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的真實往事【簡體】

  事情要从十来年前说起了,当时我还住在我家老屋。那不是像现在的单元楼,而是栋老房子,我家在四楼,这层楼共住了两家,前面是两家的正房,每家各有两间,外面有间公用的堂屋连着楼梯,接着是一条过道,过道上依次是一个水池、我家的一间后屋和两家公用的厨房和厕所。

  表姐名叫左巍,1967年9月11日生,大我9岁,我喊她巍巍姐姐。小时候表姐一直随参军的父亲在北方,大概在我上小学三年级时间,被送回武汉,来到我家。我们就把后屋让给表姐住,那时她上高二。后来的高考,表姐成绩一般,到了医学院读大专,是走读,因此仍然住在我家后屋。

  转眼过了好几年,她毕业后进了一家医院,在检验科工作。这好像是到了89年,表姐22岁,我也上初二了。

  正值青春期的我,对异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那时我性格比较内向,和女同学接触不多,而表姐虽称不上国色天香,但在普通人群中绝对可算得上美人,又是我身边最接近的年轻女性,于是她自然成为了我第一个暗恋的对象,从早到晚我都密切的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以至于逐步发展到对她的偷窥。

  我的偷窥一开始没有看到很多稀奇的,只是有一次偷看她换衣服,看见了只穿三点式的表姐,现在觉得不算什么,但那时,近乎裸体的女人身体对一个青春期的小男生来说视觉冲击还是很大的。

  表姐身材娇小,容貌端庄,讲一口标准的普通话,看起来很文静的样子,但她性情开朗而活泼。表姐平时不爱涂脂抹粉,穿金戴银,显得很清秀,但她衣服却很多,特别是夏天的衣裙大多比较暴露,显示出她优美的身体曲线。

  刚上班的表姐,朋友很多,其中绝大多数是男的,主要是她中学、大学的同学和医院的同事。表姐平时对我很好,一直以来经常带我到学校和医院里去玩,所以她的好些同学、同事都认识我。

  我注意到自从上大学起,表姐就经常和来找她的男人出去玩,有时一直玩到很晚才回家。前前后后的男人大约共有十来个,其中几个男的看起来和表姐还挺亲密的。特别是有一个姓喻的,好像是医院的一名司机,长得高高大大的,很英俊的样子,表姐有两三次和他出去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回来,我记得当时我妈还很严肃的找她谈过话。

  当时对性问题还不是很清楚的我,对女性的身体觉得很神秘,由于经常看到表姐晾晒的内衣裤,我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经常翻看洗衣机和她的衣柜以及手提包,每次我几乎都有感兴趣的东西发现。

  表姐有乳罩五六件,各式三角裤十多条,甚至还有一条性感的丁字裤,八十年代末,这可是非常新潮和前卫的。乳罩上面的型号是85C,当然那时我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表姐还有三条月经带,那时妇女卫生巾还刚面世,表姐一直使用月经带,所谓月经带其实就是一根布条,两端穿上带子,妇女来月经时在布条上垫上草纸,然后兜在裆部,再用带子系在腰间,换洗后重复使用。卫生巾当然先进和卫生多了,我开始偷窥了几个月后,我发现表姐已经开始用我那时还十分陌生的卫生巾了。

  那时我家的洗衣机是我的乐园,因为表姐没洗的衣物总是扔在里面,我每天都要去翻看,还时常把脏三角裤和月经带裹在自己的阴茎上手淫。我的第一次射精就是穿着表姐的那条穿脏丁字裤,把玩着她的乳罩完成的,当然由于怕表姐知道,我射的时候把鸡巴掏了出来,没射在上面。

  我直到现在都印象深刻的是,她换下还没洗的三角裤上总是糊满了白带,特别是和男友玩晚了后换下的,白带更多,有时候上面还有几块周围微黄、中间是浅浅的灰白色,略显发硬的斑迹,那时我不知道是什么,后来当然知道了,那是男人的精斑!但那时已经我知道表姐不是处女了,因为我经常在她的手提包发现有避孕套。

  表姐的白带有时是白色的,上面还有泡沫,比较清稀,气味较淡,而有时却是黄白色,粘稠得像凝胶样,闻起来很重的腥骚味,尝起来味道碱碱的。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表姐的白带怎么还会变化啊?后来当然知道了,这体现了女人的生理周期。

  每个月的有些日子,表姐的三角裤上还会有明显的经血,和粘过卫生巾的胶痕,她有时甚至还把用过的粘满经血的卫生巾随手扔在书桌上。所有这些,都可以说是我的性启蒙。

  我原先就知道表姐便秘,在她手提包里我还发现过开塞露,她三角裤上偶尔还有大便,现在想起来真够脏的。由于厕所在屋外,晚上解手很不方便,表姐每天晚上都要用痰盂,我经常看见她早上端着满满一痰盂黄色的尿往水池里倒,有一次我还在水池里看见她未冲下的很粗大的大便。

  那段时间我还干了四桩坏事,第一桩是我把表姐晾在衣架上的内裤取下,把裤裆处在厕所粪池里抹了一把,再挂回原处,不知道的表姐后来一定穿上了。
  第二桩是一次我取出表姐的一条三角裤,把开塞露抹到上面,可又怕表姐发觉,于是把那条三角裤扔到了堂屋里的一口水缸后,那里属于卫生死角,从来没用清洁过的。

  几天后,我担心表姐发现不见了一条内裤,引起她的怀疑,就把它捡起来,塞进了她已经不用的一个手提包里。可没过多久,我看见那条三角裤挂在了晒衣架上,一定是表姐发现了,洗过后又穿了起来。我想表姐可能会疑心是我干的,可她并没说什么。还好这两次把表姐的内裤弄脏没让她生病。

  第三桩是一天早上我看见表姐下楼去上班,我站在楼梯护栏边往下撒尿,撒到了表姐身上,她抬头看了看,但没搞清怎么回事,便喊了一声,我应声说我在泼水!表姐信以为真,穿着沾有我的尿液的衣服去了医院。

  第四桩是一次我给表姐冲咖啡时,趁机偷偷往杯子里挤了几滴尿让她喝下去了。

  时光过了大约半年,突然发生了一件令我意想不到的事,那天是初冬的一个晚上,我在里屋,睡得较早,但一直没睡着,而表姐不知道,也可能觉得我是小孩,没在意,她居然端了盆热水到我屋里洗屁股。大家知道,女人如果不洗澡,每天都要洗下身的。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女性最神秘的地方,我眯着眼睛盯着表姐的下体,而表姐却浑然不觉,在她褪下内裤的那一刻,我兴奋到了极点,她的阴毛很多,而且较长,浓浓密密的呈倒立三角形,从下腹一直延伸生长到肛门,白皙的屁股浑圆而肥大。

  表姐在盆里坐了几分钟后,蹲起来居然用手分开了阴部,用毛巾轻轻擦洗,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柔软而膨胀的大阴唇包覆着紧密的小阴唇,小阴唇的边缘颜色较深,而中间为橘粉红色。在擦完前面后表姐又分开屁股,露出黑黑的呈菊花状的肛门,慢慢擦洗,此时的我异常激动,终于忍不住在被子里射了。

  在这以后,我对表姐的身体更加痴迷,也更加痴迷的偷窥着她。几天后,有了一次好机会,我见她拿了一卷草纸,去了厕所,料想她一定是去大便,就跟了过去。

  我家的厕所是两家公用的,以前有把锁,后来锁坏了就把它拆了,而改由在厕所内安装的插销锁门,这就在门上留了个小小的锁孔,因为平时都是自家人,与邻居的关系也很好,所以大家对这个小孔都没太在意。这正好被我所利用,当然我也是早有准备,用两块镜子对着小孔利用反光刚好可以看到里面的一切。
  表姐蹲在粪池上,整个阴户呈现在我眼前。前面说过,表姐便秘,她在里面蹲了好长时间,我都有点不耐烦了,可正在这时她小阴唇突然一开,阴户往后一紧,一条水流在中间喷射而出,水流由大至小,我听到一声轻微的呻吟声,然后就是一个屁,浑厚有力,掷地有声,是那种存货很久的『雷声‘。一条黑色的东西在她屁股之间慢慢下坠,接着又是一条,五条之后,她屁股一紧,又有水流在阴户中散落,整个过程持续两到三分钟,接着就是一股恶臭从门缝里飘了出来。
  在看过表姐洗屁股和大小便后,我对她得身体已经不是很陌生了,可半年后我看见了更令人惊讶的一幕。

  时间已经是90年的4月了,武汉已经很暖和甚至有点热了,中午过后,可以穿件单衬衣,这天下午,我放学比平时早得多,家里没人,他们都上班去了。
  我去上厕所,路过表姐住的后屋时,见门锁着,窗后拉着窗帘,可突然听见里面隐隐有女人的呻吟声,怎么回事呢,表姐应该没下班啊,好在窗帘没拉好,露出了一角,我好奇地向里面张望,天啊,表姐和那个姓喻的司机!他们一丝不挂的搂在床上,纠缠在一起,而几件男女式的内衣内裤散落在地上,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男女做爱,我惊呆了!

  一对裸体男女全身都清晰的展现在我的面前,我这也是第一次看见全裸的表姐。因为是第一次,我特别的观察了她饱满的胸部,那球形的乳房坚铤而胀鼓,又长又大乳头直挺挺的竖立着,乳头上满是皱纹,乳头下面是布满勃起肉粒的褐色乳晕。

  一男一女激战激战正酣,他们对窗外一双偷窥的眼睛当然全然不知,我看见这时姓喻的正用两个手指不停的捻表姐的两个乳头。表姐的乳头此时已经明显变大了,接着姓喻的低下头去,含一颗乳头在嘴里,用上下牙咬住,一咬一放,还用舌头舔着表姐乳头及周围,搞得表姐胸脯起起伏伏地,上身不停地扭动,嘴里发出愉快的呻吟。

  几分钟后,看得出表姐已经更加兴奋了,她起身跪在床上捧起了姓喻的那硕大的男性生殖器,把阴茎含在了嘴里,吞吞吐吐地吹起来,现在想起来,在90年,表姐居然进行口交,她可真是挺开放的!

  姓喻的用手在表姐光滑的屁股上摸探着,他一定是陶醉在肉体的抚摸和口齿的滋润双重享受中。表姐耐心地舔着,含一阵,又用舌头舔一阵龟头,姓喻的手不闲着,继续摸表姐的屁股,而且看来中指还伸到屁股沟里,抠着表姐的肛门。
  姓喻的接下来可能需要更强的剌激了,他让表姐停止吮吸,并把表姐两条大腿打开,从我的角度刚好见到了表姐阴部的全部,她阴唇已经微微分开,由于张开了腿,中间的缝也开了,我见到了粉红的嫩肉及阴道口好像有一些晶亮的液体的闪光。

  姓喻的被撩得性起,两手捏着表姐的脚腕,把两胯拉得开开的,低下头去吻住了表姐的阴唇,由于角度问题,我看不到局部的细节,我只能看到姓喻的的黑色大脑袋前前后后在忙活,估计是在用舌头舔刮阴缝吧!表姐的两腿不时抬起又落下,估计刺激得够呛。

  此时估计表姐已被刺激到了极点,她推开了姓喻的,姓喻的立起上身来,跪在表姐胯前,表姐两腿张得大大的,我隐约看到表姐阴部潮乎乎的,姓喻的手扶硬硬的阴茎,对准阴道口,表姐伸手来接应,拉着龟头向阴道口送去,姓喻的轻轻地压了上去,阴茎一寸寸地送进了窄窄的阴门。

  姓喻的的腹部终于贴紧了表姐平滑的小腹,表姐很自然地把大腿往自己这个方向压,姓喻的以直冲向下,狠狠的插入,表姐两条雪白大腿包住姓喻的的腰,姓喻的每一次挣起都带动表姐的一次活动,两人像结合紧密的一套设备,同时运动起来。

  姓喻的开始只用阴茎的前三分之一进出磨擦,动作轻巧缓慢,逐渐的动作越来越大,而且每次都插得很深,当姓喻的腹部向上提的时候,表姐好像很难舍一样阴部跟着向上送,结果所谓的抽阴茎也没离开阴道,不过是两样东西连接在一起小尺寸内部磨擦。

  姓喻的双手按在表姐肩膀两旁的枕头上,身体成了一条直线,一次次快速地向下俯冲,与下边的阴户激烈的冲撞,撞得空气中好像能听到『啪‘的一声,表姐脸红红的,呻吟声也更大了。

  姓喻的在眼花缭乱地冲击好几十次后,突然压在表姐腹部不动了,而表姐左右摇晃着脑袋,雪白的大腿夹紧了姓喻的的腰,两条腿弯成一个圈,包住了姓喻的整个腰部,绷直的上半身猛烈的抖动着,双手紧紧的抓住了身下的床单。在姓喻的起身后,看得出一股白色的精液从表姐的阴户中流了出来,打湿了臀下的床单。

  几分钟后,他们又进行了第二次,这回是表姐先采取主动,她不断用手套弄姓喻的疲软得像毛虫一样的阴茎,揉搓他的睾丸,很快姓喻的那东西就涨大了,膨大的龟头紫红发亮,这时,表姐起身一坐,骑到了姓喻的身上,男人的鸡巴噗的一声齐根没入了表姐的阴道。

  表姐主动在姓喻的身上起伏,做活塞式的运动。搞了大约20多次,姓喻的好像突然来劲了,他一翻身,让表姐趴在床上,高高的挺起屁股,他就跪在表姐身后,把阴茎刺入表姐体内狂抽猛插,而双手则近乎野蛮的抓捏着表姐的乳房。
  他每一次的冲击,就引起表姐的一声呻吟,我数了一下,顶了大约一百次。
  突然一男一女都不动了,好像全身肌肉都在痉挛,随后两人长嘘了一口气,脸上露出陶醉的表情,姓喻的脱靶了。姓喻的抽出鸡巴后,接着居然用手拨开表姐的肛门,往里塞进了开塞露!天啊,真恶心!

  不一会儿表姐的脸就憋得通红,全身赤裸地一屁股坐在痰盂上劈里啪啦的排泄了。这时时间已经快5点半了,我听见表姐娇滴滴地劝姓喻的离开,说放学的下班的都要回来了!我怕他们看见,急忙跑下楼转了一圈,然后装作放学回家,这时,表姐正忙着倒痰盂,洗床单。

  在偷看了表姐做爱后,我觉得非常刺激和兴奋。但令我意外的是,过了不到一个月,表姐的神情忽然变得忧郁起来,在家里也沉默寡语甚至有些木然,她每天下班都正点回家,对于来找她的男人,她也是很快就把他们打发走了,不再一起出去玩了。

  更令我奇怪的是,我每天都可以在洗衣机里找到表姐换下几条内裤,一般两条,有时竟然又三四条之多,上面都糊满了黄白色的白带,很粘稠,还好像有脓一样,而且量很多,整个裤裆部几乎都是湿漉漉地,闻起来很臭。这时我意识到表姐可能有病了,也不再敢把自己的鸡巴和表姐的脏内裤接触了。

  我很想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这个秘密几天后我就揭开了,那天我在表姐的包里发现了一本病历,上面写的具体我记不清了,大意是:左巍,女,23岁,患者白带增多一周余,外阴严重骚痒、红肿、有烧灼痛,下腹坠痛,尿急、尿频、排尿困难。

  检查情况是:大小阴唇红肿,周围有抓痕,阴道口有大量黄白色分泌物,恶臭,阴道壁、子宫颈充血,宫颈轻度糜烂,阴道内有大量脓性分泌物自宫颈口流出,尿道充血,压迫尿道口,感疼痛且有脓溢出,有不洁性交史。

  诊断是:淋菌性阴道炎、宫颈炎。

  我的天!表姐得了淋病,这可是一种性病啊,90年代初,女人得性病可是一件身败名裂的事啊!我当时觉得很可怕也很同情表姐。不过看得出她应该进行了积极的治疗,因为通过对她内裤的观察我可以知道。

  一个月后,表姐已经逐步恢复正常了。而那个姓喻的我再也没有见过,估计是表姐认为性病是他传的,不再理他了吧!

  但不久后,我在表姐的屋里发现一封信,是姓喻的寄来的,信中他大骂表姐是臭婊子,他列举了一些男人的名字,有些我认识或知道,主要是她的同事、领导或同学,有些则是没听说过的,我数了一下,一共有12个人。

  他好像对表姐很了解,表姐和那其中有些人发生性关系的时间和地点他都写得很详细,他还说威胁表姐说:「你别以为晚上到娱乐城拉客,五十元一次的事我不知道,要是不乖乖的陪我睡觉,我就这些丑事捅到院长那儿去。‘哇!表姐原来还在卖淫,我几乎要晕了!不过事情好像并没有发展的那么严重,不知是表姐是暗中又恢复了和他交往,还是用了其他什么方法把这事摆平!

  这以后表姐的男友好像少了一些,不过她还是和有几个男的经常晚上出去,但回来得一般不是太晚。

  转眼到了91年初,忽然听说表姐要和一个以前我从未听过的男人结婚了,这人就是我的表姐夫,在一家公司工作。据说表姐认识他的时间也很短,因为表姐漂亮,那人很快就看中了她,但表姐一开始并不想和那人成婚,主要是嫌他个头较矮。那人的鸡巴可是十分争气,第一次约会就把表姐给上了,而且很快就搞大了表姐的肚子,生米煮成了熟饭。

  1991年3月18日,他们匆匆举行了婚礼,这个表姐未婚先孕的说法后来得到了证实,当年9月17日,表姐就产下一个男孩。是剖腹产,比预产期提前一周生的,据说还同时结扎了输卵管,这时表姐刚满24岁。分娩前的表姐肚子挺得像座小山、生了孩子后,她的身材虽然不如以前,但却更加的丰乳肥臀,显示出成熟少妇的风韵。

  结婚后的表姐搬走了,我对她的偷窥也随之结束,不过,我仍然关心着她的生活,总是有意打听着她的一切。

  这段时间只有两件事让我稍微有点兴奋,一次是听说因为膨大的子宫压迫膀胱和直肠,孕妇大小便的次数会比平常人多得多,那次表姐怀着大肚子,穿着孕妇装和姐夫一起坐公共汽车出门,忍不住在车上撒出一大泡屎尿,弄到身上,座椅上到处都是,引起乘客的围观,搞得真够丑的。

  还有一次是她坐月子时给孩子喂奶被我看见,哺乳期的表姐乳房很大,奶头变得很长,像根指头,足有两厘米,乳晕也比原来差不多大了一倍,颜色深了许多,几乎是黑色的,喂完奶后,表姐用纸把乳头擦拭干净。

  一年后,表姐的风流韵事在医院终于还是传开了,大家整天议论着她,还给她取了个外号,叫『小便池‘——男人撒尿的地方。

  我还听说,医院皮肤科搞的防治性病宣传栏里张贴的一张女性淋病的照片就是表姐的,我当时认为不可能,但转念一想,也说不定,表姐性病的病历就是本院的,真不知道表姐那时怎么想的,可能是觉得外面的性病门诊靠不住,自己医院,找个熟人倒更容易保密吧,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想着想着,我自己跑到宣传栏前去看了看。

  那幅女性淋病的照片,是个女人阴部的特写,只见那女人大小阴唇红肿得很厉害,中间的阴道口被戴手套的两根手指翻得很开,阴道粘膜充血发红,里面淌着大量黄白色的分泌物。光看照片根本不知道是哪个女人。

  但照片下的文字说明,除了患者姓名用xx代替外,上面写的和表姐的病历几乎一摸一样,病历上描述的情形和照片上也是一致的,一定真是表姐的!表姐的性病照片被半公开了!迫于压力,表姐在医院办理了停薪留职。

  辞职后的表姐在一家医药公司当上了医药代表,但没多时,她和经理之间也传出了绯闻,据说是一天晚上,经理把表姐叫到公司,企图对她非礼,经理正搂着表姐,在她身上乱摸,还疯狂地吻她,表姐的上衣都被解开了。可这时恰巧被一名到办公室去拿下班时忘在抽屉里的东西的同事看见。此时表姐已经结婚,又有了孩子,当然不可能再有风流的生活,于是只得又辞职回家。

  随后她开了一家小服装厂,但没维持多久,就停产了。

  后来,到了95年,姐夫去了新加坡,表姐独守空房,儿子由公婆照料。耐不住寂寞的表姐,恢复了和一些以前男友的来往,有时晚上还继续去娱乐城。我几次造访表姐家,总是可以碰到她和不同的男人单独在一起。

  有一次,我有事去表姐家,在她家门外敲了好长时间的门,还喊了好几声都没动静,我以为她不在,正准备走时,表姐开门了。

  那是初夏,站在门前的表姐头发有些零乱、脸颊潮红,喘着粗气,像刚跑完800米的女生,她身上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睡衣,没戴乳罩,勃起的乳头突兀挺立着,饱满的乳房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小肚子似乎可以隐约看见那次剖腹产留下的手术疤痕,她下身穿的一条粉红色带有彩色圆点的的小三角裤清晰也可见,性感极了!

  表姐说:「你来也不早说一声!‘

  我进屋后看到表姐卧室的门虚掩着,但我还是很快就发现床上乱七八糟的,一个光着膀子,只穿一条内裤的男人躲在卧室的阳台上,电视机旁放着一盘录像带,片名是『淫女十八招‘。我已经完全明白了,表姐正在和那人交配,我坏了他们的好事!表姐和我都觉得很尴尬,我该干的事也没干就匆匆告辞了。

  最令人震惊的是在97年5月3日,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正是五一劳动节假期,忽然听说表姐头天卖淫被公安局的扫黄行动抓住了,而且是在和一个50多岁的男人在床上玩花样时被捉了现形,关进了妇教所。几天后,交了三千元罚款才出来。

  我家人对表姐进行了猛烈地批斗,表姐哭了好久,央求我们不要把事情告诉他丈夫和公婆,保证以后不再这样了!家丑不可外扬,我们当然没让更多的人知道。

  到了这年10月,30岁的表姐终于带着儿子到了新加坡和姐夫团聚,直到目前,她已在那里定居。也不知道会不会是打着夫妻团聚的名义出去卖淫。
  2000年秋,表姐回了武汉一次,据说是因为月经不正常,经检查怀疑是卵巢囊肿,因新加坡治病费用高昂,所以回国治疗,但经彻底检查,情况还好,没多久就好了。

  新加坡不实行计划生育,表姐这次顺便作了输卵管复通术,2001年,表姐再次怀孕,年底,34岁底她又生了一个女儿,表姐的一双儿女年龄相差正好10岁。今年夏天听说表姐又怀孕了,不过这次她没要,而是去做了人流。
  表姐去了新加坡后,我们来往就很少了,偶尔通一个电话,交谈间我总有一些异样感觉。现在她已经36岁了,又当了两个孩子的母亲,但从照片上可以看出她风韵不减当年。每次端着表姐新寄给我的照片,她当年的裸体,性交的样子就会我脑海中浮现。如今我已不是小孩了,但回想起表姐的风流韵事,还是会感到莫名的兴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