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绝刀——江湖淫荡史【作者不详】编辑到1楼



  绝刀——江湖淫荡史
(一)
深夜。
  镜湖山庄。
  湖心亭中围坐着六个人。为首者白发苍苍,面容清衢,眼神锐利如电,正是江南第一大帮的大江帮帮主「铁狮」展鹏飞。展鹏飞身旁坐着的是副帮主「百爪神龙」周遥,四旬左右,方脸浓眉,透着一股不怒自威的神色。
  「天上凤凰,地上狮王,水下龙王」。
  这句话说的是江南五省武功最高的三个人。「狮王」和「龙王」指的正的是展鹏飞和周遥。「凤凰」则是被称为美貌、剑法和暗器江南第一的「幻剑神针」秦雪凤。
  三人中秦雪凤资历最浅,又是女流。周遥则陆上功夫稍逊两人一筹。所以无论武功、威望、势力,以狮王为尊。
  「铁狮」展鹏飞雄霸江南,不知灭了多少武林黑帮,杀了多少绿林枭雄。江湖上想杀他的人绝不会比这镜湖里的鱼少,可是这二十年来却从没有人试过。因为他是「铁狮」展鹏飞,是「狮王一吼,江南颤抖」的狮王。
  二十年前,他辅佐慕容世家的慕容别情创立大江帮,击杀当时的江南第一大帮逍遥帮帮主,一战成名。其后慕容别情与六大派联手远征魔教,展鹏飞率手下弟子昆仑山中血战魔教「五行旗」,苦斗三日三夜,全身一百二十三处伤口,终于歼「厚土」、「黑水」两旗,拳毙两旗的掌旗使,名扬天下。
  凯旋而归后,大江帮和慕容世家突遭魔教残部奇袭,慕容别情战死,也是「铁狮」展鹏飞力挽狂澜,击退魔教五魔,重振大江帮,号令行遍江南水陆。
  所以,这二十年来,没有人敢杀展鹏飞。杀人的人都已成了被杀的人。也没有人敢说要杀展鹏飞。敢说的人都已成了赶死的人。
  然而现在却有了这么一个人。
  亭中的石桌上静静的摆着一张大红帖子,微风吹着帖子轻轻的抖动着。白色的纸上几个黑色的大字张牙舞爪彷佛要破纸而出:「素闻狮王慷慨豪迈,今夜三更,前来拜访,欲借头一用,望不吝赐予。绝刀拜上。」亭里的几人都静静的,一动不动。众人都脸色凝重。
  「绝刀」是最近几年崛起的神秘杀手,死在他手上的虽只有寥寥十余人,然无不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更包括少林罗汉堂的首座渡苦大师和武当俗家第一高手卓不凡大侠。据说此人刀法凌厉无匹,已可比得上昔日的「刀魔」。
  没有人见过他的刀法,因为那些人都已经死了。只是从死者的伤口上推断出他惊人的刀法造诣。更让人胆寒的是他的行踪飘忽。「绝刀」曾经一刀击杀纵横大漠的马贼彭虎于塞北,次日却毙盐帮帮主于扬州,的是神出鬼没。
  亭外水声潺潺,混杂在风中的,彷佛还有人的「砰砰」的心跳声。
  一个白衣文士突然「呵呵」笑了起来,道:「帮主不必忧虑。这绝刀虽然已位列天下三大杀手,可是武功岂及得上帮主?所长者不过偷袭暗杀。今我等既已有备,又何惧于他。属下已布下重重埋伏,只等他来自投罗网。诸位请看!」说罢,一手遥指远处。
  众人随着他的手指望去,只见湖边四周火把亮如白昼。
  极淡的月光中,白衣文士声音平和从容。「此周围数里灯火通明,人兽难匿其踪。五百帮众,二十人一组,来回巡视,箭上弦,刀出鞘。遇袭则哨音示警。」周遥点点头,道:「布置虽严谨,然未必无可乘之机。」白衣文士淡淡一笑,遥指湖边的黑黝黝的矮数丛,道:「帮主再请看,此处已挖沟壑,罩以草木,内伏一百暗器好手,由罗、李二堂主率领,发现『绝刀』则灰石、绊索、暗青子招呼,纵不能擒杀他,也可消耗他大半体力。」展鹏飞冷哼道:「碰上绝顶高手,这些下三滥的招数未必管用。」白衣文士脸一红,躬身道:「帮主教训的是。」又说道:「只是属下认为这些杀手向来喜欢使用下三滥的手段卑鄙偷袭。咱们这么作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一个白发老道插口道:「严总管说的有理。对付冷血的畜生原无需计较手段是否光明正大。」说话的人是武当的清木道人,剑术据说只比他的掌门师兄白木道人略逊一筹,为人却是刚直不阿,火爆脾气,绝不似修道之人。
  周遥道:「清木道长和严风兄弟所言极是。大哥未免有些迂腐了。只是光有这些埋伏仍非万全之策。严兄弟莫非还有什么高明的布置?」严风含笑,手指亭外的湖面道:「帮主猜的不错,真正精彩的布置却在这水中。」众人凝目望去。
  亭外,夜如墨染,风掠过水面推起一圈圈波纹。
  严风指着黑漆漆的湖面说道:「你们看这镜湖水青如玉、明如镜。谁又会料到这湖面上漂浮着一层蚀骨腐肌的化骨神水。」「化骨神水?」众人都惊叫起来。严风得意洋洋道:「不错。如今浮桥业已拆去,要过来唯有渡水一途。任这绝刀功力通神,也难飞跃这三十丈的湖面。除非他及时知机而退,否则只要沾上一滴神水,也难逃尸骨无存的下场。」展鹏飞皱眉道:「严兄弟,此种毒辣的布置有伤天和,以后不可再用了。」严风道:「属下遵命。其实这化骨水得来不易,今日已尽数用去了。」展鹏飞「呵呵」笑道:「我等兄弟虽然不才,但凤女侠、清木道长、了凡禅师都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我们联手之力,便是昔日的魔教教主独孤残也接下了,何惧一个杀手。我们这般草木皆兵,倒让诸位见笑了。」了凡禅师道:「这等妖人诡计多端,防不胜防。若是光明正大的决斗,少林的渡苦师兄、武当的卓大侠哪一个不是武功卓绝,怎会被他一刀致命。此次严大侠好谋划,滴水不漏。咱们几人就在这喝酒赏月屠绝刀。」一时意气风发,豪情万丈。
  众人一齐举起酒杯,喝采道:「好一个喝酒赏月屠绝刀。」忽也有个声音冷冷道:「好一个喝酒赏月屠绝刀。」声音不大,却似把蜜蜂放进耳中,众人脑中嗡嗡作响。
  亭中诸人一齐色变,浮桥已然拆去,湖心亭上只有他们六人,这时怎会冒出一个旁的声音。
  几人慌然变色之际,却见展鹏飞仍然举杯在唇,脸上微笑依旧。他们相顾而视心下都道:「莫非这是展帮主埋下的伏兵,这样紧张莫叫旁人轻看了自己。」就这瞬息,展鹏飞的身子呼地晃了两晃仰面跌倒,「啪」酒杯随即从手中滑脱,摔得粉碎,浆水四溢。
  坐在展鹏飞对面的清木道人已瞅见展鹏飞身后白光一闪,急抬头望去,正见一个黑影已结束倒挂金钩之式,攀上亭掾。惊呼道:「不好,绝刀……快,照顾帮主」。说罢,纵身跃起穿破亭顶而出。
  新月如勾,映得四周湖面淡淡生辉,清木道人一踏上亭顶就看见一条人影正欲凭空渡虚跃起。
  清木大喝一声,拔出长剑抖动化出几十个幻影,映着月光,彷佛几十道闪电向黑影劈去。
  漫天的闪电倏然而止,清木的长剑已被黑衣人翻腕用刀压住。
  清木振臂提剑。那黑影随着这一提之势冲天而起,斜飞而去,冷冷道:「多谢助力。」此时亭中众人都已奔出。那黑影身形向对面湖岸飞去,眼见去势渐尽,只要足沾湖面就会尸骨无存。众人心里暗喜,这武林祸害今日难逃一死。只可惜已伤了展鹏飞。
  空中忽然又一个硕大的黑影扑下,带起一阵急风,向黑衣人掠去。
  众人看清是一只大雕,眨眼间已接住黑衣人下落的身形,背负黑衣人向空中越飞越高。
  一声清叱,几十枚钢针划破夜空,带着淡淡的辉光向一人一雕追去,曲折的轨迹在空中彷佛编织了一张网。
  网越收越近,黑衣人的刀化作了一条光幕。
  「叮当」、「叮当」之声不绝于耳。钢针纷纷落下,彷佛漫天的细雨,在湖面刺出点点的涟漪。
  大雕忽的身体晃了晃,凄厉的鸣叫一声,向湖面坠去。
  雕身上的黑衣人腾空而起,掠过剩下的十几丈的湖面,落在了对面岸上。回首看了一眼湖中挣扎哀嚎着的大雕,身形飞掠而去。岸上的火把一枝枝灭掉,打斗声和大江帮帮众的惨叫声也渐行渐远。
  湖心亭的众人看着三十丈宽的湖面,无计可施。湖中大雕的身体「丝丝」的冒着白烟,已然越来越小,众人尽皆胆颤心惊,这种凄惨的场面还是首次得见。
  一个婀娜的身影忽的向湖中掠去。众人认得正是刚才发暗器的「幻剑神针」秦雪凤。
  众人惊呼声中秦雪凤已经落向湖中大雕所在的位置,脚尖在雕身上一点,身形又起,落至对岸,消失在黑暗中。
  「好厉害!」清木暗暗佩服道:「十几丈的水面一掠而过,不愧是天上凤凰,不知和绝刀比谁高谁下?」转身问周遥道:「展帮主怎样了?」周遥挥泪道:「展大哥已身亡了。」夜已深,战天下站在山岗上,望着脚下炸锅般喧乱的镜湖山庄,心情却平静得像这淡淡的月光般没有一丝波动。
  战天下闭上眼睛,想像「狮王」展鹏飞被刺杀的情景,依稀中彷佛空气也有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腥。不知什么时候起,战天下已经离不开这种令他兴奋的味道。
  战天下还记得他作杀手的第一次,对手是川东的名武师「燕翅刀」霍明。当他的刀划过霍明的脖子时,那血花喷洒而出的妖艳景像带给他的震撼,使他一霎间竟忘了躲避霍明临死的反击。如果不是霍明的武功差得太远,战天下早已死在了他的第一次出手中,也不会有现在的武林「杀手之王」。
  如今的战天下早已不会对血有一丝一毫的恐惧。血的味道只会使他舒畅和兴奋。在这样的杀戮夜中,战天下微微的嗅着,微微的醉着。
  忽然,他的眼睛睁开了,望着远处山脚下纵跃如飞的一个黑影,嘴角挂出一丝淡淡的笑意。紧接着战天下的身形动了,消失在朦胧的虚空中,只留下婆娑的树影在山风中摇动。
  帏帐低垂,两具赤裸的肉体在床上剧烈的运动着。肚皮撞击产生的「啪啪」声混着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女人狂野的呻吟声,听得屋外的几个巡逻的寨兵淫心荡漾,艳羡不已。
  这里是青云山的大圣寨。床上的一男一女正是大圣寨的寨主「妖猴」解重山和他的情人「五彩花娘」董妍。解重山生得尖嘴猴脸、手长臂长,被人称作「妖猴」。当然这只是别人背地里给他起的外号,当面则称他为「神猴」。
  解重山也颇以自己的猴样为荣,将这寨子也取名为「大圣寨」。董妍则精擅暗器轻功。她的暗器是晶石作成的,若晴日里发出,因折射阳光之故可以收眩人夺目之效,人又长的极俏丽,因此得了个「五彩花娘」的美名。
  两人酣战了半个时辰,已近收兵的阶段。解重山忽的低吼一声,抱紧董妍雪白的屁股,阳具前挺,龟头抵至董妍的子宫口,喷射出一股股热黏的精液来。
  「啊……」,同时董妍也发出一声尖叫,全身像被电击了一般剧烈抽搐着,接着软软的仰躺在床上。两人都一动不动,彷佛昏死了过去,只余下渐渐轻微的喘息声在屋里回响着。
  许久,董妍轻轻说道:「死鬼,今天怎这般厉害,弄的人家都快死了。」解重山看着身下烂泥般软瘫着的董妍,手指轻轻拨弄着董妍的乳头,喘气道:
  「小妍儿今天好漂亮风骚啊!」董妍嗔道:「难道我以前就丑吗?」解重山道:「小妍儿当然不丑。人人都说江南第一美人是『幻剑神针』秦雪凤。其实依我看,那只凤凰名气虽响,容貌未必及得上你,武功也未必像江湖上传说得那样神乎其神,多半是那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什么少侠啊、俊杰啊吹捧出来的。我若是什么大侠,也把小妍儿捧成江南第一美女。不,是天下第一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