑圆的曲线。
  王小二几曾见过这样的女人,他只感到一阵窒息。三个助手也与王小二有同样的感觉,孙癞子和刘秃子一边过去抓住那女人的胳膊,一边下面早已支起了小帐篷,吴麻子很是知趣,没有急着去抱宋维新的腿,因为他知道,这一次王小二是一定会自己动手的。

  果然,王小二强压着自己心中的欲火,走到宋维新的身后,先低头看了一眼她那裹在短裤头里的屁股,然后蹲下身去,从后面抱住她的两条丰腴的大腿,把她面朝下平着抬了起来。

  宋维新没有反抗,虽然她没有想到法国人会同清政府作交易而处死她,但既然参加了革命党,便已经作好了死的准备,所以从被剥去旗袍和肚兜儿的时候起,她便一直保持着这样从容不迫的姿态,只是在白净的脸上现出一丝屈辱的红晕。
  王小二低头看着宋维新的两条腿,那是如此白晰细嫩的两条玉腿,王小二又略略低下头,从她裤头的裤脚入向里面望去,在洁白的大腿里面,隐约看到一抹同样洁白的臀肉,王小二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同两个助手一起把宋维新放到断头台上,向前一推,让她的头从承颈圆孔的缺口处伸出去,吴麻子赶紧把上卡板放下来,使宋维新的头被卡在里面无法退出来。

  王小二把宋维新捆脚的绳子解开,把她脚上的鞋袜扒下来,露出两只纤柔弯曲的脚,她的脚白晰细腻,脚趾嫩得透明。王小二深吸了一口气,用手从她的脚趾开始抚摸她的脚和小腿,然后一路摸上去。宋维新没有挣扎,头卡在卡板中之后,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一般都不会再挣扎,王小二很清楚这一点,而女人身体那轻微的颤动告诉王小二,这个女人对于被陌生男人玩弄具有十分强烈的屈辱感,而越是这样,王小二的欲望便越是强烈。

  他一把把女人的裤头扒下来,露出女人浑圆的屁股来。对于刑前被人剥光,宋维新从没有想过,因此她感到的耻辱极其强烈,使她差一点儿哭出来,但她终于还是忍住了,尽管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心咚咚的狂跳。她知道自己没有办法逃避,因此只能勇敢地承受。

  王小二仔细地抚摸着女人的屁股,那屁股很圆,很结实,很白,很嫩,也很有弹性,让他感到十分诱惑。他慢慢扒开那臀肉,仔细观察着,女人的肛门很小,颜色很浅,紧紧收缩着,现出条条辐射状的深深皱纹。他又用另一只手扒开她紧紧夹住的大腿上的肌肉,露出两片厚厚肉褶和一条深深的肉缝。

  王小二感到自己有些控制不住,急忙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这才让自己的下面老实一些。女人的阴唇颜色较浅,后部没有阴毛,从阴唇中间露出一点点暗红色的小阴唇的边。

  王小二把女人的臀肉、腿肉和阴唇一起向两边扒开,露出粉红色的嫩肉和那幽深的阴道来,尽管他知道这个年龄的女人不可能是处女,但他还是要检查,还是要破她的身,他把这叫作「以防万一」。

  于是,王小二把宋维新的两腿八字形分开,让她的阴部充分暴露出来,自己爬上台去,跪在她的两腿间,然后伏下身去,把自己的髋部压在她那雪白的屁股上,将自己早已不再安份的阳具从女人的阴唇中间塞进去。

  宋维新感到硬硬的东西顶在自己的阴道口儿上,自己要被强奸了,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把已经涌到眼角的泪水咽下去,然后阴道便被男人充满了。执行官看到了宋维新的人头,在那双怒睁的眼睛里还泛着泪光。

  宋维新的无头尸体躺在柳条筐中,耻骨和大腿根部满都是湿乎乎的精液,疏密有度的耻毛也被粘成一绺一绺的,无知的王小二和他的助手们站在旁边,还在为欲望得到发泄而兴高采烈。看到人头的法国执行官并不象王小二们那样高兴,在他的心里,不管这女人受过什么样的污辱,为了自己的信仰而从容赴死的她都是真正的英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