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佳瑶】11作者晓秋

前文:

美味佳瑤《原人妻女軍官》(十一)

字数:6106
原作:米達瑪雅
修改:曉秋

2014/04/17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
  上半部倒數第三章。

  也就是說,我手邊目前的存稿到第十三章。

  十四章開始,就會進入我的原創劇情。

  另外,這個月還真的沒有時間寫文呀!怎麼能忙成這樣呢!

***********************************
第十一章
  
  
  當道德莫名淪陷、觀念徹底崩壞後,就僅剩下慾望的本性使然。
  
  明亮的客廳,享受天倫之樂的場所,沒有預料到會有如此的淫穢一晚。不管是佳瑤,或是財德,皆因為此刻的地點,同時感受到難以言喻的快活。
  
  也不知是誰先主動,或著應該說誰主動都無所謂。
  
  這對稍早才面對要打算離婚的夫妻,已經變成兩條沉淪性慾的肉蟲,在沙發上縱情淫樂,交換彼此的體液。
  
  而賣弄小心思的佳瑤,被擺弄成頭下腳上的姿態,飽受丈夫的強勢欺凌。  
  似乎原本想懲罰老公的舉動,轉而用在自己的身上,讓她剛剛才冒出的女王慾念,又壓抑下去,變回溫柔人妻的模式。
  
  僅不過……這次是不同以往的性愛!
  
  極度反差的情緒,並未讓她有所不滿,反倒是異常的興奮,期待著老公展現出那晚虐玩小女生的主人態樣。
  
  ……把我像個玩具般弄壞吧!
  
  應和著佳瑤內心的期望,老公的肉棒便狠狠地插進她的櫻桃小嘴當中,粗暴且不懂情趣的強迫老婆幫他口交。
  
  ……嗚嗚…好猛喔!
  
  可想而知,頭下腳上的姿勢本來就不舒服,又加上先生的陰莖,簡直是痛苦難言。
  
  況且,陽具還不是受她操控,仍是掌握在丈夫的手中。
  
  因此,每當肉棍貫穿她口腔的時候,就能感受到充血到不行的龜頭,撬開她牙齒的阻擋,衝撞她的舌頭,刺入她的食道,產生噁心的反胃,溢出大量想紓解難受的唾液,從唇縫旁流瀉而出。
  
  噗啾!噗啾!噗啾!噗啾!
  
  這種被糟蹋的口舌侍奉,還是佳瑤第一次體驗。
  
  不過……她卻沒有反抗或是掙扎的舉動,而是任憑自己的老公恣意地玩弄、宣洩他的獸性,就好像遭受鞭打的小女生似的,一臉欣喜的模樣。
  
  然無比的幸福滋味,隨即衝斥她的胴體。那種身為女性的專屬魅力,再次被丈夫給證明。
  
  「嗚……噁喔…呀嗯…嗚嗚……」
  
  然而,財德的性虐才剛剛開始。
  
  他把老婆的雙腿給架起,一手支撐住她的嬌軀,另一手用粗糙的指頭沿著她的大腿根部來回逡巡,把花蕊分泌出來的汁液,塗抹到烏黑的陰毛上,漾起性慾的珠光,就是遲遲不肯去撫慰中心的敏感地方。
  
  同時,下半身持續地鞭苔她的小嘴,用自己的陰莖,毫不憐香惜玉。
  
  噗啾!噗啾!噗啾!噗啾!
  
  抽插的聲響不絕於耳。
  
  幾次深喉的戳刺後,滿臉口水的佳瑤提起一絲氣力扭腰縮臀來暗示丈夫,但對方就是不予理會,反而是更為用力地再次插入,令她苦惱萬分。
  
  ……給我……我要……
  
  「嗚嗚……呀噁…喔啊…咿嗚……」她口齒不輕地想講出些話語。
  
  模糊的哀怨呻吟,帶著央求的希冀。
  
  且痛苦的欺凌下,興奮的水花更為豐沛。除沾滿唾液的小嘴外,鮮嫩的小穴亦是泥濘不堪。
  
  ……啊…好棒……喔喔……好爽啊……
  
  深埋許久的奴性種子,就彷彿受到大量養分的灌溉,一舉萌生茁壯。
  
  當然,她自主的強勢本性並未消失,但肉體傳遞的被虐快感更是凌駕所有的一切,使她無法掙扎,深深地陷入慾望的深淵。
  
  ……還要…我還要更多……
  
  此刻,佳瑤不由自主地撫上豐滿堅挺的雙峰,纖細修長的手指靈巧的掐著發硬的粉肉蓓蕾,蹂躪地捏著,淫蕩地轉扭。激起香白乳汁從乳縫中擠壓而出,弄濕原本就白皙的奶肉,一片淫蕩狼籍。
  
  進入情慾漩渦的佳瑤,在幾次暗示的舉動未果後,反而是加倍賣力,吸吮起在口腔內活動的陽具,善用她的性感嘴唇、靈活舌尖,以及充滿吸力的喉頭,賦予老公陰莖除抽插外不同的快樂。
  
  對她而言,既然先生這麼被動,就乾脆自己主動點!
  
  馬上,佳瑤的口交就令財德發出興奮異常的喘氣:
  
  「喔唔……嗯啊……瑤瑤…妳,妳好會吸喔……」
  
  老公的稱讚,對她來說就好比是天大的喜悅。霎時間,她感覺胸口滿滿的幸福整個潰堤溢出。
  
  緩緩睜開半閉的眼睛,凝視著兇狠的肉棒在眼前魯莽地進出,感受男人捲曲陰毛的刮弄,還有兩顆陰囊羞辱且拍擊自己的鼻尖,都是第一次品嚐到的虐待刺激。
  
  恍惚當中,有個想法稍縱即逝。
  
  ……如果沒有發現老公外遇的話……是不是就沒有機會體會到這種感覺?  
  莫名的情緒,讓佳瑤對於自己沒來原因的念頭吃了一驚!
  
  向來根深蒂固的道德觀念,居然因為這份激爽的歡愉而拋棄。思緒一轉,又認為這僅是種夫妻間的淫戲,何必過分地在意。
  
  隨後,又是一個看法興起。
  
  ……若非被彥廷給迷姦,不然還不知道自己的肉體對性愛是如此的眷戀喜愛……
  
  光這樣想,佳瑤就一陣抖動。
  
  她竟然在與老公親熱時想起自己的下屬彥廷,連忙想轉移目標拋卻這可怕的念頭。
  
  也因如此,使佳瑤剎那間呼吸岔氣,咳嗽連連:
  
  「咳咳咳……」
  
  不協調的聲響,打破這個淫虐的環境,將丈夫的理智稍稍喚回,動作頓時停止下來,關心地說:
  
  「老婆……妳沒事吧?」
  
  陽具抽離,佳瑤大口地喘氣。雖然自身的狀態恢復,但累積許久的虐待情慾也跟著逐漸地降低。
  
  面前的先生,彷彿又復原成平時的樣子,溫文儒雅。方才渾身冷酷的主人氣息,轉眼間就快要全部散去。
  
  「唔……」佳瑤弱弱地回應,眼神流露失落的情緒。
  
  現在的她,還不想要此刻這種快樂的時光,就如此結束。隨即,她移動身軀爬下沙發,高跪在財德前面,雙手捧抱住他的陰囊,嘴唇深情地吻上勃起濕潤的龜頭,嬌滴滴地請求說:
  
  「主人,請您好好地踐踏奴隸吧!」
  
  猶如那位跟他外遇的小女生,講出相同無恥下賤的話語。
  
  轟!
  
  無聲的炸裂,從眼前的丈夫體內爆發。
  
  依舊是雅儒的表情,可是瞳眸中卻換上不同的思緒,並非溫柔、也無討好、更為呵護,而是那種藐視所有的男性魄力,既殘酷又威嚴的氣質,將他緊緊的包覆,有如脫胎換骨般,變成另外一種樣貌。
  
  然後,財德拉起佳瑤,半強迫地把她引領到餐桌旁,壓住她的後頸,要老婆的上半身匍匐在桌面上。
  
  而佳瑤沒有任何一絲抵抗,敬畏地遵從丈夫的擺弄。
  
  且胴體內的性慾,也跟著猛烈地燃燒,炙烤她的神經。想要用歡愉的快感,來減緩她的難受。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先生沒有繼續動作,宛如在考驗她似的,給予一種暴風雨前寧靜的滋味。  
  心臟狂跳,一下下重擊佳瑤的靈魂,包含著期待、羞愧、興奮,以及數種說不清的情感。
  
  沒多久,有股冰涼的事物就碰觸到她白皙的脖頸。
  
  ……要…要做什麼呢?
  
  心念一想,答案就冒出。
  
  有個帶狀的物體,纏繞她的頸子
  
  宛如掙脫道德的鎖鏈,將自身解放的感覺,順著逐漸增高的體溫,越顯濃烈炙熱。似乎老公的這些背叛舉動,能夠來掩蓋與壓抑自己脫序在性愛中的忘情。像是用手、靠道具的自瀆,或是與蕙玲的同性交歡。
  
  咖搭!
  
  一聲清脆的聲響。
  
  緊跟而來,是強烈的羞辱與束縛感壟罩全身。
  
  不用看,佳瑤便清楚脖子上的事物是「項圈」,象徵奴役的印記,成為老公的寵物,完全被支配。
  
  彷彿開關打開,淫虐的電擊流竄神經,通往身軀所有的部位,傳遞一種重要的訊息──
  
  現在起,妳是個奴隸!
  
  立即,她白皙的肌膚瞬間泛紅。情慾的粉嫩色彩,沿著皮膚表層迅速瀰漫,散發出想要被滿足的希冀。
  
  嬌體微微顫抖,臀部猛然收縮。
  
  佳瑤感受到項圈扣上的剎那,竟然有種快要高潮的模糊衝動。特別是自己的下體,從深處噴湧出難以言喻的熱流,好比火山蘇醒,一發不可收拾。
  
  黏膩滑溜的濕潤感,灌入自己的腔道內,沖刷裡面每一吋的縐褶,並朝向洞口,想要激射而出。
  
  除此之外,後頭的菊蕾亦跟著鼓躁不停。
  
  劇烈的蠕動,想要排泄的感覺油然而生,卻怎樣也不敢解放。被集中在直腸間,來回游移,渴望有個東西能夠桎梏住這種說不清的難受。
  
  然而,驟發的改變並非佳瑤本人。
  
  連帶她的先生,跟著產生驚奇的變化!
  
  厚重的手掌拉扯起佳瑤的墨黑秀髮,迫使她把下顎給抬高,吐出難受委屈的軟弱呻吟。再來,另一隻手抓起她的大腿腳踝,放到桌面上來。
  
  隨之,她就僅剩一條腿能夠支撐自己的胴體。
  
  就當佳瑤還沒意識到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事的時候,丈夫就做出一個血脈賁張的舉動,把她向後一拉,還來不及醞釀情緒,就把猙獰的陽具,直挺挺地戳刺貫穿泥濘不堪的陰部。
  
  「咿嗚!」
  
  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猛幹,令佳瑤瞬間被撞擊到失神恍惚。
  
  儘管,她淫蕩的肉體早已準備好接受先生的侵入。可是……當丈夫的肉棒填滿腔道時,那份暴虐的快感中卻超乎想像,遠勝於過往所有的性愛交合。
  
  一種沒有體貼、毫無柔情,甚至是把她當作發洩工具的姦淫,終於把她心底深處的那一點殘缺給填平。
  
  ……啊啊……就是這樣……
  
  快活湧現,虐愛萌生,奴性的種子開花結果,繁殖蔓延整片心田。
  
  先生的技巧並無進步,也不算高超,只是靠著單調的抽送,就給佳瑤的肉壁傳來無與倫比的興奮,猶如心電圖上密集且激動的波段,一陣又一陣地沖襲。  
  ……天呀!好舒服……好棒……
  
  不過是本性的展現,就能衍生出如此效果,是佳瑤未曾預料到的狀況。如此一來,別說刺激的快感還需要累積,光是每次的活塞運動,都讓她快要抵達高潮的邊緣。
  
  「嗯啊…嗚呀……喔喔…哼噢……啊啊啊……」
  
  充實飽滿的腫脹感,完全融切的契合。
  
  夫妻多年的兩人,相互迎合對方的性器,不論是佳瑤扭動腰部來增添嫩穴的吸吮,或是丈夫賣力用堅硬龜頭頂觸到自己敏感嬌美的嫩處,皆是給予彼此難以描述的快樂。
  
  「嗯啊……嗯喔……哼啊……」
  
  「呼哈……嘿啊……喝喔……」
  
  男性的喘息與女人的呻吟,巧妙地共奏相同的樂曲,配合這個有點難度的性愛體位,以及如此寬闊毫無隱密的吃飯空間。
  
  接著,佳瑤感受到財德對她的暴虐又更進一步。
  
  扯起她的頭髮,強硬地向後拉去,使她必須用雙手撐起上半身,才能紓緩頭皮傳來的疼痛。此外,抓住腳踝的手改為架住大腿,並往上堆拉,帶動站在地上的那隻腳,不自覺地墊高伸展。
  
  這樣的姿態,讓淫虐的體悟加倍賦予。
  
  胴體的不適,逐漸地明顯,痛苦的指數,節節高升。
  
  殊不知,這個體位的另外一層用意,就在此時展現而出。
  
  噗滋!
  
  肉棒貫刺陰穴演奏的浪蕩聲音。
  
  比起之前所有的抽插,都還要來得響亮。是佳瑤全身的體重,壓附在財德身軀,讓勃起的陰莖,一舉戳入所產生的。
  
  瞬間,她達到高潮。
  
  腦袋一空,知覺消散;視線一白,畫面模糊;雙唇微張,聲音凝固;雙乳晃蕩,奶汁噴灑;嬌體抽蓄,興奮不止。
  
  只因為自己的臀部猛然地下沉,被老公的肉棒給塞滿。
  
  所有的神經,被突如其來的快感給佔滿,刺激地運作。有如體驗到爆裂炸開的那個剎那,清晰地感受著高潮將她給征服。
  
  隨後便是渾身上下的體力,在轉眼間被抽空,匯集到自己的嫩穴,接著不受控制地解放。
  
  「呃……嗚嗚……啊啊……」佳瑤掙扎地呼氣。
  
  她發現到,靈魂內部好像有個東西碎裂開來……
  
  噗滋!
  
  又是一次猛力的抽插。
  
  丈夫殘酷的重擊下,龜裂的感覺愈來愈顯著。她雖不知道是怎樣的東西快要崩潰,但本能卻強烈地遏止。
  
  「喔……瑤瑤老婆……這樣好緊……喔喔……好爽……」
  
  先生的話語就好像一把火熱的刀片,切開她這具好比奶油的肉體,輕而易舉地剖開,令仍處在高潮歡愉的她,終於忍耐不住。
  
  碎片的紋路逐漸清晰,也愈來愈鬆動。
  
  噗滋!
  
  大力的撞擊接二連三,撼動這些碎片。
  
  「嗚嗯嗯……咿啊……老公……啊啊啊……」佳瑤做出最後的掙扎。
  
  卻沒料到,當她吐話後,下體活動的陽具,居然加速地擺動,且進出的動作更為猛烈,大肆撻伐她的嫩穴。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淫穢的撞擊聲不絕於耳。
  
  然後,所有的力量轉化為濃稠的白濁,滾燙地射入佳瑤的體內。
  
  「哈啊!」財德低沉地吼著。
  
  一道道包含生命的精華,毫無保留地澆淋到老婆的陰道深處。同時,佳瑤也發出愉悅的呻吟,夾雜著異常的亢奮。
  
  因為……內心的碎片在射精之際,被震碎成一絲絲的粉末。
  
  粉末後的事物,被徹底解放而出。
  
  不受掌握的體液與尿水,就在先生高潮的瞬間,從她的陰戶潰堤成河,嘩啦嘩啦地飛灑而出,演譯絕美的荒淫畫面……
  
    ***   ***   ***   ***   ***
  
  夜深人靜。
  
  原本熟睡的佳瑤,不知為何在此時清醒。
  
  全身上下軟弱無力,以及私密處的狼藉,證明這場淋漓盡致的性愛,是真實而非虛幻。
  
  當然,這一次奔馳在自己胴體上的男人,是老公沒錯。
  
  身旁,傳來他沉穩的呼吸聲,掛著心滿意足的表情。此時,佳瑤輕手輕腳地撫摸丈夫的臉龐,有些感嘆地細聲說:
  
  「阿德……為,為什麼我沒有早點發現真正的你呢?」
  
  指頭滑過他的下巴,鬍渣傳遞刺刺麻麻的感覺。
  
  望著先生的臉孔,她又想起稍早被奴役撻伐的自己,是如此的淫蕩,那樣的快活,好像靈魂被徹底洗滌般的昇華,填滿她所有的寂寞與空虛。
  
  在主人模樣的老公底下,詮釋奴隸的本性。
  
  而且……縱情之後,他又恢復起往常的溫柔體貼,像是對待公主般的呵護照料自己,濃情密意的歡愛,何嘗不是另外一種享受呢?
  
  想到這,佳瑤對於財德的愛意又更深一層。
  
  把頭靠躺在老公的胸膛,彷彿承諾又好像道歉地說:
  
  「阿德,瑤瑤愛你…不會愛上別的男人,也不會愛上其他的女人……瑤瑤這輩子,就真的真的只愛你一個……」
  
  說著說著,她竟然紅起眼眶,鼻頭產生濕潤,淚水流下臉頰。
  
  這份情感,超乎想像的濃厚。不是婚姻的約束,亦非孩子的原因,而是單純的愛情,那種想要天荒地老、海枯石爛,至死不渝的心緒。
  
  告白完後,她撐起嬌體蹣跚地離開房間,走進浴室來盥洗激情縱欲後的污穢身軀。
  
  花灑澆淋,熱水沖洗,帶走疲憊,恢復一絲元氣。
  
  梳洗結束,佳瑤倒了一杯溫水來到客廳,獨自整理著記錄他們荒淫的客廳,擦掉單人沙發上的泥濘痕跡,抹去唾液混合體液的味道。
  
  接著,她來到餐廳,滿臉通紅地清理他們剛才性愛的場地。
  
  比起客廳,有過之而無不及。
  
  腥臊的味道,來自地板的水漬,淡黃的色彩,漾起難以言喻的妖豔。更不用說桌面上的奶水,滴落在透明的玻璃上,額外明顯。
  
  這些記載自己浪蕩的證據,又不免讓她升起些微的反應……
  
  至此,佳瑤趕緊甩開腦中的不安分思緒,快速地把環境給整頓乾淨,以避免早晨可能發生的窘境。
  
  ……嗯,被孩子發現就不好了……
  
  等到一切都弄完後,佳瑤才漫步回到臥室。
  
  突然間,她看見床頭櫃上的手機一閃一閃,通知有人傳來簡訊。隨手拿起,只見裡頭有著兩封未讀的簡訊,她一一地查看。
  
  第一封,來自留守部隊的蕙玲:
  
  「學姐,留守好無聊喔,好想妳趕快回來,這樣我就不會無聊了。還有,我剛剛太兇了,對不起。」
  
  撒嬌又帶有愧疚的訊息,讓佳瑤哭笑不得。
  
  與學妹的小小爭吵,其實她並未放在心上。畢竟,她有她的意見,自己有自己的看法。
  
  而另外一封,則是下屬陳彥廷傳來的:
  
  「佳瑤姐,希望我還能這樣叫妳,我知道我不應該再打擾妳,但我還是想傳封簡訊祝福妳,能夠順利奪回老公的心,祝妳幸福。」
  
  短短幾句話,使佳瑤被感窩心。
  
  倘若非他給予自己最後一點勇氣,或許就不會如此順利與老公合好吧……  
  但是,對於那夜的瘋狂,依舊是自己心裡的一根刺,深深地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