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弟的玩具

第一章:表弟

  表弟的名字叫做赵阳(化名),我和他只见过两次,第一次是他刚出生的时候,爸妈带我去表叔家,那时他还只是个刚满月的婴儿,当时的我更在意的是可以吃到美味的满月宴,对那个小小的婴儿完全没有在意。

  第二次是有一年过年,表叔家三口子来我家拜年,表弟留着鼻涕躲在表叔身后,畏畏缩缩的非常怕生,这也是他留给我唯一的印象。

  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这个远房表弟,直到我大三升大四的暑假发生了一件事。

  到了今天,每当我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后悔还是庆幸!我家虽然在县城,但好歹也是省会下面的县城。

  从市里(就是省会)到我家走高速的话也就将近三个小时的车程。

  因为不想离家太远,高 中毕业后我就选择了市里的大学,虽然不是什么名牌,但也是实实在在的一本院校。

  我算不上三好学生,也不是什么乖乖女,但是也从来不去想着追求什么新鲜刺激的东西,高 中时候也学过生理卫生,也看过所谓的少女漫画和言情小说(了解过得可能都清楚,很多言情小说,就是那种小本子的,写的很露骨,再多写点就变成成人小说了)。

  因为好奇,高 三的时候学会了自慰。

  后来到了大学,大二的时候交了第二个男朋友(第一个是高 中的时候,回想起来就跟过家家一样,也就牵了牵手,亲了亲嘴,所以就不多说啦),也初尝了禁果,也会和闺蜜聊一些比较色色的话题。

  但是我始终觉得自己是个比较矜持,比较规矩的女生,哪怕和男友在床上也是这样。

  我就这样平静的生活到大三结束,因为连年的扩招,学校的宿舍终於不够住了,於是号召我们这些马上要毕业的师兄学姐,还有家是本地的学生把宿舍让给学弟学妹,让我们自己出去租房子住。

  刚听到这个消息我挺愤怒的,凭什么啊?可是闺蜜的一席话让我立马转变了心情。

  对呀,这样我不就可以和男友一起住了么?我很快就用实际行动表达了对学校的支持。

  我们学校有新老两片家属区,老家属区紧挨着学校,新家属区就比较远了。

  因为修建的年代较早,老家属区都是些户型紧凑的老房子,很多教职工都自己买房或者搬到新家属区了。

  我和男友很快就在老家属区找到了一套合适的房子,一室一厅一厨一卫,面积不大,但是作为我俩的二人世界完全足够了,房子还稍微装修过,站在屋里完全感觉不到那种老楼特有的腐朽气息。

  只不过楼层有点高,八楼,还是顶楼。

  不过为了二人世界,谁在乎呢。

  约定了开学来接房,交了500块的定金,我是怀着期待和对男友的不舍离开的学校。

  到家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把这件事告诉了爸妈(男友的事当然没说),因为我一直很让他们省心的缘故,他们也对我比较放心,所以他们只是抱怨了一下学校的所作所为也就同意了。

  只是我觉得让他们放心的是我虚构出来合租的同学和那个退休的老教授房东吧。

  接下来的日子我几乎度日如年,狠狠的希望时间过的再快点,甚至抱怨这该死的暑假为什么这么长。

  只是无论我怎么抱怨,日子还是那样不紧不慢的过着,我只能通过和男友的电话短信以及偷偷的自慰来慰藉我空虚的精神和身体。

  本来一切都是好好的,只要度过这个该死的暑假,我就可以和男友过着天天耳鬓厮磨亲亲我我的日子了。

  可是有时候事情的发展恰恰就不会让你称心如意。

  我那个只见过两面的远房表弟考上高 中了,还是市里的重点高 中,而且好死不死的还是我们学校附中。

  为了庆祝,表叔一家子请了所有能到的亲戚朋友吃饭。

  喝多了的表叔说了句他和表婶工作太忙,没法去市里照顾表弟,想请人去市里照顾表弟。

  而喝多了的我爸没等我我反应过来就端着酒杯说:「请啥人啊,小茹(就是我啦)就在xx大学呢,正好她出来租房子住了,让阳阳和她住一起就行了,小茹还能辅导他功课!」当时我想死的心都有了,回到家以后,我冷静的想了一下,我爸和表叔都喝多了,可能酒醒了就忘了吧。

  可是有句话叫做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第二天一大早表叔表婶就带着礼物来了。

  在一番推辞和强塞之后,终於定下了这件事,我连反对的机会都没有。

  表叔和表婶对我很放心,直接掏出来一年的房租给我,而且表弟的生活费也由我来掌管。

  一直表现得很听爸妈话的我习惯性的只能同意了。

  (表叔家是做生意的,算是小富吧,听爸妈说几百万还是有的)等表叔他们走后,我撅着嘴甩着我爸的胳膊说:「爸,表弟都是高 中生了,和我住一起不方便啊!」「有啥不方便的,你看阳阳那样子,比你还低一个头(我163,52公斤),又瘦,明明就是小孩子嘛,你那不是一室一厅么?你住里面他住外面就行了。」我爸这人特好面子,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我知道我已经无力回天了,只好带着哭腔告诉了男友。

  后面的暑假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

  因为表弟要提前报道,所以八月底的时候表叔就开车载着我们去了市里,随车的除了表嫂,还有他们给表弟准备的生活用品。

  一路上,因为心情的原因,我都没怎么说话,除了表弟给我问好的时候礼貌性的回了一句,我都没有看他几眼。

  表婶问我怎么了?我只好说我有点晕车,这才蒙混过去。

  到了学校,见了房东,签了合同,直接交了一年的房租。

  然后就是收拾屋子,在表叔他们的帮助下,把我的东西也搬了过来,一直忙到下午,屋里都收拾好了。

  表叔请客,吃了顿丰盛的晚餐,然后表叔表婶在学校附近找了个宾馆住下,就剩下我和表弟两个人在屋里大眼瞪小眼。

  这时候我才第一次正眼打量我这个表弟,瘦瘦的,不到一米六的个子短头发,皮肤有些白,还戴着副大大的近视眼镜,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很柔弱的书呆子。

  「姐!」

  也许是被我打量的不自在了。

  表弟轻轻的见了我一声,真的很轻,要不是屋里静,我可能都听不见。

  而且语气也是那种很柔弱的感觉。

  还低着头不敢看我。

  「什么?」

  看他这柔柔弱弱的样子,我的气不自觉的就小了点。

  「姐,是不是我哪里惹你不高兴了?」

  依旧是那种柔弱的,小心翼翼的腔调。

  搞得我都不忍心再生他的气了。

  「算了,没什么!以后你要好好听我的话,好好学习!」不生气的我,语气就和蔼可亲多了。

  「嗯,我知道了,我会听姐的话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改变语气的原因,表弟说话的时候终於擡起了头,脸上也带着笑了。

  仔细看了两眼,发现表弟长得还挺清秀,就是戴了眼镜破坏了整体美感。

  「好了,今天忙了一天了,早早洗洗睡吧。」

  睡前我又制定了一套一起住的各种守则。

  等我想告诉表弟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在客厅的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早上去给表弟报了道,领了课表和书,下午陪着表叔他们去给表弟买了电脑。

  就这样,一天又过去了。

  表叔他们第三天就走了,他们临走的时候,我再三向他们保证会照顾好表弟的。

  所以他们乐呵呵的走了,留下的除了表弟还有两千块的生活费(我都只有一千生活费)。

  我的生活再次恢复了平静,只是屋里多了个表弟。

  表弟真的很像个小孩子,或者说完全就是个小孩子,在我面前畏畏缩缩的,说什么都听,完全不像我所了解的那些高 中熊孩子那样。

  真不知道他怎么学习那么好,哦,他电脑技术也很好,会很多我不会的东西,虽然我只会上网和聊扣扣……总之就是比我强啦。

  没过几天我就不怎么防备他了,恢复了我本来的作风,我是真的把他当成了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弟弟了。

  每次我洗完澡,穿着吊带睡衣从客厅经过,表弟都把头压的低低的不敢看我,只是他通红的耳朵出卖了他,我觉得这样的弟弟挺可爱的。

  特别是我穿着睡衣给他辅导功课的时候,他恨不得把头埋进书里。

  (我只是觉得他害羞的样子很可爱,我可没做什么调戏他的事情哦)我不敢说我长得多出众,但也绝对对得起观众,但是身材这块我还是比较有自信的,c杯的胸部,丰满圆润的屁股,挺直修长的腿,不粗不细的腰,在宿舍洗澡的时候没少被我闺蜜调戏。

  只是我平时不怎么穿太张扬的衣服,所以很少被人发现罢了,最后只便宜了我男友。

  就这样,没过多久我也开学了,男友也终於返校了。

  可惜不能住一起,只能像以前一样出去开房了。

  不知道是不是憋了一个暑假的原因,男友特别厉害,一晚上来了四次,搞得我都开始求饶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想起屋里还有个表弟。

  等我回到屋里,发现表弟已经上课去了,还给我留了纸条让我放心,这让我更加喜欢这个小弟弟了。

  听话,懂事,还经常做家务。

  有时候我晚上想吃个什么喝个什么还让他出去跑腿,他还很开心的样子。

  跟我熟悉了之后,他也不像刚开始那样畏畏缩缩了。

  总之,一切都向好的方面发展着。

  直到有一次,我和几个好姐妹出去k歌回来,已经十一点多了,表弟已经睡了,我轻手轻脚的拿了睡衣和干净内裤,去洗澡的时候,发现我前一天放在厕所盆里的内衣裤不见了。

  我就开始在屋里找,最后发现已经洗干净了,晾在阳台上。

  我记得我没有洗过啊,难道是表弟洗的?因为屋里有洗衣机,我换下的衣服从来都是扔洗衣机的,只有内衣我是手洗,有时候懒病犯了,就隔几天再洗。

  没想到表弟居然帮我洗了。

  当时我也没有多想,洗完澡就睡了。

  第二天起床,本想问问表弟,结果他已经上课去了。

  大四的课本来就不多,这更加加重了我的懒病,本来想去图书馆的,可是男友和他的狐朋狗友约好了lol,我只好继续懒床,中午出去吃了饭,回到屋里就开始看韩剧,一直到下午,等摘了耳机才发现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看的太投入,都忘了时间了,光顾着诅咒剧里的恶婆婆,连肚子饿都忘记了。

  这时候表弟已经下了晚自习,应该回来了吧?打开门发现客厅灯亮着,果然已经回来了,但是不在客厅,厕所灯亮着但是没有水声,不知道他在里面干什么。

  我有点好奇,就想偷看一下,我真的只是把他当小弟弟,没有什么其他想法。

  我轻轻的搬了个凳子,轻轻的放在厕所门口,厕所门上面有个气窗,可以翻的那种。

  我刚轻手轻脚的站到凳子上面,就听厕所里传出一声「姐,嗯……」当时就吓的我不敢动了,连声音不敢出。

  过了好一会他还是没有要开门的迹象,我才慢慢的站直身体,扒在气窗上往里看。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表弟的裸体,白白的瘦瘦的,只是我没功夫欣赏他的裸体,他正在做的事情让我彻底震撼了。

  他是侧身站着的,左手拿着我的胸罩紧紧的贴在鼻子上,狠狠地呼吸着,另一只手拿着我的内裤套着他的下体来回套弄着,内裤上那清晰的痕迹证明那正是我昨晚换下来没洗的那套内衣。

  我震惊的整个人都说不出话了。

  就那样呆呆的看着表弟用我穿过的内衣手淫。

  「姐,啊……」

  直到表弟再一次发出声音我才回过神。

  只是看他的样子明显不是在真的叫我,听着他的声音我就知道他现在很陶醉。

  「你在干什么?」

  我想都没想就喊了出来。

  现在回想起来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是什么心情,应该不是生气,更多的应该是震惊吧。

  跳下凳子,一下就推开了厕所门,原来他没锁门。

  表弟也被我吓呆了,他呆呆的转过了身子,手上的动作就那么僵着。

  胸罩还在他脸上,内裤还挂在他的下体上。

  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站着。

  「姐……我……」

  他刚刚颤抖的说了两个字,他的身体猛的抖了几下,然后一股白浊的液体从他的下体喷射而出,直接飞到我胸口的位置,粘在了我的睡衣上,接着又是一股……

第二章惩罚

等他停下的时候,我的睡衣上已经满是他的精液了。

  「姐……我……」

  又说了一遍,表弟已经低下了头,看都不敢看我了。

  「你……你……」

  我浑身气的发抖,话都说不出来了。

  不知道怎么想的,我一把抓住了他的下体。

  「啊……」

  不知道是不是我用力太大,把他弄疼了,可能他也知道我在气头上,只是很轻的叫了一声,然后把拿着在手上的胸罩迅速的放在了背后,因为我的内裤还挂在他的下体上,又被我握住了下体,他只好把右手直接背到了后面。

  就那样拘谨的低头站着。

  直到握在手里我才发现,表弟的下体和他的身材完全不成比例,男友的和他的相比简直就是小学生和大学生的区别,我一只手居然握不住,长度就更吓人了。

  「你很喜欢这样?」

  「姐……我……」

  「别说其他的,就说喜欢不喜欢。」

  我故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严厉。

  才能让自己不被那巨大的鸡巴吸引注意力。

  「喜……喜欢……」

  表弟的声音几乎比蚊子叫还小,要不是离得近,我根本听不到。

  「喜欢是吧?那我就让你喜欢个够。」

  我不知道自己脑子是不是短路了。

  我决定用帮他手淫来惩罚他。

  我的手熟练的在他鸡巴顶端抹了几下,借着残留精液的润滑,开始套弄他的鸡巴。

  以前来大姨妈的时候我也帮男友手淫过,可是我总感觉今天的自己比那时候更卖力。

  「嗯……嗯……」

  表弟可能是不敢出声,只能不停的发出鼻音。

  「怎么了?很舒服?」

  我一边帮他套弄,一边质问他。

  可是表弟还是没有吭声。

  没弄几下,本来有点发软的鸡巴又挺了起来,硬邦邦的直指向上,比刚才我握住的时候又大了一圈。

  这个角度我站着不是很好动作,我就蹲了下来,两只手一起握住表弟的鸡巴,用力的上下撸动。

  应该是太敏感的原因吧,没过多久,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表弟又一次射精了,这一次射到了我头发上还有脸上,甚至嘴上都粘了一点。

  男友求我的时候,我都没帮他口过,更别说吃精液了。

  可是第一次居然尝的是表弟的!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了,现在只想给他一个狠狠的教训。

  我的双手开始加速,也更加用力。

  就这样……他射了一次又射了一次,一直到我感觉两个肩膀酸疼的要命,我才停下。

  只是这时候我脸上,头发上,睡衣上,胸口上,脖子上都是表弟的精液,有些顺着胸口直接流到了睡衣里面。

  突然我感到手背上有水滴,擡头一看,表弟早已经哭的泪流满面了,只是不敢出声,就那样忍着,不停的抽泣。

  看着表弟的样子,我又有点心软了。

  感觉腿有点酸了,打算站起来,我忘了我还握着表弟的鸡巴,手上一用力,我打算扶着站起来。

  「姐……疼……」

  听到表弟带着哭腔的声音,我才想起来手里抓的是什么。

  我松开手一看,表弟的鸡巴已经红肿了,特别是外面的包皮。

  我忽然觉得自己过分了。

  想想自己高 中也自慰过,表弟也只不过是不懂事而已,到了这个年龄,自然也就有了需求,自己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不许哭!」我话一说完,表弟又回到刚才那种无声抽泣的状态。

  「知道错没有?」

  「知……知道了……」

  「以后还敢不敢?」

  「不敢了……」

  「为什么那我的内衣做这种事?」

  「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说啊!」

  「因为……因为姐太漂亮了……」

  「……」

  表弟的话让我心里一热,我想没有女人不希望听到这样的夸奖吧?虽然目前的情景有点诡异。

  不过我的气到是消了一大半。

  「作为惩罚,我的衣服你以后都要洗了,特别是今天的。」「嗯,姐……对不起,我以后不敢了……,求你不要生气,好不好?」他终於擡头了,看着那张满是泪痕的稚嫩脸庞,我再也生不起气。

  「以后你再这样,我就告诉叔去!」

  虽然还是在批评,可是我语气已经轻柔很多了。

  「以后这些事情不懂得问我,自己不懂的不要乱来,知道了么?」后面这句话我一说出来就后悔了,不过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就当给表弟辅导生理卫生了。

  「嗯。知道了,我都听你的,姐。」

  虽然还时不时抽泣两下,不过表弟总算不哭了。

  「你先出去,我要洗一下。」

  表弟用最快的速度跑出了厕所,还带走了我的内裤。

  脸上黏黏糊糊的,用手抹了下脸,有些精液不小心抹到了嘴上,我下意识的舔了一下,感觉到一股淡淡的腥味,我才反应过来是表弟的精液,但是没有想象中恶心的感觉……洗完澡我才发现没拿换洗的衣服。

  换下来的已经没法穿了,连内裤上都粘的有。

  想了想,就拿毛巾遮住自己的胸口和下体。

  「我要出来了,不许看哦。闭上眼睛。」

  我对着厕所外面喊到。

  「……」

  「闭好了么?」

  「闭好了。」

  我打开门,先探头看了看,表弟背对着这边,坐在床上,头压的低低的。

  我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往卧室走去。

  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表弟,直到我进到卧室,表弟也没有什么动作。

  「姐,能睁开了么?」

  等我穿好干净内裤和睡衣(忘了说啦,我穿睡衣的时候只穿内裤),表弟才出声。

  「嗯!」

  我答应着,随手开门出来。

  发现表弟只穿了上衣,下半身还是光着。

  「你怎么不穿裤子。」

  「姐,疼……」

  可能是刚才的经历让我已经适应了,我居然不怎么回避看表弟的裸体了。

  「让我看看。」

  表弟听话的转过身,岔开双腿,露出他的超大号鸡巴,即使现在软了,那尺寸依旧让我震撼,虽然只有一个男友,但是我也偷偷的看过小电影,表弟的鸡巴绝对是我见过的最大的之一。

  只是现在这个超大号鸡巴遍体红肿。

  「疼,姐,求你轻点。」

  我刚用手轻轻碰了一下,表弟就表现出强烈的痛感。

  我想了一下,把头凑近表弟的胯间,用嘴轻轻的对着那里吹气。

  「现在呢?好点没有。」

  「嗯,姐,你吹着就舒服多了!」

  表弟的声音依旧那么小。

  只是我觉得现在我俩的姿势要多么淫荡就有多么淫荡,我把头埋在表弟胯间,就像在帮他口一样……在我思想开小差的时候,我没发现表弟的鸡巴又开始勃起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鸡巴的头部已经几乎挨到我的嘴了。

  「啊……」

  吓了一跳的我猛然后退。

  「受伤了还不老实。」

  「姐,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也没法控制,它自己就成这样了……」我也反应过来了,成年人都没法控制的事情,我要求一个小孩子……给表弟做了个简易的冰袋,我就赶紧回屋睡了,因为我不敢让他知道,我的内裤湿了,而且湿了两条,去厕所穿的那条在惩罚他的时候就湿了,为了不被他发现,我故意扔到了有水的盆里,可是我换上的这条,刚刚又湿了……这天晚上,我做梦了,梦的都是表弟那巨大的鸡巴,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床……湿了……

第三章底线

接下来的日子,又重新恢复了平静,那晚的事情我和表弟都没有提起,但是我们都知道它发生过。

  表弟在我面前表现的更卖力了,只是话变得少了许多。

  也和男友开过几次房,但是都没有过夜,我不放心表弟一个人在家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担心表弟的缘故,和男友做的时候总是不那么尽兴,时不时的就会想起表弟的鸡巴,还会下意识的和男友的比较,然后更加的不尽兴。

  每到这种时候,我心里就会充满了纠结,我这样算不算背叛了男友?我一直没有让男友和表弟见面,刚开始是怕表弟告诉家里面,现在的就更复杂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们共同相处。

  确切的说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和他们共同相处。

  还好,男友接受了我的第一条理由,而且他说他偷偷看过我表弟,就是个小孩子,所以他比较放心,这让我更加的纠结,心里隐隐有种负罪感,还有一些不服气。

  很想质问他「你见过有那么大鸡巴的小孩子么?」可是这种话只要我没神经,肯定不会问出来。

  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大半个月。

  只是每次看到表弟洗我的内衣的时候我总会有种异样的感觉。

  为了保证表弟不再用我的内衣手淫,我要求他必须洗了内衣以后才能洗澡,而且必须开着厕所门洗。

  那次之后,我帮他检查过几次下体,不到一周的时间已经恢复了,只是在我检查的时候,时不时的就会勃起,让我不敢直视。

  并不是害羞,我是害怕自己会产生不该有的想法。

  有天晚上我正在上网逛淘宝,十点多的时候突然想起了敲门声,敲的是我卧室的门。

  「怎么了?」

  我摘下耳机打开门。

  表弟一脸拘谨的站在门口。

  「姐,有道题我不会。」

  依旧是那有点畏缩,有点柔弱的声音。

  「拿来,我看看。」

  接过表弟的教科书,我坐回书桌前,等着他给我指哪道题,等了半天没动静,我擡头一看,表弟还在门口站着。

  「怎么不进来?」

  「姐,你说过不让我进你屋。」

  表弟的声音依然很小。

  「进来吧,没事。我让你进你就能进。」

  他表弟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生怕哪里不对惹我生气,看的我差点笑出来,我有这么凶么?题很简单,虽然扔下高 中的知识好几年了,但是解题的思路还在。

  在我的教导下,表弟很快就弄懂了。

  捧着教科书,表弟刚往外走了两步就停住了,转过身对着我站在那一动也不动。

  「怎么了?还有不懂的么?」

  「姐……我……」

  「想说什么就说,不要怕,上次是姐姐不好,弄疼你了。」其实我一直想给表弟道个歉的,可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借着今天的机会终於还是说出来了。

  「姐……我说了你不要生气好么?」

  表弟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几个字都是我猜出来的。

  「是不是又用我内衣做那个了?」

  这次我没有生气,只是有点无奈,难道表弟有恋物癖?「不是不是,姐,我没有,不是这个。」我一问完,表弟立马紧张的否定起来。

  「哦?那是什么?你说吧,我不生气。」

  看着表弟紧张的样子我多少有点愧疚,看来上次吓到他了。

  「姐,我……我想……那个……」

  表弟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

  除了第一声姐我听清了,其他的都没听清。

  「什么,你大声点。那么小声我听不见啊。」

  表弟又说了一遍,比上一次只大了那么一丁点。

  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弄明白。

  只是听明白之后,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了。

  「你……你……想怎么那个?」

  我自己的声音也变得很小了。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腿,不敢看表弟。

  「姐……我……我想你……帮……帮我……」

  听完表弟的话,我浑身一镇紧张。

  「像……上次……那样?」

  「嗯……求姐你轻……轻点。」

  想起表弟喊疼的样子,心里对他的愧疚又强烈了几分。

  又想起他那巨大的鸡巴,内心的防线又松动了几分。

  「我答应过要帮他的。」

  我在心里悄悄对自己说道。

  「嗯。」

  也许是找到了足够的理由,我答应了。

  我甚至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答应。

  我轻轻的站了起来,我感觉自己忽然紧张了起来,明明上次一点都不紧张的,可这次身体绷的紧紧的。

  我轻轻的蹲到表弟面前,缓缓的拉下了表弟的裤子,发现表弟的下面早已经支起了帐篷。

  可能离得太近,刚刚把表弟的内裤拉下来,那巨大的鸡巴摆脱了束缚,猛的弹了出了来,弹到了我的脸上。

  有点点疼,更多的是火辣辣的滚烫,散发着浓烈的雄性气息,那是我在男友哪里从未感受过的气息。

  「把~衣服~脱~光……」

  我能听出自己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

  表弟很顺从的脱光了衣服,一丝不挂。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让他脱光。

  我也顾不得去细想了。

  表弟那娇小的身体和那巨大的鸡巴形成了强烈的冲击,刺激着我的视觉,嗅觉还有感觉。

  我还是那样蹲着,还是那样的距离,表弟的鸡巴还是贴着我的脸颊。

  深深地吸了口气,又用力的呼出去。

  我赶紧站起来,生怕再这样下去会失去控制。

  我绕到表弟背后,从他背后把双手伸到前面握住他的鸡巴。

  努力的平复一下心情,双手开始轻轻的上下撸动。

  随着手心传来的温度,我很快又陷入到那种心烦意乱的情绪中。

  「你……为什么要用我的内衣那样?」

  为了摆脱这种情况,我开始通过谈话转移注意力。

  「因为……我……喜欢姐。」

  表弟的答案我没有时间细想,因为姿势的原因,我的胸部紧紧的贴着表弟的背部,薄薄的睡衣根本无法阻隔温度的传递,表弟身上很烫,我的身上也很烫。

  我的呼吸吹着表弟的耳朵,红扑扑的。

  随着我每次吐气,表弟的身子都会轻轻的颤抖。

  这时候我才发现我的乳头已经硬了。

  「那为什么要……要用我的内衣?你可以……在心里……想着我啊……」我感觉自己的内裤已经湿了。

  「因为……上面……有姐的味道……啊……」

  随着答案出来的还有滚烫的精液。

  我大松了一口气,赶忙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看着地上还有椅子上的精液,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赶紧弄干净吧!」

  表弟就这样裸着身子开始用卫生纸到处擦拭起来。

  我感觉有些脱力,刚才和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对抗,几乎用尽了我全身的力气。

  我就这样坐在床边,看着赤身裸体的表弟在那里打扫。

  浑然不觉薄薄的睡衣早已被汗打湿。

  里面裹藏的东西早已若隐若现。

  直到表弟收拾完,站在我面前直勾勾的盯着我胸口看的时候,我一低头,才发现胸前早已多出了两朵嫣红。

  「不许看。」

  我下意识的就喊了出来。

  双手用最快的速度护住了胸前,从手中传来的触感告诉我,我的乳头依然挺立着。

  表弟听到我的话就立马转过了身,没有一丝迟疑。

  这让我对他又增加了一些好感。

  「你……刚才……说有我的味道?」

  「嗯……」

  「是……什么样味道?」

  「是……是姐的香气……」

  表弟的回答让我有些发楞,我扯起身上的睡衣,仔细闻了闻,发现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

  想了想,我又悄悄脱下了内裤,犹豫了一会,才拿到鼻子跟前轻轻的闻了闻,有种淡淡的不同於精液的腥味,很淡很淡,还有一点点一点点的腥骚的气味。

  这应该是刚才下面分泌物和一点点尿渍的味道。

  可还是没有什么香气。

  纠结了一下,我把刚脱下来还带着我体温的内裤递给了表弟。

  「你闻闻,有香味么?」

  我一直低着头,不敢看表弟,等了好一会儿都没听见表弟的回答。

  我偷偷擡起头,看到表弟正拿着我的内裤贴在脸上,闭着眼睛,用力的嗅着。

  「啊……」

  被我的惊叫声惊醒的表弟立刻回过神来。

  「有……有……有姐的香味。」

  一边回答,表弟又直勾勾的盯着我看,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护住前胸的手已经放下来了。

  「不许看。」

  条件反射般的,我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表弟依然在第一时间转过身体,这让我安心不少。

  表弟依然还是那么听话,我很高兴。

  「你……喜欢这种味道么?」

  「嗯。」

  表弟回答着,还重重点了下头。

  「姐的味道……我都……喜欢。」

  「那……你闭上眼睛。然后躺下。」

  表弟没有问为什么,也没有问任何问题,就那样赤条条的躺在了地上,紧紧闭着双眼。

  「我没让你睁眼,你不许睁开哦~~也不许动~~」话说到最后带着重重的颤音,因为我整个人都因为紧张而轻轻的颤抖着。

  「嗯。」

  表弟的回答带走了我最后一丝犹豫。

  我缓缓的脱下了自己的睡衣,整个身体一丝不挂的暴露在空气之中。

  我面前还躺着一个同样一丝不挂,还身怀巨大鸡巴的少 年。

  因为紧张,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绷的紧紧的,异常敏感,甚至能感觉到房间里空气的流动。

  下体的分泌物早已让我的私处泥泞不堪。

  长长的水迹一直从股间延伸到脚踝。

  每一步都要耗费很多的气力,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有什么后果,我现在只想满足躺在我面前这个表弟的愿望,也满足我自己。

  我的双脚跨在表弟身子两边然后慢慢的跪坐了下去,我很小心,没有让我俩的身体有所接触。

  然后慢慢的调整位置,让我的私处整好对准了表弟的口鼻。

  「闻……闻到了么?」

  当我的私处离表弟的脸不足一指的距离的时候,我停止了动作。

  右手尽力的向两边分开私处,以便让里面的味道更充分的散发出来。

  「嗯,好香!」

  表弟的声音伴随着暖热的呼气喷洒在我打开的私处上。

  一种强烈的冲动从我内心喷薄而出,无法阻挡。

  前所未有的欲望让我忍不住需要激烈的发泄。

  右手开始用力的玩弄起自己的私处,左手也开始用力的揉搓自己的乳房。

  「啊……啊……喜欢么?嗯……喜欢你就用力的闻吧!好好闻闻姐姐的味道。」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再也无法保持住和表弟的距离。

  随着胯部的扭动,我的私处开始和表弟的口鼻产生摩擦,表弟每一次呼气,都会让我的欲火更加炙烈几分。

  「嗯嗯……想……想尝尝姐姐的……啊……味道么?」我的私处已经彻底的紧贴在了表弟的脸上,右手则开始玩弄私处顶端的蓓蕾。

  「想……唔……我想……」

  「舔吧……啊……啊啊,吸吧,姐姐……啊嗯……今天让你尝个够!」得到我应允的表弟,飞快的伸出了舌头,开始向我阴道的深处发起了探索。

  他的动作很笨拙,但是却带给我了前所未有的快感,随着他舌头的深入,我进入到了一个从未体验过的巅峰,我喷水了。

  表弟仍在努力的用嘴或舔舐或吸吮我下体的汁液,似乎每一滴都不愿舍弃,而我筋疲力尽的趴在他身上,侧着脸看着他那巨大的鸡巴,享受着高潮的余韵和表弟细致的服务,我突然想报答他点什么。

  积存了足够的力气,靠双手支起了上半身,下半身我依旧不想挪动地方,表弟舌头的感觉让我迷恋,让我沈醉。

  空出一只手,抓住表弟的手,牵引着放在了我丰满的胸部,以前这是男友的最爱,是他独享的地方,而今天,表弟给了我男友从未给过我的体验。

  另一只手也在我的牵引下来到了另一个乳房。

  「这是第一个奖励,喜欢么?」

  「唔……唔!」

  表弟在我的压迫下只能发出唔唔的鼻音。

  但是我的下体能感觉到他在点头。

  拢了下头发,我低下头,张开了让男友朝思暮想的小嘴,含住了表弟胯下的巨物,接触的一刹那,明显的感觉到表弟的身子颤抖了一下。

  真的好大,我尽了全力也只含进去三分之一的长度。

  我只好用手握住露在外面的部分上下套弄。

  我也是第一次给人口交,只能学着小电影里女人的样子,用舌头舔舐表弟的巨物。

  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他更舒服,只好仔细的舔舐巨物上的每一寸土地。

  然后一边套弄,一边吞吐着那三分之一的鸡巴。

  可能因为表弟是处男的缘故,很快表弟就射精了。

  白浊的精液几乎充满了我的口腔,差点让我呛到。

  这一刻我觉得自己就像是小电影里的女人一样淫荡。

  因为表弟舔净了我私处每一滴水迹,我觉得我也应该给他同样的回报,我仰着头,咽下了口中的白浊,没有想象中的恶心,也没有感到什么不适。

  我细心的将表弟射出的精液舔舐干净。

  这才松开表弟的鸡巴。

  「停下!」

  表弟很乖巧的停止了所有动作。

  我摇晃着站起身,三两下套上睡衣,坐在床边开始发呆。

  我后悔了,结束的一瞬间我就后悔了。

  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怎么就做了呢?表弟依旧躺在地上,紧闭着眼睛。

  脸上到处是我留下的水渍。

  「起来吧,赶紧去睡吧,明天你还要上学。」

  我努力让自己用一种很平淡的语气说出这句话。

  「今天的事全部都忘掉,知道么?」

  「……嗯」

  也许是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说,等了一会儿,表弟才给了我想要的答案。

  随着关门声的响起,我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拖着满足和疲惫兼具的身体钻进被窝,即使关了灯仍旧能闻到那一股雄性的气息,是那么强烈。

  「真的能忘掉么?真的能当做没有发生过么?」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可笑。

  「还好,还好,还没有突破最后的底线。」

  我在心里安慰自己。

  「对,对,只要没越过那条线,就不算最糟糕吧,对,不算糟糕,只要不越线……」就在这样近乎自我催眠的自言自语中,我沈沈的睡去……


  【完】

推荐 Recommended

推荐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