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健身房的老师与教练


我满嘴满脸都是陌生青年的精液,被掀起的连身裙之下是用肉色透明袜裤包裹着的赤裸翘臀,亦已经沾上了五、六个陌生男乘客的龟头分泌物,他们还贪婪地对我大肆猥亵,不断用肉棒隔着丝袜在我的阴部和大腿上揩擦。
  完成了色狼的口交指令后,我觉得不能再待在巴士上了,于是挣脱了男乘客们的魔掌,匆匆整理一下衣裙,在最近的车站下车,剩下一群失望的男乘客,和犹未从春梦中醒来的俊美青年。我一边急步回家,一边用纸巾抹掉脸上的精液,我更发现部份头发也被白浆射得结成一块块的黏在一起,我用最快的速度回去洗澡和换掉身上所有衣服,以免被君俊发现。
  这样过了几星期,色狼没有再打电话来向我作出猥亵的要求,校内的男生们亦居然对我的「特别服务」三缄其口,大概是怕泄露了出去引起骚动会没得玩吧:君俊在家中也只是偶尔翻翻我的抽屉和衣篮,用我穿过的高档丝袜手淫,然后把佈满了他腥浓「战绩」的丝袜放在当眼处让我发现。
  我有时会把沾满白液的丝袜穿回腿上给他看,君俊见到我丝袜美腿上一道道花斑斑的湿痕,就会显得很兴奋,裤子马上撑起一个帐篷,在我面前一抖一抖的跳动着,看得我脸泛红潮,下体都流出水份渗到袜裤去了。
  「妈妈,你有包裹呢。」
  有一天,邮局送来了一个盒子,君俊刚好在家收了下来,在我下课回家之后交给我。我有点狐疑,因为我甚少收到包裹的,于是连衣服都还未换下来,就回到睡房拆开,发现里面有一件很薄的粉红色高衩紧身衣、一条灰色透明袜裤,还有一只绿色的蛋状物体和一张字条,我几乎可以确定是谁寄来的了。打开字条,果然是色狼的指令:「亲爱的甄巧儿老师:近月不见,很挂念你的美艳肉体和淫态。这个星期六下午,请你穿上这套服装到美佳健身中心相会。那只绿色的小礼物你应该知道要放在哪处吧,不见不散。」
  我望着盒子里的紧身衣和灰色丝袜,心想又要面对一场未知的淫秽游戏了,但在我心中的另一边却同时是期待着。我拿起那只绿色的蛋状物体,形状和大小跟色情片里的震蛋差不多,却是没有电线和控制桿.我拿着震蛋的手不自觉移到下体,隔着黑色袜裤在阴唇上摩擦。我尝试轻轻把震蛋连同袜裤塞进下体,充满弹性的丝袜却像屏障一样抵抗着震蛋的侵入。我张开穿着黑色袜裤的双腿坐在床上,沉迷于这个互相进出的游戏,却没有留意房门外有一双窥视着一切的灼热眼睛……


第18章
  我满嘴满脸都是陌生青年的精液,被掀起的连身裙之下是用肉色透明袜裤包裹着的赤裸翘臀,亦已经沾上了五、六个陌生男乘客的龟头分泌物,他们还贪婪地对我大肆猥亵,不断用肉棒隔着丝袜在我的阴部和大腿上揩擦。完成了色狼的口交指令后,我觉得不能再待在巴士上了,於是挣脱了男乘客们的魔掌,匆匆整理一下衣裙,在最近的车站下车,剩下一群失望的男乘客,和犹未从春梦中醒来的俊美青年。我一边急步回家,一边用纸巾抹掉脸上的精液,我更发现部份头发也被白浆射得结成一块块的黏在一起,我用最快的速度回去洗澡和换掉身上所有衣服,以免被君俊发现.这样过了几星期,色狼没有再打电话来向我作出猥亵的要求,校内的男生们亦居然对我的「特别服务」三缄其口,大概是怕泄露了出去引起骚动会没得玩吧;君俊在家中也只是偶尔翻翻我的抽屉和衣篮,用我穿过的高档丝袜手淫,然后把佈满了他腥浓「战绩」的丝袜放在当眼处让我发现. 我有时会把沾满白液的丝袜穿回腿上给他看,君俊见到我丝袜美腿上一道道花斑斑的湿痕,就会显得很兴奋,裤子马上撑起一个帐篷,在我面前一抖一抖的跳动着,看得我脸泛红潮,下体都流出水份渗到袜裤去了。
  「妈妈,你有包裹呢。」
  有一天,邮局送来了一个盒子,君俊刚好在家收了下来,在我下课回家之后交给我。我有点狐疑,因为我甚少收到包裹的,於是连衣服都还未换下来,就回到睡房拆开,发现里面有一件很薄的粉红色高衩紧身衣、一条灰色透明袜裤,还有一只绿色的蛋状物体和一张字条,我几乎可以确定是谁寄来的了。打开字条,果然是色狼的指令:「亲爱的甄巧儿老师:近月不见,很挂念你的美艳肉体和淫态. 这个星期六下午,请你穿上这套服装到美佳健身中心相会。那只绿色的小礼物你应该知道要放在哪处吧,不见不散。」
  我望着盒子里的紧身衣和灰色丝袜,心想又要面对一场未知的淫秽游戏了,但在我心中的另一边却同时是期待着。我拿起那只绿色的蛋状物体,形状和大小跟色情片里的震蛋差不多,却是没有电线和控制桿. 我拿着震蛋的手不自觉移到下体,隔着黑色袜裤在阴唇上摩擦。我尝试轻轻把震蛋连同袜裤塞进下体,充满弹性的丝袜却像屏障一样抵抗着震蛋的侵入。我张开穿着黑色袜裤的双腿坐在床上,沉迷於这个互相进出的游戏,却没有留意房门外有一双窥视着一切的灼热眼睛……


  我觉得自己几乎是期待着星期六的到来,但我首先要解决宝贝儿子的需要,避免他在下午癡缠着我。我一大早便拿着刚脱下来的蓝色四个骨长筒丝袜走入君俊的房间,我爬到儿子的床上掀开被子,褪下他的睡裤,把仍带有我体温的蓝色丝袜套在君俊的阳具上。君俊在睡梦中被下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