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学生


范子杰恐惧的抖了一下,不敢拒绝,只能自己摇摆着腰部,后面的花穴每一次被摩擦到,总是带来极度的痛楚,可是他顾不了那么多了,冷若磊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要是自己不做的话,那只能接受更残酷的折磨。反正早就被他上过了,现在也没什么还矜持的,范子杰自暴自弃的想着,加快了他扭动的速度。
范子杰痛苦的呻吟这,最令他痛苦的却不是下身阵阵撕裂般的疼痛,而是自己竟会产生难以言喻的的快感,这可是在荒郊野外的坟墓前啊。自己已经被冷若磊彻底的改变了,现在的自己不过是他的一个玩具而已,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终于如愿让自己放下了骄傲,变成了一个荡货。
范子杰被自己这个想法震慑了,绝对不能堕落到这个地步,要真是这样,那自己可就没救了,一定要设法逃出去才行啊。
范子杰偷窥了他一言,却见冷若磊神色自若,嵌在自己体内的分身丝毫也不曾有要射的迹象,心不觉一沉,这样的折磨竟没有一个尽头嘛?
象是已经发现他的心不在焉,冷若磊惩罚似的疯狂在他身上律动起来,每一次撞击都有新的鲜血顺着他的花穴流下,也带给他前索未有的快感。
每一次的快感都令范子杰以为到了极至。但下一次冷若磊又会将他带上新的高潮。
猛地一阵温暖的感觉充满了他的下身,范子杰知道他已经射了,果然,不久冷若磊就慢慢抽出他已经瘫软的分身,退出他的体内。
就在那一刻,范子杰只觉得体内空虚无比,极度留恋着他火热的分身。
冷若磊看出他的表情,冷冷的笑了,手指轻轻的摸上墓碑上的照片:“莫怜,你看见了吗?我成功了。”
冷若磊站起身来整理衣着,恭敬的拜下身去:“莫怜,你照顾了我五年,对我宠爱有加,又教会我很多东西,我,冷家第十四代次子冷若磊在此谢过了,只是莫怜,你的罪孽也该清算一下了。”
冷若磊说着,有些脚步不稳的摇晃了一下,莫非离立刻把他抱住,冷若磊顺势躺进他的怀里:“非离,我好累哦,让我躺一下啦。”
莫非离坐了下来,把冷若磊抱在怀离:“磊少爷啊,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啊?”
冷若磊笑笑,眼光飘向遥远的远方:“非离,你知道为什么没人来带你吗?”
莫非离摇了摇头:“磊少爷,不要关心那些了,你可要好好休息啊。”
“不用了,我可没那么娇弱,只是太累太累了。”冷若磊闭起眼:“小的时候,我就象是一个王子一般,虽然父母早逝,可是大哥却极宠我,不管我要什么他都为我一一办到,而莫怜,也就是爹爹的影,也把我伺候得很周到,可以说当年的我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只是这样的我却全不知道这一起究竟是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才换来了。”冷若磊的声音骤转凄厉:“在我三岁那年,有一天晚上,风雨交加,我很害怕,于是我就去找大哥,只那一去,我就再也没怕过风雨了。”
范子杰和莫非离对网了一眼,均知当年的事只怕是导致今日种种的根源,却不敢插口,只关切的看着这个骄傲的少年。
“当年的我可是意气风发呢,出身显贵,家庭又和睦,我自己擅长绘画,真的是很美好的一段时光呢?”冷若磊缓缓的说着,手指轻轻的勾画着范子杰背上的刺青:“自那一晚,我可就再没拿过笔画画了,子杰,你真是好福气啊!”冷若磊悠悠的说着。
范子杰狠命的瞪着他,想要知道那天晚上究竟知道了什么,只是冷若磊就是不说,真令他心急如焚。
冷若磊又笑了,宛如天使一般的纯洁无暇:“我听到屋内发出了很奇怪的声音,当时的我真傻啊,竟然不知道那就是欢爱时的呻吟声呢?你们说,我是不是很傻啊。”
莫非离的心骤然收紧,突然想起了莫非烟几次警告自己千万不能让冷若磊看出自己的感情,而大少爷的屡次刁难,只怕都因此而起吧。
“我还以为大哥生病了呢,于是赶快推门进去,结果你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冷若磊唇边挂着笑:“我看见莫怜他竟然压在我大哥的身上。”他抬起头,眼利如刀,冰冷的手指轻柔的爱抚着范子杰的分身,向他一笑道:“我刚才对你做了什么,他当时就对我大哥做了什么?”
他轻轻的叹着气:“想大哥是多么高傲坚强的人,他又怎会容一个鼠辈如此对他?当时我就知道,大哥其实只是为了我。枉费我一直自夸是大哥的骄傲,却是我使他陷入如此境地而不自知,真的可笑。”他冷漠的说着,仿佛事不关己。
莫非离却深知他此刻最是伤心,却什么也不敢说,只是用力的把他紧紧抱住。
冷若磊又笑了,眼波流转,竟有几分魅惑:“我都很乖哦,都没让他们看到磊儿呢,只是自那一天,我就立誓,一定要守护大哥,一直道他不再需要我为止,我知道他自此以后就被噩梦缠身,所以我精研医术,只希望能让他在我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也可以一夜好眠。为了保护大哥,我学法律,学电脑,学机械,我学会了很多的本领呢,每个人都夸我是天才,只有大哥最心疼我,怕我累着了。”他窝在莫非离的怀里又笑了:“他要我开开心心的玩,不要累坏了自己,他知道我很累啊,只有他才知道我的心思呢!”
范子杰越听越是心籍贯,原来他出众的才华,高明的帱略中竟藏着一个如此令人心酸的故事,一时之间,他犹豫了,想到自己偷偷隐藏气来的那几包炸药,真的要同归于尽吗?
踌躇间却听冷若磊继续说道:“当大哥十五岁的时候,按照我们的规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