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魅


砰一声,王正的脑袋和粉笔擦产生了亲密的接触。换成别人,就算不一跃而
起和老师理论,至少也要咬牙切齿做痛恨状,更何况王正正值18岁,高大健壮,
血气方刚。他却只撇了撇嘴角,挥手掸去了头发上的灰渍,若无其事的继续望着
那不知所谓的课本。为什么会被扔粉笔擦?王正不想去思考这个问题,只要是崔
老师教课,他可以有一万个理由整自己。“衣冠禽兽,不过是说破了事实,撕了
他脸面,根本就是疯狗。”王正暗骂。

  王正读的华星高中,是一所贵族式的寄宿学校,从学生到老师个个打扮得光
鲜亮丽。王正却只是街角收养所的一个孤儿。由于校长启动了一个慈善计划,每
年提供一个特别生的名额给没有钱上学的学生,王正幸运地被选上。不过随着时
间的推移,王正早已发现这只不过是学校提升声誉地方法,由于那些贵族学生都
不喜欢和穷小子们一起上课,特别生便饱受欺凌和排挤,不少都退学了。

  学校根本不在乎,只要知名度上去了,有更多的钱赚就行。被退学的学生根
本上告无门。王正正是看到这种情形,一怒之下,出言顶撞了校长和教务主任崔
老师,从此便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说起这崔老师,身材矮胖,满脸横肉,一副作
奸犯科像,也不知道这种流氓似的人物怎么混进学校的。

  好不容易混到下课,王正孤独地坐在教学楼外的阶梯上,抚摸着自己微红的
额头。心里把崔老师从头骂到了尾。要不是读不了高中,根本没办法混口饭吃,
王正也不会忍声吞气到现在。“快点毕业吧!”王正在心里长叹道。

  “王正,怎么了?额头受伤了吗?”一声亲切的问候打断了王正脏话不断的
思维活动。只见一个年约二十四,五的女老师,一米六五左右,秀丽的脸庞带着
淡淡的微笑,一声鹅黄色的淡雅教师上装,同样颜色的套裙到膝盖,超薄的肉色
丝袜勾勒出小腿秀美的曲线,足登一双白色的高跟鞋。王正心头一动,刚才的愤
怒憋屈忽然烟消云散。要说这个学园还有什么让王正留恋的地方,那就是眼前的
陆蔓老师了。陆老师是公认的学校最漂亮的女老师,文雅贤淑的气质,曼妙匀称
的身材,几乎是每个男生心目中的女神。

  “没事,老师,不小心碰到了。”王正急忙站起来,笑着说道。“怎么这么
不小心,去医务室看看吧,要不老师那里有药,给你敷一下吧。”陆老师顺手拨
开王正的头发,关切的看着受伤的地方。王正只觉得老师柔软的手指掠过自己的
额头,温柔的触感从额头一直传到了心里。

  从小没人关心的王正只觉得心头一热,自从自己进了华星,身为语文老师的
陆蔓就对自己照顾有加,多次阻止那些纨绔子弟欺辱王正,还经常塞给自己一些
生活用品。王正早已把老师当成自己的姐姐一般,有时候那些富家子弟私下喜欢
意淫美丽的语文老师,王正总会跳出来,即使每次都寡不敌众,也不让他们侮辱
自己心目中纯洁高雅的陆老师。

  “真的没事,您别担心了。”王正忙摆手说道。陆老师仿佛明白了似的,叹
了一口气,露出一丝忧郁的神色。王正忙道:“老师,别为我担心,我从小就这
样,过一会就没事了。”陆蔓轻轻苦笑了一下,说:“老师就是怕你受不了,其
实忍半年你就毕业了,到时候拿到高中文凭,就算没钱读大学,出去也可以找点
事做。要是万一出了什么事,太不值得了。”王正点点头,如果没有老师的安慰,
或许自己早就被开除了,王正这样想。

  “早点回寝室休息吧,马上要期中考试了,老师先走了。”陆蔓拍拍王正的
肩头,转身离开。王正目送老师婀娜的背影渐渐离去,心里暖呼呼的。

  期中考试完结了。

  王正怔怔地看着面前的语文试卷,上面鲜红的59分嘲笑般巨大。更令人王
正气血上冲的,是作文直接给了超低的分数,而且没有任何理由。

  这对于成绩一直在年级都是名列前茅,那些吃穿不愁的富家子弟根本没几个
好好学习的。特别是语文,由于是陆蔓老师教的,王正学得非常认真,排名从来
都是数一数二。“这不是明摆着要我好看吗!”王正的手微微颤抖。“被玩了吧,
这次姓崔的改的试卷。”王正旁边的同学冷笑道。王正终于忍受不住,一把抓起
卷子,向外面冲去。“算了吧,没用的。”王正只当耳旁风,径直往教务处的方
向而去。

  “崔老师,这是怎么回事,我的作文有没有跑题,怎么能给这么低分?”王
正竭力抑制怒火,语气中仍然显露处明显的不忿。崔主任斜了一眼试卷,慢条斯
理的说道:“很对啊,有什么不对吗,我可是语文教研组组长,文章写得怎么样,
我当然知道。”

  看到王正想要说什么,崔主任立刻接着说:“你好好找找自己的问题,别老
把问题推给别人。”接着挥挥手,正眼也不看王正,道:“快出去,别打扰我工
作。”王正火气上冲,忍不住说道:“那我和陆老师说去,她知道什么才叫写文
章。”

  崔主任一抬眼,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道:“那我找陆老师和你谈谈吧,
你今晚去她房间,快走吧。”王正听他这样说,心想:“陆老师肯定不会乱给我
分。”抓起试卷,王正离开了教务处,身后传来了崔主任不屑的冷笑声。

  “快进来吧,就坐床上,老师去倒点水。”陆蔓打开房门,让王正进来。陆
老师的房间十分整洁,安静。王正有些拘束地坐在床边,陆蔓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