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婆做爱时,老婆的女同事就在房子外边】【作者:yjswhf】【


  前一段时间老婆和下面基层单位一个女同事一起到外地学习一个月,一个月没有近女色,我的那个玩意儿简直要憋坏了。
  终于接到老婆要回来的电话了,是晚上八点多的火车,可能到家也就是晚上九点多,心想,今天终于可以放一炮,早早地洗了个澡,准备了许多吃的,等待着老婆的回家。
  门铃响了,急忙跑出去开门,一看,原来,老婆身后还跟了一个人,就是那个女同事了。
  原来,这个女同事由于在基层工作,市里没有房子,下了火车已经没有去她住那儿的车了,只好跟着我老婆来我家住一夜。
  本想和老婆在家好好享受一下二人世界,这下来了个人,一下子把我的热情给压了下去。
  等老婆吃罢饭之后,她们两个又洗了澡。
  看到老婆洗完澡之后只穿了一件睡裙,两个咪咪突了出来,我就知道老婆的睡裙里又是真空的了。刚才压下去的欲火马上又升了起来。
  再看那个女同事,也是只穿了一件睡裙,当然她的里边不是真空了,但那是一件有点性感的吊带睡裙,看得我的眼都有点儿直了,但我知道老婆在看我,所以赶快转移了视线。
  望着老婆那火辣辣的身材,我忙说:「你们都坐了一天一夜火车了,如果困了就早点休息吧。」然后就拉着老婆向卧室走。
  这时老婆忙对女同事说:「你如果不困就看电视吧,我是太累了。」那个女同事忙说:「你们先休息吧,我在火车上睡了一天了,现在一点都不瞌睡,我先看会儿电视。」到了卧室,我一下就把老婆摁到了床上,三两下,老婆就被我扒得一丝不挂了,而我也是脱得一丝不挂了,舌头在老婆的身上来回舔动,老婆忙说:
  「小声点,外边有人。」
  我说:「管她呢,我都一个月没有做了。」
  一会儿,老婆就发出了一阵销魂的声音,这更刺激我的神经,我的下面更胀的要命了,而老婆的小舌头开始在我的身上游动,一会儿,就将的鸡巴含到了口里,我却将鸡巴硬是取了出来,然后拼命地用舌头爱抚着老婆的下面。
  老婆叫床的声音越来越大,我想在外边看电视的女同事肯定是听到了,而这时我也竖起了耳朵,听着门外的动静。
  由于我的卧室门下面门缝比较大,而卧室的灯我也关了,所以从卧室外边路过的话,我从门缝里可以看到外边的影子,我一边亲吻着老婆的身体,一边却留意着外边的动静。
  终于我看到门缝外边有一个影子,然后就一动不动地停了下来,我知道,肯定是老婆的女同事听到我老婆的叫床声音。看到外边有人在偷听,我真想把门把开让她进来看看,可想想这样肯定会吓到她的,所以,最后我没有敢这样做。
  外边的偷听也给我带来了无穷的力量,老婆在我的爱抚下,已经快接近高潮了,她不顾一切地将我的鸡巴拉向她的下面插。
  我也看时候差不多了,就将老婆按到在床上,采用狗交式的动作,从后边不停地开始抽插,这样,两个性器之间碰撞发生的声音更加响亮。
  终于,在一阵狂轰乱炸之后,我射出了一个多月没有射出的子弹。
  老婆也在一阵舒服之后,倒头睡着了。
  可我却还记着外边那个美丽的女同事。
  我故意只穿一条裤头走了出去,然后装作忘记她在客厅的样子,等她看到我健壮的身体和裤头里鼓鼓的东西后,才突然说:「真不好意思,忘记你在客厅了,不应该装成这样。」我却只是说着对不起话,就是不走,那个女同事马上脸红了,但又忙说:
  「没事,没事,我家那口子平时在家也是那样的。」回卧室 换了一件大裤头后,我看到她还在那儿看电视,但好像心却不在电视里,我忙说:「今天怎么这么热呀,热得睡不着。」她笑着对我说:「是吗,那应该散散火的。」我一听,呵呵,有点儿意思,忙说:「不行呀,散了一下,但好像作用不大,可能是火气太大了。」她继续笑着说:「呵呵,有也可能,积了一个多月的火,一下子不能散完的。」我一听,忙说:「是呀,不行一会儿出去再败散一次火。」她听了,呵呵一笑,说道:「还真有了你了,不和你聊了,我要睡觉了,明天也给我家那个散散火。」然后一转身就遛到另外一个卧室去了,入卧室前又转身对我一笑,同时双手往咪咪抚摸……
【完】
  字节数:3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