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大唐双龙传【作者不详】



大唐双龙传(一)
「报告总管。已封锁扬州各个城门,那两个小偷一定逃不了。」一个士兵向宇文化及道。
  「谅那些小偷都成不了什麽事,倒是那白衣女子剑法高强,要多加提防。」士兵毕恭毕敬的应了一声。
  那边厢,白衣女子傅君 押着寇仲和徐子陵,早已带着长生诀逃离扬州。
  三人从水路逃走。小船在江上疾驶,一会儿,後面竟有数十艘军舰追过来。寇仲怪叫道∶「宇文化及追来了,怎麽办?」徐子陵也着急起来,毕竟,他们只是两个十来岁的少年,从未见过这种大场面。傅君 镇定如恒,向寇仲道∶「你继续掌舵,我自会应付。」话刚说完,宇文化及已像箭般冲过来。短短几秒,已将冰玄劲提升至最高境界,双掌向傅君 印去,寇徐两人也感到他森寒的掌气。傅君 夷然无惧,拔出长剑往他刺去。掌扫中傅君 的剑背,两人都是全身一震,都不能继续向对方出击,各自将劲气卸在船上。小船哪受得了他们的劲气交击,立即粉碎。宇文化及提气跃回军舰,长笑道∶「傅小姐再见,以後再讨教。」三人随水漂流,到了一个沙滩,累得躺下来。傅君 一身白衣,被海水一浸湿,便如同没穿。粉红的乳头、浑圆的乳房,还有那丛令人心动的黑毛便出现在寇徐两人眼前。
  寇仲和徐子陵虽然不是色情狂,但始终是一个正常的男性,又正值青少年时血气方刚,看到这些火辣辣的场面,生理上不由得起了自然反应。
  傅君 瞧在眼里,又羞又气,怒嗔道∶「你们这两个小鬼在想些什麽下流东西?」由於刚和宇文化及的寒劲比拼,又被海水浸过,身体现在冷得如坠冰窖。这一说话,又是激动的骂人,终於抵受不了,喷出一口鲜血。
  寇徐两人见傅君 吐血,忘记了浑身的疲劳,一跳起身,急忙扶着她。徐子陵念及她的救命之恩,温柔的问∶「你还好吧?」傅君 疲累之极,只虚弱地点点头,便合上眼了。寇仲问∶「不是这麽快就死吧?」徐子陵探探鼻息,尚有呼吸,心内安定,向寇仲道∶「睡了而已。」寇仲道∶「看她的样子,一定是冷病了。陵少,你先去找些树枝来生火。」徐子陵点点头,迳自去了。
  寇仲抱着全身湿透的傅君 ,喃喃地道∶「她的衣服全湿了,这样下去,只会加深病情。对不起也要来一次了。」他的手移到傅君 缠腰的丝带,心跳不由得怦然加速,轻轻一拉,丝带应手而松,她的一身衣服也立即敞开。
  寇仲看着她雪白的胴体,不由得面红耳热。解她的衣服,摸着那滑如丝绸的肌肤,寇仲只有猛吞口水,胯下之物却已怒挺。
  好不容易帮傅君 脱下了衣物,寇仲气喘吁吁的跳离傅君 。但又偏偏想看傅君 的裸体。傅君 的肤色有点苍白,可能是长年住在高丽吧。白白的皮肤,更显得那两点腥红和一堆黑草更醒目。海水有些仍沾在她身上,在阳光映照下泛光,显得格外性感。
  此时徐子陵刚好回来,寇仲终於不用再看着傅君 ,帮忙着徐子陵生火。
  徐子陵看看傅君 ,笑道∶「倒便宜仲少了。」寇仲没好气的道∶「我忍得鸟蛋都快爆裂了,你这小子这麽迟才回来。」生了火後,徐子陵和寇仲也脱下了湿透的衣服,和傅君 的一起挂在树上风乾。
  一夜无话,第二日,寇仲和徐子陵被傅君 掴醒。傅君 怒气冲冲的问道∶「你们两个小子,昨晚干了什麽?」寇仲道∶「我们什麽都没有做!只不过怕你穿着湿衣服冷病,才给你脱下来弄乾它。如今却反来怪我们。」傅君 见寇徐两人,眼光不住在自己身体上逡巡,心中又气上心头。寒劲又袭击身体,立时全身冰冷无力。
  徐子陵抱着她,她微弱的道∶「小鬼,抱我,我很冷。」徐子陵抱得更紧,不断叫∶「好些没有?」傅君 卧倒在徐子陵臂弯里,鼻端嗅着他的男性气息,初次被男人抱着的她,感到一阵心甜温暖,低声道∶「我身体内很冷。」徐子陵立即追问∶「那怎样才行?」傅君 搂着他∶「干我,进入我的身体。」
徐子陵想也不想,立即脱掉裤子,露出肉棒,一下便要插入。傅君 急忙制止∶「别这样,什麽前戏都不做,说干就干,想痛死人家吗?人家还是处女,受不了痛。」徐子陵对此毫无经验,倒是寇仲,以前常到妓院偷东西吃,间中也看过妓女和客人的“表演”。当下,碰碰徐子陵∶「先吻她嘴唇。」徐子陵轻轻吻着她两片丰厚红唇,唯恐又弄痛她。但今次显然就不够力道,令傅君 有点不上不下的感觉,心急起来,搂着徐子陵的颈项,向他奉上狠狠的一吻。
  经过了一轮法式湿吻後,寇仲继续指点∶「摸她的奶子。」徐子陵本不是笨人,兼且刚才一阵热吻,已唤醒他的男性本能。当下,两只手各捏一奶,慢慢搓揉。傅君 的乳房恰可盈握,简直完美无瑕。徐子陵搓完乳房,慢慢舔着她的肌肤。傅君 感受着这种刺激,舒服得呻吟起来。肌肤传来处女幽香,令徐子陵更加亢奋。沿乳房直下,经过小腹肚脐,终於到达那神秘的地方。
  徐子陵望望寇仲,以眼色询问。寇仲道∶「舔啦。出水便可以了。」徐子陵伸出舌头,舌尖轻轻触了阴核一下。傅君 自出生以来,从未被人碰过私处,这下刺激认真非同小可,高声的大叫出来。徐子陵吓得不敢再舔。
  傅君 迷迷糊糊的道∶「继续┅┅很舒服┅┅不要停┅┅」徐子陵听後,才放心继续舔,傅君 的叫声毫不间断,而且一次比一次大声。
  未几,傅君 的阴道在徐子陵的不断刺激下,开始流出了淫水。徐子陵道∶「出水了,仲少,怎麽办?」寇仲道∶「那还等什麽?插入去吧。」徐子陵的肉棒早已蓄势待发,现在更是雄伟过人。徐子陵分开她的双腿,露出那可爱的水蜜桃,肉棒毫不留情的插进去。
  徐子陵初尝禁果,又怎懂得怜香惜玉,肉棒插穿处女膜,还继续狂抽猛插,直把傅君 干得死去活来,眼角含泪。「┅┅轻点┅┅慢点┅┅痛死我了┅┅不要┅┅」傅君的哀求,只有更助长徐子陵的兽性。
  寇仲看着这场春宫戏,早已按捺不住,也脱了裤子,将肉棒塞入傅君 的樱桃小口中。傅君 含着寇仲的东西,舌头乱动乱舞,刺激暮寇仲的肉棒。温暖湿润的口腔,比起阴户绝不逊色。
  两人疯狂的动了一阵,终於抵受不了,分别在傅君 的口内和阴道中射精。徐子陵拔出肉棒,还沾着傅君 的处女血丝。而傅君 的阴户就随着血水倒流出来。当然寇仲的精液,都被傅君 喝过一滴不漏。
  「子陵,你的小东西令我全身热热的。小仲,你射出来那些东西,喝了後,我已经不再寒冷了,谢谢你们。」傅君 边穿衣服边说。
大唐双龙传(二)
且说,傅君 虽暂时击退宇文化及,但自己亦伤势不轻,幸得寇仲和徐子陵相助,每天以做爱和吃精液来驱除寒毒。
  傅君 这天和两人做完爱後,幽幽的道∶「待会便要入城了。现在宇文化及全力缉捕我们,我们必定要改头换面才行。」寇仲笑道∶「改头换面倒不用。进城後,我们以母子相称便可以,包保没有人看得出。谁想得到娘会有两个这麽大的孩子?」傅君 娇羞的道∶「幸好你们不是我的孩子,否则我们又怎能日夜欢乐?」这几天以来,傅君 对寇仲的机智已经不存怀疑,兼且身心双许,哪有不从之理?
  入城後,三人走到一所酒家吃饭。膳毕,傅君 推推寇仲∶「喂,小仲,付钱啦。」寇仲呆呆的说道∶「我又怎会有钱?」傅君 愣住,道∶「你不是帮我保管包袱的吗?」徐子陵道∶「船沉时,什麽也没有啦。」傅君 道∶「那怎麽办?」正旁徨间,隔邻那张桌子的客人走过来,行了一礼∶「在下宋师道,姑娘这桌的帐,在下已代为结算了。」傅君 冷冷的答道∶「我们自有银两,不用别人结帐。」寇仲正开心有人请客,见傅君 还要拒绝,急道∶「宋先生也是一番美意。娘,无谓辜负人家。」傅君 怒瞪他一眼,偏偏又奈何不了寇仲。
没有排版,不给加分
----1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