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佳瑶】12作者晓秋

前文:

美味佳瑤《原人妻女軍官》(十二)

字数:5925
原作:米達瑪雅
修改:曉秋

2014/04/25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
  上半部倒數第二章。

***********************************
  

第十二章
  
  
  收假當夜。
  
  「報告!下士陳彥廷,請示進入副庫長室。」
  
  ……咦?他來幹什麼呢?難道……
  
  佳瑤聽到門外彥廷的報告聲,內心有些疑惑。
  
  稍早,她回到部隊時,碰巧遇上在寢室換完裝的蕙玲。
  
  照往常的慣例,這位黏人的學妹通常會對自己做出一些親密的舉動,表達她的愛戀。不過今天卻意外反常,僅是打聲招呼後,便眼神閃爍地急忙離開,讓佳瑤不知所措。
  
  不免心想,是不是還在介意那天與她爭吵的疙瘩呢?
  
  因此,她帶著滿腹的思緒來到辦公室處理公文。
  
  才沒隔多久,彥廷就突然出現。
  
  當下,她很自然地把彥廷來訪與蕙玲的異常聯想在一起。畢竟,上個星期的留守名單,有包含他們兩個人。
  
  「進來。」佳瑤應聲。
  
  「謝副庫長。」
  
  門一打開,進入的身影就給佳瑤的心靈激起耐人尋味的波紋。
  
  ……奇怪?這是什麼樣的感覺……
  
  「佳瑤……姐?」站入辦公室的彥廷,輕聲地叫著。
  
  他沒有按照規矩喊自己副庫長,而是試探性的叫起親暱的稱呼。
  
  這聲「佳瑤姐」一說出口,她的心臟就不自覺地砰然一跳。雖想喝斥他的無理,卻偏偏又罵不出口。
  
  不知為何,當看見彥廷的臉孔時,那一夜縱情放蕩的模糊畫面便再次悄悄地浮現,瞬間給她一種面臨墮落的危險。
  
  隨即,又被彥廷此時的模樣給取代。
  
  知心的感覺攀上心頭,使她無法升起一絲的防備……因為,身體本能地告訴自己,若非與他的一夜荒唐,是沒有可能與先生破鏡重圓的。
  
  更不用說……讓她品嘗到軀體渴望的美妙。
  
  反觀彥廷,他見到長官沒有禁止制自己這樣喊她,就順著口繼續說:「佳瑤姐,不知道你和妳丈夫合好了沒?」
  
  ……啊!他是來關心我的。
  
  「嗯。」佳瑤微笑地答覆。
  
  得知明白的答案,彥廷好像如釋重負地鬆口氣,跟著她一同開心地說:  
  「那,那就好……恭喜妳。」
  
  奇怪的是,彥廷的反應,卻讓佳瑤察覺到些微的異樣情緒。隱約中,她知道彥廷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但她的回應,卻徹底給予他沒有妄想的可能。  
  一時間,氣氛有些僵硬。
  
  隨後,佳瑤轉移話題,例行公事般地問起彥廷關於留守時期發生的事情,且特別地著重在蕙玲的身上,詢問說:
  
  「除此之外,還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這個嗎……應該沒有了。」彥廷反覆思考後回答。
  
  下屬的說詞,顯然無法解釋學妹態度轉變的原因。至此,她僅能暫時把這件事情給放下。
  
  ……唉,等她回來時再問吧……
  
  接著,佳瑤陷入沉思,臆想蕙玲發生變化的原因。
  
  一會兒後,她才注意到彥廷尚未離開辦公室,仍是佇立在自己面前。
  
  「彥廷,你還有事情嗎?」佳瑤淡然地說。
  
  恢復成平時女軍官的模樣,一舉一動充斥威嚴與幹練。
  
  她冷峻的問話,令彥廷面有難色,神情尷尬地說:
  
  「那個……嗯,佳瑤姐……」
  
  他從運動長褲的口袋內,拿出一瓶精緻玲瓏的玻璃小罐,擺放到佳瑤的辦公桌上,小心翼翼地探問說:
  
  「不知道……妳是否還記得上次在酒吧的時候……?」
  
  彥廷的提點,彷彿又把佳瑤拉回到那一夜五光十色的夜晚場景。酒吧的狂歡、醉癱的放縱、激情的性愛、莫名的失身……
  
  就算佳瑤可以在彥廷前面表現出不追究的模樣,但不代表他可以舊事重提,血淋淋地撕開她內心的創傷。
  
  室內的溫度好像下降好幾度。
  
  佳瑤的嘴角也微微顫抖,隨時都可能爆發。
  
  「副庫……我……」他想要解釋什麼,卻支支吾吾說不出口。
  
  情急之下,彥廷趕在佳瑤發飆之際,慌張地打開玻璃罐的蓋子。
  
  霎時間,一陣清淡又高雅的味道散發出來,飄盪在辦公室,把室內渲染出一種獨特的氛圍。
  
  而香氣很自然地傳遞進入佳瑤的鼻腔,剎那間瓦解她興起的怒火。
  
  這股味道她有點熟悉,是款名牌香水的新商品。佳瑤很喜歡這個味道,淡雅清香,很適合年輕女孩和輕熟女使用。
  
  ……他……怎麼會知道我喜歡這個味道呢?
  
  突如其來的窩心感覺,讓佳瑤不知該如何是好?
  
  語氣跟著軟化下來,有點冷淡地說:
  
  「你說,我在酒吧的時候……怎麼了?」
  
  說實話,她已經記不得那晚在酒吧中發生的事情。殘存的些許印象,就是她喝到爛醉,被彥廷給撿屍,帶去旅館給迷姦。
  
  「妳說……妳很喜歡這款香水。不過……礙於價格的緣故,還有……老公對香水過敏的體質,才沒有下手去買……」
  
  ……啥?我有對他說過這樣的話?
  
  彥廷繼續又說:「那時……妳還跟我說,如果有人能夠送你這東西……妳,妳會非常高興……」
  
  ……的確…如果老公能送我,一定會讓我欣喜若狂。
  
  「結果…」彥廷吞吞吐吐地把話說出:「…副庫妳就開口要我買給妳……」  
  「什麼?」佳瑤大吃一驚,「你說,我開口要你買給我?!」
  
  他有點無奈,苦笑地回答:「是啊。而且你還找我朋友,在我在他們面前發誓作證……」
  
  ……天呀!那晚我到底做了多少荒唐事情啊?
  
  「你…你就當作我開玩笑啊……」
  
  「我本來是這樣打算。」彥廷抓抓頭,模樣難堪地說:「誰知道昨天晚上,我的朋友們特地跑來營區幫我送宵夜。其中一個,就是那位染金髮的,強塞這瓶香水給我,並說:『東西我已經先幫你買好,等你放假在跟我算錢吧!別忘記,要送給你那位美麗的副庫長喔!』」
  
  聽到這邊,佳瑤有種想要吐血的衝動。
  
  自己的酒後放蕩,居然造成別人的困擾。而且,還連一點記憶都沒有。  
  至此,她已是滿滿的愧疚,委婉地說:
  
  「這是新款的香水……很貴的,我想……應該還可以退貨吧……」
  
  她心虛地說詞,連自己騙不過。
  
  要知道,香水這種高價位的東西,退貨的手續相當困難。不用說,剛剛蓋子還打開過。
  
  簡言之,彥廷將要支付這筆不少的金額。
  
  「那個……還是我把錢給你,當作我買的,好嗎?」
  
  ……早知道,方才自己就不應該這麼衝動才對!
  
  佳瑤無比地懊惱。
  
  「佳瑤姐,不會的。最近我玩股票幫我賺了不少,手頭很充裕。」彥廷看見佳瑤的為難,趕快開導地說:「況且,我一個大男生,拿香水也沒有用。佳瑤姐就當幫我這個忙,收下這瓶香水吧!」
  
  「這……我……專櫃小姐介紹過,這瓶香水是專門給年輕女孩和輕熟女來使用的,我…我並不適合。」佳瑤又編出一個理由。
  
  同樣的,這個理由依然是薄弱到讓她自己也覺得沒有什麼說服力,更多的是像要討個稱讚。
  
  「誰說的,是哪個百貨公司的專櫃小姐這麼沒眼光,難道看不出來佳瑤姐的外貌與氣質會輸給那些年輕女孩的。」彥廷義正詞嚴地說著。
  
  巧妙的讚捧,無形中拉近兩人的距離。
  
  「睜眼說瞎話。」儘管知道彥廷是在討自己歡心,但聽起來就是那麼受用。  
  凡是女的,誰不希望聽到別人稱讚自己年輕貌美呢?
  
  哪怕佳瑤的口氣仍有些冷,但嘴角卻不爭氣的上揚,露出歡喜的微笑,亦不好抗拒他的好意說:
  
  「那……那好吧!我這是最後一次收你的東西了,下不為例。身為長官,在軍中言行很重要,收這些東西很容易惹麻煩的。」
  
  「啊…嗯?!謝副庫!」
  
  彥廷聽見佳瑤的答應,下意識反應的行個軍中禮。
  
  佳瑤看到他的反應,忍不住嗤笑一聲說:「該說謝謝的是我,送我這麼昂貴的香水。」
  
  「嘿嘿……」下屬傻笑。
  
  然而,正當佳瑤要把香水給收進抽屜時,一時興起地隨口問說:
  
  「對了,我記得你有女朋友啊?為什麼不把香水送給她呢?」
  
  此話一說,彥廷的表情就莫名地垮下,一副沮喪地說:「嗯…我,我們吵架了……」
  
  「咦?發生什麼事情嗎?」
  
  依稀記得,當晚在酒吧的時候,彥廷的女朋友就有事而沒有出現。
  
  難不成……當晚他女朋友沒有出席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吵架嗎?
  
  「我們…」彥廷欲言又止,似乎不太想解釋,「…該怎麼講……就是觀念上產生衝突……」
  
  「能說給我聽聽嗎?」見到下屬感情上出現問題,佳瑤關心地說。
  
  此時,外頭忽然傳來急促地哨子聲:
  
  「嗶嗶!」
  
  接著,值星的軍官大聲吼叫:
  
  「部隊集合!」
  
  ……啊!已經到了集合時間啦。
  
  佳瑤看起牆上的時鐘,已要晚點名。
  
  所以,她沒有繼續詢問起彥廷的感情,一臉公事公辦地正經說:「彥廷,先出去集合吧!」
  
  「是,副庫!」
  
  彥廷趕緊擺正身分,敬禮後離開佳瑤的辦公室。
  
        ***   ***   ***   ***   ***  
  時光流逝,來到週三,蕙玲也收假回到部隊。
  
  然再次看到學妹的佳瑤,甫見面就能感受到她濃郁的熱情,以及飢渴多天的愛戀,彷彿恨不得馬上回到房間,與學姐來場肉體與心靈的深度交流。
  
  她的反應,令佳瑤安心不少,本準備好的道歉說詞,也就用不上。
  
  理所當然,夜晚的軍官寢室,很自然地上演百合春歌。
  
  「嗯喔……學姐……嘖……啾啾……」
  
  蕙玲上身赤裸,下擺僅剩一條黑色薄紗的蕾絲內褲,模樣性感誘惑。
  
  她嬌滴滴地躺在佳瑤的床上,有如模特兒比例的美麗四肢,被學姐邪惡地用童軍繩牢牢地綑綁在床舖的四個角落,擺弄成任人宰割的可憐模樣,足以讓男人瞬間變成慾望的野獸。
  
  但這種情況,就僅有佳瑤能夠享受得到。
  
  「蕙玲。」佳瑤呼喊學妹的名字。
  
  她伸出一隻手輕捏對方的臉蛋,然後半哄騙半威脅地說:「說!為什麼那天要對我這麼冷淡!」
  
  兩人的眼神對望。
  
  不得不說,調教平日總是一臉冰山美人的學妹,淫虐的快感就加倍增多。  
  且此時的學妹,那雙好比小動物的懼怕眼眸,使她的情緒不由得進入平靜冷酷的狀態,傳達深深的侵略性和佔有欲,散發自身的S屬性,讓陷入M狀態的蕙玲,產生認可的顫慄氣息。
  
  猶如心愛老公虐待自己時的狀態,被佳瑤給全部承襲過來。
  
  剎那間,強烈的興奮蔓延整個心頭,一股由羞辱和虐待喚起的刺激,將她全然壟罩。
  
  對於她來說,這種快感來自於一個矜持自重的社會人,崩壞所有一切道德的約束,化為純粹享樂動物,沒有人可以阻擋。
  
  哪怕自己與先生破鏡重圓,拾回人妻的尊嚴;或是有個上小學的孩子,已是為人母的媽媽;還是部隊中的主管,格守命令的軍官,都無法遏止本能想要尋求快樂的飢渴,誰都不行!
  
  然而她心中道德的解放,就是源自前幾天晚上與丈夫的淫戲交歡。
  
  就在抵達高潮的恍惚之際,好像有種念頭終於昇華,使佳瑤知道身為女人的美好,不該抗拒身體的希冀──
  
  順從本能,縱情歡愉。
  
  也是由於這個想法,令她把老公的外遇給釋懷,認為這不過是情緒的宣洩,只要對自己的愛仍然不變就好。
  
  且丈夫亦表達出相同的情感,透過肢體語言!
  
  因此,放假的這兩天,他們好像又回到剛交往時的熱戀期。還心有靈犀地把孩子送回娘家,在家裡拚命的做愛、做愛、做愛──
  
  來確認彼此的感情,是否變質?
  
  可想而知,答案是否定的。反而經過這一次的確認,證明他們的婚姻,是最正確的決定。
  
  僅不過,發生不小的變化。
  
  隨著肉體與心靈的解放,固有的傳統道德再也無法放到他們的身上……儘管兩人沒說出口,卻很明白他們的觀念徹底轉換。
  
  只要對彼此的愛意不變,有時稍為縱情慾望也無妨。
  
  這個心思,就成為這對結婚多年夫妻,在性愛高潮中達成的共識。
  
  然回歸到軍官寢室,學姐調教學妹的蕾絲虐愛。
  
  佳瑤沒有等待學妹的回答,便一股腦兒地跨坐到蕙玲身上,雙手捧著她的俏臉,溼熱地吻著。
  
  「學姐,妳…嗯哼……」
  
  蕙玲迷濛的眼神中充滿無比的歡喜,表情像是在說「我親愛的學姐終於回來了」。
  
  她愛戀的眼神,傳遞許久的情緒,夾雜著思念、懷念、興奮,以及慾火焚身的情熱。
  
  「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佳瑤直視蕙玲,不容許她反抗地逼問。
  
  「我…我…」學妹無從抵抗,老實地交待說:「…我一想到妳回到那個男人身邊……就覺得心情很不好……」
  
  「妒忌嗎……?」佳瑤狠狠地捏起蕙玲的乳首,換來她一聲吃痛的呻吟。  
  「嗚呀!」
  
  ……這就是妳對我冷淡的懲罰!
  
  佳瑤沒有把自己與先生的共同私密說出來,而是善意地撒謊說:
  
  「我跟他和好,不過是為了孩子……」
  
  不管怎樣,他們夫妻的秘密不能對其他人講出來,這也是他們獲得共識後的絕妙默契。
  
  或者應該說,這是為彼此能夠縱慾所找的藉口。
  
  聽到她的回答,學妹的眼神一亮,情緒莫名地激動,柔聲地說:
  
  「學姐…原來妳……」
  
  她後續的話語還來不及說出,佳瑤又握上惠玲的另外一團乳肉,戲謔地說:「煞風景的話就別說。難道……妳不喜歡現在這樣嗎?」
  
  「喜歡,我的佳瑤姐終於回來了,那位會欺負我、玩弄我、讓我愛到瘋狂的佳瑤學姐終於回來了!」蕙玲凝視著學姐,歡喜的回應。
  
  「乖,這就對了。」佳瑤微開紅唇,命令地說:「張開嘴,賞給妳喝。」  
  說完,泛出嘴角的唾液垂落而下,對準順從地蕙玲,接住學姐賞賜的口水。  
  「好好喝,學姐,我還要。」
  
  蕙玲毫不排斥佳瑤的香津,可口無比地吞嚥下去。艷麗雙唇張得更大,香俏的舌頭吐出唇瓣,彷彿想要汲取更多。
  
  若不是四肢被童軍繩給綁緊,她可能早就抱住學姐,忘情地與她擁吻。  
  理所當然,意氣風發的女王性格,愈來愈明顯。
  
  不再被傳統的道德束縛的佳瑤,情感亦跟著火熱起來。不僅虐玩著身下的學妹,還做出尋歡的動作。
  
  她癡纏地吻向蕙玲,帶起豐沛的唾液。在激烈的濕吻下,並沒有全都吞進兩女肚裡,而是濕黏地順著唇沿滑出。
  
  沒幾下,兩人的臉頰已弄得濕淋一片。
  
  接著,佳瑤捧起自己的雙乳,摩蹭著乳尖上頭的蓓蕾,擠出發浪的乳汁,再次對學妹命令說:
  
  「嗯喔……來,舔我的奶水吧……哼哈……」
  
  白白的汁液噴灑到蕙玲的臉上,帶著羞辱的刺激。更不用說,她還一左一右地相互擠壓,一道道接連射出。
  
  滋啾!滋啾!
  
  「好的…給我,學姐……都給我啊……」蕙玲淫蕩地喊著。
  
  她努力地張大嘴,卻仍是無法把乳汁吃進嘴裡。絕大多數的奶水,澆淋到她的臉頰上,甚至流到下面的床鋪。
  
  再來,佳瑤懲罰的淫虐到個段落,該是給學妹一點獎賞的時候。
  
  她解放乳水的噴射,轉為攀上蕙玲的奶峰。左右雙手同時出擊,拇指與食指如螃蟹般箝住她的乳頭,重重地捏下去,並說:
  
  「幫我吸吸!」
  
  話剛講完,佳瑤就感受到學妹心急地叼住她腫脹的奶頭,狂亂地舔舐咬弄。  
  剎那間,一陣快感的電流竄入腦部,令她不自覺地發出舒服的嚶嚀:
  
  「啊哈……」
  
  同時,佳瑤又加重手中的力道,且還左右掐轉學妹可憐的蓓蕾。
  
  又爽又痛的刺激,讓蕙玲興奮無比。嘴裡的動作不見停息,連胴體也開始不安分地顫抖蠕動。
  
  「啊啊……好……好舒服喔……嗯哈……喔喔……對!很好……」
  
  佳瑤持續地舒暢呻吟,好不快樂。
  
  直到她的慾火稍稍解渴後,才發現到自己的下半身,傳來一片濕濡黏膩的感覺。
  
  ……啊……好濕…好想要喔……
  
  而與她有相同情緒的人,亦包含學妹。
  
  被佳瑤挑逗到心癢難耐的蕙玲,忍不住鬆開吞含的乳頭,扭動自己性感的嬌軀,渴求地說:
  
  「學姐,我好熱……下面妹妹想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