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亂情 1-3部第14章…未完 【簡體】


  第一章

  45岁的胡秀英正为明天四个子女的学费烦恼,老公李克虎是个老实巴巴的种地人,上有70多岁的老父与老母,下有四个都还在上学的儿女,一家的生话费用都只靠胡秀英一个人的工资维持着。

  胡秀英在市内的一家私营纸盒厂上班,每月的工资才1500块,一家老少全靠她这点工资过活,怎么够呢,所以他们家背了一身的责。

  明天,还差1000块钱的学费,因为子女们明天开学。

  大儿子李小刚22岁,留了一级,现在上大三。

  二儿子李小雷19岁,在上高三。

  三女儿李小彩18岁,也在上高二。

  小儿子李小志17岁,在上高一。

  这样的一串儿女一年的费用可多了,不是一般人家能担当的起的。不说他们家只靠胡秀英一个人这点小小和工资是远远不够的。

  晚上,胡秀英睡在床上翻来复去怎么也睡不着,越想越烦恼,不知不觉暗暗哭泣着。

  睡在一边的李克虎把身子转过来,说道:「明再去借借吧,哭也没什么用呀。」
  胡秀英可实是急了,边哭泣边道:「借,借,每次都是我借,我一个人养着你们一家人,别人只知道我只借不还钱的,谁还借我们呀?」

  「唉」克虎拍了拍自已的头,苫恼的道:「我真没有啊。」

  胡秀英对老公还是忠情的,女人嘛,嫁狗随狗,嫁鸡随鸡,这时一看老公这样子,反而还倒安慰起他来:「克虎,别这样好吗?我明天想想办法,再去借借,儿女的学费一定要交的啊,不然他们长大没有象你一样一辈子呆在家里种地呀,」
  女人的心还是柔的,她只要自多吃点苦,也不让老公子女爱一点苦。这就是女人。

  李克虎一听,激动的直流眼泪,感激的道:「秀英,我一阵子也会感激你的,你真是我的好妻子,我不知前世修来什么福,能取到你这样的好老婆,」

  胡秀英忙道:「别这样说,时间不早了,我们睡吧,」

  早上,胡秀英每天都五点起床,做早饭,扫地,收拾乱七八糟的东西,等她忙好了才叫大家起床洗脸吃饭。

  一家人坐一张大棹子边吃早饭边聊天起来:「大哥,明天就要上学了,今天是放假最后一天了,你带出去玩玩好吗?」三女儿小彩娇声道。

  「我也去!」小儿了小雷忙叫道。

  李小刚笑了笑:「好呀,我带你们出去好好玩下,不过你们出去都听话哦。」
  「好啊,好啊,二哥你也去啊?」小志对坐一边的小雷道。

  「我不去了,你们去玩好了,有什么好玩的」小雷不原意的说。

  四个子女中只有小雷最不爱说话,他平时总是一声不响的,好象每天都心事重重的样子,

  「不去就不去,我们去玩。」小志对小雷做了鬼伸了伸舌头。

  胡秀英一见儿女这样子开心,内心不觉也是很高兴,突然想起明天他们的学费,心一下子沉了下来,今天到什么地方去借呢,能借的都借了,再一见儿女这样子开心,内心想着怎么也要借到鳙他们好好上学。

  吃完了饭,棹子由老太太收拾。

  胡秀英骑自行车上班了,她家是在郊区,离市内纸盒厂有半个种头的路途。
  这个私营纸盒厂不大,只有十几个工人,胡秀英的车间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她,另一个是外地招聘的一个叫虎仔还只18的小男孩儿,因为虎仔家穷,上不了学,只好出去打工。

  胡秀英每天与这个小男孩在一个房间订纸盒,她很是佩服这个虎仔,小小年纪就离开父母到外地打工,也是不容易的,所以她很是招顾他的。

  胡秀英一进入房间,只听虎仔忙叫道:「你来了,大姐,」

  胡秀英白了他一眼说:「叫你不要叫我大姐,你就是不听,我儿子都比你大,你叫我大婶才对啊。」

  「不,可你看上去一点也不老啊,我就叫你大姐,」虎仔笑道。

  「我都是老太婆了,还不老啊,」每个女人都喜欢别人说她年轻,秀英也一样,所以脸一红。

  「你哪象老太婆啊,你看上去很年轻啊,我以后取老婆就取你这样漂亮的,」
  虎仔笑道。

  「去,去,你和我都开玩笑啊,」秀英不觉的脸一红。突然想起借钱的事,不觉脸一沉,闷闷不乐起来。

  虎仔一看,忙问道:「怎么了大姐,」

  秀英唉了口气:「没什么。」

  「不对,你一定有事吧,你平时不是这样的啊。」虎仔看出来她一定有事,
  胡秀英看他问下去,无奈的把家中的困境说给他听了。

  虎仔一听,也急了:「这可怎么办啊?」

  胡秀英无奈的摇了摇头,沉意着……

  虎仔突然说道:「哪你去问厂长啊?」

  「厂长可小气了,你不是不知道?」秀英道。

  「哪也得去使一下啊,不使怎么知道啊,上学要紧啊。」虎仔急道。

  秀英想想也对:「好吧,只好使下了。」

  一个60多岁的老头子坐在办工棹后,这个老头长的身材短小,头发掉了也没条了,一脸的狭相,他一见秀英进来,忙道:「有事吗?秀英。」

  这个老头厂长早已打胡秀英的注意了,见她生的风韵存在,一张白皙的粉脸,丰满的身材,可就是没机会下手得到她。

  胡秀英吞吞吐吐的说。「厂长,我……我……」

  「什么事你快说呀。」老头子忙说。

  「我想问你借1000块钱好吗?下个工资你扣好了」她终于开口说。
  「哦,这么多啊,干什么用啊?」厂长边说边一双眼看珠紧紧盯住她全身打转。内心得意啊,机会终于来了。

  胡秀英最怕老头子的眼神,平时在厂房内也经常用这种看她的,看的她浑身不自在,不觉低下了头,轻声道:「我子女的学费。」

  「好啊,小孩子上学现在是最要紧了,没钱怎么行呢,」老头忙道。

  想不到这次厂长这么痛快就答应了,秀英内心一乐当下喜道:「谢谢厂长,」
  「先别谢,不过我有条件的,」厂长说罢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盯在胡秀英哪高高隆起的前胸上。

  胡秀英一见他这个样子,内心想不对经了,低声问:「什么条件啊?」
  「陪我睡一次好吗?」厂长开门见山的说。

  胡秀英一听,羞的脸一红,骂道:「无耻」转身就往门口走,正想伸手开门。
  「1000块不要了?」厂长忙叫道。

  胡秀英一听1000块,不觉愣住了,这1000块对她太重要了啊,有关子女的前程啊,不知不觉呆在哪不动了。

  老头厂长忙来到她的身后,低声说:「你又不是处女,只要你闭一下眼睛,松一下裤带就有1000块了,只要你同意,这1000块我下个月也不扣你工资,给你好了。」

  胡秀英急道:「我可是有家庭有老公有子女的啊,以后怎么见人呢?」不过她内心倒是有点动心了,厂长说的也对啊,只要闭一下眼睛,松一下裤带就有1000块了,再说还不扣工资,

  老头见她有点忧郁,想想一定有戏,忙火上加油的说:「这有什么关系,我连你老公也不认识,只要你不要跟别人说,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吗?」

  为了子女的学费,胡秀英咬了一下牙,下定决心道:「我答应你,不过只这一次,你可不要对别人说哦,」

  厂长一听大喜,这个老头激动的连口水也流了出了,日想夜想的这个胡秀英终于同意了,忙道:「这就聪明了嘛,」边说边反手一下子抱住她,

  「别……别……」秀英自然的挣扎着。

  「都同意了你还挣扎干嘛呀?来,我帮你把衣服脱了。」老说着就要动手解除她的衣服。

  秀英羞的满脸全红,忙挣开了他的怀抱:「我自已脱,」

  「好,好,」他放开了她,站一边看着她脱衣服。内心激动的连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双目紧紧盯说她,呼吸急促起来……

  胡秀为了子女的前程,无奈的慢慢伸手一个一个的解开胸前的扭扣,一个,二个……

  随着的一个个扭扣解开,一点点雪白的肌肤慢慢露了出来……

  一件白色上衣脱了下来,只乘一个白色的乳罩,洁白光滑的肌肤露了出来,她虽已45岁,但皮肤还象30多岁的少妇一样细嫩光滑,

  这时的胡秀英羞的满脸通红,她除了老公外,今天是第一次在别的男人面前脱衣服,怎么叫她不羞呢

  白色乳罩两条乳带紧紧的扣在她雪白光滑的背上,大大乳房让乳罩有一大半罩不住,深深乳勾迷人极了,

  「好白,好美啊」看的老头直流口水,

  胡秀英一狠心脱下了裙子,一双修长雪白光滑的丰满大腿露了出来,这一双大腿和小腿是多么的迷人,看的老头眼珠都快要掉出来了,多么诱人的一双大腿啊。

  一条粉红色的三角内裤包不住她哪浑圆的屁股,一大半雪白的屁股肉露在外面,

  秀英又咬了咬牙,红着脸把手反伸光滑的背后解开了乳罩扣子,慢慢把乳罩拿了下,当下一对白花花的乳房跳了出来,不停的在胸前跳动着,这一对乳房又白又圆,由于年龄的关系,有一点点下垂,粉红色的乳头迷人极了,四周是一小圈紫红色的乳晕,

  她这时连脖子也红了,看了看老头,见她正色迷迷的盯着自已的一对奶子看,她这时一狠心双手抓住三角内裤的边缘弯下身脱了下来,雪白平坦的小腹下是一大片又黑又浓的阴毛,她的阴毛很多,布满正个小腹下面,把她的肉缝都盖住了,丰满的屁股又圆又白,中间一条深深屁勾把屁股分成两半

  这样,她就一丝不挂的赤裸裸的站在老头面前,羞的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老头一看见胡秀英哪一身雪白的胴体,不觉盯大了老眼,只见秀英满脸通红,低着头不知怎么样才好呢。

  一张通红的粉脸,白皙的脖子下是一对丰满浑圆的乳房,由于生过太多小孩的原因这一对乳房稍有点下垂,迷人的乳头四周是一小圈紫红色的乳晕,一双浑圆的手臂白嫩光滑,再往下看是稍稍有点隆起的小腹下是一大片黑色的阴毛,一双修长光滑的大腿和小腿,一身雪白的肌肤于哪「三角区」上的一大片阴毛一对比,真是黑白分明。诱人极了……

  女人上年纪了就是脸上留下岁月的绉文,可是身体上的肌肤还是白皙光滑的,
  老头厂长看的发呆了,忙起身来到她身边,伸手扶住她那光滑浑圆的肩膀,把她的赤裸裸的身体转了过来,胡秀英红着脸顺着他转过身体,老头激动的再爱不了,一下子把她庄在办工棹上,忙脱光自已的衣服,双手抓住那一对雪白的乳房使经的揉搓着,手指用力的捏着那乳头……

  「嗯……嗯……」李秀英不觉的呻吟着。

  「好美的乳房啊……」老头边捏她的奶子边叫道。

  「啊哟……痛……你轻点啊……痛……」胡秀英的奶子被他捏的痛死了,拼命叫着……

  这样子老头还不过隐,急促的把自已的一张臭嘴咬住了她的乳头吸啃着,吸的那一对雪白乳房全是他的口水,

  李秀英被他搞的浑身难爱,下体也不知不觉流出了淫水……口内呻吟着:「嗯……嗯……」

  这时老头双手分开她那雪白的大腿,只见大腿中间一下子露出了一条细细的「肉缝」,由于她生过四个孩子,阴唇有点发黑了,阴唇四周布满细细的阴毛,可是里面的肉还是娇艳鲜嫩的,被淫水流的湿润无比。老头急不可待的把自已还不是很硬的「阳具」插入这个湿润的洞内,激动的抽插起来……

  「啊……啊……」胡秀英只觉自已的「阴道」一紧,呻吟起来……

  老头只插了十几下,只见他浑身一抖,完事了,原来老头年龄大了,又是兴奋激动,忍不住的丢了。正个软在了秀英的身体上。

  胡秀英正感觉有点舒服,突然觉的自已的「阴道」一热,知道他谢了精,内心不觉有点好笑,这个死老头怎么一点也不中用啊,不过自已刚刚有点舒服,他就谢了出来,不觉有点失落感。

  她忙伸出双手推开了他的身体,赶紧起来穿上了衣服,只老头还是有气无力的扒在办工桌上,忙叫道:「厂长,你没事吧?」

  老头慢慢抬起身体,老脸一红:「不好意思,我老了不中用了,」

  「嘻嘻……没事啊……」胡秀英暗笑着。

  「这是1000块,你拿着吧,好让孩子上学。」老头在抽屉时里拿出1000块给她。

  胡秀英接过钱,内心反倒是有点感激他起来,见他只干十几下就真的给自已1000块,有点过意不去的在他的老脸上亲了一下,接过钱就出了办公室。
  虎仔见大姐去了这么久没有回来,就想去看看,刚来到厂长办公室门口,正碰着胡秀英开门出来,见她满脸通红,头发撒乱,又向办公室里面一看,只见厂长正在拉裤子,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内心酸溜溜的狠狠的盯了厂长一眼,
  胡秀英一见虎仔,也不理他,只管往车间走去,虎仔忙跟着她来到车间,轻声问道:「借来了没有?大姐?」

  「嗯!」胡秀英红着脸低声嗯了一下。

  「大姐,我知道你受厂长的欺负了,钱借来了就好,你快回家交学费去吧,」
  虎仔同情的道。

  胡秀英粉脸一红抬头看了一眼他道:「虎仔,你真好,不过你知道了今天的事,你不要说出去好吗?」

  「没,没,是平时你对我好,大姐,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虎仔忙说。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胡秀英说道。

  「大姐你快回去吧,你的家人正等着你的钱呢?」

  胡秀英回到家里。只见老公克虎忙问她:「有没有借到钱啊」他可在家里等的急了,这一天他一直是上下不安,只怕老婆借不到钱,那明天的学费就交不上了。

  胡秀英脸一热,拿出钱给他看了一下,克虎一见,激动的道:「你真好,秀英,这下儿女的学费有了,我的心终于放下了啊,他激动的眼睛也湿润了。可他那知道这钱是他老婆用肉体换来的。

  她的婆婆一见儿媳妇借到钱了,也是一阵感动:「秀英,你真是我的好媳妇啊。」

  「妈,你快别这样说,这是我应该的啊」胡秀英忙说道。

  小刚接过母亲的钱也是激动的说:「妈,我一定会好好用功上学的,等明年大学毕业了,我有了工作,你放心,我会好好孝敬你的!」

  胡秀英内心很是羞愧,这是用自已肉体换来的钱,但脸上还露出了笑容:「小刚只要你认真学习,妈就心懑意足了!」

  这时只听女儿小彩叫道:「妈,刚才张叔叔来要钱,骂了我们,还打了爸爸一下呢,我们都吓死了呢?」

  「小彩,不要说啊。」李克虎忙喊住小彩。

  胡秀英听了急忙道:「到低发生什么事了,克虎?」

  「没,没什么啊,小孩子乱说话啊。」克虎忙说。

  「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你快说啊」胡秀英急的大声道。

  婆婆一听,只好唉了口气无奈的说:「秀英,是这样的,我们村的张桂龙,以前我们家借来了他三百块钱,今天上午他来要钱,克虎说没钱,再过些时间,可他不同意,还打了克虎一下,说是晚上再来要钱,如果没钱还他,他说对我们不客气的。」

  胡秀英听是张桂龙,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小子是本村的地皮无懒,想起很早以前在他哪借了300块,一直没还他,不过这几年他倒没来要过,今天他怎么想起来要钱了?她越想越急,这可怎么办呢?那小子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晚上他来没钱给他怎么办呢?

  胡秀英正想着,突然想到,这小子不是好色之徒吗?平时对自已总是色迷迷的,这点她早已感觉得到的,我反正已是不干净的身体了,今天给那老头弄的下面还痒痒的呢,老公克虎已半年没和自房事了,我不如……她下定决心就说道:「你们放心吧,我这里还几百块钱,我去还给他就是了。」

  婆婆和克虎一听,喜道:「那太好了,你快去吧,」俩人又用感激的眼光看着胡秀英。

  张桂龙,30来岁还没有取到老婆,光棍一个,他长的可难看了,光溜溜的头,还是个麻脸,一双眼睛小小的,是个眯眼形,个子不高,他平时又喜欢偷鸡摸狗,哪个女人还能看上他呀?所以一直是光棍一个,这时他正一个人坐在房间内边喝酒边把一颗花生米扔进口内,抬头一看,只见门外进入一个穿着素衣白裙的中年美妇,见她长的身材婉约,仪表不俗,虽已人到中年,但是风韵存在,她正是胡秀英。

  「在喝酒啊大兄弟?」胡秀英一进入就说道。

  张桂龙一见是她,忙笑道:「大嫂,是不是还钱来了?」

  胡秀英娇笑着说:「不还钱就不能来你家吗?」

  平时她从不和他笑脸说话的,张桂龙一见她带笑脸和自已说话,不觉内心一热:这娘们长的还真不懒,克虎哪杂种可真有福气,要是她是我老婆多好啊,天天可以搂着这个大美人睡了,他边想边对她说道:「可以来,可以来呀,来,先坐下喝点酒吧。」

  胡秀英是有心理准备来的,所以一点也不客气,大方的坐了下来,要是平时打死她也不会与这种人坐在一起,还故意娇声道:「大兄弟呀,我可不会喝酒呢,」
  张克龙边把酒杯筷子递给她边陪笑道:「你就陪我少喝点嘛」边说边倒了一杯酒给她。

  胡秀英伸出一只白嫩的玉手挡住他那递来酒杯的手说:「我真的不会喝啊。」
  张桂龙见她那柔软雪白的玉手放在自已的手上,不觉内心又是一热,笑道「大嫂,你的手好漂亮啊」说罢忍不住的把自已另一只手放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抚摸起来。

  胡秀英一见,忙缩回了手,故意娇声说「你干什么呀」

  张桂龙这时激动的说「大嫂,你好美!我……我……」

  胡秀英见他这样猴急的样子,内心一喜,美目瞟了他一眼,娇声答道:「是吗?」

  张桂龙再也忍不住了,淫笑说:「大嫂子,只要你陪我一次,我那300块就不要你了。」

  胡秀英一听,见他上勾了,但口内却说:「我300都带来了,我可不答应你,被别人知道了我可怎么做人呀?」

  「那有什么关系,我不会对别人说的,你只要答应我,那钱我真不要了,你们家不是正没钱吗?可以吗大嫂子?」张桂龙说完用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盯着她看,
  胡秀英粉脸一红,故意沉思了一下,羞答答的说:「那可说好了哦,只一次,但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呀,」

  「我保证不会告诉别人的,你放心好了,如果我对别人说了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这时的张桂龙只要能得到她,什么话都说了出来!

  胡秀英见他说成这样,相信他说,低声道:「嗯,那你去把门关了。」
  张桂龙当下大喜,忙起身去关了门,胡秀英见他关了门,这时的内心一惊,也有点紧张起来,做这种事毕竟是很羞愧的,想想又要对不起老公了,不觉的眼睛一湿,但转念一想,我这也是为了钱,为了家庭,是没办法的,这样一想,心内也开亮起来,

  张桂龙一下子从背后反抱住她,双手正抱住她前胸那一对乳房上用力的揉搓着……

  「嗯……」胡秀英呻吟了一下:「不要这样嘛……」

  张桂龙揉了一会她的双乳,伸手脱下她的上衣,胡秀英也很配合他的动作,就这样她被脱的一丝不挂了……

  一具美丽动人的雪白胴体显现在张桂龙的眼前,一对乳房又白又圆,两颗紫红色的乳头四周是一小圈乳晕,小腹有点隆起,但看上去非常的光滑很让人兴奋 ,三角区上的阴毛非常浓密,两条洁白光滑的大腿,看的能让人眼花意乱,她的背部同样的光滑洁白,一个丰满的屁股,诱人极了……

  这时的胡秀早已羞的满脸通红,张桂龙一见,口水直流,忙脱掉了自已的衣服,一下子抱起她的雪白裸体放在床上,再压了下去,双手分开她雪白的大腿,下身一挺,「阳具」一下子进入她的「阴道」内。

  「啊……」痛的胡秀英大叫一声「你……你轻点啊……」

  原来是桂龙太猴急了,一上床就把「阳具」插入她的「阴道」内,这时的秀英都没动情,「阴道」内还不是很滑,这一下子进入怎么不叫她痛呢,

  张桂龙也觉得自已下身进入的「洞」干巴巴的,紧紧的,

  胡秀英美目白了他一眼,娇声道:「你猴急干嘛呀,慢慢来啊」

  张桂龙这才慢慢的抽插起来……双手握住她那对雪白的乳房上揉搓着,手指不时的捏住那两颗乳头,

  「嗯……嗯……」胡秀英轻声呻吟着……慢慢的她开始兴奋起来,一双洁白光滑的手臂也缠在他的脖子上,下身也配合他的动作不时的挺动着,张桂龙不停的一上一下的抽插……

  「啊哟……嗯……嗯……快点……啊……」这时的胡秀英舒服的呻吟着,
  张桂龙一见她的淫荡样子,下体更加卖力的挺动着,只听的朴滋,朴滋的声音,

  胡秀英这时的「阴道」已淫水真流,好久没有这样舒服过了,不觉失去了理智,把自已的老公子女全扔到脑后去了,口内不停的娇声呻吟着:「嗯……好舒服啊……啊……快点,再快点……啊……再往里面一点……」

  张桂龙真也想不到平时看上去是多么贤惠的胡秀英在床上会浪成这样子,当下兴奋的不得了,一下用力一下的狠狠的抽插着……

  舒服的胡秀英把一双雪白的大腿高高抬起缠在他的屁股上,下体随着他插下配合他往上挺,口内呻吟着:「嗯……嗯……嗯……」

  这样子抽插了一会儿,不知是桂龙被她的淫相迷到还怎么了,他突然觉得小腹一热,再也忍不住了,一鼓精液冲出了「阳具」进入了胡秀英的体内,浑身一阵颤抖,就软在了她那雪白的裸体上。

  胡秀英正感到舒服,突觉得自已的下体一热,知道他射精了,内心一阵失落的感觉,她可是半年多没和老公做爱了,今天和两个男人做爱,正把她内心的欲望点燃了,但这两个男人又都满足不了她,所以有点失落的感觉,这时她的脑子清醒了,赶紧推下他的身体,粉脸通红的起来穿上衣服对还在床上的张桂龙说:「我要走了,你说过的话可要记住」

  张桂龙这时谢了精,身体也没什么力气了,忙道:「嗯,你放心好了,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胡秀英一听,吓了一跳,忙问:「什么条件啊?」

  张桂龙脸一红:「也没什么呀,就是……就是……」

  「你说呀」胡秀英急道。

  「我不是一直光棍吗?平时没有女人,我也是正常的男人,有时也需要女人嘛,所以我一直都手淫,我想你把你的内裤送给我,以后不是不能和你在一起了吗?我只好拿你的内裤手淫一下,好吗?」张桂龙一口气说完。

  胡秀英听了,哭笑不得,想了想,他到真可怜的,30多了还没有老婆,反正都和他睡了,给他也没什么,就欣起裙子,抻手脱下内裤给了他,白了他一眼:「你呀……以后好好做人,早点取个老婆吧!」

  「嗯,嗯,知道,知道」张桂龙忙应道,接过内裤,象得到宝贝一样的把内裤放在嘴上吻了一下,

  胡秀英一见他的样子,脸一红就出了他的家门。

  胡秀英回到家已是五点多了,见一家人正在吃晚饭,她坐了下来,女儿小彩忙给她端来钣,她一声不响的吃着,内心想着自已对不起老公和子女,但转念一想,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庭,是没有办法才这么做的,

  李克虎忙给她夹了一块肉放在她的碗里:「秀英,真是幸苫你了,你多吃点。」
  胡秀英笑道:「小志,让你吃,」说罢把自已碗里的肉夹给小儿子吃。
  小志还小,不太懂事,边吃着妈妈给他的肉边喜道:「真香啊,妈妈真好!」
  胡秀英一笑:「吃了以后要好好上学哦。以后长大了要对妈妈孝顺啊」
  「嗯,嗯,」小志忙应道。

  「妈,我们以后都会好好孝顺你的,你这么幸苫把我们抚养大,怎么会对你不好呢,」小刚说。

  胡秀英见儿女们这样说,开心的笑了……想想自已受委屈也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