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女友【簡體】

  我的中学生活在香港度过,临近中五毕业时,曾经有过一段趣趣的桃色经历。
  那是一个天文台悬挂三号风球夏夜,我约了两位同班的同学到我女友小杏家里,准备搞个小小的舞会,一起庆祝她十八岁生日。他们就是阿顺及小志,我请他俩来,是因

  为他们也会把自己的女友带来凑热闹。

  平常我们六人就混得浑熟,因为男的都是我的朋党,女孩子虽然是港岛的另一个女学的同学,但因常在一起玩,久而久之,自然就熟络得言笑不拘的了。
  我们都是蛮开放的现代年轻人,三对男女都是在认识不久后就玩上床了。
  平常结伴出去外埠或内地游玩的时候,宿夜、住店都是各自跟自己的女朋友同房,跟一些小夫妇没什么大分别。

  我和两个男的还会在私下里偷偷谈论和女友做爱的趣事,甚至把她们高潮时的形态都绘声绘影的描述出来。所以三人不但对自己伴侣的性趣熟悉,对他人的女朋友在床上

  的表现也有些了解。

  那天晚上,入夜之后就改挂八号风球了,小杏的父母都去了离岛而没船回来,因为风大雨大,我们几个做客人的也回不了家,决定继续留在小杏的家里,准备玩到天光。

  已经十二点了,小杏好像还很兴奋,她提议放轻柔些的音乐继续跳舞。於是,我们三个男的就各自拥着自己的女朋友在客厅跳起浪漫的贴面舞。

  一曲舞罢,小志的女友拿起一个气球,放在她乳沟,然后顶在我胸前邀我同舞,我望望小杏,她微笑点了点头,於是三对情侣交换舞伴,继续跳舞。

  这时,我见到小杏也和阿顺用身体夹着一个汽球起舞,小志与阿顺女友也是。
  突然「卜」的一响,我和小志女友所夹住的气球爆了,她不知是站不稳,还是趁势把两个大奶子撞到我身上来。

  「哇!软玉温香!」我差点儿叫出声,惊乱之下就把她抱住了。

  本来我是非常受用,不过她毕竟是小志的女友,我也不好意思「索油」,稍一定神后,只好轻轻放开她温软的娇躯。

  这时小杏抽身过来,似乎有点儿醋意的对我投怀送抱,我也装作歉意的把她搂住。

  「哈哈,小杏吃醋了,其实刚才是我吃亏呀!」小志笑着对我说道︰「不过…这事也就算了!今晚的小舞会既然是为小杏庆祝生日,你作为她的男朋友,好应该给她来一

  次空前未有的亲热才对嘛!」

  「空前未有?」我嘻笑道︰「我和阿杏还有什么没做过呀!」

  「但是,我只听阿志所讲,并没有亲眼见过嘛!」小志的女友扮着鬼脸打趣。
  「哼!男人就是口疏!不过…也别以为你才知道我的秘密,我也知道你骑在阿志身上大摇大晃淫浪哩!」小杏的嘴巴也不饶人。

  「死啦!阿顺一定也把我的丑态讲出来了」阿顺的女友不好意思的涨红了脸。
  「没什么嘛!阿顺只夸你是多汁的水蜜桃…嘻嘻…」小杏不禁又插嘴了︰「还说你底下是光…嘻嘻!不说了!」

  一群人说说闹闹,最后还是要我对小杏做点亲热动作,就像闹新房一般。
  可能是因为喝了点酒,我和小杏的胆子都比平时大了,我们边跳舞,边拥吻。我当众爱抚她的酥胸,她也任我为所欲为,简直把旁观者当作透明。

  大家都看得兴奋了,就拍着手,七嘴八舌的喊着要我们把衣服脱掉,小志还要我和小杏当众做爱,来一场生春宫,为大家作「真人表演」!

  虽然我们彼此都知道三对恋人都已有过性行为,平常在一起也不避讳去谈论,而我和女朋友也视作爱如家常便饭,但要当着大家的面干那回事,倒是想都没想过。

  我以为小杏一定会不肯,便口花花道︰「我个人绝对没问题的,但们你们要看小杏愿不愿意嘛!」

  阿顺道︰「你这话根本就是在推搪,要她同意啊!我看不成了!」

  小志则说道︰「那可未必,她平时给我的印象是蛮慷慨大方的!」

  小杏在众人怂恿和激将法之下,竟然爽快的答应,只是附加了个条件︰「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做完了,你们也得表演一次给我们看才好!」

  其余的两对悄悄商量了一下,都由她们的男友出声表示同意了。

  我也有点儿奇怪大家的胆子为什么都这么大!但既然已成协议,我只好随着音乐边跳舞,边动手脱我女朋友的衣服,并顺势抚吻她的乳房。

  小杏也拉开我的裤链,掏出那早已勃起的肉棒,在众目睽睽之下搓玩摆弄起来。

  不一会儿,我俩已赤裸裸相对,小杏竟主动的蹲下去替我口交。

  平常她倒是难得这么自动自觉的,记得初初刚跟我上床时还嫌太脏,死不肯替我口交哩!后来还是小志女朋友开导她,以及我多次的苦求,她才勉强做了。
  现在,口交对我们来说已等闲视之,但小杏今晚的技巧比平常好得多了,她又吮、又吸、又舔,还故意作出一副淫荡的姿态,似乎有点急着要让我干的样子!
  真没想到他在众人面前不但不害羞,甚至还这么开放,好像刻意要告诉人家,她已是经验丰富、技巧又好。早就知道女孩子最虚荣心了,想不到在性的一面也暴露无遗!

  不多久,阿顺及小志他们幻想看得忍不住了,他们也和自己的女朋友互相拥吻,并开始在她们身上放肆的爱抚起来,而她们也没有任何推拒,羞笑着任男友们上下其手。

  女孩子们身上的衣服一件又一件的被脱下,我见到小志的女友一对好大的乳房,涨卜卜的好逗人,也见到阿顺女友耻部寸草不生,好一个光脱脱的阴户。
  在这样的气氛下,我实在也忍不住冲动了,於是就让小杏仰躺在餐桌上,将早已勃起的阳具深深的插入她那早已淫水泛滥的阴道中,并开始频频抽插了起来。
  当我回头看沙发上的他们时,发现小志的女朋友正在为他口交,而阿顺他们则已开始站着就以「龙舟挂鼓」的花式,捧着他女人的屁股干了起来。

  就这样,我们三对年轻男女各自客饭厅里开无遮大会,肆无忌惮的寻欢作乐。
  那种感觉真的很刺激,看着好朋友在你面前激情的做爱,而且自己也正在和女友性交,除非身历其境,否则是感受不到那种无比强烈、爆发性的刺激和兴奋!
  可能又是虚荣心在作怪吧!那一次大家好像都特别能干,个个都玩了好久才射精,而且让三位女孩子个个都来了几次高潮!

  平时和阿杏玩时,多数是我射精了就算,让她欲仙欲死、高潮迭起的机会并不经常有过,然而这一次她真的太兴奋了,她那种如痴如醉表现我简直是从未见过。

  我当然也是因此而觉得特别爽,射得特别多,反正小杏平常都有吃避孕药的,其他女的大概也如是,我们既然不怕她们怀孕,便都淋漓尽致的把精液泄入她们的阴道中。

  大家都爽过一阵之后,互相之间的距离似乎都缩短了。

  三个赤身裸体女孩子的阴道里都淫液浪汁横溢,阿顺女友因为是光版子,我清楚地看见她那道水蜜桃一般的肉缝里夹着一道粘液,缓缓淌下白嫩的大腿。小志女友阴毛很

  浓,站着的时候见不到她的肉唇,但她的耻部也湿漉漉的,毛发也浆住了。
  她们一起进入浴室,准备清理我们灌入她们阴道里的精液,三个男的相视一下,也兴致勃勃的尾随入内。

  於是,六人就同时挤在一个小小的洗手间,男男女女在嘻闹的气氛下一起冲洗。

  洗澡的时候,因为是肉帛相见,大家都好兴奋,男的最先控制不住,个个都露出好色的本性,不约而同的就去挑逗别人的女朋友。

  开始还只是偷偷的触摸她们的光屁股,可是因为没有人作声抗议,后来就抓乳房,甚至把手指挖进阴道里,女人们被挑逗后也不甘示弱了,竟然捉弄男人们已经软小了的

  阳具。

  这时,小志突然又出鬼主意︰「喂!我们乾脆来个大交换好不好?」

  不等别人同意,小志已经捉住我的小杏,把腰一搂,就开始爱抚她的乳房。
  他的女伴见此,也像似报复性的主动向我投怀送抱,还把柔柔的嫩手儿轻轻的握住了我软软的阴茎。

  小志这个提议可以算部分通过了,只剩阿顺他们那一对还没有表示而已,但由他们表现也可以说是默许了,我见到阿顺的女友还沤着我媚笑。

  小志的女朋友比我的小杏还要风骚,她竟要我用舌头舔她的阴户。

  还好,她刚刚洗过澡,下身冲洗得很乾净,而且她也长得很漂亮,未和小杏之前,我打飞机时曾经拿她作性幻想的偶像。

  今天既然有机会一亲芳泽,也算是一偿多年来的心愿,所以我就唇舌并用,吃起她的阴部起来。不然一想到小志刚才曾在她阴道里射精,实在有点不敢恭维了!

  她也投桃抱李,把我的阴茎深深的吞入她的小嘴。她口交的技巧实在不错,我在享受之余,又想起刚才她被小志弄干时自己扭动迎合的浪态,以及那销魂的叫床声音。

  她实在长得比我的女友漂亮,而且带有一种性感小猫的野性,让她含在口中时那种舒服的感,从来没在跟小杏做的时候产生过。

  我见到小志已经插入小杏的身体,也急急忙忙的把自己的阳具插进她的阴道里。

  不知是因为新鲜感,还是她实在太漂亮了,抑或看着自己的女友被别的男人弄干,我实在太刺激了,换了两个姿势就射精了。

  於是,我赶快招手叫阿顺来接力,好让自己喘口气。而我自己就搂着阿顺的女友,手口并用,一边摸玩,一边舔吮她的乳房。

  那边的阿顺,也先将阳具塞进小志女友嘴里,让她吸一吸之后,紧接着就迫不及待的上马,继续在小志女友的阴道里狂抽猛插,他并不理会我刚在她阴道里射精,直把她

  的肉洞抽送得「唧唧」出声。

  我好奇地抚摸阿顺女友那个光洁无毛的小阴户,还掀看她的阴唇看那赤红的肉洞,她也用颤抖着的绵软小手握捏我的阴茎,互相抚摸之后,我的小东西渐渐又再硬起来,

  於是就把阿顺他女友掀翻在沙发上,扯高双腿,把肉棒干进她的阴道里频频抽插着。

  阿顺的女友虽然生得小巧玲珑,乳房却发育的很好,她的容貌不算特别漂亮,却是一脸秀气,不像小志女友那么妖艳风骚,所以我跟她做爱时,不但不会太兴奋,还可以

  让我的情绪得到很好的缓冲和调息。

  这时,我见到小志也在我女友的身体里射精,他疲倦的躺在一边休息,而小杏似乎有点不甘寂寞,竟跑到阿顺身旁去抚摸他那个正在小志女友身上腾动的屁股。

  阿顺回头一望,立即把小杏推倒,从小志女友的阴道里拔出湿淋淋的肉棒,插到我女友小杏的下体中。

  我见小志女友的小肉洞又空出来,忍不住又去干她几下。然而,我几乎又忍不住她淫荡的叫床声而要在她身上射精。

  不过,我想到应该对她们「均分雨露」,所以最后还是回到阿顺的女友的肉体,在她的阴道里狂喷精液。

  这时,其他男的也几乎随后都玩完,不管男的女的,我们的脚都有点发抖,实在很累了,乾脆就拥着最后做爱的性伴侣在地毯上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我跟小杏先醒过来,她还被阿顺抱着,而我则在小志女友的怀抱中。

  眼见屋里躺满赤身裸体的男女,我们想说话,又怕吵到睡梦中的其他人,就到小杏房里,我们今天性欲好像特别强,谈谈说说了不久又干了起来。

  小志可能有看到我们进房间,一会儿也跟了进来,那时我的阴茎已经插在小杏的阴道里了,小志示意要加入,我也不好反对,就让小杏去吃他的阳具。
  於是,我就跟我好友一起在小杏房里玩着「三人行」,轮流抽插我女友的阴户。

  大概是声音太大了,也吵醒了阿顺。或是他根本早已醒来,他进门看我们这样轮番上阵把小杏干得淫声连连,死去活来,他也兴致勃勃的加入了!

  我们三个男生中,应属小志的家伙最大,也最有挡头,其次是我,然后是阿顺。在技巧方面也属小志较好。

  阿顺虽然老二比较短小,可是他点子特别多,姿势变化也多。

  三个男生轮番的干我女朋友小杏,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真没想到我的女朋友会这么骚,一次可以对付三个男生玩,很快就被我们搞到第一次高潮,她脸红眼湿,白嫩的大腿也在抽搐颤抖。

  但她似乎还意犹未尽,把小志拉过去要他继续,但我此时反而觉得退下火线来欣赏自己的女朋友轮流被我的好朋友干的情景,比起自己跟她玩还要刺激!
  我尤其喜欢看着小志干我女友的样子,看着一根比我的阳具要来得粗长的肉棒,在小杏的阴道进进出出的抽插,比看色情小影碟还要爽上百倍!

  试想如果你看着自己的女朋友坐在好朋友身上作爱,又抓着另一个好友的阳具猛吸狂吮,你会如何呢?或者你会受不了,你会发狂吧?

  嘻嘻!我是也受不了啊!但我会兴奋得发狂,因为此刻我没有抱着他们的女人,就忍不住在一旁打手枪了!

  我看着自己的女朋友在阿顺的猛烈抽插下又达到高潮,他毫不客气的把精液射进我女朋友阴道中,小志又紧接着插进去,当他的大阳具进出阴道时,把阿顺刚刚射进去的

  精液带了出来,沾湿了我女朋友屁股下的床单。

  看到这里,我心里的兴奋简直没法子形容出来。

  小志终於也把精液射进小杏阴道中,而我实在看得受不了,看着看着,一直在旁边打着手枪的,终於忍不住了,到快射精时我将阳具移到小杏嘴边,要她张开嘴巴,就这

  样把精液射进了小杏口中,这次射得好多,喷出力道也很强,很多都直接射进了小杏的喉咙,让她吞进去了!

  这是我第一次在女朋友的口中射精。后来,小杏还含住我的龟头吮了一会儿,才拿出卫生纸抹一抹嘴唇,和抹去飞溅在她脸上的精液。她果然已经吃下了大部份的精液,只剩一点点没有吞进去。

  而此时由於她坐起身,她阴道中的精液也慢慢倒流了出来,小志跟阿顺则在一旁欣赏他们的杰作,也欣赏我女朋友吃精液的样子,俩人都有点后悔,说早知道我女朋友肯

  吃,也让她吃吃看。

  这时阿顺和小志的女友也醒来了,她们听到房间里的动静,早在门口观看多时,见到我们把小杏干完了,才双双走进来。

  小志女友娇声说道︰「三个干一个一定好刺激,我也要!」

  阿顺的女友虽然没有出声,但看得出她也很兴奋,也跃跃欲试,我们三个大男人只好在打起精神,把她们逐个轮奸。

  我从来都没想过会有如此疯狂的性行为,简直就像在拍色情片一般,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两个女人身上可玩的地方都被干了,脸上、胸乳也被洒射精液。
  最后,我们又再次累得睡着,等大伙都起床时,已是下午一点多了,整理一下我们一群人肆虐后淫液浪汁狼藉的客厅及房间,就一起出去吃午餐。

  事后,我和两个同学朋党凑在一起就大谈彼此女友们的好处。

  小志说他好喜欢我女朋友的「内在美」,他说小杏的阴道很有收缩力,尤其在他射精的一刹那,他几乎要被榨乾精囊。

  阿顺认同他的说法,但他更喜欢小志女友的口交技巧,简直可说是吃掉他的灵魂。

  我也承认小志女友唇舌功夫利害,却更喜欢阿顺女友那一具白玉无瑕的肉体,尤其是她那具光脱脱的小阴户!看着自己的肉茎和她的红嫩皮肉摩擦,简直是无上享受。

  虽然我们男的仍然是兴致勃勃的想再玩,但小志和阿顺声称,他们的女友那天是因为喝了酒才会如此失态,约了几次她们都不答应。

  我要求我女友再出面邀她们同乐,然而小杏对我表示她也不好意思开口了。
  看来,其实连她也把那一夜的骚淫也归疚於酒精了!

  现在,我们都有了孩子,前些日子我们回香港玩几天,临走的前一天,才和阿顺和小志在机场的餐厅见面,他们都带了太太和儿女前来送行。

  我一见到阿顺的太太,就想起她那具光洁无毛阴户,实在是我瞒着我太太小杏偷偷在外面风花雪月好几次,也没见过这种罕有的宝贝。

  小志的太太还是那么大方热情,她对我太太大谈最近炒股的心得,可是见到她说话时的口型,我就联想到她那曾经令我销魂蚀骨时的小嘴…见到小孩子们高高兴兴的玩在

  一起,我突然觉得不该再去回忆太多荒唐故事,也不应再抱着那么些虽然是刺激有趣,但毕竟超出现实的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