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魔女王熙凤】【全】

  众所周知,王熙凤在奴才们面前是很有主子意识的,可后来怎么走上虐待之路的呢?这话就要从刘姥姥来大观园说起了。 

  刘姥姥初来大观园,见到贾老太太就要跪拜,贾老太太不让,说两家是朋友关系,不用拜谁,又安排她去「凤辣子」那里住。刘姥姥喜出望外,以为要享几天轻福了,可她不知道一场大祸就要降临到她身上了。 

  自从贾老太太把接待刘姥姥的任务交给凤姐后,凤姐就一直不高兴,心想一个乡巴佬还要我接待,于是就对刘姥姥很反感。可正在此时,刘姥姥参观完大观园来住宿了,见到凤姐高兴的叫了一声:「凤丫头,姥姥我来了。」凤姐一听火了,白了刘姥姥一眼,转身对丫鬟说了句什么,丫鬟点头出去了。 

  随后,只听汪汪几声,两条大狼狗冲刘姥姥扑来。刘姥姥即吓的抱头鼠窜,可还是被狼狗扑倒咬住,刘姥姥想爬起来跑,但她的岁数和所受的惊吓都来不及站起来了,拼命的向前爬去,笑的凤姐和丫鬟们前仰后合。 

  接着,凤姐走上前止住狗,刘姥姥这才松了口气,坐在地上说:「凤姑娘呀,快把这狗弄走吧,可吓死我了,哎呦。」凤姐哼了一声,用手一指,那狗又飞扑过来,刘姥姥惨叫一声,转身又爬,到了屋门口,凤姐正在关门,想把刘姥姥和狗关在院子里。刘姥姥见门马上就要关了,趁凤姐不注意,刺溜一下从凤姐跨下的缝隙钻进屋去,正好门也关上了。 

  这一钻本是刘姥姥无意做出的,可做者无心受者有意,就在钻的那一刻,凤姐突然感到一份莫名的冲动,一种舒心的畅快。正是这一钻,把凤姐心里潜藏的虐待欲望激发了出来,奠定了她两人的关系基础,也是刘姥姥沦为被凤姐奴役命运的正式开始。 

  刘姥姥惊魂未定的坐在地上,嘴里喘着粗气,只听见四周哈哈大笑声。她还在幻想是丫头们在给她开玩笑,就也跟着笑了起来,说:「凤丫头啊……」还没说完就被凤姐朝脸上吐了一口口水。一个丫鬟走过来,踢了刘姥姥一下说:「老东西,叫我们奶奶什么!见了我们奶奶也不跪下磕头,不想活了!」 

  又转身对凤姐说:「奶奶,让我们几个教训教训她,教教她规矩吧。」凤姐点头出去了,刘姥姥诧异的看着这一切,不知道怎么回事。随后那几个丫鬟便对刘姥姥拳打脚踢,打的刘姥姥嗷嗷直叫,直到刘姥姥对她们几个磕头求饶才住手。她们让刘姥姥叫凤姐为凤姑奶奶,见到凤姐要跪下不停的磕头,而且凤姐要她干什么就得干什么。 

  一会儿,凤姐笑吟吟的回来了,坐到了椅子上,叫丫鬟把刘姥姥带出来。刘姥姥快跑到凤姐面前扑通跪下,磕头如捣蒜,还一边叫者:「凤姑奶奶,凤姑奶奶」凤姐听后高兴的「呵呵」大笑起来,脸上乐开了花。又低头看着还在不停磕头的刘姥姥,兴奋的享受着。凤姐稍微平静了一下,说了一声「好了」,刘姥姥才停了下来,低着头不敢看凤姐。 

  凤姐伸出右脚托起她的下巴:「哼,知道你姑奶奶的厉害了吧。」 

  「知道了,姑奶奶…………再也不敢了!」 

  「恩,你叫什么?」 

  「回姑奶奶,我叫刘姥姥」 

  「干什么来了」 

  「老太太让我来住,不不,伺候姑奶奶几天」 

  「吆,哼哼,小嘴挺甜的,那你就伺候伺候我吧。我让你干什么就得干什么,而且这件事不许跟其他人说,更不许逃走,要是耍花样的话我叫人杀你就象踩死个臭虫一样,听到了吗!」 

  「是,姑奶奶,绝对不敢!」 

  「这就对了,看你刚才一直爬,还钻我的裤裆,像哈巴狗一样,给你改个名就叫狗儿吧。」刘姥姥马上磕头谢过,还配合的「汪汪」叫了几声,引得众人又哈哈大笑起来……凤姐喜得狗儿的头几天,由于不知道干什么好,很苦恼。但凤姐是欲望很盛而且想象力很丰富的女人,没过几天就想出许多花招来折磨刘姥姥满足自己。 

  因为最令凤姐兴奋的是那次钻裤裆,所以凤姐给刘姥姥定了一个规矩:在凤姐家无论什么时候看到凤姐,都要立刻从凤姐的裤裆下钻过去。刘姥姥听后不敢造次,果然是见一次钻一次,开始时经常碰到凤姐的腿甚至差点令凤姐摔倒,换来得当然是一顿拳脚了,可只有几天的工夫,钻裤裆的技术已经被刘姥姥练的非常熟练了,就象是她的本能一样! 

  如果是正面看见凤姐,钻起来是比较好钻的,但有时是看到凤姐的背影,那么刘姥姥就跟在凤姐后面爬着,一见凤姐迈腿分出空挡马上把头钻进去,刘姥姥的头和凤姐的腿的摩擦使凤姐知道了是狗儿,便稍停脚步先让她钻过去,刘姥姥也迅速熟练的接着钻过去,整个过程完全没有碰撞只有轻轻的摩擦,已经练的炉火纯青了! 

  当然也有没钻过去的时候,原因可能是凤姐迈步子小了,头刚一伸过去就被大腿夹住了,不过不要紧,因为这使凤姐又发现了新玩法——骑在刘姥姥脖子上并夹紧。凤姐就是凤姐啊,就连吃饭都利用上了,她让丫鬟把椅子拿掉,又让刘姥姥拿把马扎坐在饭桌前,自己一下跨骑在刘姥姥头上,双脚正好刚刚离地,没有了一点点的负担。 

  凤姐舒服极了——被无比柔软的人肉垫驮着,并伴随着轻微的上下抖动。这样,凤姐一边享受着下边从失重到超重再到失重的强烈刺激给下体带来的快感,一边喝着玉酒吃着山珍,脸上挂着陶醉的笑容,不自觉的将两腿夹的更紧更紧…… 

  后来刘姥姥就成了凤姐的专用椅子,不论是化妆、吃饭还是没事坐着喝茶,只要是坐就一定由刘姥姥驮着,有时一驮就是一天。凤姐觉得奇怪问了:「狗儿啊,你这把年纪了力气还挺大的嘛。」刘姥姥说:「回姑奶奶,我们庄户人干力气活惯了,再说姑奶奶你很轻啊。」 

  凤姐笑着说:「如果这样的话,你就老驮着我吧,我也不用走路了,就骑着你吧。」刘姥姥很后悔,但只能装笑脸磕头说:「谢姑奶奶恩,能给凤姑奶奶当马骑是狗儿我前世修来的,请姑奶奶上马。」凤姐抿嘴一笑,跨上刘姥姥的背坐上去,两腿一夹「驾」,刘姥姥便飞快的向前爬去,还不忘取悦凤姐,故意把身体弄的一掂一掂地让凤姐高兴,还说: 

  「凤姑奶奶啊,你骑狗儿舒服吧,我生下来就是给你骑的呀,狗儿真想让你骑一辈子啊,嘿嘿。」「哈哈哈」背上传来凤姐爽朗的笑声。后来凤姐觉得不好控制方向,便做了一根缰绳让刘姥姥咬着,完全按照真的骑马方式骑刘姥姥。凤姐训了几天马,马儿已经很懂规矩了,只要凤姐在刘姥姥面前转身叉开腿,就说明凤姐要骑马去哪里了,刘姥姥就会马上咬住缰绳,钻进凤姐的跨下,凤姐就会骑上去拿起缰绳双腿一夹喊一声「驾」,刘姥姥就会飞快的向前爬去。遇到岔路,凤姐拉绳子转向,如果不拉绳子,刘姥姥是不能私自转向的,就是头要撞墙了也要一直向前爬。 

  当然凤姐是菩萨心肠,如果不是要惩罚刘姥姥的话一般是不会要她撞墙的。 

  到了地方,凤姐会两手拉缰绳喊一声「驭」,刘姥姥就停下了。经过这一段时间的驯化,平时基本的东西都灌输给刘姥姥了。凤姐享受了几天经严格驯化才得到的成果,同时也是对刘姥姥前一个时期训练的考察,发现刘姥姥已经可以很好的伺候自己了,心里顿时很感安慰。可是,以后再做什么呢? 

  凤姐当然不会满足于此的,凤姐是个向来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的人! 

  说说刘姥姥在凤姐家住的情况吧。别看刘姥姥在凤姐那里的地位卑贱,但她吃的一点也不差,是凤姐吃剩的饭。丫鬟们把饭菜装在一个狗盘里放在门后,凤姐骑着刘姥姥过去,把刘姥姥脖子上的绳子栓在门上,让刘姥姥趴着像狗一样的吃。狗儿吃食这段时间凤姐是不会打扰的,一般去喝茶去了。 

  为什么凤姐对刘姥姥这么好呢?这主要是凤姐心肠好的缘故,还有捎带着的一点点原因是由于刘姥姥一天到晚要被当马骑、当凳子坐、还要爬着走什么的,都是重体力活动,她又是庄户人饭量大,如再吃不饱的话凤姐怕她体力不支。睡觉的地方凤姐安排在自己床下。 

  一天晚上凤姐要睡觉了,刘姥姥躺在床下,凤姐照旧坐在床边等丫鬟端来洗脚水,一丫鬟端来水后刚要伺候凤姐洗脚,突然看见洗脚盆旁边躺着的刘姥姥。 

  丫鬟心想:我得想个办法以后让刘姥姥换下我伺候凤姐洗脚。便在凤姐耳边说: 

  「奶奶,听说她会给人揉脚,可舒服了,她以前做按摩很出名的。」凤姐当然知道丫鬟的心思,但她没有点破,因为丫鬟的这句话提醒了凤姐什么。凤姐一跺脚,说道:「狗儿啊,出来。」刘姥姥爬出来磕头说道:「姑奶奶,什么事?」「从今天开始你给我洗脚,洗完后按摩,听到了吗?」「可是姑奶奶,我不会按摩啊,你还是找别人吧,呵。」凤姐听后,照她头就是一脚:「狗东西,敢顶嘴,让你干你就干!」 

  刘姥姥害怕了,赶紧爬起来跪回去拼命磕头说:「凤姑奶奶饶命,凤姑奶奶饶命,狗儿再也不敢了我干我干。」「饶你这一次,快洗吧」「诶!」刘姥姥这才松了一口气,把凤姐的两只脚分别轻轻地脱下鞋袜放在水中。原来凤姐并未缠足,可是脚本来就很小巧,红突突的,而且形状很好看。刘姥姥开始用自己粗糙的大手搓洗着凤姐的美足,洗完后擦拭干了轻轻地放在床边,凤姐先躺一会,刘姥姥去倒掉洗脚水。 

  等刘姥姥爬回来后,按摩就要开始了,凤姐重新坐起来,把腿横放在床上,露出两只脚丫,刘姥姥跪在床前,轻柔着凤姐的脚,还嬉皮笑脸的想讨好凤姐。 

  凤姐身体向后仰,倚在被子上,可她觉得揉脚并不舒服(当然了,有了刘姥姥这个坐骑,一天也走不了几步路),又寻思干点别的了。凤姐看到刘姥姥的脸很靠近自己的脚,就把闲着的右脚抬起,用脚趾头蹭刘姥姥的鼻子,刘姥姥马上就本能的避开了,凤姐觉得很好玩命令道:「把脸伸过来。」刘姥姥只能照办,还得带着笑容,凤姐索性用脚趾头在刘姥姥脸上揉搓开了。 

  凤姐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不由的仰面一笑,灵机一动说:「张开嘴,给我舔舔脚。」「凤姑奶奶,我……」「舔!!!」刘姥姥一害怕张嘴一伸,结果一下子把脚指头全含在嘴里了。凤姐「呵呵」地笑了起来,说:「好吧,那你就把我两只脚全舔一遍。」 

  刘姥姥就开始跪着舔起来,舔的很卖力,无论脚趾、脚趾盖、脚趾缝、脚掌、脚背、脚后跟还是脚踝都舔的油亮油亮地。凤姐躺在床上享受着,当舌头在脚趾缝里来回游走时的感觉让凤姐很喜欢,再看看自己的脚,凤姐发现刘姥姥舔的比洗脚洗的还要干净,就调皮的问刘姥姥:「我的脚好吃吗?哈哈哈!」刘姥姥知道自己以后都得用嘴给凤姐洗脚了,再怎么样也没法改变,不如说好听的吧,于是说道:「回姑奶奶,你的脚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了。」 

  「哈哈,恩,好,我以后就不用洗脚了,每天晚上你都给我舔干净它。还有,舔完后要用清水泡一下我的脚,再用这清水洗袜子,之后这盆水就赏给你喝了,你每天喝水要先喝这盆水,不够喝才能喝清水,知道了吗!」「知道了,我最爱喝有姑奶奶味的水了,嗨嗨。」说完,拿起洗脚盆打了盆清水,给凤姐冲了一下脚,又把凤姐的袜子洗干净了,最后,给凤姐磕了一个头说:「谢姑奶奶赏水。」就把脸趴进盆里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凤姐一见开怀大笑,说:「真是个好狗奴才。」接着把脚踩在刘姥姥头上,摁进了有些浑浊的水中。 

  在当时那个时候是没有抽水马桶的,那时的人上厕所都是在屋外的毛厕,夜里小便则用尿盆,凤姐的尿盆是用纯金做的一个类似痰盂的东西,又高又细像个铁筒。凤姐夜里小便本来是由丫鬟伺候的,现在凤姐就把这个工作也交给刘姥姥了。夜里凤姐要小便,就会用手敲一下床沿,叫:「狗儿,快伺候姑奶奶小便。」刘姥姥便马上从床下爬出来,点燃蜡烛,端过尿盆,跪在凤姐床前侯着,凤姐披件衣服,下床来,就要小便。突然,一个念头从凤姐脑海中闪现,说道: 

  「狗儿啊,过来,抱着它。」刘姥姥爬过来,抱起尿盆,不知凤姐要干什么。凤姐走过来,笑着说:「抱紧」说罢,转过身去坐在了上面,哗哗的尿了起来,正好刘姥姥抱起的高度和今天的坐便器一样高,这样凤姐尿尿就不用蹲下身子了。凤姐是舒服了,可刘姥姥受不了了,她的双臂哪能承受凤姐的重量呢,她只能象日本女人那样跪坐在小腿上,把尿盆搁在前面大腿上分一部分重量,双臂抱紧,脸正好贴在凤姐的屁股上。 

  凤姐正尿着,感觉到了自己屁股上刘姥姥的呼吸,嘻嘻笑了起来,还情不自禁的放了一个屁,刘姥姥没法挪开脸只得把屁全吸了进去。凤姐尿完起身,不料有几滴尿溅在了刘姥姥的脸上正向下滑,有的尿滴都快流到嘴上了。凤姐看到后一阵狂笑,刘姥姥急忙放下尿盆想用袖子擦拭,被凤姐制止,凤姐淫笑说:「哈哈哈,你这个满脸尿水的小狗,就知道用本姑奶奶的尿洗脸,呵呵呵呵。」又说: 

  「呦,呵呵,嘴上也有呐,刚喝完洗脚水又渴了,又想喝我的尿解渴了,哈哈。 

  恩,好吧,我就开恩赏你喝了吧。哈哈哈……」刘姥姥怕真的让自己喝尿,赶紧磕头如捣蒜说:「姑奶奶呀,你看我一把年纪了,求你开恩饶了我吧,姑奶奶……」凤姐生气了,上去一脚把刘姥姥踢出去,喝道:「快喝!」刘姥姥的嘴角被踢出了血,她自知凤姑奶奶决定的事谁也没法改变,只能慢吞吞的爬起来,擦了一下血迹,哭着说:「我……喝。」她抱起尿盆,想到这巨大的屈辱,呜呜的哭了起来,脸上泪如雨下。 

  最后,刘姥姥张开嘴靠上去,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脸上的泪珠滴答滴答的落在尿液上,凤姐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起来。 

  刘姥姥才喝了几口,就喝饱了,把尿盆放在地上缓口气再喝,凤姐看到刘姥姥脸上的泪水干后留下了许多泥渍,说:「狗儿啊,你看你脸上弄的,快洗洗。」说着,抬起一只脚踩在刘姥姥后脑勺上,摁到了尿盆里。时间一长,刘姥姥憋不住了,只能张开嘴换气,但还是呛了一口尿,凤姐这才拿开脚,关切的说: 

  「慢慢喝,这都是赏你的,看你这么爱喝,我以后每天都尿给你喝,呵呵。」,随后上床睡去了。刘姥姥这才敢把头从尿中伸出来,脸上头发上哗哗的往下流尿。 

  第二天,丫鬟们照例起来给凤姐倒尿盆,发现是空的,便问了:「奶奶,尿盆让狗儿倒过了?」凤姐微微一笑,故意装做不知道,她敲了一下床,刘姥姥就爬了出来,脸上散发着浓烈的尿味,丫鬟们一见就知道了。凤姐故意问:「狗儿啊,尿盆你倒过了?」刘姥姥知道凤姐的意思,心想不顺着她说没有好下场,就也装样,倒身跪下磕头,说:「禀姑奶奶,尿让我偷着喝了,狗儿我太想喝姑奶奶的尿了,姑奶奶的尿是我喝过的最美味的东西,所以没有得到姑奶奶的许可,还请姑奶奶恕罪。」 

  一说完,满屋的人都乐开了花。过了一会,凤姐忍住笑,说:「好,看你这么孝顺我,就饶了你吧,你这么喜欢喝我的尿,那以后我的尿就都给你喝,满意了吧。哈哈。」刘姥姥磕头谢恩。凤姐让丫鬟带刘姥姥去洗干净身体,换上干净衣服,又让把床下狗儿的狗窝打扫干净。从这以后,刘姥姥抛弃了最后一点幻想和尊严,完全成了凤姐忠实的奴才,凤姐让干什么也不再顶撞,还非常配合凤姐的意思。凤姐对她也很满意。 

  后来凤姐发现,尿在尿盆里再让刘姥姥喝不够刺激,也很麻烦,因为刘姥姥一旦洒在头上身上的就没法让她在屋里呆了,得去洗。凤姐想到了直接尿在刘姥姥嘴里,决定实验一下。晚上凤姐要尿尿,刘姥姥便要去端尿盆,凤姐阻止了她,说:「狗儿过来。」刘姥姥爬过去跪在凤姐脚边,凤姐抓起刘姥姥的头发就把头往自己跨下塞,把她的脸塞入自己的屁股沟里说:「张开嘴。」刘姥姥知道怎么回事了,便心领神会地把嘴张大紧贴上去包裹住。凤姐很满意,便尿开了,尿的很急,都能听到刘姥姥嘴里「呼呼」的尿流激荡声音和嗓子里咕噜咕噜的大口咽下的声音。 

  凤姐尿完后并没有从刘姥姥嘴上移开屁股,因为刘姥姥还没咽完,凤姐怕洒出来。刘姥姥终于咽下最后一口,凤姐刚想移开屁股就觉得有个东西在尿道口划了一下,凤姐觉得这感觉太舒服了,急问:「什么东西?」刘姥姥照实说了是她想讨好凤姐,用舌头把剩下的一点尿滴舔干净。凤姐很高兴让她继续舔,刘姥姥就又把脸伸入凤姐的屁股沟里,卖力的舔了起来。这一番好舔,令凤姐如痴如醉、飘飘欲仙。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凤姐爽够了,刘姥姥的舌头也木了,便让刘姥姥停下来,吩咐道:「狗儿啊,你的狗舌头让本姑奶奶很舒服,以后我随时叫你随时给我舔,晚上睡觉你要一直给我舔直到我睡着,听见了吗?」刘姥姥说:「是,能给姑奶奶舔屁股是我天大的造化呀。嘿,姑奶奶,有件事,你能不能在我嘴里尿尿时尿的慢一点,嘿,我怕喝不及时撒一点就太浪费了,望姑奶奶恩准。」凤姐见她贱到这种地步,忍不住笑了。 

  「好吧,看你舔屁眼舔的我很舒服的份上,以后就慢慢往你嘴里尿,让你好好尝尝滋味。哈哈哈。」凤姐的这次实验圆满成功,此后便全面推广,平时凤姐要尿尿,就直接尿在刘姥姥嘴里,尿完后刘姥姥便认真的舔干净凤姐的屁股沟,保证里面干干静静,一尘不染。凤姐越发感觉到用尿壶(刘姥姥的嘴)取代尿盆的好处,不但舒服而且干净,只要让刘姥姥常漱口就行了。 

  现在,刘姥姥的主要饮料是凤姐的尿了,凤姐尿尿是必须立刻接着喝的,不能说凤姐要尿了而刘姥姥喝不下去了,所以刘姥姥平时不能喝别的饮料太饱。第二是凤姐的洗袜子的水,如果尿不够喝时就喝这个。最后才是清水,如果那两样都不够喝时才能喝清水,不过这种情况极少发生,大多数情况连洗袜子的水都喝不完呢。 

  有了刘姥姥直接用嘴接尿喝的事后,刘姥姥心里很清楚早晚凤姐会在自己嘴里拉屎的,所以就事先作好了吃屎的心里准备,只等这一刻的到来。果然,正骑在刘姥姥背上散步的凤姐发话了:「狗儿啊,本姑奶奶要去大便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呢?」刘姥姥一边驮着凤姐吃力的爬着,一边喘着粗气说:「姑奶奶,求你把屎拉在我嘴里,赏给我吃吧,我想当姑奶奶的吃屎狗。如果姑奶奶同意,我这就驮着你去没人的后院方便。」凤姐见刘姥姥这么自觉,很兴奋,说道:「好,好,这才是我的好狗儿啊,哈哈哈。」说罢,两腿一夹,喊一声「驾」刘姥姥「嗷」的吼了一声,加快步伐,驮着凤姐飞快的向后院爬去。 

  在一个角落,凤姐下马来,刘姥姥倒身躺下,凤姐跨在她头上后一屁股坐上去,刘姥姥就张大了嘴等着即将到口的美味。凤姐则微微抬起屁股,先放了一个屁,刘姥姥感觉到屁恰好能喷入自己的嘴里,说明自己的嘴处在凤姐肛门正下方,可以接屎吃了。凤姐低头看了一下刘姥姥,脸上还带着甜甜的笑。 

  突然,一条黄澄澄的大便落下,正好落在刘姥姥嘴里,刘姥姥赶忙嚼了几下咽下,因为她不知到第二条什么时候从天而降。凤姐看到刘姥姥咀嚼大便时嘴里还不停的向外冒着大便的热气,脸上的笑容更加醉人了。 

  说来也怪,刘姥姥学习伺候凤姐这方面的事很快,只吃了几条屎,对时间间隔的把握就很地道了,就好象刘姥姥天生就是伺候凤姐的一样。越往后,凤姐拉的越快,但刘姥姥很会接吃,竟然一点都没被溅在脸上,全落进了嘴里,凤姐拉完后用纸擦了屁股,把纸也扔在了刘姥姥嘴里。刘姥姥又吃了一会留在嘴里的屎,最后连凤姐的擦屁股纸也全吃进了肚子。 

  凤姐叫刘姥姥立刻去漱口,刘姥姥就去把嘴洗的干干静静,经凤姐检查合格才行。最后,凤姐骑着刘姥姥进了卧房,往床上一坐,说了声「舔」,刘姥姥就熟练的钻进凤姐的裤裆里。刘姥姥明白了,原来凤姐突然要自己舔屁股,是因为凤姐嫌用纸擦的不干净,让自己给她清理干净呢。刘姥姥顺从的在凤姐屁股沟里挥动着舌头,把留下的那点粪迹舔了一个干净,直到凤姐满意了为止。 

  就这样,刘姥姥才来了不到一个月,就已经被凤姐调教成了一个绝对忠实自己的吃屎狗。看看这被凤姐调教好的刘姥姥吧,每天早上,凤姐还没起床,刘姥姥就已经跪在凤姐床前等候主人醒来,凤姐醒后,刘姥姥就磕头请姑奶奶安并请示凤姐是否赏她尿喝。如果凤姐赏,磕头谢过,自己从凤姐脚处的被子钻进去,往上爬到凤姐跨下,把头深埋到凤姐两腿间,嘴对好后,一舔,凤姐就尿开了。 

  不洒一滴的喝掉。如果凤姐不尿,则只有渴着点了。凤姐下床后,自动钻入凤姐裤裆下,口称:「请姑奶奶上马。」凤姐骑上马后,刘姥姥咬住缰绳,凤姐控制方向。一般是去洗梳,然后去化妆,到了梳妆台后,凤姐下马,刘姥姥马上坐在马扎或垫子上,向前伸脖子,让凤姐骑上去放松一下腿脚,一边化妆。吃早、午、晚饭都一样,凤姐骑在刘姥姥头上先吃,吃剩的饭则倒入刘姥姥的狗盘,刘姥姥去门后跪着吃,喝水的器皿就是凤姐以前用的尿盆,里面撑着昨晚没喝完的凤姐的洗脚水。这个时间凤姐一般不来打搅,不过有时心情好时会来往狗盘里吐几口唾沫。 

  在白天的时间,有时会被凤姐骑着散步,有时被牵着「溜狗」,有时被凤姐骑在头上喝茶,也有时玩捉迷藏,即躲在任意桌子下,趁凤姐不备一下从她跨下钻过再去躲起来,只为逗凤姐开心。凤姐的小便要接着喝,大便则要去后院用嘴接着吃,还要让刘姥姥从屎的味道中判断自己是吃了什么食物才拉出的。晚上,用漱干净的嘴为凤姐洗脚,把洗凤姐袜子的水到入自己喝水的尿盆,如果当时渴了,先喝一部分也可。钻进凤姐的跨下,舔着屁股沟,直到凤姐进入梦乡,自己才可以入睡,但不能睡太死,因为凤姐可能随时会赏自己尿喝的。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刘姥姥变的神情呆滞面黄肌瘦了,这是由于要吃凤姐的屎所以食物吃的就少了,只有肚子是鼓鼓的,因为屎并不好消化把肚子撑鼓了。 

  但刘姥姥并不抱怨凤姐,她现在没有一点尊严,而且她现在竟从心里爱上了让凤姐虐待,一心想伺候地凤姐更舒服。凤姐真厉害! 

  一天,主奴照例享受着,这时,凤姐的一个丫头进来在凤姐耳边说了句什么,凤姐遂变的有些失落,原来,贾老太太要送刘姥姥回去了。凤姐抚摩着跨下刘姥姥的头深情的说:「狗儿啊,老太太要送你回去了。」刘姥姥一听,悲痛万分,哭了,眼泪哗哗的流下来,说:「姑奶奶,我不想走不想走啊,我还要伺候姑奶奶一辈子呢,求你给说说别让我走了,呜。」凤姐看到刘姥姥这么忠心,也很感动,说:「我的好狗儿,我去说也不行啊。 

  你只能以后再来伺候我了,别难过了。」凤姐让丫鬟们带刘姥姥去洗了澡,换上新衣服,准备去见贾老太太。凤姐说: 

  「待会见了众人,你知道该怎么说了。」刘姥姥立刻表决心:「回姑奶奶,我一定让你满意以报答你对我的恩德。」一到贾老太太那里,贾老太太就问:「刘姥姥,几天没见你怎么瘦了这么多,凤丫头对你不好吗?」刘姥姥急忙说:「不不不,凤姑娘对我可好了,我在她那里吃的好喝的好住的好,肚子都吃鼓了,呵呵,凤姑娘还常陪着我玩逗我开心呢,呵呵。」 

  凤姐在一边松了一口气,心想:真是好狗奴才,没有在大家面前拆穿我。贾老太太说话了:「恩,那就好那就好,你来了两个多月了,孩子们在家怕等急了吧,我就不留你了,以后常来玩啊。」遂让人给刘姥姥准备了些金银、布匹等,又让凤姐送一下,刘姥姥辞别了众人,和凤姐一起上了给她准备的马车。 

  车走了一会,凤姐说话了:「狗儿啊,你就要走了,有些话我要给你说一下。 

  你知道吗,以前我那样训练你都是为你好啊,虽说苦一点但是学了多少本领呀! 

  你现在不管到哪里伺候谁都能成为很好的狗奴才了!我知道,你很喜欢用我的尿盆吃饭,这个尿盆就送你做个纪念吧。」听完这段感人肺腑的话,刘姥姥的眼泪哗哗的落下,跪在凤姐脚边,激动的说:「谢姑奶奶,狗儿以后没法伺候姑奶奶了,临走前还想服侍姑奶奶最后一次,万望姑奶奶恩准,呜呜。」凤姐答应了,自己躺在马车的床上,脱下裤子。刘姥姥便卖力的舔起来,从脚开始顺着腿向上舔,把整个腿和脚清洗的干干静静。 

  最后到了屁股,刘姥姥很爱凤姐的屁股,她把脸紧趴在凤姐的屁股上闭上眼睛,狂吸着屁股上的香味,脸上露出幸福的神情。忽又贪婪的亲吻吮吸着这圆滚柔软光滑的大屁股,后又把腹股沟仔细的舔了一遍,最后说:「姑奶奶,尿给我点喝吧。」凤姐本不想尿,但为了狗儿还是努力尿了些,当刘姥姥吸完最后一滴甘露,凤姐也要回去了,刘姥姥流着泪磕着头送凤姐下车。凤姐终于走了,刘姥姥瘫坐在地上,回想着两个月来的幸福时光,心中暗暗想:以后一定还要来伺候姑奶奶! 

  就算这辈子来不了了,下辈子也要来伺候姑奶奶! 

  刘姥姥走后,凤姐的也恢复了平常的生活,可凤姐已经不习惯了,整日想有刘姥姥的日子。几日下来,凤姐实在受不了寂寞,只有睡觉打发时间,凤姐想: 

  这可不是长久之计啊,得找一个人代替刘姥姥。可是不好找,丫鬟们是不行的,长工也不行,只好用钱买了,反正有的是钱。凤姐便从集市上找卖身的,有卖身葬谁谁谁的,输光了钱的,乡下逃荒来的,等等。凤姐出高价挑了一些,契约上写着他们将成为凤姐终生私人奴隶,让干什么干什么,即使死也要服从,还要绝对忠诚。凤姐办完过户手续,把他们领回了家。 

  凤姐让他们在院子里跪成一排,训话道:「你们听着,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主人了!虽然我不会轻易叫你们去死,但如果有人让我不满意,我随时会处死你们。听明白了吗?」这些人听后,吓的砰砰地磕头。 

  凤姐命丫鬟们教给他们基本礼仪,象刘姥姥一样,这些人也被丫鬟们打的遍体鳞伤,一个个抱头鼠窜。可能是丫鬟们看到凤姐虐待刘姥姥羡慕的心里痒痒吧,这些丫鬟们充分利用了这次的权力,对这些奴隶们吹毛求疵,经常找茬踢打他们,奴隶们受不了,只有对丫鬟们磕头求饶,叫丫鬟为奶奶,有的奴隶钻丫鬟的裤裆以求丫鬟欢心,有的丫鬟骑着奴隶的头放荡的笑着,有的奴隶跑躲时被丫鬟一下拌倒,刚想爬起来就被两三个丫鬟一下骑到背上,被鞭子抽打着屁股向前爬,丫鬟们在背上拼命的抖动,叫到:「驾驾,快走啊,你这匹坏马,哈哈哈哈。」 

  有的丫鬟把奴隶弄倒,用脚踩着奴隶的脸,有的丫鬟一屁股坐在奴隶的脸上,还扭动着屁股磨蹭着奴隶的脸,有几个小孩奴隶跑不及时,被丫鬟们逮到,像踢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总之丫鬟们虐待奴隶动作是很粗鲁的,不象凤姐那么的文雅,整个院子里充斥着丫鬟们的狂笑,和奴隶们的嚎叫声、哀求声、哭泣声。一天下来,奴隶们一个个伤痕累累倒在院子里起不来了。 

  晚上凤姐回来后,看到散在院子里的奴隶和屋里兴奋的丫鬟,对丫鬟说: 

  「作的好,就得先让他们知道知道厉害。」又让丫鬟端几盆冰凉的水来,凤姐仁慈的洒上盐让丫鬟泼到奴隶们身上(盐有愈合伤口的作用),奴隶们被水激起来,凤姐安排他们在柴草堆里睡觉。 

  就这样,奴隶们被丫鬟们教化了几天,一个个变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丫鬟们可是过足了瘾,凤姐觉得差不多了,就对丫鬟说:「让他们休息几天,我好给他们归类。」丫鬟虽然没玩够,但凤姐说了,自己也没办法,不敢动他们了,奴隶们经过这段时间的经历,彻底的服了凤姐,只知道凤姐让干什么干什么绝对没有怨言,不抱任何幻想了。 

  过了三天,凤姐让丫鬟们带奴隶们洗干净身体,换了衣服,到院子中间报到。 

  奴隶们一到院子里,便看见凤姐威风嶙嶙的坐在屋门前的太师椅上,哇!华丽的穿着、动人的面庞、高傲的眼神,就像一尊女神。奴隶们吓的赶紧跪着爬过去磕头,山呼:「凤女王陛下万岁!您的奴隶我将永远匍匐在您的脚下!」凤姐抿嘴笑了,原来丫鬟们教奴隶们叫自己女王陛下,这称呼倒不错,就这样叫吧。开始说话了:「好,抬起头来吧,规矩都给你们讲过了,如果有谁敢违抗,决不轻饶!」奴隶们齐喊:「不敢不敢」凤姐说:「好,我就给你们分分工。」 

  说罢,凤姐走到奴隶们前面,指着几个体高块大的奴隶说:「你们出来,你们几个以后就是我出门骑的马,以后只能爬,再也不能站起来了,晚上睡在马圈里,不能进屋,懂了吗!」「懂了!」几个丫鬟带他们去马圈讲规矩,认地方去了,他们果然听话,是爬着去的。 

  凤姐又指着几个肩膀宽大脖子细小的奴隶说:「你们以后就是我的椅子。」又几个丫鬟带他们到屋里去安排位置。 

  凤姐指着几个身材矮小的小孩奴隶说:「你们几个就是我的舔屁股虫和舔脚虫。」丫鬟们带他们去了卧室。 

  对剩下的几个身材中等的奴隶说:「你们很幸运,有幸当我的小跟班,你们的工作就是我在家里时时刻跟着我,我随时有什么需要,就由你们来伺候。比如,当在家里骑的马了,当狗让我牵着散步了,玩一些游戏了等,还有,我要大小便时,将由你们用嘴接吃,听明白了吗!」「明白了。」全部奴隶各就各位,齐心协力伺候着主人凤女王。 

  和刘姥姥一样,奴隶们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适应磨合期后,都可以胜任本职工作了。因为根本用不了那么多奴隶,所以奴隶们也实行起了竞争上岗,凤姐觉得好用的留下,不好用的则关在储藏室里。要说凤姐真是仁慈,她对表现不好的奴隶处罚方法不是挨打,而是挨饿,即减少饭菜数量降低饭菜质量,受罚的奴隶常常饿的嗷嗷乱叫,悔恨自己为什么没伺候好凤女王。 

  随着竞争的不断激烈,奴隶们伺候凤姐的水平步步提高,奴隶们工作起来兢兢业业,做的井井有条。 

  凤姐最喜欢那几个小孩奴隶,晚上凤姐一上床,几个小奴隶就抢者给凤姐脱鞋,脱衣服裤子,给凤姐换上睡衣。凤姐往床上一躺,两个小孩一人抱一只脚抱起来就啃,那几个小孩有给凤姐舔屁股的,有给凤姐捶腿的,有给凤姐揉肩的,可把凤姐弄的舒服死了。 

  凤姐睡觉,一个小孩就钻进被子趴在凤姐屁股上就朝里舔,凤姐有时嫌不够深入,用手抓住孩子的头发就把孩子的头往里摁,有时兴奋了还用腿夹住孩子的头或身体,孩子身体小,夹在腿中也不会不舒服,不管凤姐怎么摁、压、夹、挤、蹬还是揉搓跨下的孩子,那孩子都不停的舔着凤姐的屁眼,凤姐都是尽兴了才睡着。第二天,凤姐还没醒孩子们就一起舔凤姐的脚心脚趾把凤姐叫醒。你说,这么好的小奴隶凤姐怎么会不喜欢呢! 

  凤姐一下床,孩子奴隶的工作就完了,这时会有几个奴隶爬进来伺候凤姐穿好衣服鞋袜,他们中会有一个代表钻进凤姐跨下,说:「请女王陛下上马去梳洗。」说明他是凤姐今天的散步马。凤姐屈膝坐下,抓起缰绳骑着去梳洗。不一会又骑着他到梳妆台旁,梳妆台下有一个奴隶凳,跪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凤姐跨了上去,坐在宽大敦实的肉垫(肩膀)上梳妆。吃早饭了,饭桌旁也有肉凳子,坐着吃饭。 

  平时凤姐在院子散步,后面跟着好几个随从奴隶爬者,如果凤姐想下马走走,则他们又成了欢蹦乱跳的小狗,有时追逐嬉戏,有时互相撕咬,有时钻凤姐裤裆,有时咬凤姐裤脚,凤姐有时会丢出一支树枝,小狗们会争先强后的叼回来,只为让凤姐开心。凤姐要小便了,狗儿们争着要喝,可最后还是得轮流喝,旁边的小狗们看到在凤姐屁股下大口大口喝着尿并露出幸福表情的那只小狗时都羡慕的直流口水,看他们争着喝尿的份上凤姐问他们有什么要求,他们一致回答希望凤姐多喝水。 

  凤姐要大便也是这样,不但没吃上的流口水,有的还伤心的哭了,而轮到他吃的那只小狗很气人,故意大口大口的嚼着屎还把嘴弄的吧唧吧唧响去馋没吃上屎的小狗。如果有小狗和那只小狗关系好,轮到的那只小狗会故意把脸一挪,凤姐就会把屎拉在他脸上一些,把这些屎留给要好的那只小狗吃。 

  夜里凤姐小便比较随便,不管谁,只要第一个把脸埋入凤姐屁股沟的,尿就归他喝,凤姐夜里的尿很浓味也很大所以成了在屋里的所有奴隶共同的目标,有时他们跪在床边一等就是一夜,凤姐一要尿了,所有奴隶冲向凤姐,在一场争斗后,会有一个幸运的奴隶把脸凑向凤姐的屁股,张开嘴……喝完后舔干净,然后自豪的向各位说这泡尿是如何如何的美味。 

  作为椅子的奴隶抢的最起劲,因为只有他们平时不但没机会喝到凤姐的尿,就连凤姐屁股的味道也无法品尝到。(真可怜!)要说最惨的就是那几个凤姐出门骑的马了,因为外面的路和家里可不一样,坑坑洼洼的还有许多石子。凤姐骑不了多远,这些马就不行了,手掌和膝盖常常被磨破出血,有的马的膝盖磨的鲜血直流,但他们为了能被凤姐骑在身上的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故不吭声,忍着巨痛继续向前爬去,血流了一路。最后还是被凤姐看到了,凤姐下马来,朝背上踢了一脚说:「真没用。」说完走回去了,马儿知道凤姐不再骑他了,伤心的哭着爬回去。 

  有的马奴因此被骑断了腿,残废了,凤姐一看没用了,就叫人拖出去杀掉,自己再去买新的马奴。不知换了多少拨,这个问题还是没有根本解决,凤姐就从中挑出几匹最强壮的马作强化训练,剩下的都杀掉。 

  一日,凤姐在院子外驯马,一个仆人过来说贾老太太要凤姐过去,凤姐下马要自己走去,突然一想:原来刘姥姥怎么说也是老太太的客人,不能让人知道我那么对她。现在的是我买下的私奴,有什么要紧。遂又骑上马,到老太太那里去了。 

  凤姐刚一进去,就把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人们有的笑着,有的撇着嘴不屑一故,指指点点的,贾老太太说话了:「凤丫头啊,你这是干什么呐?」凤姐笑着说:「老太太啊,这是我的马儿呀,出门骑着他比坐轿子还好呐。」贾老太太笑了:「奥,呵呵呵,凤辣子呀亏你想的出。」凤姐一看老太太认同了,就也陪着笑了起来。这一下,凤姐可成了满大观园的女人谈论的焦点,经常有人在凤姐门口驻足观看,三两个小姐太太的一起皱着眉头唧唧喳喳的,不知是愤怒还是嫉妒。凤姐在屋里看到后,满不在呼,凤姐才不会和那些人计较呢! 

  忽然闯进来一男生,原来是贾宝玉,见到凤姐嬉皮笑脸的说:「好嫂子,把你的马借我用用吧,我想玩玩。」凤姐「哼哼」一笑,说:「行啊,你这个调皮鬼。用完送回来啊。」贾宝玉高兴的牵出去了。原来贾宝玉想去林黛玉那里炫耀一下,见到林黛玉后说:「林妹妹,我们骑出去玩吧。」起初黛玉死活不骑上去,后来被贾宝玉硬拉上去的,林黛玉骑在前面,贾宝玉骑在后面搂着林妹妹拉着缰绳出去调情了。 

  贾宝玉生性顽皮,一出去就紧拉缰绳骑的飞快,林黛玉红着脸害怕的依偎在贾宝玉的怀里。刚一到假山马儿就走不动了停在路边,任凭贾宝玉怎么拉缰绳用鞭子抽屁股都一动不动,二人下马后,马儿一下瘫到在了地上,腿残废了。你想原来只驮凤姐一个人的,现在要驮两个人,还的爬的那么快,路又不好,腿不断才怪呢。贾宝玉知道闯了祸,不好给凤姐交代了,后来凤姐见到后,责备了贾宝玉几句,宝玉惭愧的溜走了。 

  凤姐即叫人把马杀掉,想:得想个彻底解决的办法才行,都死了那么多马了。 

  就叫人把马的衣服脱了,在马身上各个部位用浆糊粘上厚厚的棕色绒毛取代衣服,这样即使寒冬腊月也不会冷了,又让在手掌小腿上镶上很高的一层硬皮垫子,就像马掌一样,这样马奴趴在地上的高度一下变高了,凤姐骑上去,双脚离地有一块距离了,不会像以前那样觉得脚没地方放了,凤姐又让人定制了嚼子,缰绳,脚蹬等必需品安在马上,好了,这次凤姐上马就像模像样了,一手握住缰绳,左脚踩住左边的蹬子,用力往上一跨,骑在了马背上,凤姐蹬好蹬子双手紧拉缰绳,两腿一夹「驾」,马儿奔驰开去。 

  凤姐为了试验一下垫子好不好用,故意骑到最坑挖的路上,骑的飞快,凤姐在上面觉得真有了骑马的感觉了,就高兴的在外面疯了一下午,晚上回来才兴高采烈的骑回来,下马后想起本来是试一试垫子的,遂踢了马儿一脚问:「垫子怎么样,腿有没有事?」马儿回答:「回女王陛下,垫子非常好,我一点也不觉得腿疼也不觉得累,就是凤女王再骑我跑一整夜也没事。请凤女王以后出门就骑着我吧,去哪里也行多远也行。」凤姐听后很高兴,自己的方法可行,最麻烦的问题终于解决了。凤姐欣赏着自己的杰作,马儿浑身均匀的布满绒毛,已看不出人型了,垫子很合体没有附加物的累赘感,漂亮的嚼子、缰绳、马蹬。 

  突然凤姐发现问题了,原来是在马腹部的老二露出来了悬在那里,凤姐想这可不行,就对马儿说:「你下面的东西太碍事了,阉了吧,你没意见吧?」马儿回答:「回凤女王,马儿怎么会有意见呢,您本应该把我骑断腿,您再把我杀掉的,现在您大慈大悲给我配上了软垫,要阉我还不是应该的嘛,我只求你多让我驮着您走,我一定让您骑的舒服满意,以报答你的大恩大德!」凤姐听后满心欢喜,又想阉了他可能会死,又不好找代替的,就命人在那里多加一些绒毛,盖的严严实实。 

  现在凤姐可以骑着这样的马儿到处走了,大观园的人们争相来看,上面是英姿飒爽的女骑士,座下一匹毛茸茸跑的飞快的高头大马,看的那些小姐太太们心痒痒。时间一长,大观园里流行起了虐待奴隶之风,凤姐绝对是大观园里引领风气之先的人!那些年纪大的实在不好意思,只能在心里暗暗羡慕,可是年轻的人们都争相买奴隶虐待。 

  就说贾宝玉吧,在市场上买了几个送人,他把一个较文静的奴隶送给了林黛玉用,林黛玉的身体太差了,好象风一刮就能被吹倒的样子,有了这个奴隶,林黛玉出门走累了就坐在奴隶身上歇脚,看到树上的花,会让奴隶当凳子撑着地,自己踩在奴隶背上摘花,如果还够不到,就骑上奴隶的脖子让奴隶扛起她,故意慢慢的摘花,因为她不好意思说自己喜欢骑在奴隶头上不想下来。 

  作像薛宝钗这样的疯丫头的奴隶最惨,那些丫头才不考虑奴隶的死活呢,看吧,几个丫头正在和贾宝玉赛马,丫头们由于骑的很不得法,象骑在上面使劲抖动身体了,一不满意就抽打屁股了,虽然这样是令自己很兴奋,可奴隶的优势没有发挥出来,最终败给了贾宝玉,奴隶们就成了出气筒,被鞭子疯狂抽打的奴隶满地打滚嗷嗷乱叫,有的是被抽的皮开肉绽,有的被当场打死了,丫头们一边抽着一边高声狂笑,最后对贾宝玉说明天再找新的奴隶来比赛,直到有一天赢了贾宝玉为止,这些奴隶就被丢在这里,晚上工人打扫时不管死活一律当垃圾扔掉。 

  到凤姐家里取经的人也越来越多,凤姐很爱帮助别人,从来都乐此不疲的向她们展示全部项目,来人都向凤姐竖大拇指,而自己记在心里回去效法。一来二去,大观园里的奴隶越来越多,差不多每个小姐太太都拥有了一群忠实自己的奴隶来虐待,而每天被小姐太太们狂虐致死的奴隶也是堆成了山。大家增进了交流,互相介绍虐待奴隶的经验和新的玩法,水平在很短时间内就都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不过还是以凤姐最为突出。一时间,大观园里是街上路上犬马不断、屋里院里笑叫震天。 

  又到了春暖花开的时节,姑娘们相约去郊游。来了,前头是小姐太太们的马队,虽说是队,可并不排顺序,前后左右随姑娘们喜欢,象凤姐这样稳重的太太们都在中间平稳的骑着马儿前进,可是象薛宝钗这样活泼的小姐们就没那么老实了,她们骑着马儿忽前忽后忽左忽右的追逐嬉戏着,有时还绕着队伍转圈,逗的大家哈哈大笑,大家都很高兴,一路欢声笑语。 

  后面的队伍是随从队,是每家的丫鬟们牵着奴隶跟在马队后面,他们可要排好顺序,有的丫鬟由于太羡慕前面的主子了,就偷偷的找机会骑在自己牵着的任意一个奴隶身上,过一把主子瘾,可是,一旦被马队中的主人看见,主人一定会掉转马头直骑过来,扇丫鬟一个耳光,提醒她丫鬟就是丫鬟不要忘了本!而且那肯定是别人的丫鬟,凤姐的丫鬟绝对不会忘本!牵着的奴隶都是郊游路上要用到的奴隶,像备用马奴了,喝尿奴隶了,吃屎奴隶了,椅子奴隶等。有一些奴隶一会驯奴比赛还要用呢,不过,相信最后的胜利一定是凤姐的! 

  凤姐骑着骑着,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凤姑奶奶,我来伺候你了。」凤姐转身一看路旁跪着一个人,原来是刘姥姥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