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人生】 【1-4章】


  第一章 恐怖的早晨

  那天早上跟平时一样,听见体操广播的前奏,我们寝室里的4个人都同时爬下床。

  " 他娘的,每天都像叫魂似的。" 我一边穿鞋一边抱怨," 二胖,昨天新出的那几部A片,下好了吗。" 二胖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抓着屁股缝钻进了厕所。

  完全没有回答我的意思。

  " 二胖你整天吃这么多,小心哪天拉脱肛。" 我对着厕所咒骂了一句。二胖还是没有回我话,开着门只顾拉屎。大便的味道顺着早晨清新的空气,一起飘进了寝室。

  " 我考,二胖,你上厕所又不关门找死啊!" 眼镜扯着尖嗓子,对着二胖吼道。二胖嘿嘿一笑:" 哈哈,给你们醒醒瞌睡,还不好啊。" 说完砰的一声把门合上了。

  我拿起牙刷走到洗漱台刚要漱口,我们寝室的另一位,岗子就走过来一把把我挤开了,还奇怪的看了看我,像不认识我似的。

  " 干,你有病啊。没见过你大爷啊。" 我瞪了岗子一眼,有点生气,感觉今天所有人都有点怪怪的。

  我也没心情洗脸刷牙了。本想叫上眼镜一起先到食堂啃两个包子,才发现他人已经先走了。

  他娘的,竟然又不叫上我就先走了。我急急忙忙地冲出寝室,刚没走几步。

  就被人从后面用力地撞了一下,顿时来了个狗吃屎。那人也被撞倒在了地上。我心中气急败坏,想冲上去揍他一顿。还没等我爬起来,那人就显出一脸的惊恐,嘴里还在不停地念着:" 撞鬼了,撞鬼了……" " 你他娘的才是鬼,你找抽是吧。

  " 我从地上爬起来,想上去跟他干一架,那人还没等我过去,就连滚带爬地跑远了,那速度估计刘翔见了,都会惊得把下巴掉下来。

  这跑得也太夸张了吧,难道是被我吓跑的?我的形象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威猛了?我悻悻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决定一会儿到食堂门口的落地窗前,仔细照照。

  我们的宿舍离食堂很近,为了避免早操过后打饭排队,我和室友通常都是先吃了早饭再匆匆忙忙地跑去操场。

  隔着老远,我就看见眼镜挨着食堂外面玻璃的位置上坐着。一边喝着稀饭,一边啃着着一个大菜包子。厚重的眼镜都滑在鼻翼上方了。

  这时刚过7点,和煦的阳光照在食堂外面的落地玻璃上,能映出来来往往的人群。我正好过去好好照照自己的形象。

  来到眼镜的玻璃窗外面,我正想跟他打个招呼,话在嘴里刚要说出口,我整个人就完全傻了。不是因为眼镜的" 眼镜" 掉进稀饭里了,而是玻璃的倒影上只有一盆死气沉沉的铁树。而上面却找不到我半点的影子。我回过头看了看,确定自己后面有一盆铁树,而我就站在铁树的面前,再次回头看玻璃,继续傻眼了,仍然没有我。我变成透明的了?我绕到了铁树的后面,仔细看玻璃,上面只有那盆铁树还是没有我。

  我走过去用手仔细地摸了摸落地玻璃窗,确定这是我每次进食堂都会看到的那块玻璃,而从指间传来冰凉的触感,让我知道这不是在做梦。

  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一些事情。难道我真的看不见了,不会的,或许是因为光的折射出现了问题,应该是一种自然现象吧,难道是大卫科波菲尔今天空降到我们学校,给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我自我安慰地想。

  我用手拍了拍玻璃窗,希望眼镜能注意到我。果然眼镜回头向我这边望着,像是才发现我,还举起手里的半个菜包子向我挥了挥。我激动得也向他挥了挥手,虽然觉得这样有点傻。但是总算松了一口气。

  我向食堂门口走去,正巧碰上岗子和二胖两个从寝室出来,我跟他们打招呼,两人像没看见我似地有说有笑地来到了眼镜那桌。原来眼镜刚才是在跟他们打挥手。

  我呆呆地站在食堂门口,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又被一个人撞到在地。才迷迷糊糊地爬起来,疯了似地冲向寝室,打开门,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块巴掌大的镜子。

  我闭上眼把镜子对着我的脸,脑海里突然冒出《大话西游》里,至尊宝从照妖镜里看见自己变成了一只猴子的场景,我突然有点了解他当时的那种心情了。

  睁开眼睛,我此时的心情比当时的至尊宝更低落。他至少在镜子里看见了一个齐天大圣,我在镜子里只看见了身后二胖悬吊在床下面的内裤,透过镜子还能明显地看见胯裆部有黄白液体干涸的痕迹。

  我不甘心地跑到过道中心对着来往的人群大声喊道:" 我中500万了——今天每个跟我打招呼的人,一人发100元!" 没人理我,更确切的说是没人看得见我,听得到我的话。

  我彻底失望了,回到寝室就摊在了床上。用被子捂着头,希望这只是一个噩梦,等梦醒了,一切又会恢复到原来的轨迹。

  迷迷糊糊间,我竟然睡着了。直到听到一阵钥匙开门的声音,我才醒过来。

  是眼镜他们做完操回来了,我抱着一线希望地喊了他们几声,结果可想而知。眼镜回到寝室就拿起MP4躺在床上看起了小说。二胖嘴里叼着根油条,正津津有味地嚼着。岗子打开了电脑,开始玩C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