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老板的故事】

             哥哥和老板的故事



  哥哥到市里打工已有一年了,最初他的电话很少打回家,可是最近一个月哥哥经常打来电话说工作非常顺利,工资也涨了很多,很希望让我这个弟弟去城里玩玩。父母很高兴,于是暑假的时候便让我去城里看哥哥。

  下了火车,哥哥正好在站台等着,我高兴地跑向他和他拥抱在一起。我们兄弟二人的关系非常亲密,哥哥长得非常帅气,村子里大部分的人都很喜欢他,很多女孩子都爱和他接近。从小我便是哥哥的跟屁虫,即使现在长大了哥哥也依然喜欢张开怀抱将我裹进去。

  没想到的是,不光哥哥来了,哥哥的老板也来了,他就坐在车里。哥哥带着我上了车,先向老板介绍我接着向我介绍道:「这是李老板,叫李哥也可以。」
  我毕恭毕敬得叫了声:「李哥!」李老板笑了笑对哥哥说道:「你弟弟跟你长得不太像啊。」哥哥笑道:「我们俩各随一个,他随爸我随妈。」「好吧,先回家吧。」李老板说完,随行的司机便开车离开了。在车上我坐前排副驾驶座上,哥哥和李老板坐在后面。我好想和哥哥坐在一起,可是这里不由我做主。一路上李老板问我一些家里的事情,我回答一些,哥哥帮着回答一些,我和哥哥没有说话的机会,我发现哥哥对李老板非常热情,看样子哥哥在城里混下去完全依赖这个李老板。

  到了哥哥的住处,司机开车又走了,我和哥哥、李老板进了房间。房间非常大而且气派,哥哥把我带的行李搁置好,带我进洗手间洗了把脸,在水池旁我和哥哥开心地闹了一会儿,我们很久没有玩闹了。接着哥哥让我进里屋卧室睡一会儿,等着傍晚出去吃饭。我的确有些困了,便随哥哥走出洗手间,李老板在看电视,我向他打了个招呼便进了房间呼呼睡了起来。

  一路上没有喝太多的水,我在睡梦中感到非常饥渴,我舔着嘴唇从梦中醒来想找点水喝。卧室里没有水我轻轻打开门想问哥哥要水喝,可是当我轻轻打开门透过门缝看到了惊讶的一幕,李老板解开了哥哥的裤子,用嘴舔着哥哥的鸡巴,两只手紧紧揉捏着哥哥的屁股,哥哥站在地上低着头盯着李老板。我不敢出去,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事情,我不相信哥哥会让李老板这样欺负,可是哥哥并没有反抗而是非常顺服的样子。这时李老板把哥哥摁在了沙发床上,一只手玩弄着哥哥的鸡巴和蛋蛋,一只手抚摸着哥哥的胸部、乳头,嘴里轻轻地说道:「你真美极了,这是白天,等晚上我可要好好爽一爽!」哥哥微笑着不语。我又不做响地关上了门,坐回到床上。大概过了几分钟,卧室的门响了,哥哥打开门进来了,我急忙说道:「哥哥有水喝吗?」哥哥笑道:「你醒了,过来,这边有饮料。」
  说着我跟他进了客厅,李老板还坐在沙发床上看报纸,哥哥给了我水,我一边喝一边偷偷盯着他们两,他们的样子好像什么事情都未发生。

  大家一起到外面吃了晚饭,晚饭很丰盛,在一家很大的饭店,至少在我看来很大。我没有多说话,李老板和哥哥说了很多业务上的事情,我听不懂。我现在很讨厌这个四十多岁的李老板,宁可和哥哥住很差的房间,也不像沾这个李老板的光住什么三室一厅。我只想和哥哥单独在一起,回到以前兄弟两个人开心的日子。

  吃完了饭,我们三个人回到了住处。看了一会儿电视,李老板进浴室洗澡去了。哥哥这才有空问我家里的事情,我们俩个聊了半个钟头,李老板穿着浴衣出来了,哥哥摸着我的头说道:「一天够累的去睡吧。」我看这里老板,想到他要和哥哥做的事情心中就很生气,我不想让哥哥和他在一起,我说道:「哥,咱两睡一块吗?」哥哥说道:「我和李哥有些事情要说,你自己睡,明天咱们再聊。」
  说完便拉着我进了那间小卧室里。我坐在床上不想睡,一会儿哥哥端着一杯牛奶进来了放在床头柜子上嘱咐我喝,便又出去了。我关上了灯望着窗外,一边喝奶一边看着城市的夜景,不知不觉已过了很长时间。

  突然,我想知道哥哥和李老板在做什么,于是我光着脚无声息地走进客厅,客厅关着灯漆黑一片只有主卧室有一点余光。我知道哥哥和李老板一定在哪里,我悄悄地走到了主卧室的门口,虽然门是关着的,但是由于墙体的偏差,门缝竟然很大,我趴在门缝上可以清晰看见里面,而且由于外面漆黑我不必担心被他们看到。眼前的情景更令我吃惊,哥哥仰面躺在床上,李老板一边玩弄着哥哥的鸡巴,一边疯狂地亲吻着哥哥身上每一个部位。哥哥的漂亮的面孔、匀称的身材、
  宽宽的肩膀、扁平的腹部、俊美的屁股、修长的大腿、长而厚极为爽手的鸡巴以及挂在下面的蛋蛋都成了李老板嘴里的玩物。李老板同时又伸出手摸着自己的鸡巴,不多时就变硬了起来,他让哥哥翻过身来,接着自己紧紧压在哥哥的身后,慢慢地用手将鸡巴插进了哥哥的肛门里,哥哥皱着眉呻叫了一声。我在想哥哥此时肯定很痛苦,但是我不敢进去阻拦李老板的兽行。我只能继续站在那里窥视。李老板开始越来越猛烈的抽插着,同时两只手紧紧抱住哥哥的肩膀舔着哥哥的后背。

  这样持续了几分钟,李老板猛地停了下来嘴里大叫起来「嗯、啊、嗯、啊」,接着李老板抽出了带着精液的鸡巴,伸手取出一块毛巾擦拭起来。哥哥没有动还在趴着,李老板又用毛巾在哥哥的肛门上擦了几擦。我以为这就结束了,可是李老板从桌子上取下一小瓶药水,轻轻涂在自己的龟头上,然后撸了几下,没想到软了的鸡巴又挺了起来,李老板再次趴到哥哥的身上将鸡巴插到哥哥的洞里,这一次他没有猛烈地抽插而是慢慢地在里面蠕动,伸手将台灯关掉。里外都一样黑了下来,我看不见里面的动作了,只听到李老板轻轻地发出呻吟的声音,声音里也夹杂着哥哥的喘气声,我轻轻地回到了自己的小卧室,我再想这一次李老板的鸡巴什么时候会从哥哥的肛门里出来,我讨厌李老板在哥哥身体上的兽欲。
  第二天一早哥哥推醒了我,看见眼前亲密无比的哥哥,我抓着他的手放在怀里不肯松开。哥哥坐在我旁边用另一只手揉捏着我的耳朵说道:「今天李老板放了我一天假让我陪你出去玩,李老板也跟着,怎么样好吧!」前面的话我还爱听,可是听到李老板居然还跟着,我便没了一半的兴趣,但是哥哥的话我是必须要听的。

  这一次由哥哥来开车,李老板坐在副驾驶座上,我坐在后面。一路上李老板色迷迷地盯着哥哥的脸说道:「小俊脸真漂亮。」接着回头对我说道:「我就喜欢用你哥哥这样的人才,长得好看,办事能力又强,以后好好跟你哥哥学学!」
  我「嗯」了一声扭过脸看窗外,一会儿我的余光发现了问题,我轻轻地转过脸来看到李老板正伸手掏向哥哥的裤裆,隔着裤子捏玩起了哥哥的鸡巴。哥哥仍然在仔细地开着车,仿佛自己的鸡巴就是李老板所拥有的任意他来摸来玩来含来捏。

  一路上李老板的手没离开哥哥的裤裆,过了一会儿他不满足游离在裤子外面干脆伸进了衣服里松开裤袋将手直掏进了哥哥的内裤。

  我的心跳开始加速,两只眼一会儿若无其事地开着窗外一会儿又偷偷观察着前排座的举动。李老板毫不隐晦地轻轻色色地说道:「开始硬了,涨起来了,哦,大了大了,不错不错,够粗够硬,比木头还硬。」这时哥哥白净的脸开始泛红,呼吸开始加剧起来。我讨厌那只还在里面不停蠕动的手,真希望那只手赶快从哥哥的裤裆里伸出来。

  终于在快到公园的时候,李老板的手伸了出来。哥哥停好了车先去了厕所,我和李老板在外面等着。一会儿哥哥从厕所出来恢复了青春欢快的样子。我们进了公园里的动物园去,我从小最喜欢看动物了,李老板找了一处酒吧坐下来等我们。我和哥哥终于有了独处的时间。哥哥陪着我逛遍每一处角落,这个时候才是我最喜欢的时间,我来这个城市就是为了这个时候。快乐的时间过得也是飞快,半天过去了,哥哥的手机响了好几次,我们必须要回车里了。

  很快我们又回到了家,洗漱一番后,李老板说要和哥哥谈事情让我在客厅看电视,他们两个便进了主卧室。我能猜想到他们要做什么,但是此时不是夜晚,我在犹豫要不要再去窥视,但是我不敢,我怕让他们看到我的行为,可是窥视的欲望激发着我走进主卧的门口向里望去。哥哥被一张厚被子蒙住了上半身,下半身裸露在外面,李老板正在疯狂地吮吸着哥哥的鸡巴。哥哥的鸡巴已经在李老板的揉弄下挺得高高的、直直的、直冲天花板,红红的龟头时不时地被李老板裹进嘴里,同时李老板的两只手不停地抚摸着哥哥的大腿和蛋蛋。突然李老板用手使劲地扇打着哥哥直挺挺地鸡巴,没打一次哥哥都会叫出声来,在被窝里发出沉闷的声音。然而鸡巴越打越是直挺挺的,李老板再次将哥哥的宝贝一口含进嘴里,手也在使劲搓弄着。突然哥哥的叫声更大了,两条腿开始抽搐,李老板开始猛烈地吸吮着哥哥的龟头,嘴里向外淌出了哥哥的精液。李老板着迷而发疯般的将哥哥的精液裹进了嘴里。这时,我又回到了沙发上呆呆地望着全是雪花的电视。
  渐渐的,我习惯了李老板和哥哥之间的事情。一天哥哥跟我说:「哥没有念完高中,在这里想挣比人家大学生要多的钱很难,哥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的,我所想的就是让你和爸妈的日子过得更好些,回家去别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太多的事情。」通过哥哥的话我明白他知道我这几天心里所想的,我从来都最听他的话,现在也只能点头。

  李老板有家庭,但是我们这里是他晚上的归宿,他只有在白天才回一次家,他对哥哥的喜爱超过了我的想象。在车里在走廊在电视前的沙发上只要他的欲望一来,就会掏哥哥的裤裆或者拍打哥哥的屁股,这些就好像是在玩游戏,当着我的面也好不避讳。哥哥管这个就叫李老板的玩闹笑话,我也只能一笑而过。
  这天晚上李老板又带了一个人来,这个人活像「天蓬元帅」,他一进屋子就两眼痴痴望向哥哥。李老板向我们介绍道:「这是广州来的欧阳老板,今晚在这里住,你让你弟弟出去买点酒菜来。」说完李老板从钱包里取出一叠钱给了哥哥,哥哥把他给了我带我到门口说道:「你出去随便买点菜和酒就行了,剩下的钱自己装起来。」说完哥哥笑了笑——哥哥已经钻进钱眼儿里了。

  我出去转了一圈,提了一兜子的酒和肉菜吃力地回到屋子。我把菜放进了厨房,客厅没有人,他们都在主卧室里,门紧紧关着。我走到门口透过缝隙看到里面,两个肥胖的中年老板李老板和欧阳老板把哥哥夹在中间,三个人都赤身条条,李老板正在插哥哥的肛门,欧阳老板则在哥哥的身下把头埋在哥哥的阴毛里吸舔着哥哥的鸡巴。

  我回到了厨房,把熟菜都切到盘子里,这时李老板从卧室里出来披着睡衣到了厨房,看样子他是刚刚玩泄了,鸡巴打着蔫耷拉在下面。他到了厨房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欧阳老板今儿是高兴了,我就能做成一笔大生意,你拿瓶啤酒进去给欧阳老板送去。」我犹豫了一下,他说道:「快去呀。」我打开一瓶啤酒走过客厅慢慢地进了他们的卧室。哥哥正跪趴在床上,身后是欧阳老板眯着眼享受着那只老鸡巴在哥哥俊美的肛门里抽动的舒爽。我这是第一次近前看到他们的样子,哥哥的皮肤正是白嫩舒滑,怪不得李老板如此喜欢把手放进哥哥的身体里。
  此刻欧阳老板两只手也在不停的抚摸着哥哥的身体从胸脯到阴茎,仿佛要把哥哥的身体全部粘到自己的身体上似的。他看到了我一只手接过啤酒,放在嘴里痛快地喝了一大口,接着又还给了我用手轻轻摆着要我出去。我退出了卧室回到厨房。

  过了一会儿,欧阳老板心满意足的走出卧室进了厕所。哥哥随后也披着睡衣出来了。我向服务员一样摆上了酒和菜,欧阳老板简单吃了几口便离开了。
  晚上,李老板很开心,把手伸进哥哥的睡衣里抚弄着哥哥的鸡巴说道:「还是你的宝贝厉害,这个欧阳老板搞定了咱们可有的赚了。这么办,你弟弟不是上大学吗,学费我全包了。」哥哥一听乐开了花笑道:「谢谢李哥了,说话算数!」
  李老板顽皮道:「我说什么不算数了,可你也得认账。」哥哥道:「没问题,今晚上要多少要多少我给你喷多少。」李老板淫荡的眼睛眯成了缝道:「够壮的,我倒想看看,你能给我来几次。」说完拽着哥哥的手进了他们的卧室。

  清晨,哥哥轻轻拍打着我,我睁开睡眼看着眼前这张帅气无比的脸,哥哥说道:「你再多睡会儿,我上班去了,可能晚上才会回来,你自己买些吃的吧,没事儿到外面走走。」说完他和李老板离开了。

  一天过得很闷,趁他们不在我到了他们的卧室里寻找昨夜的痕迹。我也深深地爱着哥哥,在家里的时候我和哥哥睡在一张大床上,多少个夜晚和清晨我都会偷偷窥视哥哥的裤裆,看着那里面哥哥的阴茎一起一动,我都会兴奋不已。可是我从来不敢「跨越雷池一步」,即便是和哥哥开玩笑被他两条腿夹住脖子,我也是趁机摸他一下裤裆,手刚刚感觉到他的柔嫩的阴茎便离开了。有时睡着觉我会假装不留心的把手搭在他的裆上,哥哥虽然不在意我却不敢再去故意碰那里。但现在却在忍受着每天夜晚哥哥被别人的「蹂躏」。我也好想…。

  夜晚已是十点多,我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等着他们回来。突然门铃急响,我急忙跑过去打开了门,李老板搀着哥哥进了屋,两个人都是酒气熏天,哥哥醉得全身软软的不省人事,我接过哥哥把他抱在怀里,李老板醉醺醺地说道:「抬他到卧室里。」说完他去了洗手间。我把哥哥抬到了卧室,哥哥已经沉沉地睡了过去,我到了浴室取毛巾,李老板稀里哗啦地坐在马桶上拉痢疾。我回到了卧室,解开哥哥的衣服替他擦净身上的脏东西。衣服、裤子我都替他扒了下来扔到了客厅,李老板仍然坐在马桶上估计一时半会儿起不来。

  这时哥哥的全身只剩下内裤,看着哥哥憨憨地睡着,那面孔迷人而诱惑,我的手慢慢地滑进了哥哥的内裤里,这一次我终于触到了哥哥的阴茎,在浓密的阴毛里,我先捏住了哥哥的龟头,接着我用手包住了哥哥那里的全部,轻轻地在哥哥的阴茎上磨蹭,心中仿佛得到无比的快感,我回头望着外面,李老板的响屁依旧从洗手间传到卧室,看样子他还得在那里好一阵。我俯下身轻轻地吻了一下哥哥的脸庞,哥哥睡梦中把脸转了过去。我的手还在哥哥的阴茎上抚弄,然而哥哥突然翻过身来,我急忙抽出了手,哥哥用手挠了挠脸继续呼呼大睡。我用毛巾替他擦了擦脸上的脏东西继续注视着他。这时洗手间想起了冲水的声音,李老板从里面终于出来了,他光着身子进了卧室要我倒杯水给他,我出去取了茶杯回到卧室,他正在褪下哥哥的内裤,然后紧紧地搂住哥哥,下身在哥哥的屁股上摩擦。
  很快李老板的短小精炼的黑鸡巴硬了起来,他随即插进了哥哥的肛门两手伸到前面搂着哥哥干了起来,哥哥仍然在睡梦中。我把水放在一旁,李老板闭着眼说道:「行了,出去吧。」我轻轻掩上了门关上了客厅的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无法睡觉再次蹑手蹑脚走了回来,透过门缝看着里面,李老板仍然贴在哥哥的身后抽动着屁股,一只手在给哥哥打飞机,哥哥慢慢地在睡梦中也开始喘起了粗气,李老板的抽动变得越来越快,肉和肉的击打声「啪啪」作响,李老板在哥哥鸡巴上打飞机的手也越来越快,两个人同时都开始呻吟起来,哥哥痛苦地叫出声来,李老板也杀鸡般嚎叫起来,哥哥的龟头突然喷出数波精液,肛门里也向外淌出李老板的浓汁。李老板立刻倒在一边趴在床上睡起了大觉,哥哥光着身子仍未醒。我担心哥哥这样睡觉会着凉便走进了房间,我轻轻趴在哥哥的旁边,哥哥的鸡巴上还挂着残留的精液,我伸出手在他龟头上抹了几把,将精液擦了下来,手里握着哥哥的龟头十分爽手恨不得一直握下去。但是我还是站起身拿过毛毯给哥哥盖上,轻轻地离开了。

  来城里住了十几天,想家的感觉越来越浓。哥哥晚上才有空陪我说说话,而且李老板一回来,他就成了哥哥心中的上帝。晚上吃过晚饭,李老板在阳台不停地讲着电话,我和哥哥各坐在沙发的一头看着电视。我看着哥说道:「哥,我想回家了。」哥转过头看着我说道:「想家了?再等几天哥跟你一起回去。」这是个大喜事,哥哥虽然说得很平淡可是我很高兴,回到了家,哥哥就真的是我的哥哥了,我们一家人又团聚了。我高兴地挪过身子来靠着哥哥问道:「什么时候?
  还得几天?」哥想了想:「等李老板这边事情少了,我就跟他请假。」这时李老板进了客厅,我现在突然想一定要讨好他,好能让我们哥俩回家去,我起身笑道:「李哥,我给你倒茶去。」说完一溜烟跑进厨房,兴奋地沏了杯茶端了出来。李老板把哥哥搂在怀里,抚摸着哥哥的胸腹,我把茶放到沙发边的桌子上,李老板看着我笑道:「这孩子有出息了,刚来的时候见我不说话,现在学会来事了。好好,锻炼锻炼以后有出息。」哥哥抬起头看我笑了笑。

  李老板继续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我喜欢你哥吗?除了聪明、长得帅以外,就是听话会来事儿。你看。」说完,他一手抓住哥哥的裤裆,哥哥笑着坐在沙发一动不动,李老板道:「你看多听话。不过我不会碰你的,你是个小孩,我喜欢的是你哥。」说完李老板松开哥哥的裤带将哥哥的鸡巴掏了出来让我看,炫耀的说道:「你看,从小看过你哥哥的鸡巴,但是没看过这个吧。」说完李老板使劲地抖动和揉搓着哥哥的鸡巴,很快那根阴茎直挺挺地硬了起来,李老板捏着哥哥鸡巴的根部对我说道:「看吧,晚上没这东西我都睡不着觉。」我一边干笑一边起来拿过水来递给李老板喝。

  李老板喝了几口茶便俯下身开始吮吸哥哥的鸡巴,我看着电视不理会他们,哥哥也在看着电视任自己的下身在别人的嘴里,而不动声色。我在想哥哥早已习惯了这样的事情,此刻我也只能坐在一边对这样的情景养成「习惯」。

  整个一集电视剧结束了,李老板才直起身子伸伸了胳膊,拽着哥哥的鸡巴往卧室里牵,哥哥只好跟着李老板的手起身进了卧室。李老板连门都没有关将哥哥推到床上。我也没办法在看电视了,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过去。李老板取出一根毛巾蒙住了哥哥的眼睛,又从抽屉里取出一根绳子将哥哥的手背到后面捆上。
  接着他又打开CD机将耳机子塞进哥哥耳朵里,哥哥已是无法听又无法看,李老板叫我进了卧室。他让我去舔哥哥的鸡巴,自己则坐在一边欣赏,我没有拒绝。

  先是轻轻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哥哥的龟头,哥哥的鸡巴触电般动了一下,这种感觉很爽,龟头上的腥臊并不难过反而很有味道。李老板笑着让我继续,我开始用手抓住哥哥的鸡巴大口含在嘴里,用舌头舔吸着哥哥的鸡巴的上上下下,连蛋蛋都要吸一口。此刻我忘记了我是谁,我只想道哥哥不只是李老板的,他也是我的,李老板享受到的,我也应享受一番。李老板看得越来越过瘾,我对哥哥的疯狂也越来越激烈,哥哥的鸡巴在我的手里仿佛跳起了舞蹈,被我不断的抖动着、摩擦着、玩弄着,突然精液向炮弹般射出一下子射到了我的眼睛里,我「啊啊」
  叫着跑进厨房去清洗,李老板坐在椅子上「哈哈」大笑起来,笑声里参杂着淫荡、讥讽、发泄和嘲弄。我回到了卧室,李老板伸出舌头将哥哥喷出的精液全部都舔进了嘴里,然后继续含住了哥哥的龟头,希望吸到余下的精液。

  这个晚上我发现自己已经变了,我不再像以前那样爱哥哥,而是也像李老板那样对哥哥有了身体上的欲望,那欲望勾引着我又回到他们的卧室。李老板把我拉到哥哥身边,他将哥哥的身体翻了过来,一只手翻开哥哥的「菊花洞口」,一只手抓起我的食指轻轻捅进了哥哥的洞里。我的手指进了哥哥的肛门,感觉到里面很温暖,哥哥的肛门被我刺激得一开一合,我的食指传来的感觉非常刺激。李老板看着我笑道:「我早就知道你在偷看这里,你也很想这一刻吧,现在就可以。」
  听了这话,我的脸变得通红,我收回了手站了起来。李老板用手抚摸着哥哥的屁股道:「多美的白屁股,你哥哥的身体就是本钱,在这个社会上要赚钱就不能学高贵。你哥哥是个人才,怎么都能忍受,这就是我喜欢你哥哥的原因。」我站在一旁呆呆地听着不知道哪句话对哪句话错,这时李老板说道:「出去吧,要看就趴门缝看去吧。」我立刻走出了卧室,李老板关上了门。我没有去看,已经被发现了,我也没有看的兴趣,主卧室里传出了李老板的淫叫声,我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小卧室一夜难眠。

  第二天一直等到李老板先走了我才离开我的房间,哥哥还在床上疲倦地躺着。
  我坐到哥哥身边抓住哥哥的手说道:「哥,我想回家了,今天就想走,爸妈在家有很多活儿得我回去帮忙。在这里住了十几天我也呆腻了。」哥打着哈气伸着懒腰说道:「昨天不是说好过两天我陪你回家吗,乖乖的,再住两天,我去跟李老板说请假的事。」我也无奈只好点头答应,正这时哥哥的手机响了,恰恰是父亲打来了电话,好像父亲和我已经计划好了一样在电话里让哥哥快点让我回家,家里有很多活儿等我回去帮他。哥哥无奈给李老板打了电话请了一上午假送我到了车站。

  回到了家,再也不用每天侍奉毫无瓜葛的李老板,也不用每夜去偷窥那间屋子里的事情。我每天拼命地干活试图用汗水和劳累忘掉在城里的那十几天的经历。
  然而越是想忘越是忘不掉,以前走在街上看到街上的女孩总会时不时地回头望两眼,心中排列哪个是心中的公主。但是现在却变了,眼前闪过了女孩,心中却思念着哥哥,公主的地位开始下降,哥哥就像王子一样统治了心中的世界。
  这一天我来回十几里从砖厂推回一车砖用来修补家里的猪圈。母亲心疼地叫道:「等都不等你爸,自己拉回来了,看看肩膀都割破了。」但是我都想不起去休息便和父亲去垒猪圈。夜里不到8点我就睡了而且睡得很死,然而梦里却是李老板紧紧压着哥哥的身体,哥哥喘不上气来,我拼命地想把李老板从哥哥身上推开却怎么也办不到。我从梦中惊醒,时间大概已是凌晨五点,窗外已射进一缕阳光。我突然发现身边躺着一个熟悉的人,我揉揉眼睛一看竟然是哥哥,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都不知道。家里的屋子小,我和哥哥从小就共用一间屋一张大床,哥哥发誓要在去城里打工后的三年内让家里盖起二层大房。

  我趴在哥哥的脸上仔细盯着他,哥哥睡得很香,英俊的脸和健硕的身体像画里的欧洲雕像一般让人百看不厌。哥哥一旦睡着几乎是雷打不醒而且十分赖床,以前我将被子掀开怎么胳肢哥哥身上的痒痒肉他都不睁眼,只是懒懒地警告我:「等我起床后有你好看。」就是母亲来揪他他都不起床直到睡饱了为止。几天没见到哥哥可真是想念,此刻他像是上帝送来了礼物放到了我的身边。突然李老板的样子出现在我脑海,相同的欲望渐渐上了心头,望着熟睡的哥哥,我的眼光从脸滑向了他的脖颈、胸腹、内裤,那团东西在内裤里撑起高高的包包充满了诱惑。
  我害怕我的手伸向里面哥哥会不会醒,尽管我无数次地碰过这里,但我不想像现在这样被哥哥当场发现。正这时,哥哥睡梦中打起了小鼾,一只手挠了两下胸脯然后又伸向三角裤抓了抓痒接着又安静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哥哥的鸡巴竟然从内裤的一角露了出来。我愣愣地欣赏了一会儿那李老板手里最爱的玩物,发现那真是可爱极了,记得在城里那间屋子里和李老板、哥哥一起住的时候,哥哥的裤子拉链总是开的,李老板随时都会把手伸向里面,我总是在想哥哥的阴茎能有多吸引?现在却发现,这里的确很是诱惑,即便是没有挺起时软绵绵的样子仍然可爱,像个小男孩躺在那里等待你去抚慰。我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哥哥那截露出的鸡巴,接着俯下身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舔了一下微露的龟头,一股尿味在嘴里很想吐出去,但我不敢出声。虽然这样,我还是又舔了一下,接着两下三下,我好像在用嘴替哥哥清洗阴茎。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mlcf1995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