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众执刑Public Execution】原作Thehangingtree

示众执刑 (Public Execution)

  (14.52 KB)   (14.52 KB)
下载次数: 75


原作:Thehangingtree
翻译:wqqq
字数:12743字

  这是一个凉爽的六月天,克丽丝迎来了对她的行刑日。州长向联邦最高法院提交的议案已经被批准,议案中不仅说明恢复死刑对于遏制犯罪的必要性,而且还提出了应该公开行刑,这对于死囚的羞辱将是前所未有的,有效的做到杀一儆百。

  为了顺利的执行,克丽丝已经在昨天由女子监狱转到了地方法院关押,她最后一晚只能赤身裸体,在一间有150年历史的地下牢房度过。为她特备的最后一餐很丰盛,但她什么也没吃──想一想,当太阳偏西的时候自己就要被公开绞死,想到所有人都能看到自己的裸体在凉风中颤抖,都将注视着一个少女的青春在绞索中缓慢的消逝──的确,她如何吃得下东西?这已经够让她觉得羞臊了,而克丽丝其实更在意自己最爱的女伴,明天她肯定会被带到人群的最前列,注视绞刑的所有细节,那怕是她的口涎、鼻水、不受控制的小便……虽然她们已经开始一起生活,但如此隐私的事情她从来都没让女伴看到。

  到了晚上,原来从顶窗泻下的一缕阳光也散去了,石头砌成的牢房更显阴冷,墙上连青苔也看不到,牢房内连一点生机都没有。克丽丝向看守要了一瓶葡萄酒,裹着一条毛毯靠坐在门口的钢栅前,与门外的看守四目相对。为了防止她自杀,门外始终有人值守,而且一盏灯整夜都照着里面,克丽丝终于知道什么是“度日如年”,生命中的最后的一天让她快要发疯了。

  门外传来一阵响动,克丽丝看到监狱长走了进来,问她是否准备好了。
  “当然!没什么可准备”她答道。

  他看了看里面:“我建议妳最好去……方便一下,妳知道的,小姐,这是为妳好……”

  克丽丝盯着他:“我真想在行刑的时候当众方便,这样你们会不会更满意呢,你们不正是想让我被羞辱吗?我说的没错吧,监狱长?”

  他点点头,向后面挥了挥手,四个身材彪悍的看守走了进来围住了克丽丝。不一会儿,他们就将克丽丝的胳膊紧紧的绑在了背后,又给她罩上了一个黑色带帽子的斗篷,遮住了她的身体,接着,他们让克丽丝坐在地上,给她穿上高跟凉鞋,并系好鞋带。

  一切准备停当,几个人带着克丽丝从牢房走了出来,她还没来得及回头再看一眼,就被催着走上一条长廊。高跟鞋走在石头地上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配上她的装扮,在狭窄的走廊里听起来更增添了几分诡异。有几次她差点滑倒,到最后看守不得不驾着她直到走廊尽头。走上一段破旧的楼梯,前面是一扇门。
  一个看守打开门,克丽丝刚走出死囚牢,早已等在外面的记者顿时活跃起来,无数的相机伸向了克丽丝,几个电视镜头也对准了她,强大的闪光让她几乎睁不开眼,快门声和柴油发电机的马达声让这个首位因同性恋而获罪处死的姑娘感到十分烦躁。

  看守和开道的法警拥着她挤出记者的包围,来到和拘押所一墙之隔的法院,她看到法院外的街道上已经临时搭建了一座看台,不是很高,台子四角是有着啤酒标志的霓虹灯招,空气中飘散着烤肉的味道,市民们显然把这个日子当做了一场狂欢。

  当他们看到今天的主角,边迅速围拢过来,将克丽丝围在中间,又是一片相机声,没带相机的人掏出了手机,所有人的脸上都泛着光彩,与黑袍遮身的女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每个人都努力向前倾着身体,谁都不想错过这个近距离、甚至是零距离接触死囚的机会,更何况她还是位未婚的少女。

  他们没有失望——克丽丝从他们身边走过去,晚上凉风习习,频频带起她的斗篷,他们的手机拍下了少女光滑的乳沟、平坦的小腹,甚至有人从下面拍到了她最隐私的阴部。

  法院的旁边立着一个LED屏幕,凭借它,克丽丝可以看到这个广场的全貌,广场上围满了人,人群背后一盏聚光灯将面前的高台照得通亮,灯光后面是一个可以自由调整角度和高度的伸缩架,那是为了向全州转播这次死刑而特意搭建的。
  当克丽丝看到竖立在法院台阶前的绞刑架时,她突然抖了一下,两腿发软。晚风中,绞索微微晃动着,像是在招手——它在召唤着克丽丝的灵魂。

  法警将克丽丝拽到绞架下,她仰起头,茫然的看着头顶那条绳子,仿佛她的灵魂已经被那道环吸进去。看到克丽丝站在那里不动,看台上发出一片下流的嘘声,有一个人笑着冲她喊道:“再感觉一下土地吧,这是妳最后一次接触它了,下一次妳再接触土地已经是场面在它下面啦!”

  法警看到克丽丝两腿瘫软,几乎要坐在地上,便伸手架住她,几乎是半拖半拽的将她拉上了13级台阶。执行死刑的台子实际上是个比较宽大的平台,上面已经站着十几个人,由于是首场死刑直播,连州长都来了,在他周围是市长、市议员、区议员,监狱长,治安官……摄像师、摄影师在寻找最佳的拍摄角度,最后,当然还少不了今天的另一主角——行刑人。除了直播,为了照顾现场观众,在绞刑台的背后还立了一块巨大的液晶屏幕,现在她的脸就在屏幕里,足有20英尺高,看台上每个人都能从她的脸上读出她心底的恐惧。

  这时,有人走到了麦克风前,由于巨大的音箱挡着,她看不到他,只是听到他的声音:“克丽丝小姐,鉴于同性恋在本州是严重的罪行,妳和妳的同伴被陪审团裁定犯有一级淫荡罪,法官已判决妳绞首死刑,今天是妳的死刑日,妳的同伴将在下周执行。现在,我将妳交给行刑人,由他负责在10点对妳执行绞刑。行刑人,开始准备。”

  行刑人来到克丽丝身后,检查了一下她的绑绳,然后抓住她的胳膊向前走了三步,来到绞索下。面前是由几个凳子简单搭起的台子,一个高凳一个矮凳前后放置,在高凳的旁边还有一个高凳,克丽丝现在就站在矮凳前,而行刑人已经站在旁边的高凳上,最后检查一遍绞索的位置。她站在下面,看着这个要她命的人,这是个魁梧的男人,并没像一般的刽子手那样带着面罩,脸上修剪的很干净,褐色的脸庞已经有了一点风霜的痕迹,穿著一件长袖黒T恤和黑色牛仔裤,两条胳膊结实而有力,将袖子撑得满满的。克丽丝站上矮凳,高度正好对着男人的腰侧,她注意到他牛仔裤裆前明显的圆锥形突起,这让她有点不安。

  “请帮我一下。”克丽丝对他说。由于两手被绑,克丽丝无法在凳子上保持平衡,当她从矮凳要踏上高凳的时候,差点歪下去。幸亏行刑人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拉了上去。

  看台上很多人目睹了这一刻,当看到克丽丝站在了绞索下,他们知道最精彩的表演即将开始,顿时喧闹起来。克丽丝感觉身体有些发冷,她低头看去,原来自己的斗篷刚才不小心被划破了,晚风掀动着衣服裂口,她光滑白嫩的胴体忽而露出,忽而隐藏,衬着两腿中间的一抹黑色显得更加醒目。克丽丝暗自庆幸自己的位置比看台高出至少15英尺,底下的人应该不会看清楚,但她忘记了身后那个巨大的屏幕,那上面显示着她的一切,从膝盖到头顶的高度在屏幕上被实时放大了四倍,她所有的表情,眼神和动作都被毫无保留的展示在大众面前。任何一个人、包括那些在她身后的人都注意到了她微微暴露的身体和她羞臊的神态,甚至他们的呼吸也和这个女人的呼吸渐渐同步,她每次吸气的时候,胸廓将斗篷顶起,身前的裂口暴露了她更多的隐私。她和行刑人四目相视,克丽丝即使穿了高跟凉鞋,也只能勉强和他的视线相平,他是那样健壮,甚至于脚下的凳子似乎也抵不住他的气势,发出吱吱嘎嘎的呻吟。

  “再过一会儿,我也要在他面前呻吟了。”克丽丝这样想着,她虽然是拉拉族,但对于这个生命中最后面对的男人并不讨厌——“他至少比底下那些吃着烤肉、喝着啤酒的家伙强多了!……不知道他那件事是否也比底下的人强。”
  “妳准备好了吗,克丽丝?”就在她看着行刑人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用严肃的话语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克丽丝点点头。

  行刑人摘掉了克丽丝头上的帽子,少女那金棕色的卷发垂在了肩上,她转过身子,微微抬起了下颌对着绞索。那是一条粗大的麻绳,在她的眼前摇曳,她的眼神也随之变得有些迷离,最后,绳子松松的垂在她的左肩下。男人嘟囔了一句,拉过绳子,重新调整了一下距离,随后便将绞索松弛的套进克丽丝的脖颈,环结大小正合适,克丽丝动了动脑袋,被勒住的感觉并不明显,但她的头也很难再摆脱绞索的控制。行刑人从她身后绕过来,将垂在她身前的绳子摆正,她低头看了看,连着绞索的绳子此时垂在她的右胸前,呈现了一个U字形,正好绕过她的乳房。与她胸部的曲线像是精确计算过一样完美配合。

  从绞索套在自己脖子上那一刻起,克丽丝心里就紧张起来,她的眼睛一直追随着行刑人的动作,看到他停下来,她抬头看了看绞架的横梁,绳子就固定的位置就在她正上方偏右侧一点,天色已经暗淡下来,有几颗最亮的星星此时正在眨着眼睛,像是带着俏皮的讥讽看着她。克丽丝舔舔发干的嘴唇,对着眼前的男人勉强笑了笑,说道:“我猜这根绳子不会断掉,你说呢?”

  “它不可能断的,小姐。”男人一边回答,一边用力扯开了克丽丝斗篷上的系带,随即又拿了两个凳子放在克丽丝脚边。

  斗篷从克丽丝肩上滑落,底下看台上发出一片嘘声,这声音在克丽丝听起来下流又淫荡。她的躯体在20英尺高的高台上再没有任何遮掩。虽然夜色阑珊,但周围遍布霓虹,一个少女脚下一双黒色高跟凉鞋,双臂被紧紧的拢在背后,用黑色的皮带绑定,白皙的皮肤仍然光滑而有光泽,但在凉风中微微有些发抖,她眼神中透出的湿润与现场淫靡的氛围非常配合。如果不是她左胸处有一个用记号笔画的硕大的标志“CP1”,人们甚至会以为这个女孩是在拍唯美的写真,那个标志的意思是“1号犯人”,她即将在几分钟后被处以绞刑!

  此时,她刚才站立的绞刑台上只剩下行刑人、牧师、监狱长和两个摄影师还陪在那里,其它人都走到了底下的看台上,坐在预先摆放在第一排的靠背座椅上,欣赏着周围啤酒客的欢呼喝彩,今天的目的是什么?连这些高官自己都忘了,究竟是杀一儆百还是娱乐大众?

  克丽丝感到肚子咕咕响,她有些后悔没有听从监狱长刚才的建议。一束强光照在她身上,不仅没有驱走她周围的凉气,反而加重了她心里的孤独。她虽然是今天的主角,但这种“高处不胜寒”的煎熬实在让她无法再忍受了。而且她觉得自己快要尿出来了,“天啊!摆脱你等一会儿再出来吧!”。

  就在她的忍耐快到极限的时候,身后响起行刑人的声音:“犯人CP1的绞刑准备完毕!”

  “感谢上帝,终于来了!”她想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尿意也减轻了许多。
  监狱长来到话筒前,向底下看台前排就坐的州长大声说道:“报告州长阁下,您已经看过了关于重犯克丽丝的死刑判决书,该犯人的上诉已经被最高法院驳回。作为州长,您是唯一有权减刑和赦免死罪的人。现在请您做出最后的指示,我们是否按计划对克丽丝执行绞刑?”

  州长站起来,手上拿着一个话筒,还没说话,从他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喊声:“把这个骚货吊起来!”话音一落,周围一片笑闹声。

  州长回头看了一眼,十分严肃的说:“如果再有类似言论,我就宣布清场。”
  底下的喧闹稍稍平息了一些,州长又转过身,仰头看了看克丽丝,说道:“监狱长,犯人已经被陪审团裁定有罪,并且也给了她上诉的权利,所有法律程序是严格的,我没有理由减轻对她的刑罚,你们可以按计划执行。”

  虽然州长的决定早在克丽丝意料之中,但是当最后的一点希望都破灭的时候,她还是剧烈的哆嗦了一下,尿意突然增强,温热的液体已经冲到了尿道口,她两腿使劲绷着,全身都在用力,连眼睛都盯住了某处不敢丝毫的转动,仿佛时间凝固在这一刻,才没有让自己尿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可能只是几秒钟,她稍稍放松了一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快点结束吧,受不了了!”她这样想着,等待着自己的坠落。但等来的却是脚下传来牧师的声音:“克丽丝,在将妳送给天主裁决之前,妳愿意祈祷吗?”
  “祈祷?哈!见他的鬼!”克丽丝心里的委屈和气愤终于有机会爆发,她对着牧师,也是对所有人大声喊道,“这一切我受够了!滚回去操自己!”

  牧师摇摇头,人群中又传出了起哄的口哨,他们已经忘了州长刚才的警告。牧师又来到话筒前,号召大家和他一起唱“Shallwegatherattheriver”,底下不少人响应。听到底下的合唱,克丽丝眼珠转动着,两腿又开始用力的挤在一起摩擦。她感觉在右胸前软软垂着的绳子被拉紧了,她回头看去,只见行刑人在她身后拉着绞索,正将它的末端固定在绞架上。原本U字形松弛的绞索突然被拉直,勒住她的脖子,她不得不向右前方扬起头。

  “噢,看来他们是对我实行慢绞,让我缓慢的被吊死。”克丽丝想着,眼睛的余光看到她身后大屏幕上自己的脸,眼泪在她眼眶里打转,屏幕上端滚动的是那首歌德歌词,她对歌词嗤之以鼻。歌声停止时,牧师拿着话筒退回到了监狱长身边,监狱长结果话筒,郑重的对底下的人群喊道:“对犯人的死刑即将开始,请大家盯住犯人或大屏幕,这个过程我们只进行一次。”

  人群中传来笑声。摄影师紧张的追踪着现场的一切,州长安坐在第一排、监狱长神色凝重、行刑人双手抓紧扳手、克丽丝表情复杂,这些在镜头中不断的切换着。最后,屏幕上分屏显示行刑人和克丽丝。

  克丽丝脖子上套着绞索,绞索的直径足够粗大,以至于克丽丝细长的脖颈被它封的严严实实。她看到大屏幕上已经开始从10倒数,下意识的想用手去抓住绞索,当然,是徒劳的,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知道,这是她此生最后的一口空气了。

  底下的观众兴奋的跟着屏幕一起倒数,他们知道简单的10个数字此时已和绞刑台上的少女的命运联系在一起。

  “3……2……1……0!!”

  最后一个数字刚喊出来,行刑人双手用力扳开了机关,克丽丝感觉脚下的凳子突然向下坠落,脚下失去了支撑,她惯性的向下跌去,而她丰满的胸部也由于惯性猛的向上一耸,像是要脱离她的束缚。她刚喊出半声“啊——”,就感觉脖颈上的粗绳骤然加强了对皮肤的压力,她的头被夸张的向上提拉,嘴倏然闭紧,那声惨叫就成为她留在这世间最后的一个字。

  尽管行刑前已拉紧了绞索,但微微的下坠仍然让克丽丝感到了失重,这种感觉只是一瞬间的事,其实她的自由落体只有不到10公分。当绞索以最大限度被她的身体拉直以后,她的下落就停止了,与此同时,她似乎感觉到自己颈椎的每一节椎骨都发出“叭叭”的爆裂声。她的身体开始像铅摆一样来回扭转和摆动。绳结此时紧紧压在她右耳下,脖子上的皮肤在平时精心的保养下格外细嫩光滑,正因如此,对外物的刺激也格外的敏感,此时被粗糙的绳索磨得渗出了血丝。
  刚才打开的踏板又砰然回复原位,但克丽丝脚下的凳子已经落到底下的人行道上,她一丝不挂的身体不再有任何外物的依靠,除了脖子上那道绳环,女孩把自己的全身交付给它,而它的确正执着的向女孩攫取着她的全部。

  克丽丝苗条的身体就这样在空中摇摆旋转,她有些晕眩,但并没有丧失意识,她的胸部起伏着,绞索没有如她预想的那样让她迅速窒息,绳索过于粗大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它的威力,她的气管只是在被缓慢的压缩,克丽丝甚至还可以让夜晚冰凉的晚风进入自己的胸腔,尽管这越来越难。

  当她转到面向大屏幕时,她第一次正眼看到自己的身体被如此夸张的投射在里面,高清晰度的画面让她毫无一点隐私,她全身赤裸被吊在半空,从头顶到脚趾的每寸肌肤都被放大了四倍,几根金棕色的卷发在晚风中轻轻的飘动,两条细长的腿正在颤抖,就像从水面上掠过的蜻蜓在扑动翅膀。她的阴毛却是黒色的,被精心的修剪成一样长短。她身体任何一处发出的声音,哪怕是呼吸声都被围绕她身体的微型话筒捕捉到,并由巨大的音箱播放出来。

  “不知道亲爱的现在在哪里,她肯定就在现场,能看到这一切。我的身体被她看过很多次,但现在是最后一次啦。”这样想着,她的两腿不由得又是一阵颤动,比刚才夹得更紧,仿佛只要一松开,就会失去什么。慢慢的窒息、死亡的结局令她恐惧,众目睽睽下的裸体、荡妇的名声让她觉得羞辱,而与女伴曾经的亲密和此刻来自身体深处的燥热又让她兴奋不已。克丽丝就在这种复杂的感觉中等待……

  所有人也在等待。此刻音箱里传来咕咕嘎嘎的声音,来自克丽丝渐渐封闭的喉咙深处。她白皙的皮肤上分泌出了汗珠,在强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晶莹。
            结局(一)结局(二)

               结局(一)

  克丽丝已经被吊在距离他们头顶十几英尺的地方超过五分钟了。看台上,监狱长注视着犯人痛苦挣扎和扭曲的身体,随后取出烟嘴装上一根雪茄,点燃前他对身边刚刚坐下的行刑人大声赞叹道:“她的绞刑真是精彩,你干得不错!依你看她还要多久会死亡?”

  “我不知道,她现在就算不死也应该昏迷了”行刑人抱怨道,“我早就告诉过你那条绳子不合适,它太他妈的粗了!”

  “别胡说,小子!这里很多人都是花了大价钱来到现场的,电视台也购买了转播权,他们当然希望不虚此行,让她再挣扎一会儿吧,哈哈。”

  接下来的几分钟,克丽丝的表现的确做到了值回票价。她此时已经很难再呼出肺部的浊气,由于仰着头,不断分泌的唾液流回咽喉处,与那里的液体搅合在一起,更加剧了呼吸道的粘稠感,从那里发出的声音也变得呼噜噜的浑浊不清。克丽丝的意识开始模糊,有时候她就完全将自己交给本能意识,身体安静的掉在那里,她的手还想去抓住绳子,当然,几次努力都是徒劳的。

  最初的挣扎大量消耗了克丽丝的体力,她太累了。底下突然爆发了阵阵欢呼声。这声音将她惊醒,她强打精神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从六个角度直射向她的强光让她无法适应。原来摄影师将她刚才坠落那一瞬间的镜头分六个角度用慢动作回放给大家,这引起观众的齐声喝彩。

  绞刑已经持续了35分钟,绞索开始深深的勒入克丽丝的脖颈,脖子上刚才被剧烈摩擦的挫伤处渗出了小血珠,与嘴角流下的唾液混在一起,呈现出粉红的颜色。与刑前那个漂亮性感的女囚犯相比,此时她的脸已经肿胀发紫,眼里充满血丝,鼻水留在她的嘴唇上,与原本的唇彩相映照,闪着湿润的光泽。她的嘴像离水的鱼那样一张一合,渴望着空气。

  “上帝啊,让我快点死吧,哪怕死后你送我去地狱,我实在无法忍受啦!”克丽丝想着。但显然上帝此刻没有与她同在——她的触感还完全保留着,她觉得有卷发垂在她的脖颈、脸庞,发梢甚至陷入她的眼帘,她还精准的发觉有蚊虫在她身边飞舞,偶尔停留在她光滑的皮肤上,再飞走时已经“心满意足”。而这些她虽然看不见,但感觉得到,更糟糕的是,她对此毫无办法。如果她能出声,整个城市都会听到她委屈到极点的哭喊。

  几乎45分钟了,她还吊在那里,身体虽然已经是无意识的挣扎颤抖,但她毕竟还在坚持,尽管她不想这样。行刑前喝的那瓶酒此刻开始和她作对,她觉得两腿间一热,这是一个信号,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已经不想去控制自己的括约肌了。尿液刚开始还是滴滴答答的流过克丽丝的双腿,几秒钟后,就似泉水般喷泻而下,击打在脚下的台面上,那是她双脚渴望重新接触的地方,此时却由她的“大珠小珠”替她做到了。

  时间又过了5分钟,上面的克丽丝已停止了一切挣扎,全身自然而松软的挂在绳子上,脚下是一滩水,两腿不再像刚才紧紧并拢,腿内侧汗水和尿液流过的痕迹清晰可见。

  监狱长看了看毫无生命迹象的克丽丝,站起来转身面向人群大声宣布道:“先生们女士们,你们见证了正义的回归,虽然这次耗时比我们预计的要长。”说着他抬头克丽丝一眼,人群里传来会心的笑声。监狱长继续说道:“我保证我们还会继续这样公开执刑,只是一些细节方面需要改进一下。大家还可以在这里停留45分钟,广场将在1小时内清空。明天是礼拜日,大家去完教堂别忘了再来这里,1号犯人的尸体将在明天中午1点到3点在这里继续示众。”底下又是一片笑声。

  “下周六我们将对2号死囚执行绞刑,她是刚才这位犯人的女伴,同样犯有一级淫荡罪。届时我也希望大家能光临现场。”

  观众掀起最后一轮购买啤酒的热潮,一边打着酒嗝,一边兴致勃勃的和身边的朋友讨论刚才绞刑的经过,每个人的脸上都泛着油光。行刑人这时爬上绞刑台。他稳住克丽丝微微旋转的身体,正要将她解下来,却惊奇的发现克丽丝的脚明显的抽搐了一下!

  “她还活着?!”他想着。观众们开始成群结队的退场,没人注意到行刑人脸上震惊的表情。行刑人努力告诫自己冷静,他站在台上目送观众退场,在此之前所有嘉宾已经先走了,监狱长也陪着他们离开了。几分钟后,这里就只剩下行刑人和吊在那里的克丽丝。

  行刑人解开了固定在杆子上的绳头,慢慢将克丽丝的身体降下来。在被吊起近1个小时后,克丽丝终于又落在绞刑台上。行刑人悄悄走到克丽丝身边跪下来,用手指试了试套住她脖颈的绞索,那里有足够的缝隙可以插进去,于是他确信绞索并没有彻底勒住犯人的脖子。

  犯人还活着!

  “我该怎么办?报告监狱长?他会把我吃了的!”他看着克丽丝,脑子里不停的转着念头,“这个犯人年轻漂亮,留下她吧!虽然她不喜欢男人,但如果是她的救命恩人呢……哎呀,我在想什么,她明天还要在这里示众呢!”

  行刑人正想着,克丽丝的胸部明显的起伏了一下,她睁开了眼睛。

  行刑人没有多想,他解开了自己的皮带扣,将它迅速从裤腰上拉出来,套在克丽丝的脖颈上,拉紧!

  “对不起了,姑娘!一会儿就好。”他小声说道,同时两手更加用力!
  克丽丝猛的睁大了双眼,盯着面前的男人,男人离她只有不到1英尺的距离,她能感觉到男人呼出的气息,也清楚的看到他的胸肌胀得几乎要将身上的T恤撕裂。

  “怎么会这样!”克丽丝感觉不到悲哀,她小腹内有股奇妙的东西在窜动,那东西让她快乐,她和女伴有过性经验,此时她的感觉就像女伴用手、用身体、用她们两个私密的方式在搔弄她,和她开着玩笑——终极玩笑。

  克丽丝的舌头伸出来,有点怪异,口水顺着嘴角流到了男人的手臂上,那只手臂青筋爆出,因为太用力而微微颤抖。克丽丝的颤抖比他要强烈的多,她像一个看到生机即将消失的猎物,在猎人的追捕下濒死挣扎,她的两手还被绑着,这更加大了她身体摆动的幅度。她的两腿在剧烈的痉挛,连臀部都在抽搐,击打台面发出“咚咚”声。行刑人不得不跪坐在她的腿上,却差点被她掀下去。

  克丽丝的身体被翻过来,行刑人死死的压住她的臀部,身体几乎伏在她的背上,她可以清楚的听到男人的呼吸声,感觉到热气撩拨着她的耳朵,这又让她想起女伴——她们经常这样,而克丽丝对此尤其敏感。她的眼泪留下来,是快乐、恐惧、委屈、思念?说不清的眼泪!克丽丝体内那股快乐因子越发的不安分了,极度的窜动,而后越来越集中的汇合在一起,“天啊!它们就要出来啦!”
  克丽丝熟悉这是高潮前的几秒钟,但这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猛烈的多。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行刑人觉得身下的女孩背部突然夸张的拱起,臀部剧烈的颤抖着,他已经稳不住了,索性又把她翻过来,四目相对的趴在她身上,两手直接掐住了女孩的脖子。同时感觉女孩的两腿在他身下颤抖着,快速的摩擦他的身体……

  几秒钟后,克丽丝的抽搐突然明显弱下来,挂着泪痕的脸上呈现出一丝笑容,很快连最后一点挣扎都停止了。

  行刑人长舒一口气,手微微的放松了一点,但仍然掐住克丽丝。又等了一会儿,他伏在克丽丝耳边小声说:“别担心,下星期妳的女伴不会再经受妳的遭遇了。”

  这句话克丽丝似乎听进去了,似乎没有,她的头微微摇了摇,歪向一边,再无动静。

  行刑人从克丽丝身上爬起来,已经接近午夜了,晚风驱散了他心头的一点郁闷,却驱不走他体内的“火”,他感觉裤裆处有点凉,低头一看,那里明显有一片水渍,是脚下这个女孩留下的。他感觉自己裤裆里硬的发胀,刚才女孩的挣扎让他兴奋不已。他低头打量着女孩,注意到了她臀部下同样一片水迹,整齐修剪的阴毛此刻显得凌乱而湿润,空气中还残留了刚才挣扎时留下的气味,这气味有些让他不能自持。

  “明天中午展出,宝贝儿,我们还有十几个小时,呵呵。”

  次日展出时,官方正式宣布1号罪犯克丽丝被绞刑处死。但只有那个对她执刑的人知道她死亡的真相……

                返回

               结局(二)

  克丽丝的绞刑已经进行了5分钟,监狱长对坐在他身边的行刑人大声说道:“她的绞刑真是精彩,你干得不错!依你看她还要多久会死亡?”

  “我不知道,她现在就算不死也应该昏迷了”行刑人抱怨道,“我早就告诉过你那条绳子不合适,它太他妈的粗了!”

  “别胡说,小子!这里很多人都是花了大价钱来到现场的,电视台也购买了转播权,他们当然希望值回票价,让她再挣扎一会儿吧,哈哈!你看,大屏幕上正在把她刚才的画面多角度的回放,哦,还是慢动作!”

  但再精彩的场面连续看十几遍也会让人厌烦。30分钟过去了,看到克丽丝还在空中挣扎,州长有些不耐烦了,她转身对监狱长说道:“时间太长了,她很快就会死亡,是吗?”

  “那条绳子太粗了,照现在的情形看,她至少还能再坚持30分钟。”由于面对的是州长,行刑人这次的回答没有爆粗口。

  州长摇摇头:“不行,这不是在执行正义,而是对她的虐待,想想办法,年轻人!”

  行刑人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一条1厘米粗细的绳子,那上面已经打好了一个绳环。州长惊讶的看着他,说道:“你难道想用这条绳子再绞她一次?!”
  “尊敬的州长,您现在有三条路可走,一是让她就这样吊在那,依您所说那是对她的虐待;二是对她赦免减刑;三是允许我用这条绳子。”

  州长想了一下,舔了舔嘴唇,终于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下定了决定:“上帝帮帮我,去做吧!”

  行刑人将绳子收回包里,站起来叫了两个看守与他一起重新走上绞刑台,此时绞刑台的台面已经开始上升并恢复原位,克丽丝的脚趾已经可以勉强够到绞刑台的木板了。还没等她明白过来,行刑人已经解开固定的绳头,把她放了下来。
  经历了半个多小时的绞刑,克丽丝的身体终于再次落回到台面上,令她奇怪的是她居然还活着。

  台下的观众不干了,口哨声此起彼伏,他们都以为克丽丝将被赦免。

  帮手扶住了克丽丝,她已经在大口的呼吸,尽管有人扶着,虚弱的她还是支撑不住自己,双膝软软的跪在台上。行刑人此时解开了固定在头顶绞刑架横梁上的绳结,又迅速将那条较细的绳子穿过滑轮固定好。然后他跪坐在克丽丝旁边,试图摘下她脖子上那条粗大的绳索。

  此时底下想起了监狱长的声音:“请大家注意,安静了!我们遇到一个技术上的小麻烦,现在正在解决,请大家保持安静,绞刑很快将重新开始。”

  本来怀有一线希望的克丽丝怒视着行刑人,从她受伤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嘶哑却刺耳的吼叫:“啊——有完没完啊!”

  行刑人从她头上取下绳子,含着歉意对她说道:“我很抱歉,但我保证这次会很快。”边说边将细绳的绳环套在她脖子上。

  “哦,别!你不能这样!你们不能让我受两份罪!”旁边的帮手努力控制住克丽丝,不让她剧烈反抗。

  行刑人整理了一下克丽丝的头发,将它们从绞索中拿出来,又试了试绳环的直径,只能够在绞索和脖颈间插进一根手指,他点点头,再次对她说道:“我保证这次不会那么受罪,克丽丝小姐!”

  他站起来,大步走到绞刑架旁,招呼着帮手将克丽丝扶起,他抓紧了绳子,回头看了看克丽丝。女孩这时已经哭成了泪人,由于喉咙受伤,她的哭声虽大,但听起来有些嘶哑,像是哽咽。

  克丽丝此时委屈到了极点,这样的羞辱还要再来一次,已经极度膨胀的膀胱此时也不再受控,温热的尿液顺着她的大腿流下来。开始她还想阻止,拼命拧着双腿,后来就任其流下了,同时流下的还有她的眼泪。底下的人看到这一切,开始大声的嘲笑和欢呼。

  行刑人看着这一切,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他示意帮手将克丽丝带到踏板前,最后上下打量了一下绳子,随即就大声喊出一个字:“扳!”

  克丽丝大声哭喊着:“上帝,摆脱请别——啊咯”没等她喊完,脚下的踏板突然下沉,她的身体又一次直线坠落。

  她自由下落了大约3英尺,绳子又被拉紧了,她的身体再次悬空,与上次不同,这次她的确像行刑人说的“快速”的感觉到窒息的痛楚,而她的膀胱也在继续的放松。仿佛是要报复,绳子刚刚被拉紧,她的两腿就一阵抽搐,身体猛得向前一挺,一股尿液喷射而出,远远的飞向底下第一排就坐的嘉宾,底下传来一阵尖叫。

  绳索就像行刑人说的,迅速陷入了克丽丝的脖颈,死死的封闭了她的气管和颈动脉,她感觉大脑昏昏沉沉。克丽丝的嘴唇刚才坠落的时候被自己咬破了,正在顺着嘴角流血,她的唇形很美,要放在平时她肯定大呼小叫的担心半天,但现在她一点也没感觉到疼,与此刻的其它痛苦相比,这已经微不足道了。她的嘴一张一合,像是离水的鱼渴望氧气,她的小腹也在剧烈的起伏,似乎想把胃里的空气都挤到肺部。

  克丽丝的剧烈挣扎只维持了不到一分钟就突然弱下来,两条腿开始小幅度的摩擦,最后交叠在一起。两只手无力的搭在背后,偶尔活动的手指扫过自己的臀部,与两腿间残留的尿液、阴部泌出的爱液和嘴角流下的口涎一起构成一幅淫荡的画面,让盯着大屏幕关注她的人遐想联翩。

  人群里响起阵阵掌声,人们自发的唱起歌,歌词只有一句:“去死吧!婊子!死吧!”

  克丽丝已经听不到人们对她的羞辱了,她只感到耳鸣头昏,肺部像是着了火。两分钟后,她的反应已经很轻微了,只是双脚偶尔有一点颤动。

  3分钟时,她觉得自己的心跳将要停止,她的身体以极大的紧张尽力伸展了一下,脚尖绷得笔直,连头发都似乎向上竖立,这样的动作维持了几秒钟就突然放松下来,她彻底丧失了意识。

  绞刑只进行了不到4分钟,克丽丝已经死了。灯光下,她松软的尸体在空中缓缓的转动,向观众展示着她曾经骄傲的身材,迷人的双腿间此时已经淋漓不堪,微微张着,毫无羞耻的暴露在大屏幕上。

  监狱长拣起话筒,对观众大声的宣布:“女士们先生们,你们见证了对1号犯人的死刑执行,她的尸体将在这里继续悬挂一小时。我们会在接下来的45分钟里继续直播,同时也允许现场观众上台来参观。45分钟后我们会清场。”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请大家不要忘了,犯人装殓后将于明天中午12点到下午3点继续展出。另外,下星期六晚上10点,我们将继续公开执行死刑,犯人是2号罪犯,也就是1号罪犯的女伴。谢谢大家,也希望大家届时光临现场!”
  绞刑台上的行刑人向监狱长和州长走过去,后者仍在试图擦去刚才溅到自己制服上的尿液。她抬头看了看行刑人,说道:“谢谢你的主意。但我希望下周的绞刑可以在5分钟到半小时间结束,能做到吗?”

  “没问题!下次我可以拿一条比这粗点的绳子。我想我们有点亏欠克丽丝,就应该给她女伴一个好的绞刑。但无论如何,我们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来试验。”
  第二天下午,克丽丝的尸体被成殓在简陋的棺材中,斜立在法院门口的街道边展出。她还是一丝不挂,为了展出的效果,那条细细的绳索仍然套在脖子上,但已经松弛了,绳头搭在她的胸口,显得那么安静而无辜,似乎不知道自己在一天前那样坚定的夺走了一个少女的生命。让克丽丝的胳膊继续绑在身后也是出于展出的考虑——这样她的胸部就会高高的耸起,胸前“CP1”的那个标志也更加醒目。她的脖颈上血痕累累,那是先后被两条绞索勒过的痕迹。她的脚上还穿著那高跟凉鞋,脚和脚踝上有明显的淤血,在提示众人她曾经剧烈挣扎。

  人们列队“瞻仰”她的遗容,以古怪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着她,不放过她身体的每寸肌肤和毛发。在这之前,她的情人已经来看过她,她穿著一身橘红色的囚服,虽然宽松,但鼓鼓的胸部同样把“CP2”的犯人标志高高撑起。

  她深情的望着克丽丝,俯下身向她的唇献上自己的最后一吻,然后轻轻的告诉克丽丝:“亲爱的,我们下周又可以在一起了,永远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