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農村到城市1-7...待續【簡體】



  1 族礼

  蓝蓝的天空飘着几朵白白的云彩,初春的阳光懒洋洋的洒向大地。天空盘旋着几只白色的鸟儿虽叫不出名字,但是看起来却格外的美丽。就犹如这在山间田野的村庄一般,虽然存在着,但外面的世界却根本不知有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
  鸟儿振动双翅不断的飞翔,飞过一片片高山穿过一片片树林。忽的一片豁然开朗。映入眼前的是一个拥有几十户人家的小山村。村前开垦出了一片片的农田,农田里种满了各式各样的庄稼。村前有一条小溪,溪水清澈见底,能清晰的看见鱼儿在水中欢快的游着,这条小溪是的水是从山顶流下来的,村民以溪水为食。
  一排排简单的石头房错落有致的建立在溪周围,房顶铺着一片片的灰黑色的瓦片。

  每户人家的房顶都有个烟囱,一缕缕坎烟袅袅升起。空中时不时传来鸟儿的鸣叫,看起来一片祥和。

  村庄的小道上孩子奔跑着追逐着传来一阵阵欢快的嘻笑声,旁边几只土狗也跟着「汪…汪」的叫着跟在孩子后面。「二狗子…阿牛…快回来可以吃饭了」「哟…张家大婶摘菜回来了」「听说昨晚李四家的牛生了」村中各种声音在大山中回荡着。

  小溪旁几个妇女和一个看起来还未成年的女孩在溪边一边洗着衣服一边说着村里的各种八卦趣事。这几个妇女年纪也都不大应该只有三十初头吧,身上穿着自己制的棉衣看起来有点笨重。那小女孩看着大概有15- 6 岁左右的年纪吧。
  眉清目秀,肤白如雪,一头乌黑的头发盘绕在头顶,用一根木钗裹住不让头发散落。两条秀眉细细的如弯弯的月亮,眼睛明亮清澈长长的睫毛时不时的扑眨着。

  鼻梁很高,嘴唇有点薄薄的即小巧又性感,下巴有点尖是张瓜子脸。她犹如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一般。身上虽然也是裹着厚厚的棉衣,一双纤纤玉手不停的翻洗着一家人换下来的衣服。听着旁边妇人们在那说着各种村里的事情,听到有趣的地方也会跟着笑起来。笑的时候脸颊两边还有两个深深的酒窝,透着几分可爱。

  「小娟,再过几个月你也要行成人礼了吧!行过成人礼以后就可以成家了。
  你可是咱们村中的大美人啊,你家的门槛都让媒婆踏破了吧,听说连族长都已经到你家和你爹提亲了是不是?」一个叫金莲的妇人问道。

  因为他们村的惯例女性16岁就要举行成人礼了,成人礼以后就要嫁人生子了。
  村中往往谁快成人的时候都会提前有媒婆上去说媒。这个金菊年纪也不大只有28岁,生了两个娃娃。成人礼后没多久就嫁给了村里的一个猎人,在村里也算是比较好的人家了。她的样子虽然不是特别的美,但是看起来很有一种在风尘中打滚的那种韵味,而且皮肤也特别的白,在村中也算是小有名气,因为关于她的各种传闻时有发生,在村中大家背后都叫她「潘金莲」「是啊,那天我看到族长到小娟家了,后来小娟和父母亲自送族长出门有说有笑的我看八九不离十了。
  「金莲旁边一个微胖的妇人接着说道。

  「对呀,小娟真是好福气呀可以当族长家的媳妇。咱们族长是三代单传现在就一个儿子,而且长得可俊了,年芳18和小娟真是天生一对啊!将来生出来的娃娃肯定也俊了。」另一个妇人也在旁边跟着说道。

  小娟被她们说得也有点不好意思小脸红红的显得更加的美丽,她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但是心里却还是美滋滋的,毕竟在这个村里族长是最有权威的,能够成为族长的媳妇她的家人都感觉特别的有面子。而且族长的儿子王文豪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因为他们世家以前也算是个书香门弟,不知道什么原因后来迁徙到了这个村子里,村里的人都没有什么学问,就是他们一家有些文化,于是王文翰就在这里开了个小私塾教些小孩子识字,渐渐的在村里很受大家欢迎后来被推荐为族长。
  所以王文豪也继承了父业在这里教书,他在村里算是最有文化的人了,文豪的父亲还有个叔公,当时没有随家人一起迁徙到这里来,而是自己独自在外面闯荡,现在在城里生活得也算不错了,虽然这里被大山围绕,但是他叔公一家还是两三年来一趟看望他们。来的时候总会带些城里的东西当礼物,那些东西是这个村里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大家都是非常的好奇和喜欢,所以现在村里头不知道有多少的姑娘想嫁给他。

  小娟从小人就聪明而且很漂亮,村里的人都非常喜欢这个小姑娘,而且她也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会识字的女孩之一,不像村中其它的妇女一样连名字也不会写。她们家一共有五口人,除父母外还有个哥哥和一个弟弟。一家人勤勤恳恳的过着日子。

  这时几个妇人还在继续说笑着,金莲忽然说道:「小娟,等你嫁到王族长家你呀以后可有的」性福「了,族长可不一般啊,可厉害了。说完自己」咯…咯…「的笑了起来,旁边的人也跟着附合着」是啊…别看族长年纪有点大,确实很厉害「大家一起笑了起来。小娟刚开始还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是听到她们几个的笑声有点暧昧的感觉,忽然想起了母亲前几天对自己说的一些事情,小脸更红了一直红到了耳根,赶紧加快手上的动作把衣服收直了盆里说道:」我洗好了,各位婶婶你们聊,我先回家去了。「说完红着脸匆匆的走了。远处还回荡着几个少妇的笑声。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夏季,离小娟的成人礼也就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这几个月中也有两位同村的姑娘举行了成人礼没多久后都纷纷有人上门提亲嫁了人。
  在剩下的一个月中村里的人也都感觉更加的忙碌了起来,因为大家都知道一个月后族长的儿子在小娟成人礼过后就要娶她过门了。这是村里的一件大事,大家也都纷纷准备着替他们庆祝。最忙碌的莫过于小娟的母亲了,在给小娟终身制着新衣服准备着她的嫁妆。

  而小娟时常会跑到文豪教书的地方看他给小孩子教书,自己这几年也识得不少字学了一些知识。这天她又来到了私塾来看文豪,虽然他们快要成亲了但是彼此只是互相望着,然后微笑着点头,偶尔寒喧几句,却也没有什么情话更没有碰过手。乡村里的爱情就是如此的纯朴吧!或者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爱情吧,只是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一对于是他们就在一起了。

  很快小娟迎来了自己的成人礼,她穿着一套崭新的衣裳,衣服是她们这个族里特有的,一身淡粉色的长裙,裙摆一直拖到脚下。上身还披着一条红色的类似于马甲的衣服,但是只到胸部下方一点的位置,腰间还系着一条宽宽的白色系带。
  头上戴着一顶银制的头冠。在母亲的陪伴下来到了村里的祠堂接受族长夫人的洗礼。

  族长夫人是一位非常有气场的女性,叫做夏秋茗。她就像古时皇宫执掌后宫的皇后一般,不会轻易对人露出笑脸,做事情都是一板一眼的,她是村中土生土长的也是前任族长的孙女,她被文豪父亲的才华打动,于是嫁给了他父亲,他们一家人也是因为她的关系才会这么容易被村里的人接受。她不管在村中还是家里都是很有地位的。所以村里的人也都很敬畏她。

  经过了一系列复杂的仪式之后,小娟跪在夏秋茗的面前,听她读完了族规。
  最后夏秋茗亲手给她戴上了一个用树枝做成的项圈宣布小娟成人礼结束。接下来就是村里一起热闹的吃喝一顿。

  在小娟成人礼七天后的这一天,一大早村里就洋溢着一股喜庆的气氛。因为今天就是文豪和小娟结婚的日子。大家都忙碌着杀鸡宰羊捕鱼准备着今晚的喜宴。
  小娟一大早就穿上了母亲给她缝制的新嫁衣,因为订的日子是夏天,所以她母亲给她选的料子比较的薄,是一匹大红色的布制成的。穿在小娟的身上非常的合身,虽然年纪还小,但是身材却已经算是比较高挑的了,将近有162 的身高,可能人比较纤瘦吧,她的三围并不是特别的丰满,但是那小蛮腰却是非常的细给人盈盈一握的感觉。

  脸上涂着一些淡淡的胭脂水粉,虽然看起来还是比较的稚嫩,但是却也稍微多一点点的韵味。头上戴着一支她们家传一来的凤尾金钗当作嫁妆。她就静静的坐在房间里等待着新郎官来迎亲。

  小娟觉得这一天过得特别的缓慢,因为按村里的习俗,她必须一早就准备好一切然后在自己房间里一直等到新郎官来迎亲才能出去。而在这期间她还不能进食任何东西。终于当太阳快要西下的时候她听到一阵欢歌笑语,鞭炮「啪啪啪」
  的声着,接着一队乐手吹响着欢快的乐曲。她知道迎亲队伍来了。

  在新郎递过红包,冲过一重重关卡之后,总算有媒婆来替她戴上红盖头,然后扶她出门。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跟着媒婆一点点的走着,听着旁边大家的讨论声无一不是赞美新娘多美新郎多俊,天生的一对这些话语。心里美滋滋的。坐进了轿子后随着迎亲队伍到了新郎的家里。这时轿帘被媒婆掀开扶了她出了轿,然后把她交到了新郎官的手里。这是她第一次与新郎亲密的接触着,感觉到他手上传来的温度,那略有些粗壮的手握着自己的纤纤玉手一种从未有过的异样感涌上心头,原来被人牵手的感觉是这个样子的。

  文豪对小娟也是倾心已久了,这是他第一次与身体上的接触,只感觉手上握着的小手真是又滑又嫩,柔若无骨一般。忍不住不停的用手指在她手背上来回抚摸着。想到能娶小娟为妻真是人生最幸福的事了。想起连来自城里的表姑都说在大城市里都找不到小娟这样的美女。不仅又是一阵得意。

  他们一起跨过火盆,然后就是一拜天地,二拜高堂,最后夫妻对拜。跟着小娟就被人扶到了新婚的房间等待着自己最重要的时刻。

  等待是煎熬的,小娟一个人在房间里等着,脑中一直回想着自己临走前母亲对自己的吩咐。想着想着小脸就红了起来,一双手小抓着膝盖上的裙子有些紧张。
  夜色降临外面仍是一片欢天喜地,新房的门终于被推开了。小娟听到开门声内心又是紧张又是羞涩双手不知放哪里好,因为母亲告诉她过了今晚她将真正的成为一个女人。想起母亲的话小娟脸上又是一红,她感觉自己特别容易脸红。
  随着脚步声的临近,小娟小手放在大腿上紧握着,眼睛盯着自己的双脚等待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房间里点着几支红色的大蜡烛虽然不是特别明亮但是给人一种朦胧的美。脚步快要临近的时候却忽然又停了,然后好像是在来回的走动着,似乎是太兴奋了或者什么别的原因好像很是犹豫一般。小娟坐在床沿听着脚步声来回走动着,不知道如何是好。终于像是决定了什么一般脚步再次的临近了,一双手略有些颤抖的掀开了她的盖头。

  一张娇好的面容呈现在了眼前,长长的瓜子脸,略施粉沫的脸蛋清纯中带着些妩媚。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正在注视着眼前的人,虽然事前早有准备但是看到了眼前的人之后还是一阵紧张和羞涩。小娟马上把头低低的垂了下来。

  在小娟面前出现的人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一张国字脸上一双略小的眼睛却放着睿智的光芒,下巴长着一摄略长的胡子。这个人正是文豪的父亲一族之长王文翰。

  原来这个村中一直流传下来一个规矩,凡是新婚夜,新娘必须要给族长开苞,获得族长的祝福这样才会一直幸福下去。

  王文翰原本不是本村人,但是由于和前任族长的孙女结婚加上自己的学问被人推崇为族长。他刚开始是也不太能接受这种世代相传的族规。他试图进行改变,但是却没人支持他,因为村中世代相传只有这样新娘才会得到庇佑,再加上他的妻子和岳父的劝说,他也就没有坚持把这个规矩一直传了下来。他刚开始也有一些尴尬但是经过几次之后发现这里的人虽然没文化而且有的时候很保守,但是对这个方面却是意外的开放。跟着他也就放开了,而且还有点喜欢上了这个族规。
  但今天晚上却又有一些不同,因为现在在他面前的是自己的儿媳妇。这就是乱伦了,所以他刚开始进屋的时候也是一阵的徘徊不定。但是由于这是族里世代相传的规矩,以前各代族长也全部经历过,而且自己也没办法改变,再加上这个小娟确实是个美人,虽然年纪尚小但是发育可一点都不差。他毕竟不到50岁的年纪看到这样一个美女难免不会动心。而且今天也是按照族里的规矩来办事也算不上什么违背的。于是权衡之下还是揭开了小娟的盖头。

  当他看到小娟低着头一副小女人模样娇羞的坐在那一动不动时心里更是紧张中带着一股莫名的兴奋和冲动。他看着眼前的美女却不知接下来该如何是好,虽然之前经历过很多次这样的事情,也算得上是经验老道了。但是今天面对着儿媳妇却仿佛回到了自己当上族长后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时一样,有点束手无策。两个人就这样一个坐着一个站着什么话也没有的僵持着。

  最后还是族长先回过神来,略带沙哑的说了句:「小娟啊,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王家的媳妇了,但是今晚呢由于村里的规矩我想你家里人应该也对你说过吧,我希望你不要介意,也不要太紧张放轻松一点。」小娟还是低着头,闭着嘴发出很轻微的「嗯」字。脸仿佛更红了,头也似乎低得更深了。

  老王渐渐的恢复了自己一族之长的气势说道:「那么现在我就要给你举行真正的成人礼了。今晚之后你才会是个真正的女人。」说完后就坐到了小娟的旁边开始仔细的端详小娟起来,真是越看越感觉美,她是那种第一眼看上去已经很美的人了,但是看久了,会发现她不仅仅只是美而已,还有一种很出尘的气质。她就像个仙子想要征服但却又不忍亵渎。

  老王看了很久终于慢慢的伸出略显粗糙的手去抚摸小娟的脸颊,她的脸是如此的细嫩,看着吹弹可破摸在手中更是光滑细腻。小娟被老王这么一摸本能的把头往旁边躲了躲,但是想起母亲对自己说她也是这么过来的,凡是本村的女子结婚都是要先经过族长的洗礼那样以后才会幸福美满,而且她能嫁到王家也是她的福气,让她一定要好好珍惜。于是她开始努力的让自己慢慢的平复心情,好让自己不那么的紧张。

  老王这时已经完全恢复了往日的心态,他看小娟好像也稍微放松了一点就开始更进一步的侵入了。本来大山农村的人粗汉子一般都是直接脱了衣服提枪就干,哪知道什么调情之类的。但是老王有亲戚在城里,也去过几趟城里多少接触过城里的一些东西。所以比起村里其它的汉子他就算得上是个调情高手了,所以金莲她们几个妇女被老王开过苞后又跟自己的丈夫一比当然都觉得老王更棒了。
  老王拔下小娟的金钗一头乌黑的长发就散落在了肩头,老王一只手抚摸着那头柔顺的秀发,顺着头发慢慢的再次移到小娟的脸上,闭着眼睛轻嗅小娟的身体,仿佛她有一股体香飘散而出非常的享受。

  老王闭眼沉醉了一会儿,然后按照多年来的经验他开始亲吻小娟的嘴唇。他并不着急而是慢慢的先轻含小娟的嫩唇,感觉薄薄的嘴唇很润滑很有弹性,小娟刚开始本能的往后仰了一下,但她往后仰一下老王就往前凑一段,最后不知不觉的她已经躺在了床上再也无法向后躲了,老王这时已经半个身子压在了她的上面。
  这时老王整张嘴和小娟紧紧的缠在了一起,然后开始用舌头去撬开小娟的嘴,手也开始摸向了她的双乳。

  小娟刚开始只是本能的躲避,现在被老王这么一吻一摸完全没了方向,只是闭着眼睛任老王摆布。她感觉老王舌头伸了进来,她就顺从的张开了嘴同样伸出舌头迎接老王,两条舌头就这样缠绵在了一起。

  老王见小娟如此配合发现她并不抵触,他就完全放开了看着自己身下的小姑娘就是自己的儿媳,以后恐怕再也不会有机会能够品尝到她了,今晚得好好的享受。他开始脱小娟的衣服。由于夏季小娟只是穿了一件母亲做的连身长裙。被老王一下就脱光了,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肚兜下身同样是一条白色的短裤。小娟红着脸闭着眼睛,小手因为有些紧张而紧紧的抓着床单。胸部也因为呼吸的急促而上下起伏,她藏在肚兜的的双乳也是跟着上下起伏着。老王咽了咽口水两只大手毫不客气的往她的胸部抓去。入手的第一感觉老王脑中忽然闪过一个想法:没金莲的大,但是比她的要坚实。

  可能由于老王太过用力了吧,小娟双眉皱起咬着下嘴唇轻轻的「嗯」了一声。
  而老王哪里还理会得了她的感觉。只是感到手里的乳房又挺又结实,虽然并不是很大但是一只手却也握不完全。处女的乳房就是不一样,比那几个骚货要强多了,老王心中这样对比着。

  摸了一会老王一把扯掉小娟的肚兜,一对并不是很大但却如春笋一般的双乳傲然屹立在小娟的胸口。老王这时看清后才发现小娟的乳房非常的坚挺,虽然平躺着但是却并没有向两边摊开,而是依然挺立着,她的乳头非常的小,就像一颗粉色的莲子一般。由于刚才被摸了的关系她的乳头显得很硬,而且立得高高的。
  老王就像小孩吃奶一般一只手握着左乳,张嘴就往右乳吃去。没一会两只乳房都被他吃得全是口水。

  小娟只感觉身体传来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虽然刚开始有些不舒服但是被老王吃着吃着身体就像是冬天里洗了一个暖水澡一般,暖暖的,热热的。而小腹下面仿佛有东西潺潺流动着。

  老王吃着双乳然后顺着一路往下吻,吃到肚脐的时候舌头还不停的在里面打转,小娟本来还略微紧绷的身子被老王在肚脐这么一阵挑动,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原来那里是她很敏感的一个地方。小娟这么一笑,气氛一下子就从一种略微怪异的情况下变得轻松了很多。

  老王把握时机把小娟的内裤也脱了下来,小娟的身体现在完全展露在了老王的眼前,老王盯着小娟的下体看,原来小娟的阴毛并不茂盛,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也不夸张,只有略微的一小丛细细的软毛在小腹,简直就是一只小白虎。在阴唇不是很厚,配着小娟洁白的肉体显得阴唇很嫩很粉。大阴唇完全把小阴唇和阴道挡在了里面,两片大阴唇紧紧的闭在一起,只留着一道缝,就仿佛是合上了一般。
  老王从没见过如此极品的嫩逼。看着她紧紧的包裹着嫩穴三下除五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此时肉棒早已硬得不行。虽然有点上了年纪但是看去即如年轻人一般雄纠纠气昂昂。他的阴茎比一般的要黑,虽然不是很长但是却显得有些粗。狰狞的龟头挣脱包皮脱颖而出,青劲布满了整根肉棒。

  小娟虽然闭着眼睛,但是她仿佛感觉到一只狼在对自己虎视眈眈,她双腿紧紧的闭在一起,她知道母亲对她描述的事情就要发生了,虽然做好了准备,但是还是免不了又紧张起来。

  似乎发现到了小娟的紧张,老王搓了搓自己的肉棒,整个人往小娟身上压去,对着小娟说「小娟啊,别紧张。这是变成女人必须要经历的,虽然开始会有一点疼但是后面你就会感觉很舒服的了,别紧张我会尽量很温柔的不弄疼你。」小娟并不答话闭着眼睛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老王不明白什么意思也管不了这么多,抱着小娟躺好然后学着自己在城里看到的碟片分开小娟的腿,小娟开始还是紧闭着腿的,但是她们接受的全是女子一定要服从男子的这种教育,还是配合老王张开了自己的双腿,双颊更是红成一片,像个红苹果一般。显得清秀中带着几分可爱。

  而老王完全没去欣赏的意思,把小娟的腿分开后看着依然紧闭的阴唇处有一股细小的水从中溢了出来,根据经验她知道小娟的肉体开始本能的动情了。他学着电影里的镜头张开嘴就往小娟的阴唇吃去。

  小娟感觉到老王在舔自己的阴部不觉一惊,她只是听母亲说过会有东西进入自己身体里面开始会有一点疼然后就没事了,哪里想过族长竟然会用嘴去吃自己尿尿的地方,不由得又羞又急,双手按着老王的头想把他推开,双腿也不由自主的往里夹紧了。

  老王虽然开过不少处女,但是如此美鲍还是第一次见,只感觉流在嘴里的东西越来越多,以前觉得有些骚臭的味道现在感觉如此的香甜。也不管小娟的动作,只是一个劲的吃,一条粗舌不停的在小娟大阴唇的缝中钻去想要伸到里面的阴道里去。小娟的阴唇虽然闭得紧但是被老王这么一挑逗本能的阴唇微微的张开了一些,老王的舌头就趁机伸了进去开始搅动起来。

  小娟的小手却哪里推得动正在发情的老王,开始两只手还不停的想推开他的头部,只感觉这是世上最丢人的事情了,堂堂族长竟然在自己尿尿的地方不停的舔弄着,而且自己好像有些东西尿出来了一样,全让族长吃了,只羞得她不知如何是好。不过随着老王舌头的攻入,她的身体散发出性的本能开始不听自己的指挥开始慢慢的扭动起来,下身一股股暖流不停的向外流淌,没一会她的她原本想推开老王头部的手却变成了按住老王的头部似乎不想让他出来,一双美腿更是犹如双手一般紧紧的搂住老王的脖子不让他走。

  老王现在整条舌头有一大半伸进了小娟的阴道,连鼻子都顶在了小娟的阴蒂处。他感觉自己的伸头被什么东西挡住了想进去进不了。他知道是小娟的处女膜顶住了。而小娟身体的反应他知道时机已经完全成熟了。于是拿开小娟的双腿把头伸了出来,小娟原本感觉老王火热的嘴唇和滚汤的舌头在自己下体里弄得很舒服,忽然老王的嘴和舌离开了,她内心不知为何感觉一阵空空的,像是失去了什么东西,原本是闭着的双眼第一次睁开了,这时老王也是在凝神着她,她赶紧又闭上了眼睛。老王又凑过去说:「小娟我要进来了,可能会有一点疼你稍微忍忍啊。」小娟用力的点了点头,似乎从原本的未知和恐慌中多了一份隐隐的期待。
  她微微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见老王正在他脱掉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只见他撕开了那个东西,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油油的东西,老王把那个东西放到龟头处然后慢慢往肉棒根部套去。

  小娟随着老王的动作第一次见到男人的肉棒,她不由得好奇心想:原来这就是母亲说的男人的根,又称为肉棒的东西。原来这个东西是这么黑的,粗粗的像是一根烧火棍,好难看啊。就是这么难看的东西要进入自己的体内吗?她忽然想到不知道自己的老公的肉棒是不是也和公公长得一样,想到这里她双脸一红,闭着眼睛不敢再去看。原来老王是在戴安全套,因为他们村里这个习俗的关系他怕别人怀上自己的孩子于是就在进城的时候买了这个套放在村子里这样可以防止怀孕的事情。

  他见小娟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两腿还微微张开着于是整个人趴在小娟的身上,一只手握着肉棒,开始用龟头上下磨擦着小娟的阴部,由于是第一次,小娟的身体特别的敏感刚才被老王一阵挑逗下体已经流出了很多水,老王的龟头很容易得到了润滑,龟头缓缓的撑开了小娟的阴唇,慢慢的往里送入,前面进入得异常的顺利可能是因为刚才水流得太多,而异常润滑的缘故吧。没一会老王就感觉到龟头被什么东西阻挡住了。

  小娟感觉到了族长有东西顶开了自己的下体,她知道那就是母亲说的男人的根。她感觉到族长的根好像一根铁棍一般撑开了自己尿尿的地方,然后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内部。感觉族长的根非常的烫,刚才内心一阵空空的感觉随着族长的进入而变得充实了起来,不只是下体变得充实,内心也是。她很想要呻吟出来,但是由于怕羞而咬着牙关忍住了,只是闭着眼睛期待族长能让自己更充实。

  老王根据多年的经验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快刀斩乱麻,不能慢慢的顶那样会让小娟更疼怕她受不了,知道长痛不如短痛,于是深吸了一口气,下体猛的一用力,粗大的肉棒冲破小娟的处女膜一插到底。

  小娟原本闭着眼睛享受着身体传来的充实感,心想并没有母亲说得那么疼的时候,忽然感觉下体传来了阵巨痛。仿佛有什么东西刺穿了身体一般,她忍不住「啊」的叫了出来。显得非常的痛,两滴眼泪从两旁滑落。

  老王这时马上用手摸去小娟的泪水,轻轻她的嘴唇,然后温柔的说「小娟,别怕,马上不就疼了,不哭。」他的肉棒就一直顶在小娟的阴道深处一动不动,只是不停的抚摸小娟的头发然后温柔的安慰着她。不停的吻她的脸和唇。然后又转移到她的胸部开始吃起美乳来。

  小娟经过刚开始的一阵巨痛,后来经过老王温柔的安慰和他的爱抚和亲吻身体开始慢慢的感觉没有那么的痛了。她身体又开始慢慢的恢复了刚才的那种从未有过的莫名的快感。现在又开始期待老王能够像刚开始一样给她充实感。

  老王调弄了一会,知道时间差不多了,于是下体开始慢慢小伏的抽动着,在老王重新开始抽动的前几下小娟又忍不住双手紧抓床单紧闭着眼睛双眉紧皱显得还是很疼。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已经渐渐的习惯了老王的节奏,原先的疼痛感似乎消失了,虽然还有一点点的疼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舒服感。

  虽然小娟的处女膜被破了,但是她的阴道却是异常的紧,是老王所有开过苞里面最紧的,老王怕自己坚持不了多久就要射了于是控制住节奏慢慢的抽插并不着急。

  过了一会老王开始慢慢的适应了小娟紧凑的阴道,也知道小娟这时候已经适应了自己的肉棒,于是开始加快速度抽插起来。他一只手搂住小娟的脖子然后就向小娟吻去,舌头马上就伸进小娟的嘴里和她舌吻,小娟并不知道舌吻,只是本能的配合着族长。只感觉族长的的舌头粗粗的不停的在自己和自己的舌头搅伴很舒服。原来接吻是这个感觉。

  老王一边吻着另一只手紧紧的抓着小娟的一只嫩乳。下体有节奏的抽动着,由刚开始的慢节奏开始变得快起来,下体由于紧密结合的缘故发出「啪啪」的声音小娟哪里听过这种声音,只感觉又羞又兴奋,原来这就是母亲说的族礼,只是刚才有一点痛,其实也挺舒服的。她的身体似乎特别的敏感下体在老王不停的抽动下由开始的一小股水变得越来越多,而下体由于老王的肉棒并不是特别的长所以每次老王都是整根插入,小娟流出来的水就一点点的粘在了他们的下体之间拉出一条条长长的丝,而且随着越来越绸下体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响「啪啪」声充满了整个房间而随着他们身体的融合老王已经完全进入了以往的状态,再也没有因为身下压着的是自己的儿媳妇而有一丝的尴尬反而多了一丝以往没有的兴奋。
  他也不再喊她小娟了而是开始调戏自己的儿媳妇对她说道:「儿媳妇啊,公公的肉棒怎么样,有没有让你很舒服啊!」小娟本来已经进入一种非常舒服的状态,被老王这么一说才想起现在在自己身上的是自己的公公而不是自己的老公,想到这里她不由得脸一红不知如何回答,只是闭着眼睛不做声,虽然身体传来的感觉很舒服,但是自己总不可能当着公公的面说自己被插得很爽吧。而且他们村虽然有让族长开苞的规定,但是除了这个规定外,其他家庭是绝对不允许乱伦出现的,不然会受到严厉的惩罚。而自己由于丈夫的缘故面和自己的公公在一起,虽然是按村里的规矩,但是难免会很尴尬以后村里的那些妇女多半也会在背后说着这事。

  想起自己在和公公乱伦,身体上传来的快感再加上那种一点点的罪恶感让她多了一种连自己也说不上来的感觉。也许是罪恶感,或许又是其它的吧。

  老王见她不回答于是加快了下身的抽送又说道:「别害羞啊儿媳,你公公在这方面可是很有自信的,多少女的被我搞得直喊舒服,到最后都喊我叫老公了。
  特别是那个金莲最骚了,一直喊我亲老公还求我插她呢。「说完得意的又顶了顶。

  小娟听他这么一说想起有一次金莲在洗衣服的时候对自己说族长可厉害了。
  才知道原来他说的是这个。小脸更是红得不行。身体虽然感觉很舒服,舒服到她很想开口呻吟,但是她还是紧紧的闭着嘴努力的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双手更是紧紧的抓着床单来控制自己。

  老王见小娟始终不说话于是就停了下问小娟「儿媳妇啊,公公搞得你舒服吗?
  舒服的话你点点头。「小娟正感觉舒服呢,老王忽然停了下来她不由得一急,但是她又不好意思承认,于是闭着眼睛摇了摇头,但是后来又点了点头。

  老王这下乐了,肉棒顶了几下又问道:「到底是舒服呢还是不舒服呢,不舒服的话公公就不弄了。」说完肉棒缓缓的往后退了出来。

  小娟这下有点急了怕老王真的退了出去,自己确实被他插得很舒服于是双手捂着脸点了点头。

  老王这时肉棒退到了一半见小娟点了点头坏笑着又用力一下顶到小娟的最深处。小娟被他这么一顶终于忍不住「啊」的呻吟了出来,但是马上又闭上嘴巴双手一直捂着脸。

  老王肉棒一边抽插着一边说:「娟儿,叫我一声老公听听。」小娟只是捂着脸不停的摇头。

  「那叫我一声公公好不好,公公以后会好好待你的,不让我那儿子欺负你。
  「小娟还是不说话不停的摇着头,但是她下体却不由自主的开始随着腰部摆动起来,屁股时不时的往上挺几下配合着老王的抽送。

  老王见小娟就不肯说话于是双手搂抱住她的圆臀,两只手抓住两边的屁股肉,自己跪在床上把她的屁股垫到自己大腿上开始快速抽插起来,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叫我公公,让公公我搞死你」小娟感觉自己的屁股被老王紧紧的抓住,下体也感受到老王的速度越来越快,自己的身体也随着老王的节奏那种前所未有的感觉逐渐强烈起来,只感觉体内仿佛像是要爆发出什么东西一般。她双手这时也握着老王抓着自己屁股肉的手腕,虽然又眼和双唇还是紧闭着,但是鼻腔处还是忍不住发出「嗯,嗯」的声音。

  由于小娟的阴道比一般的人要紧,加上老王自己加速的抽插他也是到了强驽之末,终于在小娟发出「嗯嗯」的声音时感觉到了异常的满足感,自己的儿媳妇在自己的胯下被自己插得发出了淫叫声,不免一阵得意,精关一松肉棒死死顶在小娟的阴道深处,然后一股一股的精液射了出来。

  小娟感觉到了老王的肉棒似乎一下子又粗了一些。而且速度越来越快,自己体内那股一直想爆发的东西像是找到了出口一般终于喷涌了出来,她感觉自己下体仿佛是尿了一般一股水直往外流,自己的身体好像一下轻松了很多,身体随着尿液的喷出而打了一阵冷颤。

  老王射精后无力的趴在小娟的上面,小娟也是高潮后双乳随着呼吸不停的起伏,而乳房被老王压得也开始扁了下去。

  老王翻身躺在了小娟的身旁,拿出安全套,里面装满了精液,套外面还有一丝丝红色的血渍,这是小娟还是处女的标志,于是把套扔在地下抱着小娟就要入睡。

  小娟从未有过如此的快感,被弄得一阵意乱情迷。这时被老王抱在怀里,她轻轻的喊了一声「公公」老王你是吃了兴奋药一般,看着自己的儿媳妇赤裸着躺在自己的怀里喊自己公公,又回忆起刚才的一番云雨,那种有违道德伦理的异样感并没有让他感觉到一丝的罪恶反而是更加的兴奋。原本已经软掉的肉棒望着眼前的儿媳妇,再一次的勃起,小娟也感觉到了公公的肉棒仿佛又硬了起来,正顶着自己的小腹,低头看了一眼,只见乌黑发亮的龟头正对着自己仿佛是在微笑一般,赶紧闭上眼睛不敢去看。老王起身又拿起了一个套套在自己的肉棒上。得意的说还好今天我准备了十个套。晚上足够用的了。然后又向小娟的身上扑去。
  宁静的村庄,凄黑的夜晚,显得异常的冷清。而小娟的新婚房间内一支红红的蜡烛发出淡淡的光芒,房间里却充满了春天的气息。

  2 村中「性」福

  清晨太阳刚刚露出头角,但村子里的村民们却已经早早的起床开始了新一天的生活。王家大院小娟双手捧着茶跪在王文翰和夏秋茗的跟前给公公婆婆献茶。
  因为昨晚刚被自己的公公开了苞的缘故小娟今天的脸色略显得比平常还要白,而且后来令她没想到是公公竟然和自己又做了三次,虽然有些疼但是做最后一次的时候完全感觉不到疼了,最后一次公公持续的时间也比前几次要久得很,她感觉到的只是那种令她陶醉的舒服感而没有了疼痛感。

  王文翰虽然昨晚宝刀未老的在自己的儿媳妇身上发泄了四次,但是现在看他的面色却毫无丝毫的疲惫感,反而看上去比以往还要精神奕奕。他和夫人接过茶脸带微笑的喝了一口,然后双手扶着小娟让她起身,他的双手有意无意的还轻轻的揉了揉小娟的嫩手,只感觉柔软异常。

  小娟因为昨晚的缘故原本就不敢与他正视,只是低着头跪在那里。现在被他这么一握马上把手缩了回来站起了身子。老王也不在意笑了笑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但这一切都被他老婆夏秋茗看在眼里。她干咳了一声白了一眼王文翰对小娟说:「好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王家真正的媳妇了,以后要好好照顾文豪,懂得相夫教子。」跟着又看了一眼王文翰然后接着道「做我王家的媳妇一定要遵守妇道,不能不三不四的。」小娟低头应道:「是,小娟谨尊婆婆的教诲,以后一定会好好做王家的媳妇。」夏秋茗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你去忙吧!」小娟松了口气,不知为什么面对这个婆婆总感觉有一些莫名的压力。她赶紧退了出去开始了她身为妇道人家的第一天生活。

  小娟走了之后夏秋茗也站起了身往自己房间走去,走的时候对王文翰说道:「你也跟我来,我有话要和你说。」王文翰连连称是,也跟在自己妻子后面走了过去。原来王文翰虽然是这个村的族长,但是毕竟是因为娶了夏秋茗才能有机会当上的。在外面他非常的有威严,但是在自己这个老婆的面前却是恭恭敬敬的,半点都不敢反抗。

  到了房间之后夏秋茗直接坐在桌旁的椅子上,王文翰跟着进来然后带上了房门。面对着妻子他干笑着站在那里双手不自觉的搓着,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命令一般。

  夏秋茗招了招手让王文翰走近一些,王文翰走到妻子面前,夏秋茗却是什么话也不说直接就伸手解他的裤子,马上裤子就被她脱掉了露出了王文翰那略粗的大黑棒来。只见那黑棒像是斗败了的公鸡软软的垂在那里,下面拖着两个大大的睾丸。黑肉棒虽然没有硬起,但是看上去却依然是很粗比一般的人都要大一号。
  夏秋茗脱了他的裤子以后也不说话用手撸了撸那软软的黑肉棒然后就俯下身子张嘴往自己嘴里塞去开始吞吐起来。看她的样子像是非常的娴熟,在这个村民基本上很少出村的村子中没想到竟然还有着不亚于城里人的口交技术。她虽然看上去比不上小娟这么年轻美丽,但是对于她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她保养得也确实非常好了,脸上虽然不再年轻但是却没有什么皱纹,而且看上去比小娟更多了一份成熟的美丽,两条柳叶眉,特别是她的眼神有点妖媚感。老王盯着自己的老婆在自己胯下用嘴卖力的吸着,看着她那虽然不是很年轻却依然美丽的面庞。由于年龄的原因自己和妻子的性生活已经没以前那么的频繁了,没想到昨晚看着美丽的小娟想着她就是自己的儿媳妇,看着自己的儿媳妇在自己的胯下被自己抽插得淫叫出来。许久没有的精力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候一般,后来竟然与小娟大战了四场。

  看着自己风韵十足的妻子给自己口交但是头脑却一直在回忆着自己昨晚和小娟云雨时的情影,终于肉棒在妻子卖力的吞吐和自己思绪的影响下开始慢慢的复苏了。夏秋茗感觉到口中的大肉棒的反应,她双眼上翻一边吹一边看着自己的丈夫,发现他虽然在盯着自己看,但是却似乎在想着其它什么事情,她用牙齿轻轻的在丈夫的龟头处磕了一下。

  王文翰吃痛一惊马上回过了神来,见自己的妻子似乎略有埋怨的眼神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干笑着,似乎显得有点心虚。夏秋茗吐出他的肉棒虽然比刚才略微大了一些但是还是半软不硬的。白了他一眼娇气的问道:「怎么,是不是在想着昨天晚上的风流事啊!竟然一点也不专心,看看你的肉棒以前给别人开了苞被我一吹没两三分钟马上就又硬了,今天竟然吹了这么久还是半软着的。老实说昨天晚上做了多少次?」原来以前每次只要王文翰帮村里的姑娘开了苞,夏秋茗第二天就会拉他过来进行检查逼问。他知道妻子的这个脾气,所以每次开苞的时候都尽量节制最多做个两次。但是昨天晚上却是因为小娟实在是太漂亮了而且再加上她是自己的儿媳妇而令自己更加的兴奋不免就把这事抛到脑后多做了两次。

  现在面对这个局面他还真是有些语塞毕竟那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儿媳妇啊!
  他总不可能跟妻子说是因为和自己的儿媳妇做了四次而导致自己今天状况不佳半软不硬吧。他伸出一根手指说:「就一次。」想想似乎又不对妻子肯定不信马上摇摇头伸出两根手指改口道:「不不,是两次,是两次。」夏秋茗看他的反应哪里肯信,她伸出自己的舌头在老王半软不硬的肉棒上来回舔了几次,然后右手握住他的睾丸揉搓了几下忽然稍微加重了力道轻轻的捏了下他的睾丸然后抬头淡淡的道:「老实交代到底多少次?」她虽然下手并不重,但是睾丸是男人很敏感的地方,老王被妻子忽然这么一捏不由得一惊,感到下体一阵微痛。连忙道:「三次,是三次。」夏秋茗还不信白了她一眼假装咬着牙齿手上的劲又稍微加了一点点,假装狠狠的问道:「到底多少次,是不是想我把你的蛋捏碎炒了你才肯说真话。」老王本来就是个怕妻子的货,再被她这么一狠立马就虚了,马上道:「四次,就四次,真的只有四次,我发誓。」然后哀求道:「老婆求求你快松手,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一边说着双后合十向夏秋茗不停的拜。

  夏秋茗看他的样子知道他不敢再说谎了。细声的道:「早说不就行了,何必要受这苦,我又不会把你吃了。」说完又张嘴把老王的肉棒吞在嘴里开始吃起来,右手也松开了他的睾丸开始轻轻的抚摸着另一只手绕到他的屁股处开始摸他的屁股。

  王文翰虽然被他老婆放过了,但是被刚才那一吓,原本半软不硬的肉棒却再度回到了原先那样软软的,虽然夏秋茗仍是卖力的吸吮但是它却像个不听话的孩子一般就是不起来。

  夏秋茗急了,她原本就是一个性欲比较旺盛的女人再加上她现在正是个虎狼之年刚才那一阵挑逗没把老王弄硬自己的下体反而开始溢出水来了。她埋怨的看着老王吐出他的肉棒站了起来脱掉自己的裤子,她虽然不是很高,但是腿的比例却非常的好,显得很修长,而且皮肤还非常的洁白,她脱下裤子扔到桌旁,老王看她竟然穿着一条很性感的黑色雷丝内裤,内裤是丝质的前面阴毛处是镂空的,把她浓密的阴毛清晰的呈现在了老王的面前,老王从未见过自己的妻子穿这么性感的内裤,虽然他有时进城也会给夏秋茗买些城里人的内衣裤,但是他也不敢买太过暴露的。今天看她穿得么的性感不觉得咽了咽口水眼睛瞪得大大的,下体似乎也开始充血慢慢的有了一些反应。

  夏秋茗非常满意丈夫的表情,挑逗的笑了笑,然后慢慢的转过身了屁股对着老王接着做了一个城里脱衣舞娘经常做的动作,身子下俯头几乎低到地面上,两腿却站得笔直的双手抚摸着小腿然后慢慢的移到大腿头发一甩又站直了身体。老王见妻子的内裤前面这么性感已经很意外了没想到后面的光景更让他吃惊。夏秋茗原本臀部就非常的丰满两片雪白的肉非常的有弹性,她的肉裤造型是丁字裤,老王只看到后面一条绳子直接陷进了妻子的两片屁股肉中间到了屁股缝里面去,在她俯身做动作的时候他看到那条绳子完全陷入了妻子的两片大阴唇里面,把两片阴唇完全的暴露在了外面,绳子在阴唇中间和阴道口来回的磨擦着,而且还有很多淫水流出。夏秋茗做完动作后然后靠在看得发呆的老王的身上,回过头来吻着老王的嘴,老王马上配合的和她两条舌头开始互相缠绵起来。

  原来夏秋茗这套性感的内衣是上次陪丈夫去城里探亲的时候,王文翰兄弟的老婆送给她的而且还带她去了一家夜总会,看了一次脱衣舞的表演。还教了她很多做爱的经验和心得,说男人最喜欢怎么样的。她就学着来挑逗王文翰。没想到效果这么好。

  王文翰抱着妻子感觉她的臀部不停的在自己的腹部来回的磨擦着自己的大肉棒。他的肉棒受到刺激开始逐渐的硬了起来,仿佛昨晚的疲惫在此刻已经完全一扫而空。

  他一边吻着夏秋茗双手已经开始脱她的衣服,他现在很想知道自己妻子的胸罩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很快他就把夏秋茗的衣服脱掉了扔在一旁开始欣赏她的内衣起来。果然夏秋茗的内衣似乎是和内裤是配套的,同样是黑色的,最主要的是内衣在乳头的位置却是有一条小小的缝而夏秋茗的乳头就从这个内衣的缝中钻了出来暴露在外面。她的乳房因为哺育过的关系略微的有一些下垂,但是却非常的大,乳晕的颜色略深乳头是浅褐色。证明着这是一具非常成熟的躯体。

  老王看着露出的那两颗乳头双手拇指和食指刚刚好捏着乳头然后开始捻弄起来。他知道夏秋茗有两大敏感地带一个阴蒂,另一个就是这对乳头了。果然没捏多久夏秋茗就忍不住开始「嗯——嗯」的呻吟起来。

  这时老王的肉棒早已恢复了往日的雄风,见到妻子发情他把妻子按在桌子上面,让她的大屁股对着自己,他咽了口口水,用手拔开陷在阴唇中间的丁字裤露出大小两条阴唇,她的大阴唇很丰满肉看上去非常的多,而且颜色也略深,小阴唇就像蝴蝶的翅膀一样向两边张开着露出阴道里面的嫩肉,随时等人采摘。原来夏秋茗是个标准的「蝴蝶逼」。这时她的阴道早已充满了自己的淫水,老王抚着肉棒龟头顶着她的阴道口来回磨擦了一会直把龟头擦得油光发亮沾满了她的淫水,他对准夏秋茗的老穴也不像昨晚对小娟那样慢慢地进入,而是一提气一下猛扎,一口气冲进了她的阴道深处。

  夏秋茗随着老公的进入「啊」的叫了出来,她的阴道被老王插了二十来年了,早已习惯了他的粗度,而且她也非常喜欢他这么粗暴的插入,那种一下填满肉穴的满足感让她很是舒服。

  老王一插入就开始快速的挺动着,完全没有昨晚的从缓至快的节奏。他知道自己的老婆喜欢这种快感。而且今天她穿得这么性感也令自己比往日更兴奋了一些,抽送得也更加的卖力了。老王的小腹碰撞着秋茗的大屁股发出「啪啪——啪啪」的声音,因为速度太快夏秋茗的屁股肉就像波浪一般不停的翻滚着,老王抓紧着两片大屁股向两分开,露出了她同样是褐色的屁眼,这个屁眼老王眼馋很久了但是由于老王的肉棒很粗,几次尝试了之后总是龟头还没完全进入夏秋茗就痛得受不了而放弃了。他用力的吐了口口水在屁眼处。然后把夏秋茗的一条腿架在了桌子上,这样她就一只脚站在地上一只脚在桌子上,老王在后面抽插着,然后右手伸到她的阴蒂处一边插一边揉捏着她敏感的阴蒂。

  「啊——好舒服——老公你还是这么棒——快——再快一点——我好想要」
  受到妻子的鼓励老王把夏秋茗翻过身,然后抱着她的双腿一用力她整个人完全的被老五抱起。夏秋茗赶紧搂着老王的脖子,开始主动的扭动自己的屁股配合老王的抽送,嘴和老王紧紧的吻着,喉咙处还是发出「嗯——嗯」的声音老王抱了一会毕竟昨晚战了一晚双腿也有一些软,然后把夏秋茗平放在桌子上面把她的两条腿架在脖子上面,双用抚摸着她的双乳开始插着。

  夏秋茗还是「啊——啊」的叫个不停。她自己把手放在敏感的阴蒂处揉了起来,叫得更加的厉害了。「啊——老公你好棒啊,搞得我好舒服啊」「你也夹得我好舒服啊,哪里弄得这么性感的内衣裤。太骚了。」

  夏秋茗就跟他说内裤是怎么来的然后一边叫一边问道「你——啊——你难道——难道不喜欢吗——啊」

  「我喜欢,以后去城的时候多买几套,再给小娟也买几套。」「哼!你个死鬼,竟然还说给小娟买几套,你想干什么?难道我还不如她吗?说是我好还是她好?」老王不小心说漏了嘴赶紧圆场道:「那当然是你好了,我刚才也只是随便说说嘛,让你给她带几套也是为了增加文豪对她的性趣嘛。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了,你别吃这个干醋,她是咱们的儿媳妇啊!」「你个死鬼,是咱们的儿媳妇你昨晚还干了她这么多次?是不是怕以后再也干不到了就不要命的猛干?以前那个骚货金莲你给她开苞的时候也只是三次,竟然对自己的儿媳妇干了四次,你还要不要脸。啊——你个死鬼——啊——啊快——再快点」老王被她说中了心事也不去接话,只能猛干打断她的话语。果然这招起了效果,夏秋茗被下身传来的快感淹没了只是一个劲的叫。

  老王卖力的抽送着,秋茗自己的手也拼命的在自己阴蒂上来回的揉搓着。只见她略黑的阴唇被老王插得不停外翻,阴道处淫水都变成了浓浓的白浆,随着老王的进出那些白浆把老王的黑肉棒都快染成了白肉棒,她自己的阴部周围也全部涂上了白白的一圈沾满了阴毛有很多都流到了屁眼口顺着滴落到了桌子上。
  「啊——文翰——老公——啊——好舒服——好老公——好哥哥好舒服啊——再快点——我马上就要到了——再往里面顶点」

  秋茗每次快要高潮的时候就会乱喊好老公,好哥哥,老王知道她快要高潮了,而且自己今天的表现也比之前持久了很多可能是因为昨晚射了太多的缘故吧,也有一部分是因为今天秋茗穿得太性感了。在秋茗的荡叫和不停扭动的冲击下,他也感觉马眼一张一张的也到了要射的时候。于是双手用力的捏着她的双乳,十指紧紧的陷入她的乳房中,把乳房捏得不成形状,下体用力的猛插做着最后的冲刺「啊——到——到——到了,啊——」在老王最后的冲刺下夏秋茗两眼直番,身体在桌子上不停的颤抖,全身好像忽然失去力气一般软软的瘫在桌子上嘴角流着口水在那里粗粗的喘着气。而老王也是在这个时候射了出来,屁股一紧往前一送,肉棒感觉秋茗的子宫一张一张的在吸着自己的马眼,精关一松全部都被子宫吸了进去。他抖了几抖,然后就趴在夏秋茗的身上两个开始喘气休息。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终于夜晚降临,吃过晚饭后村子里的人全部都回到了自己房间做着自己该做的「趣事」而小娟和文豪也终于迎来了结婚后的第一次洞房。小娟还是像昨晚一样羞羞的坐在床边等待着文豪。文豪看着自己的娇妻真是美丽动人,感觉自己能拥有她真是今生最大的幸福。他坐在小娟的身旁也略微的有些紧张,搂着小娟的手有些发抖。他只是这样搂着小娟,却不知道接下来该以什么方式进行。

  小娟见文豪始终不动,抬起头偷偷的打量着,眼前这位丈夫真的是一表人才,眉清目秀如果他是个女子一定也是倾国倾城吧。似乎感觉到了小娟的注视文豪也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美丽的妻子,两个人就这样互相注视着,彼此虽然有很多话说,但是这时却什么都不需要说,只要互相一个眼神似乎一切都在其中了,这一刻两个人似乎感觉就是永远,真希望一辈子就能这样下去那就是莫大的幸福了。
  终于在这样浪漫的气氛下文豪慢慢的靠近了小娟,他闭上了眼睛开始亲吻小娟,小娟也闭上了眼睛开始回吻文豪。他们就像两个热恋中的情人不停的用舌头缠绵着。

  文豪吻着小娟感觉她的舌头真是又软又滑似乎还有一些淡淡的香甜,双手也开始摸上了她的双峰。小娟并没有城里的内衣,她依然是穿着自己的肚兜,她的外衣也不厚,文豪马上就感觉到她的乳头在自己的抚摸下慢慢的硬起。摸了一会儿后,文豪马上把她的衣服脱了个光露出了那对如笋般的嫩乳,但是文豪却并不像父亲那样的有经验和情调,他没去欣赏而是跟着去脱小娟的裤子,把她的裤子也脱了个精光让她整具躯体都展现在自己的眼前。小娟害羞的用一只手挡住胸部另一只手挡住自己的下体头侧到一边不好意思看文豪,小脸红得像个苹果。文豪也没空去欣赏如此美丽的妻子那诱人的表情。三下除王脱掉自己的衣物,然后上床趴在小娟身上按照书籍中看到的画面下体开始寻找着小娟的嫩穴。

  小娟没想到文豪会如此快的就要插入,她也没有什么经验,只是第一次被自已公公开苞后有了对比,心里不自觉得想到,公公可不是这样的,他好像还要舔我的下面舔得我好舒服,想到这她赶紧摇了摇头想把这个想法抛到脑后。

  文豪此时只管自己找穴哪理会小娟的反应,只是他也是第一次,他的肉棒也并不像他的父亲一般,长度没他父亲长不说,而且也没继承他父亲粗大的特点,显得略有些细而且颜色也是有些偏白,就像一根小蜡烛一般。他盲送了半天还是找不到准确位置,只是不停的在小娟的阴道口来回磨擦。

  小娟虽然没享受到昨晚公公的舔功,但是她毕竟也是刚开苞一天,躯体还是很敏感的被文豪这样乱捅乱插在阴道口磨自己下体也开始流出水来了。她见文豪半天找不准地方,羞羞的伸出手摸到文豪的肉棒,只感觉手里的东西似乎并没有公公的那么粗大,她也没在意,然后对准自己的小穴口,这时文豪腰部一挺顺利的进入了。

  小娟闭着眼睛本以为还会有些疼痛,但是随着文豪的进入却并没有想像中昨晚那般疼,而是并没有什么其它的感觉。但是毕竟她的穴是非常紧的,也感觉得到文豪在自己体内进出,但是总感觉差了些什么。

  文豪每一次进入女人的身体,只感觉肉棒被小穴夹得紧紧的自己来回插弄,龟头在肉壁来回刮弄说不出的舒服,原来这就是做爱的感觉。他抽插的速度非常的快再加上小娟的穴非常的紧,正值夏季,他用力的插了两三分钟已是满头大汗。
  小娟在文豪拼命的抽插下昨晚的那种感觉慢慢的浮现了出来,已经找回了一些些感觉。下体不由自主的也开始扭动起来。就在她感觉刚刚来临没多久的时候忽然感觉文豪的肉棒似乎在不停的跳动着,他一动不动的趴在自己身上低吼了一声「啊,小娟我好舒服」然后就有一股热热的东西流进了自己的小穴。

  小娟内心有种空空的感觉,原本刚升起的一丝快感随着文豪的射精而渐渐退去。她感觉完全和昨天不一样,难道这样就结束了吗?她默默的想着。脑中忽然出现了公公的身影,以及那粗大的肉棒。她赶紧摇了摇头。

  文豪射完了以后翻身躺在了小娟的身旁也不说话竟然闭着眼睛开始睡了起来,小娟的心情说不清的低落,看了看身旁的丈夫,总感觉少了些什么。然后也跟着睡了去。

  睡了没一会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公公正在摸着自己的胸部对自己说「小娟,是不是想公公了」梦着梦着感觉有什么进入了自己的小穴,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文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摸着自己的胸部肉棒正插入自己的小穴呢。
  她羞羞的「嗯」了一下配合文豪的进入,可是文豪还是跟刚才一样开始非常的卖力,在她身上驰骋了三四分钟后又草草的射了。这令小娟心里更是莫名的多了一种失落感,想起自己的梦,公公的身影一直在自己的脑海里似乎挥之不去。
  就这样她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而在大部分村民都睡了的情况下,有一间房子却还依然点着灯。只听得房内传来「啪啪」声和「啊——啊——好舒服啊。老公你真棒」这就是村民金莲和他的老公家里。金莲的老公是个猎人,一身肌肉非常的强壮。但是似乎他的肉棒却并不像他的身材一般强。只是比文豪略长一些,也不粗。这时他抱着风骚的妻子金莲卖力的抽送着。

  「怎么样老婆,老公我今天是不是特别的厉害。你满不满意」「啊——老公你好棒,你今天太棒了——啊——你干得我好舒服——我好爱你。你再用力一点再往我里面多顶一点」金莲嘴里这样喊着心里却想着「哼,跟族长比起来你还差远了,那老头肉棒比你粗大多了」心里想着老王干自己时的情景,嘴里却依然喊着「好老公。我爱你」好在他老公虽然肉棒并不粗大,但是身体素质确实不错时间还是挺持久的。虽然没有完全能满足自己的骚货妻子但是却也并不像文豪一般几分钟就射了。

  在抽插了十来分钟后猎人紧紧的搂着金莲,下体一抖一抖的射了。射完后他就翻过身大字张开闭着眼睛开始睡觉了。

  金莲似乎早习惯了他这个样子,用手摸了摸下体,精液流了出来全被她摸在了手上,她看着手中丈夫的精液,然后竟然放入嘴里开始吸吮起来。另一只手竟然也伸入自己的逼里开始扣起来。是要把刚才丈夫没干好的活自己重新做一遍。
  自己又扣了十来分钟终于她屁股一紧手上加快动作跟着一股水从她的逼里射了出来。没想到她竟然还会潮喷。她喘着粗气望着旁边已经睡死的丈夫,起身清洗自己的下体,脑中却忽然想着不知道昨晚那死丫头被老王干得什么样了。
  村中就这样又再次回归到了宁静,明天也许性福会再次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