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吃宫女】

字数:5300

  清晨,大赵国东宫内殿里乐声不断,太子石邃的宴会正在进行,三个东宫近臣应邀参加宴会。堂下八个舞女正在随着乐曲翩翩起舞,这几个女子都是去年从民间征来的美女,年龄都在18到22岁之间,面容娇媚,光艳照人,身段优美。
  领舞的姑娘叫云娘,今年20岁,是几个姑娘中最美的,身高适中,从小习武,因此身材匀称、丰满、健美,乳房高耸,腰肢细软,臀部圆翘。八个姑娘都束着高髻,穿著紫边、交衽、窄袖白短衫,白色长裤,光着脚。

  今天她们表演的是蜀舞,节奏较缓慢,但动作幅度很大。姑娘们舞的正起劲,有时作出侧搬腿动作,有时正面举腿过头,有时劈腿,下身裆部完全展现在观看者的眼前,裤缝清晰可见。由于动作幅度大,臀部、裆部裤子线条被挤得十分优美好看,将太子及三个东宫近臣看的直流口水。尤其是好色的太子,眼睛始终未离开姑娘们的下身裤裆处。

  「这几个小妞真美!真肥嫩!」太子暗赞。

  姑娘们又作出了臀部坐地,曲腿、并腿、双脚离地的一个动作,臀沟到会阴部露出一条柔和美妙的裤线,接着,翻身伏在地上,裤子深深陷入臀沟中,其中一个大臣终于忍不住喝彩道:「真是秀色可餐!」

  太子心中一动,有了打算。

  舞蹈结束,云娘走到太子面前,跪了下来,「殿下还要奴婢们表演何舞?太子一双色眼盯着云娘打量了半天,」今日就演到这吧!「

  「那奴婢们告退吗?」

  「不,你和其它三个丫头留在这里侍侯孤及各位大人,其余退下。云娘你陪孤,各位大人每人可选一个姑娘陪酒,赏诸位随便玩。」

  三个近臣大声欢呼,每人挑了一个中意的姑娘,迫不及待地开始动手动脚起来。余下四个姑娘都退下了。

  云娘心中虽然不愿意,但主子命令无法违抗,「进宫以后,虽未曾给太子侍过寝,但听人说太子挺变态的,不知今日要把我们怎么样?」云娘心中暗道。
  「还楞什么,快过来!想抗命吗?」太子呵斥道。

  云娘不得已走近太子,太子早已等得不耐烦,一把将云娘扯倒在地。云娘蜷腿坐在地上,太子盯着云娘的裆部欣赏了好一会儿,将手伸到她的两腿中间,隔着白裤子抠摸起来。

  之后,命令她仰面曲腿躺着,双膝并拢,穿裤子的美女,摆出这个姿式时,裤裆部的线条最容易勾起男人的性欲,只见裆部这时露出性感的线条,呈三角形,底边接近垂地,两侧各两条纵向的不规则线条,分开双腿,三角形又变成了放射形,把她的两腿时而分开,时而合拢,时而向上举起,时而尽力窝起,又侧卧着、趴着,裆部的线条形状随着不停变化,十分性感迷人。

  太子忍不住趴在云娘的两腿中间,尽情地抠摸、亲吻甚至撕咬云娘的裆部和臀沟。接着又让她趴着,将臀部的裤子塞入臀沟,挤出性感的线条,看、亲、摸深陷的臀沟和圆鼓的裆部。

  接着让她撅起屁股,太子用手使劲抓着她的两瓣屁股蛋,尽力往两边分开,又隔着裤子用手指往肛门里插,感觉肛门很紧。将她翻过身后,又将腿抬起来,用手从裤脚口伸进去摸了个够。

  太子将云娘的上衣脱下,摸、吻了她的乳房、小腹等其它性感部位后,才解开云娘的裤带,将她的裤子脱下,映入眼帘的是被浓密适中的阴毛包住的裂缝,阴阜又大又圆,高高隆起,大阴唇颜色略深,褐色的小阴唇长长的,厚厚的、紧紧合在一起。

  用手翻开乌黑的阴毛,找出了紧缩的洞穴,分开阴毛,拨开两片肥厚的大阴唇,里面呈现着姑娘特有的气息,鲜红的蜜肉缩成一团,散发着浓郁的味道,太子伏下身去将头探进双腿间,将舌头尽力往里探,品尝着鲜红的阴蒂和洞口边的嫩肉。

  然后他一边不断吮吸、舔弄那两片肥滑的阴唇,一边轻轻抚弄那菊花一般浅褐色的肛门,接着又专门吮吸、舔弄、轻咬肛门。云娘的挣扎开始渐渐的减弱,取而代之的是阵阵不安的骚动与不断的粗喘声。

  太子脱下裤子,将阴茎放在云娘的阴道口上并慢慢地插了进去,「嗯…」云娘的双腿突然一下绷得直直的,从鼻中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声音,云娘之前还是处女,处女膜破裂造成的痛苦使云娘不禁呻吟了几声,但很快就被随之而来的快感所代替。

  太子抽插了几十下后,拔出阴茎,猛地将云娘翻过身,使其面部向下趴在地上,扒开云娘肥大的屁股,将阴茎对准肛门,用力塞了进去。

  「呜……」云娘从嗓子里发出了一声尖叫,并开始不断地挣扎,太子按住了她,在肛门里抽插了数十下后,长出一口气,达到了高潮,将精液全部射入云娘的体内。

  太子将阴茎缓缓的退了出来,云娘无力的躺在地上,眼中不断地流出泪水,她的肛门里缓缓地流出了一些红白相间的液体。

  那边,三个近臣也将各自怀中的女孩玩了个痛快。

  云娘和那三个姑娘默默地用手巾擦拭干净被破身后的落红和洞口边的精液,穿好衣服,等待着退下的命令。

  这时太子发话了:「今天各位大人恐未尽兴,下面来点更刺激的。」

  大家一齐将疑问的目光投向太子,太子今天又要玩什么花样?

  「山珍海味大家都吃遍了,今天赏各位大人们从未品尝过的美味!」

  「什么美味?」仨人一齐问道。

  「哈哈,就是这几个小妞的嫩肉!」

  「啊!?」连在一旁的四个姑娘也不相信。

  「来人!」太子喊道,「将这几个丫头就地宰掉!」

  不一会,五六个东宫厨师来到堂上。

  几个姑娘开始并不相信她们会被杀吃,看到这情形才恐慌起来,「殿下饶命!别吃我们的肉!」几个女孩跪下哀求起来。

  「怪就怪你们长得太俊,还穿著裤子演动作那么勾人的乐舞,你们这些宫女就是供我们主子玩和吃的!」太子淫笑道。

  「快动手!」

  几个厨子在东宫其实干这种事早已轻车熟路,太子酷爱吃女人的肉,上个月太子因为被父皇训斥,就找侍妾发泄,将那个小模样俏生生的韩姬好顿折腾,当时韩姬穿著碎花图样短上衣和长裤,太子将她抠摸完后扒得一丝不挂,又是肏屄又是肏屁眼,肏完后命人把全身只穿著碎花长裤的韩姬领到厨房,命厨子将她宰杀。

  厨子们先是把韩姬的下身好顿抠摸,然后才把她扒光,割掉脑袋,在小肚子上切开个小口,掏空下水,收拾干净,在肚子里填进香料,整个人清蒸后,送到太子的卧室供太子享用,剩肉厨子们都捞着吃了几口,那小嫩肉,真鲜啊!
  「动作利索点!」太子催促道。

  厨子们更不迟疑,按着四个女孩,刀头呼啸着落下,四个身体都猛然绷紧,然后放松。空气中立刻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四颗头颅落在地上,没有头颅的身体在地上有的趴着,有的仰面躺着,呈现各种姿势,发育得很好的胸部一起一伏,丰满、结实的臀部随着身体的抽搐而一拱一拱的,就像刚刚出水扔在地上的鱼一样!

  双腿一曲一伸,挤得两腿间或屁股沟处的裤线夸张地发散,非常迷人,残余的脖子比肩膀高出约一寸左右,上面的切口非常整齐,随着每一下抽搐,还有少量的鲜血从切断的颈动脉里喷射出来。

  大家一致惊叹小姑娘们的顽强生命力。几个厨子拿着锋利的开膛刀走了过去。
  他们先将姑娘们尸身上的衣裤剥光,然后在姑娘们的阴部比划了一下,果断下刀,一下就从圆鼓鼓的阴阜上沿划开到了胸骨。拉开姑娘们肚皮上的切口,接着开始摘除姑娘们花花绿绿的内脏,丢进一边的鼎中。不一会,四个姑娘的体腔被掏空,阴毛被拔光,厨子们用水将四具胴体洗刷干净,翻开阴唇仔细洗净,还用手指插进或撑开阴道和肛门用水冲洗。洗净后的胴体被仰面摆放,双腿弯曲分开,外阴、会阴、肛门对着堂上,最大程度地展现在太子和各臣僚眼前,一瓣瓣肥臀勾人心魄。

  再看玉体躯干,晶莹白嫩,体腔内的脊椎骨都可隐约看见,切口处淡黄色的脂肪和红色的鲜肉清晰可见。

  几个宫人将屠宰现场清洗干净后,太子命令:「把头洗干净、化淡妆,装盘端上来,把小便肉连着屁眼割下来装盘端上来烧烤蘸调料吃,奶子、屁股、大腿肉剔下来煮着吃,其余部分交给下人们,怎么吃都行,但不许浪费」。

  厨子们开始切割四具胴体的肉,先将整个外阴、会阴、肛门连着部分臀沟肉的部分整体割下,每副淫肉装在一个盘子里,分别摆放到刚才玩过这些部位的主子目前的餐桌上。

  盘子中那圆鼓的阴阜上光亮爽滑,没有一根阴毛,只留下一些毛孔,由于没有血色,显得晶莹、肥嫩。

  阴阜侧面的切面清晰显现出薄薄的皮肤、淡黄色的脂肪和红色的鲜肉三个层次。

  两片褐色、由细小褶皱组成的阴唇夸张地向两边分开,中间豆子一样大的阴蒂和粉红色的阴道、尿道口、前庭完全暴露,与阴唇相连的会阴部、肛门松弛地拖在旁边。

  这些女孩子身体最隐秘、最高傲的部位,曾经被紧紧包裹在长裤中,伴随着各种舞姿和动作,使裤子发散出令人神往的各种线条和曲线,充满了活力和性感,现在它们已经和包裹它们的长裤一起,被男人尽情玩弄、淫虐,又被用利刃从女孩子身体上切割下来,静静地躺在盘子中,失去了任何神秘和羞涩,成为曾经玩弄过它们的男人的下酒食料。

  且说那边,装盘洗净后化淡妆的四颗人头也摆在大家面前,被传看欣赏后,分别也摆放到刚才玩过她们的主子面前的餐桌上,宫人门又在每张桌上摆了一个小碳火炉,炉中碳火正旺。

  大家一边赏玩美女的头,一边用小刀切碎盘中女孩「那儿的肉」,然后用筷子夹到碳火上方的支架上,这些零碎的阴肉、肛肉立即发出滋滋的声音,很快缩成一团,皮、肉色泽变深,黄色的脂肪则成了透明的颜色,人油快速地滴入碳火中,冒出一股青烟,诱人的香气弥漫开来。

  太子和诸臣迫不及待地用筷子夹起这些烤熟的女孩阴肉、肛肉,蘸着碗里的调料,送入口中,姑娘下体鲜香、肥嫩的淫肉,入口后余香不绝,令人赞不绝口,一阵风卷残云,就将盘中美肉吃的一乾二净。

  想到这几个健美的小姑娘上午还穿著白衣白裤表演迷人、性感的乐舞,接着又穿著白衣白裤被观赏、抠摸、亲吻甚至撕咬全身、特别是裤裆和臀沟,紧接着又脱得一丝不挂被观赏、抠摸、亲吻、撕咬玉体、尤其是外阴、会阴、肛门、臀部和臀沟,狂插阴道和肛门,而现在,她们最令人消魂、鲜嫩美味的所有部位的肉都已被吃掉,进了自己的肚子里,太子和诸臣下身不禁又挺了起来。

  且说堂上这边在尽情享受美肉,堂下厨子们还在忙碌着。

  由于每具胴体两腿中间的所有淫肉都被割掉,胴体上的圆滚滚的大腿自然地歪向两边,原本结实的屁股蛋也松开向外咧开,两侧美肉翻开,细腻、黄白色嫩肤下薄薄的一层淡黄色的脂肪和鲜红色的瘦肉显示了女孩肉的新鲜、肥嫩和细腻,两腿中间晶莹洁白的耻骨高傲地翘着,可以想见原先附在上面的皮肉的性感迷人。
  耻骨下面通红的一个肉洞是外阴被割掉后残余的一截阴道,残缺的阴道下面又有一个深深的大洞,从洞口可以看见已被掏空的腹腔,这是肛门被剜掉后留下的洞眼,由于腹腔内的直肠已经被抽去,因此这个部位变成了一个透明的窟窿,这两个洞曾给享受它们的人带来多少快感啊!

  厨子们边欣赏这些残缺、美妙的女孩胴体,边用剔肉刀将小妞们的奶子、屁股蛋、大腿肉完整地剔下,扔入身边的大锅中,每个舞女的一副大肉放进一口锅内。厨子们将水及作料加入四口大锅内,将锅抬到厨房烹煮。

  四具胴体现在已经残缺不全,胸前部分肋骨、下身玉石般的骨盆和大腿骨上被剔得仅剩下几缕肉丝,完全暴露在人们眼前。这些残躯都被抬下去交给了下人们,煎、炒、烹、炸、烤、蒸……被吃的一乾二净,连骨头都被剁成小块做成肉汤被喝掉,鲜美的味道令人终生难忘。

  太子和诸臣饱餐淫肉之后,仍是意犹未尽。

  太子又命另选四个前几天才玩过的美貌性感的宫女,只穿红色上衣和黄色长裤来到各人身边,这几个宫女都被太子肏过,也不止一次看着太子吃女人肉,因此并没有多少惊诧和恐惧,但各自每次一想到自己的屁股蛋子、小屁股、屁眼、奶子、大腿……可能随时成为太子的口中美味,都不禁感到伤感。

  各人搂着美女,一边抠摸她们的下身,一边比划着桌子上的美女人头,大聊自己一天以来美妙的感受,议论着被宰杀的这几个可怜的小姑娘。一种奇异而浓郁的肉香飘了过来,几个漂亮的宫女战战兢兢地抬着四个大盘子送到每人桌上,每个盘子里盛着一个刚才被宰杀的舞女的大块的煮熟的肉。

  按照命令,奶子、屁股蛋、大腿肉都保留原形状,没有被切成碎块,以防认不出来影响食欲。

  热气腾腾、肥瘦适中、香喷喷的大块好肉在眼前,太子和诸臣又食欲大开,举起刀、筷,快活地享受着这些难得的美肉,有的甚至直接抓起奶子或屁股蛋,甩开腮帮大嚼起来,称赞不已。太子命人又取来一个桌子,与原有桌子合并为一个大方桌,令怀中宫女在盛美肉的盘子旁蜷腿仰面躺在桌上。

  现在,桌子上又是酒菜,又是美女人头,又是大块人肉,又是躺倒的宫女,已经摆得满满当当的了。

  太子边欣赏云娘头颅美丽的容颜,边用刀、筷吃她的臀肉,还一边把宫女扳成各种姿式,观赏、抠摸宫女下体不断变化的裤子线条,间或用口亲、咬宫女裆部和臀部。

  过了一会儿,又将桌上宫女的裤子褪下,裸露其下身,继续抠摸、吃肉,有时先将肉块塞进宫女的阴道中,再取出粘着淫液的肉送进口中品尝。

  忽然,太子拿起切肉刀,将刀背猛地往那宫女阴部两片肉唇之间勒了一下,吓得那宫女打了一个冷战,顿时花容失色,以为今天她的屁股蛋子、肥屄、屁眼就会被太子送入口腹中,全身不住地发抖。

  太子今天其实并不想吃这个宫女,只是吓唬她一下取乐而已,哈哈笑了两声,放下小刀,用手抱起云娘残缺的屁股蛋子大啃大嚼。

  且不说这边太子风流快活,那边其余三人也是变着花样,边玩弄宫女,边吃与她们同样性别的女孩的肉,直吃得满嘴流油。整个晚上几个人都是在满足和饱嗝声中度过的。

  令诸臣更加高兴的是:散席前,太子说,去年游邺城各寺院时,看好了四个颇有姿色的年青尼姑,已经命人送进东宫中,令她们继续吃素念佛,但不许剃发,待下个月头发足够长后,给她们穿上好看的衣服裤子,准备再请各位来为她们破淫戒,然后将她们宰了,把美肉剔下来,和牛羊肉放在一块煮熟吃,需要边吃边辨别是何种肉味。

  太子就是想法绝妙!诸臣欢呼鹊跃,盼着这一天早日到来。

  太子果然没有失信,一个月后,诸臣如约赴宴,和太子一起,把那四个颇有姿色、穿著青色衣裤的年青尼姑尽情玩弄后,洗剥宰割,和牛羊肉烹煮而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