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玉帝的性福【作者:不详】



天庭玉宫里,传来女人的呻吟:「玉帝碍…人家都要被你搞死啦-哦…碍…」
  玉帝提起肉棒,在嫣红的秘穴里飞快的抽动,嫣红已经泻了六次了,嫣红呻吟著……
  她跪下身,玉手握住玉帝的阳具,挺起丰满的乳房,用乳头在龟头上蹭来蹭去。
  玉帝愉快地呻吟著,他挺起大肉棒,用巨大龟头狠狠地顶住她的奶头,然后来回上下的抽打乳头。
  嫣红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快感,她快乐的呻吟著,他玩的性起将她骑在身下,大肉棒放在乳沟里,嫣红用双手捧住乳房,夹住那只大肉棒,大肉棒在乳房间来回抽动,玉帝享受著乳房摩擦龟头时的快感…
  嫣红媚叫著:「玉帝……你这么喜欢操女人乳房,有个女神,你可千万不要错过了……」
  玉帝问:「哪个啊?」
  「我可不敢说」
  「小骚货,还给朕卖关子」
  「碍…人家说就是了嘛!是嫦娥仙子。」
  「你咋知道?」
  「嫦娥仙子到了广寒宫后,皇母娘娘叫我带她到瑶池洗澡,把凡间的俗气去除,那次我就看见她的身段,嫦娥仙子和我比,只大不小」
  玉帝听罢继续和嫣红乳交…
  嫦娥自偷吃仙丹飞到广寒宫后,深寒人寂,她还未适应到天上时间,一到地上黄昏时间,便换上薄纱小衣就想上床休息。这薄纱小衣轻暖温柔地熨著她周身,羽毛般轻轻扫过她敏感娇嫩的肌肤,舒服到令人一上床就酣然欲梦。那薄纱衣裳穿来触感是如此的舒服,令人真是爱不释手,嫦娥索性连原先穿的里衣都脱了,让娇嫩的美女胴体完全覆在那美妙无比的触感之下,虽说纱内赤裸裸的甚是羞人,反正无人旁观,也就不放在心上。
  且说玉帝昨天和嫣红快活过后,听到她说嫦娥的身裁,才遗憾自己没碰她,想到当时没把她放在身边,更是后悔,他决定今天闯嫦娥香房。
  玉帝来到广寒宫外,把吴刚和玉兔退下,走到嫦娥的门外,捅破窗纸,见嫦娥虽身披衣裳,可那是薄纱小衣,轻薄透明,在这么亮的烛火之下,连一点点最起码的遮挡都没有,加上她已展开绵软的玉臂,让她就大字形般地躺著,性感无比,玉帝肆无忌惮地欣赏这天香国色美女的胴体了。
  嫦娥的脸蛋儿含羞微偏,眸子里水汪汪的,满溢著似水柔情,尤其平常整整齐齐挽髻的秀发,此刻飘飘然地洒落下来,半遮半掩著那欲语还羞的娇美脸蛋,益增艳媚;那雪白皎洁、完全没有一点儿缺陷的莹白肌肤,早已染上了情欲贲张的娇媚晕红;那薄薄的轻纱透著光,似有若无的,更衬出了黄蓉娇巧纤细的美妙曲线、柔若无骨的仙肌玉体;尤其最惹人注目的,是那对微微颤动的美女香峰,此刻正毫无掩饰地高挺著,不但丰腴圆润,而且硕大,秾纤合度地融入那完美的娇躯,峰顶的两颗蓓蕾粉嫩粉嫩的,似绽未绽、欲凸未凸,彷佛正等待著异性的采摘般,粉红的蓓蕾在皙白光润肌肤的衬托之下,更显诱人;而她那只修长的玉腿呢?微微发颤的一只诱人长腿,正含羞带怯地轻夹著,想将美女那从未曾暴露人前的玉穴掩著,半透光的纱衣、白里透红的肌理,将那一小丛莹然生光的乌黑冶媚地衬托出来,诱人玉腿含羞的轻夹,更教看著的人魂为之销,却不知道在这轻薄纱衣之中,嫦娥的身子更是如此的巧夺天工,竟如此娇媚的令人发狂?勾得玉帝神魂颠倒,那冰清玉洁的娇躯,竟只著一袭轻纱,如此若隐若现地暴露在他眼前,也难怪他要看的浑然忘我,那肉棒更是生气勃勃了。
  这时嫦娥醒来,刚醒来的美女最需求男人的爱抚,她的脸蛋儿这么美,身段儿这么纤细,皮肤更是白里透红,又娇柔又细致,也许她已习惯后羿温柔的爱抚,现在她感到一丝空虚,自己的只手不知何时,已经滑进了衣内,正温柔地玩弄著那高挺的香峰,把玩著那两朵蓓蕾,美女在自慰,玉帝看得帐篷即起,她娇羞地伸手去摸桃源圣地,看著指间的蜜水,那种水还真是不同其它,黏黏滑滑的,摸起的感觉就是不同。嫦娥进内间去沐浴。玉帝忍不住轻轻一推,房门应手而开,他连忙闪身入内,随手将门带上,眼前的美景登时令他血气上冲,好像整个头都胀满了血般,那美景让他连眼珠子都快跳出来了,玉帝仔仔细细地看著,努力地将眼前这般美景一网打尽,一寸也不遗漏,永远都不忘记。
  此时内间中央,放置著一个大玉盆,而此时嫦娥正泡在玉盆里戏水为乐,她只余头在外面,不过时不时的把那两条白嫩晶莹的藕臂伸出来,玉帝看到这么美丽的藕臂已经都是莫大的眼福了,跨下的肉棒开始一抖一抖的不断耸动了,她的藕臂不是泼著水,一点也不用顾忌什么。
  忽然间,也许嫦娥挠到了桃源痒处,忍不住大站了起来,因为她是背对著玉帝这个方向的,所以立时雪白的粉背露了出来,他看得差点就跌倒了,原来嫦娥的背影是这么的美丽啊。
  从背面看去,只见嫦娥浑身都是晶莹雪白,肉光莹莹,身材极是协调,完美的体形比例像是专门雕刻出来似的,骨肉匀称、线条优美,双肩不宽不窄、完美的粉背曲线向下延伸就是那盈盈一握的小细腰,腰肢曲线是那最美丽的线条,好象是最完美的几何抛物线,向下延伸到了只露出小半个香臀上,虽是只露出小半个香臀,但玉帝还是能想象得出整个香臀的完整曲线,她的香臀丰挺,肌肤更是白腻细嫩,啊,太完美了,玉帝活了这么大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女的背影,就是皇母娘娘和眼前这个美人的身体相比也差的十万八千里。
  玉帝头脑开始有些蒙蒙的了,望著眼前那绝美的背影,那吹弹得破细腻雪白的肌肤,真有一股冲动,要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就在玉盆里将嫦娥的销魂洞操了。
  就在玉帝被眼前的美景快要丧失理智时,嫦娥已经又蹲下去了,这才阻住了他的那股不顾一切的冲动。
  不一会儿,那更令玉帝为之魂夺、丧失理智的美景出现了,嫦娥又站起身来,而且身子也转了过来,眼前比刚才更令他喷血的美景让他激动的差点露出原形,天下间公认的第一大美女、他们心目中不敢亵渎的女神嫦娥,此时以全裸的正面身体呈现在他面前,这是多么美妙的身体啊。
  嫦娥的身体是修长苗条的,比例搭配的极是协调,美丽的脸庞和细长的脖颈下面支撑著的是曲线柔美的双肩,不宽不窄,丰满的胸部是两对雪白粉嫩的香乳,既硕大又尖挺,十分完美,呈淡粉色的蓓蕾因为被窥视而调皮的翘立起来,象两个红樱桃般让人忍不住要咬上一口,往下望去是那盈盈一握的小细腰,完美的线条向下延伸和那嫩白丰挺的屁股形成两道美丽的弧线,可爱得呈长方形的肚脐镶嵌在平滑的小腹上,再往下那令人喷鼻血的茸茸阴毛中的迷人的花瓣此时若隐若现,羞答答的躲在那美丽的花园中。此时那原本应该是雪白粉嫩、曲线优美的身体,此时因为水的热气而全身涂满了羞涩的红,如那粉红的珍珠般发出粉红色的光晕,超凡出尘,亭亭玉立站在那里。
  嫦娥轻盈地步出浴池,感觉全身上下都洗得干干净净,再没有一点点污垢留在身上,她轻吁了口气,拭净了身子,这才发觉,竟连换洗的衣物都没带进来。她轻叹了口气,将浴巾向架子上一丢,拨了拨半干的秀发,就这样赤著身子走了出来,慢慢地走到床边,低头专心找起衣服来。
  突然间,嫦娥彷佛感觉到旁人的呼吸声,微一偏头,这才发觉玉帝站在一旁,一只眼睛定定地盯在她身上,正细细观赏著她娇媚的裸胴,她忙不迭地举手捂住胸前那轻颤的香峰,玉腿紧紧夹住,一边娇嗔著,「玉帝,你…你进来干嘛?」
  玉帝像是没听到嫦娥的问话,他吞了吞口水,看得更仔细了,出浴之后,她一身欺霜赛雪、软玉凝脂般的肌肤,显得更是晶莹剔透,白的像是半透明一般;她那纤细秀长、光可鉴人的秀发,半湿半干地披垂在肩上,衬得雪般的香肩更是莹然生光;即使用只手捂著香峰,遮住了那对粉嫩微红的蓓蕾,也遮不住精雕玉琢的鼓鼓玉球,加上只峰轻捂,更显得那纤细的柳腰不堪一折、柔若无骨;那只雪白的玉腿虽是夹著,却掩不住腿根处那纤细幼秀、比秀发还要媚人的软毛,尤其羞赧之下,嫦娥浑身发热,一股微微的血色在白玉般的肌肤衬托之下,真正除了美以外,再找不出另外一个形容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