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捕获美女犬林影【作者:不祥】



  距离咒泉乡五十二里,有一个名叫风月镇的小镇,人口不足三千。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一个美少年正牵著一名风姿绰约的美女在逃走。
  逃到了那间分店遍及各大小州县,跟全国破庙数目一样多的悦来客栈门外的时候,美少年喘气说道:「来到这里应该已经安全,发三儿那个淫贼追不上我们
的。」
  语气虽带著惊惶,声却像出谷黄莺般清脆悦耳的美女轻声说道:「多谢方公子相救之恩,小女子林影实在不胜感激。」
  方公子低头一看,顿时心跳加速。
  名唤林影的姑娘,看起来只是个二八年华的花样少女,粉雕玉琢的脸颊仿如白瓷一般光滑,唇红齿白眉目如画,眼波如梦似幻。乌黑发亮的三千漂瀑似的发
丝,随风飘荡煞是好看。
  一身官家小姐打扮,鹅黄色的长裙因被汗水濡湿而紧贴娇躯,突显出凹凸有致的丰满身材。喘息不已的她酥胸一起一伏,叫人看得怦然心动。
  逃出险境的林影心神一宽,俏脸上绽放出一个足以叫铁汉也为之溶化的灿烂笑容,柔声细语的说道:「方公子你额上冒出很多汗珠呢!」接下来林影大著胆
子,花容月貌暗带红晕,用衣袖替这位姓方的武林侠士擦拭汗珠。
  姓方的少年侠士心跳加速的说道:「不要紧!就是有些累。」嘴上虽然如是说,却自觉全身血液沸腾,差点无法克制,想要侵犯林影。
  这时林影娇呼一声,看著少年侠士的裤裆说道:「方公子!你受伤了。」
  只见裤管上有一个两寸多长的破口,露出下面一个一寸多长的伤口。虽只是皮肉之伤,滴出来的血却是蓝色的,一望而知应该是被毒剑所伤。
  「不好!方某并无解毒之药在身,再说,也不知发三儿那淫贼用的是何种剧毒。」
  林影银牙一咬,脸色凝重,坚毅的说道:「方公子,若你不介意的话,请你容许小女子替你吸毒疗伤。」
  「林影姑娘,万万不可!男女授受不亲,何况这随时会让你有性命之忧。况且方某若是答应,岂不是由救你变成害你!」
  林影的语音虽然娇柔,语气万分坚定的说道:「得人恩果千年记,没有公子救命之恩,就没有林影!事急从权,恕我不避男女之嫌。」
  林影袅袅娜娜的蹲低身子,十只青葱玉指握紧受伤的大腿,红唇轻启,吐出丁香小舌舔在伤口之上。
  被林影那嫩滑温热的小舌舔在腿上,姓方的少年侠士全身一震,心神为之动摇,双腿发软,一阵触电似的快感窜过全身。
  蹲在男人胯下的少女林影,手肘有意无意之间碰到对方的双腿之间。那对水灵灵的美眸中浮现出了一个错愕的眼神,接下来她竟然出人意外的大胆一手摸在
其上。
  林影一脸颓丧的神色,那娇柔拘谨的态度尽失,语气失落的娇蛮说道:「你是女扮男装的娘儿?」
  假扮男儿身的少女娇声笑说道:「抱歉让您失望了!艳名满天下、必破童子功的淫妇林影。」
  脸带不满的表情,林影凝神聚气,站起身说道:「特意设下这个陷阱来引诱我上当,你究竟是什么人?」
  打扮成男儿身的少女巧笑倩兮的抱拳说道:「我是蛾眉派的女弟子小芳,奉师门之名前来收拾你这个淫妇的。」
  这时,由横街窄以至青瓦屋顶上,数十名蛾眉派的女弟子蜂拥而出,为首之人,身高六尺,一身劲装打扮,紧贴著玲珑浮突的娇躯,长发以头巾扎起,巾帼
不让须眉的这位英挺美女亮剑指著林影说道:「淫妇林影!我是蛾眉派的大弟子武璇,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林影笑得花枝招展,玉颊桃腮凝水,露出了一排雪白整齐的贝齿,娇滴滴的说道:「说得正气凛然似的,原来是武林第一老姑婆门派,未婚夫婿马苏被我抢
了,阳刚粗鲁名动天下的武璇姑娘,失敬、失敬!」
  武璇舌绽春雷,声震屋瓦的说道:「少在那里给我耍嘴皮子,你束手就擒的话,我还可以饶你一命。」随著武璇的一挥手,蛾眉派的女弟子,纷纷拔剑向林
影包围过来。
  心知形势不妙的林影,一面寻找准备突围的机会,一面装出一副花容失色的模样道:「原来这就是号称正派中人的手法,以众凌寡欺负我林影一个弱女子。
男未婚女未嫁,我喜欢献身给谁是我的自由!至于马苏,先不说你们尚未成婚,男主外,女主内,男人大丈夫在外寻花问柳是世间平常事,哪轮得到武璇你这悍
妇多管,你连妻子的名分也没呢!你总听过七出之条吧?你这算是不守妇道!」
  面上妒恨交加的武璇,一剑有如疾风迅雷般斩向林影,娇叱一声骂道:「你这该死的荡妇给我闭嘴!千人跨、万人骑的骚货。」
  林影一招金蝉脱壳,己经飘然脱身而去,只留下被削成两半的鹅黄色长裙掉落在地上。
  林影身上披著一件半透明的翠绿色轻纱,这不只是衣物,更是她的武器。轻纱之下,欺霜赛雪的肌肤若隐若现,上身穿著一件玫瑰般鲜红的香艳肚兜,雪白
的香肩尽露在外,高耸挺突的双峰仅仅半掩。至于下身则是一件短无可短的粉红色亵裤,包裹著那圆浑且弹力十足的香臀,纤巧诱人的苗条长腿无遮无掩,六寸
金莲上穿著白袜绣鞋。
  这身性感暴露的诱人打扮,即使在香闺之内也没有多少女子敢如此穿著。虽是夜深,但在大街之上,林影如此穿著,脸上却没有一丝羞怯尴尬的表情,反而
轻摇柳腰浅摆香臀,以一副烟视媚行的诱人模样,露出一个嘲弄的浅笑,挑拨著围攻自己的蛾眉派女弟子。
  「贱人!」
  「不要脸!」
  「把我们女人的脸面都丢尽了。」
  在蛾眉派刀光剑影的剑阵之中,林影的翠绿色轻纱,连挡数剑后尽成碎纸,但她仍然处变不惊的在左闪右避,并且反唇相讥的嘲笑说道:「难怪蛾眉派的女
人都没人要,一个个老了之后只能留在派内做道姑!男人就是喜欢我这种模样,这才有情趣。我又有什么办法?总不成跟你们一起做老姑婆,嫁不出去学做道姑
吧。」
  手无寸铁的林影看来全无反击之力,被说中了痛处的蛾眉派女弟子们愤而追斩她。在轻敌和愤怒之下,蛾眉派的剑阵因各人的鲁莽出招而大乱,攻势虽气势
猛烈,却也破绽处处。林影现在虽然狡黠轻笑装出一副镇定从容的样子,实质上却提心吊胆害怕不已,能否突围而出就看自己是否能把那一闪即瞬的机会了。
  连闪数剑之后,林影窜出了包围网之外。但武璇也急赶以来,剑光如电的削向林影那羊脂白玉似的娇躯。
  千钧一发之际,剑峰削断了肚兜的肩带,使之随风飘落。
  林影娇叫一声的惊叫而出,双颊染红娇羞的掩胸笑道:「再见了!嫁不出去的蛾眉派准道姑们。除了人多欺人少,你们也不怎样啊!」
  林影看著蛾眉派诸女气急败坏的样子得意万分,却突然发现了她们的表情出现变化。
  在她发现变化的原因之前,只觉赤裸嫩滑的粉背被人轻轻一触,立时穴道受制动弹不得,整个香软娇躯已被小芳抱进怀中。
  原本还在媚笑的林影表情变得僵硬,刚才小芳的确不在这里的,究竟是什么时候移到这里,守株待兔等自己进入陷阱。她心想,自己实在太失察了,可是后
悔亦已无法改变现状。
  武璇兴奋的赞赏小师妹小芳说道:「小芳你干得好!终于给我逮著这个淫妇了。」
  小芳腼腆的笑著回答道:「都是多得大师姐平常指点小妹。」
  武璇把宝剑架在林影雪白的粉颈上说道:「你这个牙尖嘴利的淫妇,还有什么话要说?」
  失手被擒的林影现在全无反抗之力,要活命就唯有靠一张嘴了,厉声狡辩说道:「就算我是淫妇又怎样?我又不是杀人放火,更不是巧取强夺的绿林强盗?
你们凭什么对付我?」
  武璇气愤的说道:「林影你这贱女人!死到临头还要嘴硬。」
  话虽如此,武璇等人始终是蛾眉派出身的正道人物,阵上交锋时斩杀林影这等邪魔外道理所当然。但即使从正派的观点来说,林影所犯也不是死罪,现在把
她擒拿到手,一时间却不知该如何处置才恰当?就这样放了她是绝无可能,可用刑惩罚又非蛾眉所长。
  蛾眉派的对其他女弟子纷纷作出建议。
  「她既然是淫妇,那就卖她入青楼!」
  小芳说道:「那不是便宜了她,何况我们蛾眉派,岂非落得一个拐卖淫妇的名声。」
  「在她脸上削上二剑,打一个交叉,看她还如何勾引男人?」
  小芳说道:「这样刑罚过重了,我们蛾眉又不是朝庭那些狗官,岂能滥用肉刑?」
  「送她入尼姑庵剃渡作尼姑!」
  这主意引起一众女弟子们的赞同叫好之声。
  小芳说道:「主义虽好,但佛门要求剃渡的人出于自愿,用强迫的话,也没尼姑庵愿意收她。」
  「那废了她的武功!」
  小芳说道:「废她的武功是可以,可是她没有了武功,还不是一样会四出勾引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