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里的吻


低下头吻著他光滑的脸蛋:“别怕啊,子杰,我只是想吻你而已啊。”
范子杰你要镇静啊。范子杰不停的提醒自己,只是那曾经深入骨髓的恐惧岂能那麽容易就被忘记。你已经不是过去那个范子杰了,现在的你成熟了,应该是可以和他一较高低的,你不能怕他,不能。
恶意的享受著范子杰的恐惧,冷若磊低下头来:“别怕,这只是一点冰水而已,乖哦。”
“你要做什麽就做好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范子杰大声道。
“可是你还没有主动过啊。”冷若磊满眼的无辜:“我只想你也主动一回啊。”
“不可能。”范子杰断然摇头:“我绝对不可能主动的,除非。”他死死的盯了他一眼,在心里把他说完,除非你用了药。
“哦,子杰你真是太多虑了,我怎麽可能用药呢,那不就没什麽意思了吗?”冷若磊仍是一脸温柔的笑。
范子杰戒慎的看著他,惨痛的教训使他不敢再轻易相信冷若磊的话。
“你还记得你曾经吃过的药吗?”冷若磊仿佛在自言自语:“我可真想看看他的效力如何啊。”
范子杰刷的一下白了脸:“不可能,你不可能会有那种药的。”他几近疯狂的在床上扭动的身子。、
冷若磊邪邪一笑,突然伸手打开了禁锢著他四肢的铁链:“那我们就来看看他的效果吧。”
才一获得自由,范子杰就向门口冲去,冷不防若磊伸出腿来一绊,范子杰顺势跌进了他的怀里:“子杰啊,何必这麽急呢,我不是一直都在吗?不过你这麽热情对你很有利哦。真是懂得享受的孩子。”
范子杰愤恨的看著他:“明明就是你使诈。”
“对啊,我使诈。”冷若磊爽快的承认:“那又怎样,所谓兵不厌诈,何况以实力而言你能赢得过我吗?”
范子杰一下子哑了口,一时不知该说什麽好。
冷若磊缓缓的低下头,吻,轻如蝶翼的落下,范子杰还来反应过来,他的唇就已经被攫获了。
柔软的舌头轻轻软软的勾勒著他的唇线,旋即毫不客气的闯开他的牙关,霸道的吸取的他口里的甘甜。
范子杰不自觉的呻吟出声,冷若磊邪恶的一笑,一手伸进他的衣内。熟练的寻到了那两粒突起,用力往上一扯,痛苦的呼喊还未逸出范子杰的唇就被若磊封了个严严实实。
范子杰只觉得全身上下一直都在发热,似乎要把他烧毁似的,让他不由自主的呻吟出来,不要,绝对不可以屈服在这个
恶魔的手段之下,他的理智哀鸣著,只是当冷若磊的手划到他的腰际时,那一丝理智也立刻屈服了。双手如水蛇般缠上冷若磊的脖子,双唇紧紧的贴合上冷若磊的唇。
冷若磊低声道:“子杰啊,乖乖的把你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吧,它是不应该有的阻碍,脱吧,为我脱下你所有的衣服,将你自己全部奉献给我。”
低沈的声音十分悦耳,范子杰如受蛊惑,温顺的站起身来脱去身上的衣物。冷若磊伸手握住他的分身,慢慢的套弄著,范子杰低低的呻吟著,浑身只觉得有火在燃烧:“好热,我好热。”他呢喃著。
冷若磊一手继续套弄著他渐渐坚硬起来的分身,一手用力的揪扯著他胸前的乳尖,很快他的乳尖就变得红肿起来,泌出了淡淡的血丝,范子杰却丝毫也不觉得痛苦似的,只是不断的呻吟著。
冷若磊右手使劲往下一压,把自己早已挺立的欲望粗鲁的塞进范子杰的嘴里:“乖乖的舔哦,不要让你的牙齿碰到他。”
嘴里被强塞进粗大的分身,范子杰几乎喘不过气来,迷蒙的双眼毫无焦点的看向冷若磊,粗大的分身紧紧抵在他的喉咙,范子杰转动著舌头,慢慢舔著。冷若磊却并不满意,见自己的分身还露在外面,便抓住他的发用力往後一扯,使自己的分身完全进入他温暖湿润的口腔里。
男性的气息完全把范子杰包围起来,使他完全沈浸在一种迷幻的氛围中,冷若磊却不再注意他的表情,只是用力的在他口里抽插起来。
男性的气息完全把范子杰包围起来,使他完全沈浸在一种迷幻的氛围中,冷若磊却不再注意他的表情,只是用力的在他口里抽插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冷若磊终於在他嘴里喷射了出来,冷若磊抽出自己的分身,见自己的体液正从范子杰的嘴角缓缓流出,他脸色一沈,大力合上范子杰的嘴:“给我全部吞下去,不然的话。哼~~~~”
他的威胁范子杰并没有听到,他只是茫然的望著冷若磊,温顺的伸出舌头把那乳白的体液都舔得干干净净。
冷若磊松来五指,让范子杰在自己手里喷发出来,乳白的体液迅速溅了他一手,冷若磊伸开五指看了看:“子杰啊,现在该换你享受了哦。”
他把范子杰抱了起来,让他的大腿和小腿紧密的贴合在一起:“乖,抱著你的腿哦。”冷若磊拍拍他赤裸的背。
范子杰依言伏下身子,把臀部高高的翘了起来,雪白的双丘间的密穴一张一合的,鲜的天蓝色纹成一圈石头,在粉色的密穴和雪白的双丘的对比下,显得诡异而又惑人。
将沾满了范子杰体液的手指慢慢插进他的体内,异物的入侵令范子杰本能的抗拒起来,他不断的扭动著身子,想要那东西挤出去,却不知道他的动作更加刺激了冷若磊。
“你还真是够浪啊,这样就这麽敏感,真是天生的贱货啊。”冷若磊讥嘲著将手指抽了出来。
没注意到身下人儿的眼里滑落出晶莹的泪珠,落到自己光滑的大腿上。
不再多做前戏,冷若磊挺身进入那窄小的密穴里,几乎没经过润滑的通道,要 接纳这巨大的分身实在太困难了,冷若磊只进入了一半就被卡住了。
冷若磊一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