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欲的后果】【完】


  孙钱豪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孙家就有这个宝贝儿子,既然是宝贝,孙钱豪可以说养尊处优享尽荣华富贵。
  高中时代孙钱豪是有名的凯子,再加上他为人爽快,四海之内皆兄弟也。而且他能言善道,英俊潇洒又有才情,所以颇得女孩子的欢心。他是白马王子,很多小女生急得想献身,也有很多受照顾的男生为了感恩图报,也纷纷向他推荐女孩子,好让他过皇帝的瘾。
  孙家既是有钱人什麽也不缺,所以大家尽往女人身上想。所以孙钱豪远在高三时代,便破了童子身开始行人道了。到了大学时代,孙钱豪依然是风云人物,是女生心目中的偶像。
  因此一直到他大学毕业,孙钱豪俨然是个中的好手,虽然年纪轻轻已经对女人这档事很有经验了。
  毕业典礼那天,暗恋他两年的学妹邱月华被他破了瓜。那天晚上,邱月华含情脉脉的陪着他数星星、看月亮、说未来。不过孙钱豪告诉她自己的未来在日本,也就是说他打算到日本留学。
  想到以後不能常见学长,邱月华伤心的呜咽起来,并把隐藏在内心的秘密告诉钱豪。
  钱豪除了安慰哄她之外,也不知道该多说些什麽?
  只好多陪她。
  女生要爱上你,几乎十个有八个都会依你,那怕是上床!
  孙钱豪抓住这个原则,决定今晚要和月华共赴巫山。
  他把她带至公园一处较隐密的地方,然後二话不说便把她搂在怀里,而且毛手毛脚。
  「啊···唔···不可···以···嗯···」月华毕竟是娇嫩的小女生,而且还不曾被男人碰过,她本能的抗拒。
  但她那能抵抗他孔武有力的身躯。
  他强吻着她,手在她的肥臀上一阵抚摸,接着是大腿、然後是那突的双乳。
  「唔···唔···唔···唔···」月华被吻得喘息娇嗔不已,她的手不再推拒,整个身体逐渐软化,任由他的抚摸。
  月华的双乳饱满而有弹性,当他把头埋在两个肉球间贪婪的磨厮,他的手已伸进她的裙内···然後更伸进她的小三角裤内。
  「啊···唔···哎哟···」月华身体颤抖,牙齿咬着下唇秀目半闭,她的小山丘被他的手一阵抚摸,月华下体的淫水便淌淌如雨沾满了他的手。「呵···唔···羞···死···人···豪哥···坏···人···唔···好痒···哎哟···轻点···嗯···」她扭腰摆款春情荡漾,恨不得跟他一起融化。
  但这里毕竟是公园,孙钱豪再大胆也不至於就在此干起来。他一直挑逗她,直到她需要男人的鸡巴才松手,然後才带她去宾馆。原来他一边挑逗她、一边情诱她,弄得月华七晕八素竟然自己开口说她需要他,於是两人便到宾馆去了。
  这一赵宾馆之行,两人搞了一个通宵,共战了三回。
  第一回时间较长,因为月华正面临破瓜之苦。
  小睡之後,两人开战第二回,月华苦尽甘来。
  再休息较久的时间,两人又开始第三回会戟,这次月华彷佛抛开羞涩,主动和孙钱豪作爱,而且淫荡至极叫床连连,直乐得孙钱豪大呼过瘾。
  这以後直到孙钱豪赴日本之前,月华三天两头便和孙钱豪暗通款曲,除了功课的时间以外,几乎泡在一起。
  不过人生那有不散的筵席。
  不久孙钱豪便背笈赴日,开拓他另一段的人生。
  当然,邱月华的影子很快被孙钱豪抛诸脑後。
  留学生在日本通常是几个人合租一所房子,共同雇用一个侍女,这个侍人明为佣人,暗中却是大家的玩物。
  孙钱豪川到日本时就是和几位同学住在一起的,後来他觉得这样没有什麽搞头,仗着家里有钱就单独租了一间房子,同时不惜花费地一囗气雇用了三位容貌俊秀的侍女,自己一个人天天寻欢作乐。
  他的作乐方法很特别,每天上关起门来,同三个侍女一齐脱得精光,作作捉迷藏的游戏。
  孙钱豪自当捉人的,用手帕上双眼,让三个侍女散开围绕着,他则来冲西撞东地捕捉,那一个侍女被捉到了,他便立刻按倒在地上,呼噜哔啦地干将一番,接着又从头开始,每天都搞得身疲力尽才罢。
  那三位侍女看在钱的份上,个个服务得十分周到。
  有一天孙钱豪闲极无聊,正在半楼上浏览街景的当儿,忽然看见一位女郎从门前经过,这个女郎生得俏丽不凡体态轻盈,走起路来摇曳生姿。
  孙钱豪看得口乾唇躁,恨不得出手抓来泄欲一番,於是他唤来侍女询问道。
  「奶们那一位认识那个漂亮的女郎?」「我认识,那是住在城西很出名的一位模特儿,叫做花尤子。」有一位侍女接口回答。
  孙钱豪一听是个模特儿,立刻勇气十足绮念百生。
  他回过头来说道:「奶既然认识她,可以将她找来吗?」「找来干什麽?」「还说干什麽,找来和大家捉迷藏呀!」孙钱豪笑着说。
  「好啦,明天我过去试看看!」「为什麽要等明天呢?现在就去不好嘛!」孙钱豪一面说着,一面掏出一张大钞对那侍女说:「好人儿奶快去吧,这钱给奶坐车子。」那侍女接过钱立刻出门,直至傍晚才回来道:「我和那模特儿商量好了,她说两个钟头要五万元。」「钱没有关系,什麽时候能来呢?」「她说星期三下午,或是星期四晚上都有时间。」「那就星期三下午好了,钱奶这就拿去吧,叫她午饭後快点来,星期三我得向学校请半天假。」孙钱豪交待妥当,忙着到外面购买书架、涂料,将家里布置得蛮像一回事地。
  星期三午後,那位叫花尤子的模特儿果真盛装而来,孙钱豪身着一件长衫,很像画家。
  孙钱豪看她那种嘻笑神态,心知她不是拘束的女人,心里暗自欢喜,交谈了片刻便将侍女遣出,关上房门站在画架侧说道:「我们可以开始工作了。」花尤子站起来环视四周,便询问道:「换衣间呢?」「对不起,我没有另外设备换衣间,就在这儿卸换好了,大家是同行那些俗态可免了。」孙钱豪正经八百地回答。
  花尤子笑了笑,便自行将衣服一件件地脱下,悉悉索索声中,她一下子就脱得赤条条了,肌肤白细、颊映花红、腿长腰纤细,真是难得一见的标准美人胚子,她带着职业性的自然声调,问道:「画什麽姿式呢?」「奶就坐在躺椅上,身微向後倚好了。」孙钱豪解释着。
  花尤子如法坐好,孙钱豪走过去,假装沈思了片刻又说:「腿分开一些。」一般给人体画像是没有露出私处的,孙钱豪要她摆这种姿式,是想好好欣赏她的阴户而已,花尤子好像已觉察他的企图,面孔绯红地啐道:「这是什麽姿式呢?」「这是最引人的一幕实景,奶怎麽···?」「我感觉这样不太习惯!」孙钱孓退两、三步,仔细凝视了一阵子,才又假装要改换姿式,伸手便要去扶持。
  花尤子合拢双腿笑拒着。
  「你尽管说就行了,我自己会修正的。」「我是想要奶摆成···。」孙钱豪说着,也不管她的拒绝就动手将她那双粉臂圈到後颈,接着又扶起她的右腿来,假作不知摆放在那里的样子。
  其实他那双充满欲火的眼睛,正色眯眯地钉在花尤子的肉缝部位。
  花尤子看他的这种神情,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她猛然站起来,娇声娇气地说:「人家不要这样,你这个人不老实!」孙钱豪假装不懂地说:「怎麽说我不老实呢?」「你自己明白,你那双眼睛死瞪着什麽?」「哎···我可不是马马虎虎的人,我正在仔细观察那一部份最美,先仔细观察然後才好下笔呀!」花尤子侧转身说道:「你还是想一个别的姿式吧!」「那就画背面好了。」孙钱豪摊开双手道:「奶改成面朝里头身体向前弯,两手按在椅子的扶手,对了!再把左腿跪下来···是···就这样子!」花尤子照他的吩咐摆好了姿式,孙钱豪站在一旁看着她那细白而发亮的背部,丰腴的玉臂和美腿,一时情不自禁伸出那双禄山之爪,往她的乳房包抄过去。
  花尤子一时惊觉想闪开,孙钱豪却因来势过猛,身子前扑和她一起翻倒在躺椅上,花尤子挣扎着说:「不要胡闹了!你再这样,我就马上回去。」孙钱豪看她并不像真怒的样子,而且口气也不怎麽严厉,仗着室内没有别人,於是益发大胆地将她紧抱着说。
  「奶回那儿去?既然来了,我又怎麽舍得奶去呢?」「你说好是来作画的,却这麽搂住我做什麽?」花尤子略作推拒地说。
  孙钱豪将她的乳房靠在自己的胸膛,伸出一手摸着她的阴户,嘻皮笑脸地说:「搂住奶这身细皮嫩肉比作画更有意思!」花尤子粉脸通红,似怒非怒地说:「你这样乱摸不行啦!」「说不行的是奶,乾着急的却是我呀!奶实在太漂亮,奶叫我沈不住气···」他说完,凑上嘴去吻她的香腮,花尤子本来就不是端庄的女人,今天遇见的对手又是长得如此俊彦的孙钱豪,芳心已经半许,於是娇慵慵地轻声说:「快起来吧,别人进来看见了成何体统?」「不要紧!门早就锁好了,再说她们都是我雇用的侍女,怕什麽?」花尤子被他纠缠不得脱身,片刻之後终於在他有力的双臂底下屈服了。
  她说:「你先起来嘛···压得人家腰快折了。」「我起来可以,但是奶不可以回去。」孙钱豪说。
  「好 答应你。」孙钱豪站起身来,趁着花尤子伸懒腰的当儿,他急匆匆地将长衫脱掉,原来他里头什麽都没有穿,一下子就成了伊甸园里的亚当。
  孙钱豪挨着她坐下来,开始又揉又摸地,同时又拉她的手握住自己的阳物。
  花尤子他爱抚得全身酥软春心荡漾,淫水泌泌而出,早已濡湿了整个大腿边缘,她动情地送出香舌和孙钱豪热吻着。
  孙钱豪的阳物在她手中胀大得又粗又硬,滚烫烫地,急於想找个肉洞来塞塞。
  於是他站在地上,将她的双腿抬高到胸部的高度,扶住阳物一举就塞进她的肉缝里。
  那张躺椅变成了临时战场,开始一番肉搏。
  肉棒套着肉套子,在一抽一送之中发出了「滋!滋!」的美妙声音。
  「我看我们现在的姿式最美不过的了,若找个画家画下来,那才真有意思哩!」孙钱豪说。
  「有什麽鬼意思,你这个人真会欺骗,还想说是作画的。」花尤子又故作姿态地说:「亏你想得出这种诡计。」「侍女的话全部是我教她说的,不这麽说奶肯来麽?」孙钱豪在急促的抽送之中,气喘喘地说。
  花尤子因为尝到了全身痛快的美妙滋味,她一点也不害臊地回道。
  「会的,以後我肯来的。」「下次还要我先送钱去定约吗?」「不必了!你的本领不小,我一有时间就会自己过来的。」两个人各逞其能,战得天翻地覆满室生春。
  完事之後,互拥着休息了片刻,孙钱豪再度提枪上阵,只见花尤子满足地拒道:「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要办,以後日子长得很,不必急在一时。」「奶真有事我就不拦奶,可是奶这一回去,多久再来呢?我这根肉棒子已经深深迷上了奶的小肉缝了。」「哈···」花尤子开怀大笑说:「我一有空就会来的,下次看你还玩什麽把戏。」「我会想死奶的,奶总该给我确定的时间呀。」花尤子被他纠缠不已,同时方才的那一番风云也确实太叫她欢喜,所以她娇声地答应道:「如果没有特殊事情,我每天晚上都有空的。」孙钱豪接住她的娇躯又是一阵长吻,这才双双起来穿好衣服。
  从隔天起,花尤子果真加入了孙钱豪的游戏,每天晚上一男戏四女,满室生春、肉香横溢,极尽声色之娱。
  天高皇帝远,离家千里的孙钱豪纵情声色。
  有一回,他跟几个同学到一家中国餐厅吃宵夜,无意间撞见以前在台湾的学妹邱月华,原来邱月华已毕业,此次是叁加旅行团到日本观光。
  邱月华一眼便认出是孙钱豪,气冲冲的执问孙为何弃她於不顾,埋怨他玩弄感情,连封信也不写。
  孙钱豪当然又是一番解释,由於他有一张能把死马说成活马的嘴,月华很快的便信以为真,立刻转气愤为温柔。
  於是两人又相约去幽会了。
  这是一家高级的宾馆,月华似乎比以前更成熟更迷人,当孙钱豪的大难巴塞进她的肉穴时,她的泪水如雨下。
  「啊···呜···可知···这两年···华妹···想死你···呜···真没···良心···哎哟···」「噗滋···噗滋···」又是一场男欢女爱的狂风暴雨。
  五天的行程匆匆而过,月华依依不舍的返台,她希望孙钱豪能好好求学,仅剩半年的留学生涯她可以等,希望他不要负她。
  孙钱豪说:「一定!一定!」不过半年後孙钱豪是回台湾了,却也因为过於纵情女色而住进医院,当然月华不知情。
  一个多月後孙钱豪就稍有起色了,不过大夫仍不许他出院,大夫的意思是,这种衰弱亏损症还得再下一番工夫的调养才,。
  唯恐处理不当病情翻转过来,那就束手无策了。
  医院里的设备和伙食都很高级,服务又亲切,孙钱豪听从了大夫的建议,不过他这时精神好多了难免旧态复萌,再加上天天和看护妇朝夕相处,於是又开始兴起不良的念头了。
  这个看护妇名叫小美、二十岁,长得楚楚动人,且心性温柔和气亲切,孙钱豪时常在言谈之间对她挑逗,她总是微笑不答态度十分暧。
  白天她伺候他的饮食、打扫,晚间则住在病房的外屋,以便随时听候差遣。
  不过她每晚都在病房的门上加锁,使孙钱豪心急得难过。
  有一晚孙钱豪假装口渴,招呼小美进来取开水,他将全身脱光躺在病床上,想试探她的反应。
  小美进房後,却是一点也不在意,为他倒了一大杯开水,然後拿起掉在地上的被子替他盖着说:「你的病才好,正在休养期间,不能不盖上点儿呀!」「这麽热的天气,还盖什麽被呢?」孙钱豪说瞎话。
  「天热!但是夜里还是有些儿凉的。」小美说着取过他喝完的杯子,站起身来要出去,孙钱豪看她一点也不动情,於是又生一计急忙叫住她,正经八百地说道:「小美小姐,这几天实在是太熟了,我老是睡不着,大概是空气不流通的关系,我看奶还是不要将门关上,这样两个房间的空气流通些。」小美摇摇头回答:「不行!这是医院里的规定,如果我犯了会受处分的。」「那有这回事,这个门关不关只有奶和我知道而已,我不说奶也不说,什麽医院不医院呢?」「不妥当!」「小美小姐,有什麽不妥当呢?奶是怕我出去看奶吗?」孙钱豪说道:「我决不走到奶那边的。」「哧···」小美笑着:「同样是一个人,我会怕你干麽?只不过是医院向来必需遵守的规定,我不敢逾越。」「好姐姐我求求奶,空气流通些对我一定有好处,我保证不会有人知道的,帮帮忙吧。」小美他纠缠得没法,只得答应将门打开。
  孙豪不让她关门,是打算利用她睡觉的时候,偷偷过去欣赏她的肉体,万一有机可乘时,来个霸王硬上弓,她既然已先犯了医院的规定,就是玩弄一下,她也不敢声张的了。
  这一晚小美果真大开房门,孙钱豪私心窃喜,但是头一天恐怕她不放心,所以他极力控制着,不敢冒然从事。
  一直到第四天的上,孙钱豪实在是按捺不住自己了,他躺在床上将电灯熄灭静听着···外房的小美早就关灯了,此刻正传来一阵很均匀的呼吸声。
  孙钱豪光着全身,蹑手蹑脚地走出房来,他轻轻地走到她的床前,仔细听着她的呼吸声,还故意弄出一些儿小声响,可是小美始终没有反应。
  他心里想着,她一定沈睡过去了,这才壮着胆子摸着开关,猛地将电灯打开,只见···。
  小美仰卧在那窄狭的木床上,双目紧闭着一只腿躬起,身上平铺着一条簿被单,胸部微微凸看两粒小乳头。
  孙钱豪看见她的被单并没有压在身子底下,於是伸于将被单从脚下掀起,他探头一望,只见她那双白条条的大腿之上,是一片黑茸茸的阴户,因为她是躬着一条腿,所以他一眼就看得十分清楚,原来这小美是裸睡的美女。
  孙钱豪情不自禁地伸手往她的阴户摸去···。
  小美好像已感觉到有人触袭、娇躯一转,吓得一旁的孙钱豪屏住了气息,往床沿一缩···半向之後,床上又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孙钱豪这才又探出头来,这时的小美已改成侧睡的姿势,反身朝里,被单抱成一团拥在胸前,那两片光滑、丰圆的白屁股露在外边。
  孙钱豪一阵热、一阵急,膝下物已然成擎天之柱,他心里盘算着。
  「我现在出其不意地往前冲过去,不是正好从她的後方插入麽?」他一面想着一面走到床前比一比,果然恰得其所,这时的他已欲火烧身,那条阳具死撑得十分难过,於是他再也顾不了什麽的,握住阳具对准小美的阴户,用力一顶猛然插入···。
  小美从梦中惊醒的时候,他已经来回抽送十来下了,她挣扎着叫道:「你是怎麽了?快起来!」「不!」孙钱豪死压住她的肥白屁股,喘息着说:「好姐姐我实在爱你,奶不要翻转!不要翻转!我只要抽弄几下就好···让我抽 抽弄···」小美本来也是很喜欢他的,只是一直不敢表露出来而已,听他这麽一哀求,心子儿一软,娇声地回答:「你小声些!叫人听到了可不行,你的病才好自己留意点。」「我知道,好姐姐!谢谢奶,太好了!太好了 。」孙钱豪感激地说着,同时用力狂起暴落,那根肉棒子久未食肉味,只二十来下,就一泄如注了。
  小美催促他起身,可是他意犹末足,恨不能再好好干弄一番,小美皱着眉头道:「你不想活了吗?快回去你的房间,你要再胡闹的话,我真要告诉院长了。」「好姐姐!」孙钱豪苦苦地求道:「我再躺一会儿吧,让我搂搂奶的乳房···」「这床太小,容不下两个人的。」「那麽奶到我床上去吧,奶不和我一起走,我就不起身。」小美看他一地歪,心想万一惊动了别人也不是办法,於是哄他说:「你今天先休息一夜,明晚我一定过去。」「一定哦!」「当然一定,要不然你饶得过我吗?」小美说罢嫣然一笑。
  孙钱豪抱着她连连几个热吻,然後才退回他自己的房间。
  隔天早上,他起床时似乎觉得有些疲倦,但是并不放在心上。
  到了晚上,孙钱豪急急催促小美快点过去睡觉,他因为怕惊动旁人,所以一直磨菇到半夜十一点才轻手轻脚地来到他的房间。
  孙钱豪伸手环住她的纤腰,色眯眯地嘻笑着说:「这一下,真个是鸳鸯同床了···。」小美轻拍了一下他的脸颊,啐道:「你真是难缠,好像没见过女人一般?」「见是见多了罗!只是···还没有干过像奶这等看护妇身份的!」孙钱豪回答着。
  小美撒娇地轻笑着,孙钱豪撩起她的下袍,将她平放在床上,一手握住她的乳房一手扶住阳具,对准她的要塞地,「哧···」一下子就全根埋进去了。
  小美一面摇摆蓍屁股配合他的动作,一面眼媚如丝地说:「只能一次喔!完事後我还是必需回外头去睡才行。」「是···是 只要一次 好好地干 哎呀 好爽快···。」「冲!再冲!呵···好姐姐我爱死了你···。」孙钱压在小美的身上,泄了又挺、挺了又泄,一直弄到浑身一些力气都没有了,这才虚脱般地翻下身来,让小美跌跌撞撞地出房去。
  一星期过後,孙钱豪出院了。
  医生交待他,实宜在家静养些时日,切莫再过於接近女色。
  孙钱豪那听得进去大夫的吩咐,回到家里要父母不在,他一定会设法找女人。
  此时,他当然还是想着那可人的俏护士。
  小美要不值班就一定往孙家跑,而孙钱豪也绝不留情的将她玩弄一番才放她回去。
  有一天,孙钱豪约好小美到家里幽会。
  当他开门时,进来的却不只是小美一个人,旁边还多了一个女人。
  乍看之下,不禁把孙钱豪吓了一人跳。
  「啊···月华···奶···」他话未说完。
  「啪!啪!」两记响亮的巴掌声,那是邱月华赏给孙钱豪的。
  「没良心的家伙,连我妹妹你也不放过!」此时孙钱豪终於明白,原来邱小美竟然是邱月华的妹妹。
  「奶···奶···怎会···知道?」「我自己的妹妹怎会不知道!」月华非常愤怒。
  原来邱小美最近与孙钱豪打得火热,於是常跟姊姊聊起男朋友的事,不禁让月华怀疑妹妹的男朋友极可能就是她的旧识。
  「不可能那麽巧?姓名一样、时间一样、年龄、学历···」月华越想越气,於是跟着妹妹一块到孙家,终於得到了答案。
  邱小美也终於知道,孙钱豪曾经欺负过姊姊。
  「啪!啪!」小美也赏给孙钱豪两个耳光,孙钱豪哑囗无言 。
  之後,邱氏姊妹便从孙钱豪的生活中消失,而孙钱豪也因为不曾听信大夫的交待,甫出院後又继续与邱小美鱼水交欢,元气大消!
  他的宝贝已经不再是宝贝,一直没有像往昔一样威武雄壮,而失去男人本色。
  孙钱豪也从此心有馀而力不足矣!
【完】
15944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