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佳瑶】13作者晓秋

前文:

字数:5615

美味佳瑤《原人妻女軍官》(十三)

原作:米達瑪雅
修改:曉秋

2014/05/02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
  上半部結束!我用美麗的百合淫戲,作為前半段的收尾。

  另外,小米的原稿,亦是在這裡完畢。

  後面的劇情,將是我的原創稿件!

  然認識我的人都知道,四月份發生一件對我而言相當重要的事情。因此,我沒有時間繼續寫文,呈現半荒廢的狀態。

  不是不願意寫,也不願意斷尾,實在是過於忙碌。

  所以,這篇就先到這裡為止,等我有空再更新吧。

  以上。  


***********************************
 

第十三章
  
  
  甫開口祈望的學妹,很快地又被學姐燥熱的雙唇再次給捕獲。
  
  佳瑤強硬地把蕙玲的小嘴堵上,主動且熱情地探索、吸吮,發出「嘖嘖」淫蕩聲響,固執地黏住,而無顧她慾火燃燒的感受。
  
  「唔…嗯嗚……唔唔……」
  
  蕙玲粗重又短促的喘息,彷彿窒息的表情,更讓佳瑤興奮無比,感受到一股巨大的情慾猛然騰起,鼓蕩顫慄的心扉,使她虐待的情緒愈演愈烈。
  
  這種奇特的狀態,很難用言語來描述。
  
  明明自己在老公面前就是小人妻的模樣。可是……對待蕙玲時,她又無法忍耐不去蹂躪她的衝動。
  
  也好比平時的學妹是冰山美人,在部隊外有眾多「女」朋友。然而來到自己前面,就很自然變成乖巧順從的女奴。
  
  臉頰溫度升高,心臟驟跳不息,這種刺激無比的體驗,令佳瑤熱吻蕙玲的同時,下體亦不受控制地分泌好色的汁液,哼出甘甜嬌膩的喘氣。
  
  接著,她下流地把手掌輕貼住學妹的陰部,婆娑地挑逗撫摸,換來她悶聲的淫啼:
  
  「唔……喔嗯……咿唔……呼喔……」
  
  緊接而來,她的胴體壓迫上去,黏膩地與眼前的嬌軀密切結合。雙乳對雙乳,奶頭貼奶頭,小腹碰小腹,私處摩擦私處。
  
  不僅如此,夾在中間的手掌,引發很大的效應。
  
  左扭、右轉,神經傳達訊息,帶起身體的動作。隨之,學妹飽滿的陰阜,在學姐手指的擺弄間,蹭出愈來愈多濕漉漉的黏液出來。
  
  且透過淫水的輔助,讓佳瑤的指頭順利地邁向隱密的洞口,輕而易舉地闖入緊緻的腔道,搭配肉體磨擦的力道,更增添羞恥的快感。然後,嬌軀的交纏漸漸換為腰肢的前後搖動,律動的手指也很自然地彎曲。
  
  「唔啊!」
  
  霎時間,蕙玲的眼神訝異地瞪大,像是初次體驗般的驚奇。
  
  「很棒的感覺,對吧?」佳瑤壞壞地看著學妹,邪笑地調戲說:「瞧瞧妳自己,都開始夾起我的手指來囉!」
  
  除了激動收縮的陰道以外,她還察覺到學妹粉嫩的陰蒂,頂觸在她的指節上,跟著一次次擺動撞擊的途中,受到強烈刺激地不止顫抖。
  
  理所當然,佳瑤鬆開捕獲的嘴唇,好讓蕙玲被壓抑在口腔許久的蕩叫給全然釋放出來:
  
  「咿呀呀……唔哈…啊啊……學姐,不……喔喔喔……嗯啊啊……」
  
  被綑綁的嬌體劇烈地掙扎著,膩聲呻吟的學妹彷彿受到電擊的反應。胸口劇烈起伏,雙乳亂彈跳動。平坦無暇的小腹,皮膚底下的肌肉,無法控制的蠕動。  
  更不用說,還有她殷紅如血、氾濫成災的嫩穴,在學姐的欺凌下,傳來「咕啾咕啾」有如水果被搗爛的聲響。
  
  搭配她又是歡愉又是痛苦地嗚吟,佳瑤整個人飄飄然。
  
  ……老公在玩弄我的時候,也是這番的快活嗎?
  
  她玲瓏的鼻翼微微抽動,品嗅著蕙玲散發的費洛蒙氣味,好像甘醇甜美、沁人心脾的佳釀,充斥著放蕩不堪。
  
  「嗚哦……嗯呀!學姐,不…不行啊!喔哈……這樣…這樣我…呼啊……會…會瘋掉的……哦啊啊啊……」
  
  滿臉紅潮、容顏荒淫的學妹在佳瑤的褻玩下,再也無法遏止地扭動腰支。臀肉波濤般的上下搖動、翻滾,漾出誘人的雪白風景。
  
  且景色中最魅惑的所在,便是股間裡炙熱火燙的肉縫!
  
  勃起的肉芽腫脹茁壯,挺立盎然在空氣中,妖艷欲滴、春光無限。下面的桃源洞口「滋滋」作響,順從佳瑤的摳挖,帶出晶瑩又耀眼的汁液。
  
  一道道情慾縱橫的淫水,無止盡地在她的掌控下飛濺而出,弄濕她的玉手,以及底下的床單。
  
  直到蕙玲的聲線越顯沙啞後,才悻悻然地停息……
  
  「舒服嗎?」佳瑤柔聲地問著。
  
  滿手濕淋淋的愛液,塗抹在學妹有點虛弱的臉頰上。望著她嬌喘吁吁,神色情熾又羞澀的表情,指腹放置到她的唇邊,輕點幾下。
  
  「呼嗯……」
  
  蕙玲的雙眼瀰漫的朦朧的春霧,不需學姐的命令,就顫抖地張開小嘴,吐出香舌舔舐起佳瑤的玉指來。
  
  起先,她宛如小貓般輕柔舔弄,緩慢地沿著指腹吸吮。可是很快地,指頭的品嘗滿足不了她的飢渴,轉而把整根手指給含入口腔,伴隨著舌尖的舞動,奴性十足地服侍她心愛的學姐。
  
  咕啾咕啾!
  
  從指尖到指縫,貪婪地把每根指頭都染上自己的津液印記,才稍稍滿意地回覆學姐的問話:
  
  「學姐…呼呼…我好像…快…快爽死了……」
  
  「呵呵。」佳瑤輕按她的鼻頭,「這才是前菜而已喔。」
  
  蕙玲的反應,讓佳瑤深深地吸口氣,感受著難以言喻的興奮情懷。接著,她瞳眸閃爍複雜的光采,凝視著化身為女奴的學妹,找出她之前偷偷帶進部隊的雙頭龍,侵略性地對她微笑。
  
  「喔!」
  
  粗大的雙頭龍毫無阻礙的插入蜜唇當中。
  
  不是沒入蕙玲的身子,而是插進佳瑤自己的下體。
  
  瞬間,塞滿的充實感竄進腦海,體驗黏膩的腔道被擴張的感受。雖不如男人肉棒顯現的豐富生命力,但粗大的程度勝過雄性一般的尺寸。
  
  殘存的部份截留在外,伴隨著慾火焚身的肉體,微微地搖晃。
  
  佳瑤挺身站立,帶著雙頭龍懸空而起,踩著床墊漫步到學妹的臉蛋旁,再來緩慢地蹲下。
  
  「喔……呼……」學姐妖豔的模樣令蕙玲忍不住大喘口氣。
  
  大字型被綑綁的她,無法阻止佳瑤接下來對她的欺凌,僅能眼睜睜地仰望在外的雙頭龍,朝著自己襲來。
  
  頂端仿造陽具的龜頭,觸碰到學妹的嘴唇上。
  
  強硬地……破開……然後蕙玲被迫張口吞入……
  
  莫名的快感,迅速地蔓延萌生,震撼佳瑤的心靈。
  
  ……這…這就是老公那天的感覺嗎?
  
  她想起在客廳幫先生口交的場景。被擺弄成頭下腳上的自己,屈辱地吞吐丈夫猙獰的肉棒。
  
  隨後,入侵蕙玲小嘴的假陽具,傳來抵達深處、無法前進地反饋,更將自己體內的雙頭龍,往陰道裡面推進。
  
  「嗯……啊……」佳瑤嬌媚的呻吟。
  
  感覺自己的身軀酥麻不止,使力的兩腿漸漸地軟化,很自然地跪坐在學妹的臉上,自主地搖動。
  
  這一下,刺激的快感有如等比級數地狂增。
  
  哪怕自身的下體與學妹的臉孔沒有接觸到,可是泛生的體驗,就彷彿之前學妹以同樣的姿態幫自己口交的狀態──
  
  征服地快樂!
  
  淫虐的欺凌感無止盡地膨脹,像是要把躺在下面的蕙玲給玩壞。
  
  光是想像的畫面出現,佳瑤陰部的淫水分泌地更為豐沛,染濕插入腔道的雙頭龍,蜿蜒向下地流淌,情色無比。
  
  嬉戲多次的百合淫戲,漾出新奇的意外體驗。
  
  她被老公壓抑下來的S屬性,在此時又突破束縛,整個爆發開來。短短的時間內,就好像恢復到過往全盛的時期。
  
  仗著對學妹胴體敏感度的瞭如指掌,細腰或快或慢上下擺動,牽動雙頭龍一下又一下地貫刺她的小嘴,搞得對方嬌吟連連,如泣如訴。
  
  「嗚啊啊……噁哈……喔唔……啊……咿噁……」
  
  佳瑤的攻勢下,蕙玲全盤接受。順從的乖奴之心,飽受學姐的虐慾。
  
  相較於學妹的苦悶,佳瑤則是融入情慾地歡愉唱啼:
  
  「喔嗯……哈哈……真…真棒……」
  
  來自蕙玲喉頭的回饋力道,亦給學姐美妙的刺激。
  
  ……不僅可以玩弄他人,又能享受到被玩弄的快樂。
  
  恍惚之際,記憶又悄悄地投射出一些她深埋在靈魂深處的淫邪畫面。
  
  「佳瑤姐,妳的身體還真是淫蕩呀…」屬於男人的手掌,沾滿透明濕潤的愛液,並猥瑣地說:「…妳瞧,這些都是妳流出的淫水喔。」
  
  講完,就把淫水塗抹在自己的小腹上,漾出一片晶瑩。
  
  男人的面容很模湖,但很確定不是自己的先生。
  
  不論是身材,或是聲音。
  
  然此時的佳瑤卻是毫無顧忌,很主動地掰開雙腿,暴露成熟的棗紅蜜穴,飢渴地央求說:
  
  「別欺負我了……快來吧!我想要……」
  
  「想要什麼啊?」男人壞心眼地興奮說。
  
  「想要…要……你的大雞雞。」
  
  「嘿嘿,要我的大雞雞『幹』什麼呀?」男人一邊淫笑,一邊強調「幹」這個字。
  
  佳瑤和男人面對面。
  
  除淫蕩地掰開雙腿外,佳瑤更進一步地用手指翻開自己的陰唇,萬分期待對方的肉棒趕快進入。
  
  反觀另一方也是準備妥當,火燙燙的陽具蓄勢待發。
  
  「幹我……用力地幹我!」佳瑤毫無廉恥地喊著。
  
  接著,紫紅色龜頭向前挺進,眼睜睜地塞進自己濕潤的陰道,連帶發出一聲荒淫的聲響。
  
  噗滋!
  
  畫面頓時結束,是由於女性哀淒的求饒:
  
  「呼……呵……學姐,我想要……來吧……來強姦我、蹂躪我、狠狠地玩弄我吧……」
  
  蕙玲的聲音闖入耳中,把佳瑤從回憶裡喚醒。
  
  不知何時,她下體的雙頭龍已經離開學妹的小嘴,且移動到對方的兩腿之間,對準泥濘不堪的嫩穴。
  
  原本綑綁四肢的繩索,亦在彼此嬉鬧淫樂的中途,漸漸地鬆開。
  
  佳瑤學著男人扭腰挺進的姿態,而蕙玲雙手激情地環抱著佳瑤,欣喜地期待學姐給她最後的一擊。
  
  噗啾!
  
  粗大的雙頭龍,終於插入蕙玲飢渴難耐的陰道。
  
  當下,學妹嬌媚婉轉、唇縫絲絲呻吟:
  
  「喔啊……嗯……好滿……呼啊……學姐…我,我好舒服呀……」
  
  妙不可言的快感,降臨在兩人的神經之間。
  
  比起過去兩人的蕾絲性愛,模仿男人與女人交歡的活塞運動,縱慾的情感反而更為熱烈。
  
  「學…學姐…嗯哈……妳…喔喔…妳把我幹…幹得好深啊……」
  
  不論是自己,或是學妹,都察覺到這股快活的滋味。
  
  至此,佳瑤就聽到蕙玲膩聲地問說:
  
  「學姐,妳…嗯喔……是…是跟誰……哈呼……學來的……喔啊……」  
  她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是因為方才流竄的模糊記憶更為清晰。
  
  「佳瑤姐…呼……妳的肉穴好燙喔……」
  
  「啊……插得好深……嗯喔……好滿喔……」
  
  「啊呼……那…喜歡嗎?」
  
  「愛……超愛,老公的大雞雞,把瑤瑤幹到爽翻天囉……」
  
  男人的面貌是彥廷,她的下屬;而在酒吧喝掛的自己,錯把他誤會成老公的身影,在肉棒的突刺下,被迷姦到欲仙欲死的瘋狂。
  
  彥廷青春活力的肉棒,與陰道裡被雙頭龍帶來的粗脹飽滿的感覺,兩者似乎沒差多少,幾乎相近。
  
  但是,陰莖散發出來火辣滾燙的快感,更勝冰冷假陽具的抽插歡愉。
  
  再來,肉棍靈活地運作起來,化身為彷彿鋼鐵的鐵鋤,不斷地在自己的水田裡深扒耕耘,是佳瑤不願想起的一夜,也是難以忘記的體驗。
  
  放蕩的自己,拋開一切的約束,貪婪地享受著陽具的撻伐,樂此不疲。  
  想到這,佳瑤就突然有股渴望在翻騰,擺動的下體本能地模仿起當時彥廷的動作,雙手將蕙玲的雙腿分開放在肩上,扭動著纖腰,一進一出地耕耘著學妹的肉田。
  
  噗!噗!噗!噗!
  
  強而有力的撼動,擊發出擠壓空氣的聲音。
  
  「咿啊啊……學姐……喔呀…這是哪一招……妳從來都沒用過……嗯哈…啊啊……等等,別……呼喔……天啊!好舒服……喔嗯……比以前都還要深……哼啊……學姐……不行!這樣…這樣會忍不住的……」
  
  學習男性姿勢的佳瑤,看到蕙玲在身下瘋狂激情地浪叫呻吟,不禁再次將她的身影與那夜的自己重疊。
  
  肌膚貼近的感覺,既溫暖又安心。
  
  感受著彥廷的體溫,嗅到他浮出的味道,以及不停息地衝擊下,被推向歡愉的巔峰,高潮一波波!
  
  這種男性對心愛女人的專屬佔有,是無法言喻的悸動。
  
  佳瑤心想的同時,火熱的陰道不由自主地夾緊假陽具,催生快感強烈的堆累,體悟著陣陣酥麻沖襲自己的腦海,舒服到快要支撐不住這個姿勢。
  
  但她沒有停止下來,而是更為賣力地繼續衝鋒,並緊緊抱住蕙玲,歡唱出愉悅的樂曲:
  
  「啊啊……學妹……啊……我也好舒服……啊……不行……太舒服了……這樣下去……啊啊……我也要丟了……啊啊啊……」
  
  不久,在兩女合音般的浪叫下,雙雙達到情慾巔峰,進入意志空白的領域,陶醉在高潮之間,無法自拔。
  
  完事後,兩女相互擁抱著汲取對方的體溫,滿足的神情洋溢在臉上。
  
  「學姐,剛剛的姿勢好舒服喔,妳哪裡學會的……」蕙玲再次詢問。
  
  「……」佳瑤陷入沉默。
  
  不知為何,她剛剛居然會回憶起被彥廷給迷姦的經歷,並模仿他的動作,施展在學妹的身上。
  
  ……這…這到底……為什麼自己會……
  
  這事不是難以講述,而是無法啟齒。
  
  ……這個姿勢……這種舒爽的感覺……
  
  許久,佳瑤才緩緩開口說:「是…是我學我老公的。」
  
  不過,她說的也沒錯,老公阿德的確會這個姿勢,卻非他最喜愛的體位。  
  收假前的瘋狂做愛,大多都是以後背式來收尾。無論是每個地點,躺下或是站立,阿德就是喜歡從後面插入自己的體內,同時掐捏她的雙乳,狠狠地把精液射進腔道內。
  
  ……很爽,不可否認;奴役的感覺,空前絕對。契合的歡愉,靈肉合一。  
  可是她始終無法理解,阿德賦予她的快樂,為什麼依舊沒辦法比擬那夜的彥廷?
  
  不論是插入的深度,戳刺的方位,或是衝撞的力道,給她難以忘懷的激情。  
  甚至是累積快感的速度,都遠遠超越丈夫。最明顯的,就是子宮內火燙燙的大量精液,充斥生命力的舞動。
  
  透過最強勁的噴射,來證明自己女性的魅力價值!
  
  「喔……」
  
  聽到佳瑤的答案,蕙玲下意識地出現厭惡的神情,也就沒有繼續說下去。  
  稍作休息與整理後,她躺回到自己的床上,安詳的睡去。
  
  聽著學妹的熟睡聲響,佳瑤卻遲遲無法入夢。滿腦子都是彥廷的身影,如花似雪般的思緒飄散紛飛。
  
  ……為什麼?!會出現他的身影呢?
  
  ……是因為那晚,給自己留下深刻的記憶嗎?
  
  ……那是場意外,僅不過是一夜露水罷了……
  
  ……我不要!我最愛的人,是阿德,是阿德沒錯!
  
  她強烈地給予自己暗示,仍是擺脫不掉彥廷給她的快樂。尤其是與學妹交歡後敏感的胴體,無不傳達希冀的刺激。
  
  猶如烙印在靈魂上面,怎樣都無法抹滅消去……
  
  這時,她忽然好想回到家裡。
  
  回到老公的身邊,跪趴在阿德的面前。抬高屁股,祈求他手持藤條,不留情地鞭苔自己,藉由劇烈的疼痛,來懲罰這具好色的身體。然後用肉棒,刻印下專屬她的記號。
  
  只有這樣,才能紓緩自己愧疚的情緒。
  
  「阿德,瑤瑤愛你……」
  
  睡夢前,佳瑤不停地呢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