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被色房东干的欲仙欲死】 【完】


30岁的家辉因为父母早逝世,继承了他父母的遗产和一所在一间私立学校的豪华公寓。由於还没有结婚,他就自己一个人住在这所豪华的公寓里,可是他总感觉寂寞,因为空的房间太多了。于是他想出了一个主意,就是把这座房子空余的十几间屋租出去。在他打出广告的下午就来了无数的人看房,因为他家的地理位置好,豪华而且便宜。他自然是以房东的身份接待她们,就这样2个月的时间里,他为自己的房子里新添了两位美女房客,语儿和虹儿,那所私立学校的两名美女大学生,而且还是家辉喜欢的女孩类型,他的伟大计划也开始了……学校就誉为校花之一的语儿,她是个直率的女孩,留着长发略带点综色,加上大眼睛无法阻挡的放电,让男人都想把目光停留在她身上,再加上她有166cm的高挑身材,三围34d。24。36,尤其是在上游泳课的时候,男同学包括男老师都会注视着她d- cup的乳房,就连走路都会不停摇晃着;除了胸部外,最自豪的就是小蛮腰下的圆臀高翘迷人,修长的美腿。虹儿外表是属於运动型少女,165cm拥有比语儿还丰满的e罩杯的大乳,也是学校当之无愧的校花之一,虹儿婷婷玉立的苗条娇躯,该凸的地方凸,该瘦的地方瘦,比时装模特还婀娜多姿。如玫瑰花瓣般鲜艳娇嫩的绝色娇靥上,一双水汪汪、深幽幽,如梦幻般清纯的大眼睛。一只娇俏玲珑的小瑶鼻,一张樱桃般鲜红的小嘴加上线条流畅优美、秀丽绝俗的桃腮,似乎古今所有绝色大美人的优点都集中在了她脸上,只看一眼外表,就让人‘ 怦 然以动,更还有她那洁白得犹如透明似的雪肌玉肤,娇嫩得就象蓓蕾初绽时的花瓣一样细腻润滑,让人头晕目眩、心旌摇动,不敢仰视。

  家辉窥视她们两个很久了,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而且她们也对家辉抱有戒心,使家辉一直难以下手。但是今天机会终于来了,虹儿今天因为学校活动而不能回来,只剩语儿一个和家辉在公寓中。语儿刚洗完澡走出浴室,此时她身上披着一袭白色的浴袍,冷艳白皙的脸蛋,秀美修长的大腿,都似乎因为热水的关系还泛红着。家辉痴痴地看着语儿,心中的欲火一下子就涌了上来,家辉无法控制地毫不犹豫地冲上去强吻了她,只见语儿睁大那双美丽的眼睛,身子瞬间僵硬,在想推开家辉之前家辉抱住了她,力量让她不能动弹,他的舌头在口内乱闯,吸允口水,家辉早勃起的肉棒已经开始蠢蠢欲动,家辉的兽性完全提升,把语儿的浴袍强力扯下来。

  「语儿……你果然是…人间极品啊~ 」家辉当场傻眼,日光灯下简直是太美了,雪白的肌肤,完全合乎比例的三围,金黄色内衣裤在拉扯中被家辉完全夺走,粉嫩的乳头好诱人,私处浓郁性感,她用双手尽可能掩饰三点。

  [不要过来~ 阿辉你这样跟混混和流氓有什么两样!不要过来!!」语儿惊吓地不断往后靠。

  「我,不一样的地方很多,让我贯穿你就知道了~ 嘿嘿……」他一步一步地靠近她。

  语儿眼神一飘,但已被家辉发觉,在还没跑到门口时,被家辉拉住手,顺势抱住她的腰,再放掉拉住她的手的手直抵她未经开发的私处。

  「啊!!」似乎是被电到一样,家辉的巧手在她柔软的阴唇上爱抚,她的反抗从剧烈渐渐到顺从。

  「我……这感觉好奇妙?」「乖乖的,给学校那些小弟弟不如给我幸福,我会让你升天的…」家辉在耳朵后面轻声告诉她,此时语儿身体扭动双手欲阻止他的爱抚。

  「我都不要啊~ 不要再弄了!!快停啊……」她再也受不了地流出了淫水。

  「我的圣女啊,你也蛮色的啊!!!!!」她白嫩的肌肤泛满了羞涩的红光。

  「不可以~ 不可以~ 」似乎快进入了高潮,手都把家辉的手抓伤了,他却故意收手,她的情绪从天降到谷底。

  「我不会让你这么快就来的,我还要慢慢享受你呢,嘿嘿…」家辉边说边脱光衣物,只见语儿两手护住重要部位,一直往后退…而家辉的大肉棒胀得冒出青筋,不时抖着抖着,眼见家辉愈来愈接近,语儿随手拿起东西就往他那儿丢,忽然一个鞋子k到了他,躺在地上,她有点害怕地确认家辉是不是还醒着,忽然家辉起身抱住她,他的腿夹住她细嫩的双腿,紧紧地抱住,她的大乳完全贴附在家辉的胸膛,香唇再度被他狂吻,而家辉那粗猛的肉棒正在她的私处磨擦着阴唇。

  「不要……呀!!放开我!!救命……」一直要推开家辉,但是肌肤之亲的刺激太强了,尤其是家辉快速的抽插。

  「爽吗?美人儿,想进去吗!!」「不要~ 求求你…阿辉…放了我吧…」语儿的私处的淫水不断地溢出,更帮助家辉的磨擦。

  「你的嘴好美啊~ 来吃我的屌吧!!!」家辉忽然放手,语儿整个人都跌坐了下去,他却趁她未反应之前拉住头发,巨棒硬是挤进了她每个男人都想一亲的小嘴中猛抽。

  「咽……」直顶喉咙很难过。

  「爽啊,吃到自己的淫水,好吃吗?我要你成为我的女人……」语儿凶狠的大眼看着家辉,对他的肉棒咬了下去!!

  「 哎呀!!妈的!!」家辉赶紧抽出来。

  「你这大淫贼,我要你绝子绝孙~ 」语儿被家辉推倒在旁,眼神凶狠看他。

  「愈是凶狠我愈兴奋,愈想看你哀嚎求饶的样子」「哈哈,你愈是要我绝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