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岁的情史】 【1-5完】


  第一章 宝贝,我爱上了你了?
  我三十岁,未婚,家在国内北方一个中型城市。玩页游时候(上班时间你懂的),认识了一个同城的妹子。玉,19岁,刚上大一。
  和小玉一起玩了几天,QQ聊了几天,摸清楚她是个比较宅的妹子,经常泡网上,经常熬夜,爱玩各种游戏。虽然没正面问,但是我从她言语间猜出她是单亲家庭,她爸不知道是没了还是父母离异,她现在跟着她妈妈过日子。
  又过了几天,交换照片,发视频聊过,长发小美女一枚,高高瘦瘦,声音也是软软糯糯,让人血糖激增那种。她叫我叔,我管她叫妹子,反正这辈分,从开始就乱了。
  玉高中毕业的时候,和男友分手的。(后经验证,此系谎话。)现在我们本地专科上大学,我周末就到她学校门口和她见面。其实我本人当时并没有过分热心猎艳,而且将近12sui的年龄差距也让我心里犹豫,感觉自己像怪蜀黍。不过估计我和玉心里都清楚,我们见面的目的就是为了性。
  小丫头大大方方的,也或许是现在孩子的通病,早熟的很,我们见了三次面就去开房了。我身高184 ,平时比较注重锻炼,身材没得说。我刚脱了衣服时候,玉看我的眼神都变得火热起来,一看就是经过人事的。
  小玉很敏感的察觉到我眼神中一丝失落,勉强笑着问我道:“大叔你不会还有处女情结吧?”
  我笑着没有正面回答,一边看她把胸罩和内裤脱掉,就问她第一次是什么时候的事。小玉告诉我,上高yi时候给了初中的初恋男友,说实话我心里酸酸的。
  我问她做过几次,她说没做几次,后来因为不在一个学校里,他渐渐不跟她联系,也不来找她了。后来她听和他一个学校的初中同学说,他是和高中同学好上了。
  她到现在还忘不了那个小子,所以高中就一直没谈朋友。
  我也是半信半不信,不过反正现在社会就这样,孩子们都早熟,和我关系也不大,我也就没往心里去。小玉奶子不大,目测也就是A+小馒头,奶头眼色还挺嫩,不难看。不过这丫头皮肤真好,又白又嫩,青春的胴体就是好啊,今晚我有福了,嘎嘎。小玉小腰非常细,小屁股又圆又翘。我们光着身子搂在一起,我双手在她小翘臀上捏了捏,逗得丫头笑着一阵娇嗔说我坏。
  我取了套让她给我戴上,她笑着半真半假的说不让我戴,如果真怀了她就替我生孩子,还说等大学毕业了就嫁给我。估计她是看我开的车不错,而且几次出去玩,我出手也不小气,小妞真的对我动情了,想跟我玩真的。
  我心说:我勒个去,你这么浪,以后老子头上岂不是要绿到放光?我笑着亲了亲她,告诉她道:“傻妹妹,叔是为了你好。”
  小丫头撅了撅嘴,显然有些不满撒娇没萌到我,但是还是听话的替我戴了套。
  丫头的小逼看起来还闭合着,我用两根指头拨开她的阴唇看看,里面还是粉嫩粉嫩的,已经出水了。我撩拨了她一阵,小妞羞得脸红红的,果然是没有太多经验,只不过是想装成熟装大人。
  我插进去时候,感觉女孩的小逼咬的我很紧。小玉说有点疼,让我轻点动。
  我笑着调侃问她,是不是我比她前男友大?其实我也就是中等尺寸,说这话就是为了逗逗小丫头。她说感觉差不多,但是大叔怀里比较温暖,有安全感。我去,看来真是想赖上我了。
  我没多说,开始轻轻抽插起来。小玉很快也进入状态,慢慢开始呻吟出声。
  我刚才就特别关注她的小屁股,换了个动作,让她趴在床上。小玉温柔的对我笑笑,仿佛是很有默契的恋人一般,乖乖的趴在床上,撅起了她圆滚滚的翘臀。
  我从女孩身后再次插入她的小穴,小玉的小穴箍得我更紧,我心说,如果要是不戴套,只怕用不了几下我就要交货了,跟小姑娘一比,我确实已经是个大叔了。就在我还在伤逝我的青春的时候,小玉回头看看我,发现我有些心不在焉,她就往前窜了一下,从我胯下逃了出去。
  我微微一愣,小丫头已经抱住了我,“大叔,人家不喜欢趴着,我要大叔抱抱。”
  我心里软软的,小丫头对我软语撒娇,触碰到了怪蜀黍萌点,我不想承认自己是萝莉控啊,混蛋。小丫头双手搂着我的脖子,一双秋水盈盈的大眼睛就这么勾着我,那水润润的朱唇不薄不厚,粉嘟嘟的,很诱人,很容易让人想要品尝一番的冲动。
  我猜她一定含过男人的鸡巴,所以我没有亲她,至少第一次做爱没有,因为我们还并不熟悉,只是为了好玩。
  晚上我说请她吃饭,但是小玉说晚上要回家,给她妈妈帮忙摘菜做饭。我看看表,已经八点半了。这才想起来,小玉说过她妈妈平时上晚班,所以平时晚上吃饭都挺晚。我们在一起亲热,又洗澡,亲亲我我的时间过得当然很快。
  我们退了房,我开车把小玉送到她们小区门口,她笑着问我要不要去她家坐坐,说她妈妈也想见见我。我笑着婉拒姑娘的邀请,跟她说下次吧。说实话,我不会随随便便带女人回家,也不会随便把自己家地址告诉别人,小姑娘还是江湖阅历浅啊。
  其实我们两家离得并不算远,从她家开车大概十几分钟就能到我家,但是我肯定不会这么做。不过,小玉说她妈妈也想见见我,看来小玉大大咧咧的性格是遗传自她妈妈,从另一个侧面讲,小玉妈妈对她的管教并不严格,或者说,她妈妈本人品行就不太高,上夜班,不会是做小姐的吧?我腹诽道。总之,我决定和这个女孩保持距离。(我们只用QQ联系,手机号我也给了她一个不常用的联通号码。)但是,事实上,我有些被这丫头黏上了。感觉就像是宿世的姻缘,小玉特别黏我,每次我们做爱的时候,我都调侃她控大叔,控父。小玉只是嘻嘻的笑,然后就往我怀里钻着撒娇,很显然她真的是渴望父爱温暖。
  做爱完之后,我们搂在床上闲聊,我问起她,关于她爸爸的事。小玉说在她七岁的时候出车祸走的。我又问她,想不想爸爸。她说不怎么想的起来了。
  我一时间沉默,经过这段时间相处,小玉的人际关系挺复杂,有好多哥哥弟弟。其中关系最要好的,有一个表哥,一个表弟。对于他们是不是血亲,我表示怀疑,虽然小玉对我说,他俩真的是表亲,但说实话我并不真的相信她。也不知道是她的谎撒的不够高明,还是我在社会打了几年滚,变得多疑了。
  实际上,小玉对我还算是专一。她的十位数的QQ号和密码都告诉了我,里面三百多好友,一天至少三十二个赞,明显不是她的小号。而且每天白天大部分时间,她都在上课,我手机上QQ也都能在网上找到她。下午她放学后,我们不是出去玩,她肯定就老实呆在家里玩游戏。随着我对她越来越在意,我也发觉自己渐渐有要被她炼化成绕指柔的趋势。
  我们的生日很近,一起庆过生日,一起过了七夕,渐渐地我们还真有了那么一点出双入对的感觉。她生日,我送给她一台SURFACE PRO 2.这玩意儿,虽叫超级本,功能无可厚非的强大,但是BUG 更多,说实话,我买来就是让她去学校装屁的。
  其实我心里清楚,我一个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的人,有什么可让人家小姑娘图谋的?无非是一点安全感和经济实力罢了,我们感情谈的不少,我也不怎么吝惜在她身上撒钱。毕竟对于一个年薪将近三十万(照章纳税,交完三险一金,大概还有二十二万左右),有车有房(房子是爹妈买的),没家庭负担,现在还跟父母住一起啃老的我,再算上年底分红奖金,供一个孩子耍还是完全负担的起的。
  当天晚上,我第一次没戴套,在小玉屄里射了三次。小美人那种曲意逢迎的媚态,当真是妙不可言,这个精力过剩的小磨人精,真的快要把我榨干了。
  我爸妈最近也看出些端倪(因为我每月往家里交的钱少了),又见我下班回家成天在电脑前,要不就是一家人一起看电视的时候,我也端着手机傻笑,QQ提示音连成片的不间断。老爸就问我,是不是最近交女朋友了?妈妈就念念碎催我赶快结婚,说我那帮同学孩子们都三四岁了,我却还没个准信。
  我心里苦笑,随便敷衍搪塞了过去。我和小玉的事虽然不太靠谱,但是我似乎被她这个小绕指柔,渐渐快要绕到结婚的康庄大道上去了。不过,这个事还是等八字有了那么一撇的时候,我再和爸妈说吧。
  说起结婚这事,我也又好气又好笑。我说过,我和小玉生日很近,给她庆祝生日那天,我才知道她刚满十八岁。说实话,我其实是个法盲,不知道和未成年人发生性行为究竟是个什么罪。不过,要真被扫黄的警察叔叔抓住,我估计自己肯定会被判几年,想起这事我就吓得一身冷汗。想想前阵子东莞被抓走的兄弟姐妹们,我那更是一个瀑布汗啊。
  小玉看我脸上变颜变色,就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沉着脸把里面的厉害说了,小玉也是吓得够呛,我看她被我训得跟个小鹌鹑似的,心里的火才消了些。我自己活了三十年都是个法盲,更别说她一个小丫头片子会知道这其中的利害,看来我国普法工作还是任重道远啊。
  我考虑了下,还是决定在她家小区附近租一套房子,这样我们也不用每次去开房都提心吊胆的,我毕竟还只是个老实又可爱的小老百姓。
  小玉经常会缠着我撒娇,让我等她两年,等到了结婚年龄,她就要嫁给我。
  开始我只是当她是孩子撒娇,但是说得多了,我才感觉出来,她是认真的。所以,我也认真的考虑了下,现在我们每天腻在一起,基本上已经确认了男女朋友关系,我要好的同事、朋友都已经知道我交到了一个“小”女友。弹冠相庆者有之,羡慕嫉妒恨者也有之,最极端的还咒我上床时候,看到光秃秃的小馒头会不举。我心里暗笑,才不是光秃秃的小馒头。
  我办公室里几个居心不良的小弟,都吵吵着叫我带小姑娘出来见面,我哪还猜不到他们存了什么坏心思?就算名花有主,也架不住他们轮番松土啊,所以我直接选择无视他们。我也都嘱咐他们,暂时要对我爹妈保密,也尽量不要将此事外传,不过我估计此事我爸妈肯定已经知道了,只不过他们都是在暗中关注,没揭穿我罢了。
  用文言词来形容我和小玉,那肯定是如胶似漆、蜜里调油来形容。我们只差带着彼此去见家长了……想起这事,我又是一阵头疼。小玉的娘比我大9 岁,我比小玉大11岁,其实我的年纪夹在她们娘俩之间挺尴尬的。
  自从我们在外面租了房,就肯定要稍微布置下,所以我们经常牵着手出去逛各种材料市场、家具市场,还有超市,甚至是土产五金店,慢慢添置了一些东西,也算把一居室的小窝布置的有了几分家的感觉。
  我心里有些感慨,自己活了整三十年,还真是第一次转换心情,真的是第一次正正经经的考虑成家的问题,而我成家的对象,是把我叫做叔叔的iao女孩,这不得不说,有点荒诞的感觉。但是这种两个人的温馨,却是实实在在的就在我怀里。
  小玉笑着抬起头,看着我问道:“大叔,我们这算不算是试婚啊?”
  我微微笑道:“你说是就是呗,我的老婆大人。”
  小玉嘿嘿笑道:“嘿嘿……那好,以后每个月工资条上交,我会按月给你零花钱的。”
  我心里微微一突,经过几个月的相处,我知道这丫头认死理,脾气又倔的很。
  平时顺着她怎么样都无所谓,成天嘻嘻哈哈的像个没心没肺的傻大姐。但是,只要她认定的事情,她就一定要做到。
  我不动声色的问道:“那,老婆你打算给我多少钱零花呢?”
  小玉很认真的掰着指头规划道:“嗯,一天就……一百块怎么样?反正你不抽烟,也不怎么喝酒,给车加油,和朋友出去social,应该够了吧?”
  我心说,这小管家婆给我算的还真清楚,一个月三千块零花,也不算太苛刻了。
  小玉接着说道:“嗯……工作日有,节假日就不给你了。”
  我汗,一下子又扣了我八百。我第一次感觉,我很恨节假日。我有些郁闷的问道:“那你存那么多钱做什么?咱们有车有房,没有还贷压力。就算是往长远点打算,以后给我们孩子存够了学费基金,那剩下的做什么啊?”
  小玉理所当然的道:“你赚钱给我花呗。现在你每月给我三千块,都不够我买薯片的,根本不够买衣服的……对了,我们算是订婚了吧?我要订婚戒指。”
  我心里微微有些火起,这丫头特能烧钱。三千块买零食,还不够她吃的。当然,我证明,她确实是个薯片精。小玉喜欢薯片,以及各种膨化食品。妙脆角、上好佳、营养快线,这些每次去超市,必须是推一车出来的。我劝过她很多次,告诉她这些都是垃圾食品,没营养热量高,吃了特别容易发胖,而且反式脂肪酸还特别高,对身体不好。但是她根本不听,每次还都沾沾自喜的对我说,她就是怎么吃也不胖,这也是我说她脾气犟的原因之一。
  我没好气的反刺她一句道:“你娘每月可只给你五百伙食费,也不知道你认识我之前是怎么过来的。”
  小玉嘿嘿笑道:“怎么?舍不得钱了?大叔,人家整个人都给你了,你还这么吝啬钱钱……”
  我一听,心里又有些软了,但是转念一想,还是应该敲打她一下。我每月给她三千零花钱,另外出去玩、买日用品、买衣服,回家游戏充值买装备,还有租房子的钱,全是我掏腰包。这样算下来,我每个月在她身上花八九千也不止,那可是我一半的工资啊,难怪我爸妈都觉察出我财政状况不对了。
  小玉见我沉默不语,察言观色的看了我半天,才我说道:“好啦,人家逗你的啦,看把你吓得,不跟你要工资条就是了。”
  我心底松了口气,说实话,虽然现在我们关系很亲密,我也有了成家立业的想法,但是让我当一个老婆奴,我实在还有些转不过这个弯来。我苦笑的劝道:
  “我不是心疼那点钱,但是古语说得好‘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我受的家庭教育,咱家的观念还是比较传统的,节俭一些是美德。而且以后,咱爸咱妈,还有你那边,咱妈不都要靠咱俩,也要为他们攒些钱。我们要守孝道,这都是原则问题。”我不知道小玉能不能听懂我的话,我心里确实有这么想的成分。虽然金钱观念重也是我的本性,但是我不是一个吝啬的人,购物比较理性,选性价比高的,没用的东西坚持原则坚决不买。我觉得这样才是负责任的居家过日子的态度,两个人一起才能长远,这个家才能长远。
  但是我错了,我就忘了先贤有位大能说过:善解人意的女人,这种生物是不存在于自然界进化序列的,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小玉显然是不满我的答复,又或者说,她原本就是为了试探我对她的心意。第二天,她就自己偷着去超市买了两千多的零食,刷的我的卡,我甚至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偷看到的我的密码。让我更火大的是,我回到家的时候,她把零食的空袋子扔得满地,自己人却疼的满地打滚。
  小玉的月月来了,她饮食、作息时间都一向不规律,又爱吃这些零食,我说她多少次都不听。几个月下来,我也懒得再说她了,到了日子我就尽量躲,安排出差,然后远距离用好话安抚,再然后等待狂风暴雨终摧折,即使我在几百里、几千里之外,都会有一种樯倾楫摧、折戟沉沙的恐惧感,每次都是小玉在电话里撕心裂肺的对我吼完发泄完,我才敢回来。
  这一次,暴风雨也是如期而至,只是这一次,我既然有了些许觉悟,所以才勇敢的留下来独自面对这场风暴,但是没想到,一回到家里,看到的居然是这样让我吐血的情景。
  那一晚,我和小玉大吵了一架,然后我就摔门走了,把小玉一个人留在了屋里。出来之后,虽然我心里也有些后悔自己的行为,毕竟我比她大很多,但实际上我也还不成熟,这其中也有工作上不顺造成的压力,许多以前积累的小矛盾也都一起爆发,导致了我们第一次吵架。我在房门口伫立了片刻,还是没有掏钥匙开门进屋。这一次是要让她长点记性,也不能一味的惯着她。同时,我也在心里思考,小玉,她究竟是不是能和我共度一生的女人……?
  第二章 宝贝,我爱上骗子了吗?
  我心里一直纠结到了第二天,小玉也没有主动联系我,QQ、短信都没有,也没有电话骚扰我…看来丫头是真的生气了,不会出去找野男人给我戴绿帽子去了吧?我心里略微忐忑。到了中午根本没心情再上班,就请了个假,直接驱车去了我们的小窝。我到了门口,刚取出钥匙准备开门,里面传来了开门的声音。门打开了,我和屋里的人都愣了一下。
  我眼前是一个三十年许的少妇,脸上的妆很淡,身上的打扮也挺朴素,但是她胸前鼓鼓的,显得衣服有些紧。对面的女人,似乎和我存了同样的尴尬,她匆匆上下打量我几眼,就试探的对我问道:「你是小晟吗?」我忽然醒悟,难不成,这是我未来丈母娘?」啊?阿……您好!我是陈明晟。
  请问,您是小玉妈妈?」我囧,看着对面的美女,一声阿姨怎么也叫不出口,险些给我自己憋出内伤来,估计我现在脸都已经憋红了。
  玉妈妈被我逗得扑哧一乐,身子让了让,对我说道:「进来说吧,我是来给你们扫除的。」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有种被丈母娘捉奸在床的感觉,因为我记得,家里除了几天没清理出去的垃圾,我和小玉床头的纸篓里,应该还扔着几个用过的套套。
  床单不知道换没换过,我在客厅里偷偷往屋里瞄了瞄,完了,不是昨晚上的那条,看来丈母娘在床单上也找到了蛛丝马迹?
  别问我为什么打完炮不换床单,前晚上我们走得急,没来得及换。昨天我来的时候,小玉是指望不上了,她能把吃剩的包装袋摆满一床,我已经不指望她有那个勤快劲儿了,说实话,我现在已经开始后悔了。
  我脑子里胡思乱想,坐在自家沙发上也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我和玉儿妈对坐,气氛一下子更尴尬起来。
  小玉妈妈看看我笑笑说道:「小玉是不是没跟你多提我?你……就叫我张姐好了,小玉平时也这么叫我,没事。」我心里这叫汗呐,不过这也不奇怪,我知道这种事情,小玉干得出来。我脑子一抽道:「我看成,咱俩其实也算同龄人。」我心里歪歪想:小玉叫我叔,管你叫姐,这辈分是不是……?
  张姐脸上微微一红,点点头抿嘴笑笑骂一句道:「咯咯……油腔滑调……唉,姐姐老了。」我偷偷瞄着张姐胸前那一对硕大的……真心不像是四十岁的女人啊,不会是隆过的吧?我知道这么偷瞄根本瞒不住对面的女人,但是我这还真……有点看在眼里拔不出来了的感觉。小玉怎么一点没随到她娘的好处呢?我心里暗叫可惜。
  张姐在我对面换了个姿势,微微把身子侧到一边,架腿而坐,露出了短裙下半截肉色丝袜美腿,我眼里忍不住又是一阵惊艳的感觉。我心说:小玉的一双大长腿和小翘臀,看来都是随的我丈母娘。不过丈母娘都已经暗示自己了,我也不敢太过肆无忌惮,也跟着正襟危坐好。
  张姐看我坐正了,才笑着对我说道:「你别紧张,我来没别的意思,今天上白班,所以下班早,我正好过来帮你们收拾下。家里置办的到是满齐全,就是你们要注意保持啊。」我摸摸鼻子,知道丈母娘主要指的是卧室,我不好意思的说道:「是,以后我一定注意。」「你和小玉闹别扭了吧?」丈母娘抽冷子的问我道。
  我叹了口气道:「昨天是我不好,没控制好情绪。再就是,小玉身子不舒服,我应该好好照顾她,体谅她生理和心理上都处在困难时期。」张姐见我认错态度良好,而且检讨也比较深刻,目光这才不在那么凌厉,转而变得柔和起来。「嗯……小晟,你是个好小伙,家教也很好。玉儿小,也确实不太懂事……我们家的情况,你大概也了解一些了。她爸走得早,家里靠我一个女人要忙工作,这些年真的没好好教她。玉儿的本性倒是不坏,就是脾气倔了点,张姐希望你平时多让着她点,好不好?」我赶紧点头答应。只不过我心里还有点纳闷,丈母娘似乎把我的情况摸得很透彻了,难不成小玉跟她妈妈还都是无话不谈吗?
  张姐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她忍不住抿嘴笑道:「家里只有一台空调,夏天热的时候,我们娘俩就在一间屋里住,你们聊天时候,有时候我就在边上看着。」我心里这叫一个窘啊,瞬间有种被丈母娘看光了的感觉,我怎么觉得自己有些吃亏了。谈论这个话题有点暧昧,所以我干脆问道:「小玉她今天好点没?对了,我给她买了两盒阿胶,放在车上忘了,我先去拿上来。冰箱里应该还有只乌鸡,昨天本来想给她炖点鸡汤的。咱们今晚就一起吃饭吧,您尝尝我的手艺。一会儿我去把玉宝儿接回来,等晚上吃完饭,我再把你们送回家去,您看成不?」张姐有些惊奇的问我道:「你还会做饭?」我点点头道:「我爸就特会做饭,我应该是遗传他吧。我这两下子,感觉还拿得出手。」张姐听我这么说,就笑着点点头答应了,我就出门下了楼。工夫不大,我回到屋里,张姐已经把屋里的垃圾装好袋,放到了厨房垃圾桶里,屋子里果然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我这才发现,自己以前似乎低估了这做丈母娘的了。
  张姐在厨房里听见开门声,探出头一看是我就放了心。我将两盒阿胶放到厨房台面上,一边帮着摘菜,一边和丈母娘聊了起来。「姐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平时怎么排班的?……」原来张帅姐姐还在国营针织厂做工人,现在国内纺织业这么不景气,我真怀疑她是怎么把小玉那败家的丫头拉扯这么大的?要知道,小玉每个月电话流量都要将近两千,这笔钱现在还没转嫁到我头上,所以我很怀疑张姐一个月到底能挣到多少?不过出于礼貌,我并没有问人家这么隐私的问题。
  我和张姐很快就熟络起来,也没有了刚见面时候的那种拘谨感。她们母女似乎都有些自来熟的性格,不过也难怪,我现在替她养起了女儿,替她减轻了不少负担,她不感激我才怪呢。不过话说回来,人家张姐养了十好几年的宝贝女儿给了我,我有能力尽量给她们创造一些幸福的空间,也是应该做的。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张姐一边洗菜,一边对我说道:「小玉她昨晚回去哭了……」我心里一揪,小玉其实心事挺重,平时表面上快乐,实际上心里藏着很多事,大概这就是大多数单亲家庭的孩子共有的心理缺陷吧。
  张姐继续说道:「我问她,你们是不是出了状况了。她哭着把你训她的话,都跟我学了。你是个懂事的孝顺孩子,还惦记着要养两面的老人,我谢谢你。我也跟她说了,你比她懂事的多……那孩子其实听进去了,就是她不爱服软,你以后多管着她点,也对她有点耐心,行不?」唉,这当娘的真是明事理啊,我心里对先贤那句名言又有些动摇了,自然界也是存在基因突变的嘛……我这丈母娘就很明事理嘛,而且还挺懂说话的艺术。
  我点点头答应,表示自己一定也改改脾气。
  张姐对我笑笑道:「你应该也是独生子女吧?」我点点头道:「我家就我一个,我还有两个表姐,一个堂姐、一个堂弟。」张姐看我报户口,就笑着对我说道:「你也是独生子女,在家里爸爸妈妈肯定也当小太阳供着,现在倒是让你受委屈了。」我心道:咱俩都同龄人了,你这老是跟我装老气横秋……实在让我有些哭笑不得。
  张姐不知道我心里想的,她继续说道:「我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我这才想起来,小玉告诉我过,她大舅家有个表哥,还有一个表弟,看来就是这两个了,说起来,这两位到现在我还没见过。「嗯,小玉跟我说过她表哥和表弟,不过我还没见过。等什么时候大家都有时间,我请大家出去吃顿饭。」「……」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快到了小玉快下课的时间。我擦擦手,解了围裙准备去接小玉回家,看到张姐几次欲言又止,显然是有个藏不住的疑问,却又不便开口,我就问道:「那,张姐,我去接小玉放学了,您还有什么想说的?」张帅点点头问我道:「小晟,我想问你。你家里条件这么好,你父母会同意你和小玉……的事吗?」我听出她话里包含了几层含义:第一,为什么我到了三十岁还不结婚,我对她女儿是认真的吗,还是只是抱着玩玩的想法。第二,我的父母能不能接受她们母女,这种处于社会较低层次的人,说白了她还是有些自卑。
  我叹了口气道:「这个问题有些复杂……其实,我们开始的时候,我也是有些漫不经心的,多数也是报了玩的心态和小玉相处。」我看到张帅眼中闪过一丝恨意,那是一种母性护雏的独有的神态。
  我赶紧接着说道:「不过,随着我们相处慢慢加深,我也感觉出来那孩子对我的依恋,并不是只为了从我这里沾些便宜。而小玉也给我带来了许多欢乐,让我觉得自己重新找回了青春,我确实爱上了小玉。大概这是我第一次认真考虑,如果我们结婚后,应该怎样相处,所以我对小玉是认真的,我希望我们能长长久久的过一辈子。」张帅静静的听着,她眼睛微微有些湿润的对我点点头道:「嗯……我明白了。
  既然你们都是认真考虑过的,我就不多说什么了。毕竟是你们自己一辈子的事,需要怎么相处……你们还要好好的沟通、磨合。」我点点头,表示赞同张姐的观点。我又接着说道:「我爸妈那边不用担心,我爸爸是个很开明的人,他也是我这辈子最佩服的智者,所以您不用担心,他会有那种需要门当户对的思想。像张姐您这样,思想境界高尚,又善解人意的亲家,我爸肯定不会反对的。」张帅被我夸得脸上一红,但是也没说什么,只是有些羞意的低下了头。我这才发现,这种对异性的赞美之词,似乎有些暧昧了。我也只能装作没读懂气氛,又说道:「我妈妈爱热闹,这几年,她催我结婚,不知道催了多少次了,估计她应该也不会打击我的积极性吧?就算她真不同意,我就威胁她说,如果不同意我娶小玉,那我以后就对女人绝望了,就只有去搞基了。」我此言一出,把张帅姐姐逗得前仰后合的大笑起来。「小晟,你说话太逗了。
  不过说实话,你这种高富帅,为什么到三十岁都不结婚?眼界太高挑花眼了吧?」我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苦笑道:「缘分没修够吧……」张姐读懂了我笑容里的苦涩,想必也明白了,我也是个有故事的人,但是她也没有继续探问我的隐私。
  我不想把话题多往沉重的方向引,就又对她说道:「另外,我经济已经独立,有稳定收入的工作,有车。房子嘛,以我的存款和经济情况,供个百平米的房子还是没问题的。当然,前提是,我爸我妈真的不同意我和小玉的事,这种可能性很小啦。」我没提自己名下还有套房产的事,以免让张姐觉察出我对小玉还没有完全信任的事。其实这一阵,我也考虑和小玉搬到我们自己的小区去,但是因为这两天老是吵架,所以把这事给耽误了。
  我看看表,再不出门就好晚点了,所以我们约好,等我把小玉接回来后,我们再一起聊,这才开门下了楼,开着车往小玉学校开去。
  一边开车在路上,我心里也在算着一笔账。小玉家里的背景相当复杂,她们母女会不会是骗子,我也不能完全肯定。如果说,我经常能发现小玉对我撒点小谎还情有可原,那么我这个准丈母娘的表现,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滴水不漏,如果她们真是骗子团伙,那也绝对是职业级的骗子。给我这种感觉,还是因为我和小玉的感情进展太过顺利,说实话我现在还有种腾云驾雾的感觉,云里雾里的还没看清楚,转眼我们都已经谈婚论嫁了,这件事不得不让我心里敲起警钟。
  其次,小玉的真实身世,究竟还有什么样的秘密?她告诉我她叫张小玉,但是她妈也姓张,看来是跟妈姓的。那么她爸到底是没了,还是离异?现在都还说不清楚,我那个木有了的老丈人究竟是何方神圣?这点到现在都是讳如莫深的。
  当然,这一点完全是出于我个人的好奇心。
  第三点,还是张帅和小玉母女俩的财源问题。小玉在认识我之前,各项零用钱的来源从何而来?她妈妈一个纺织厂的女工,全职工作一个月,也绝对挣不到三千,照着小玉那个花钱法,三千块明显是不够的。所以这又绕回到了第一个疑问上,她们是不是职业骗子?张帅是不是靠出卖身体,赚钱养家的?或者……就像小玉曾经跟我开过的「干爹,求包养」那个玩笑,我是不是只是她的一个「干爹」呢?小玉不告而取的做法,让我心里有了些阴影,我觉得这件事,在我们的感情上肯定会留下一道难以弥合的裂痕。
  这几个问题在我脑海里来回绕,实在是让我感到烦躁纠结。最后我也只能劝自己不要庸人自扰,大不了先紧缩银根,多看多听多观察一阵,再做判断也不迟。
  我在小玉校门口等了一阵,就看她被一个穿着篮球背心的男同学搀扶了出来。
  我心里微微不喜,但是想起小玉身体还在特殊时期,就放下了心中的妒火,迎了上了前去。
  小玉看到我出现在她眼前,第一反应就是,有些委屈的吧嗒吧嗒掉起眼泪来。
  我心里一软,看向那男生,他眼里闪出熊熊怒火,似乎想要直接把我烧死。
  我没理他,牵过小玉的手柔声道:「来,宝贝,我抱你。」说着,不由分说的把小玉抱起。
  小玉羞涩的轻声娇嗔道:「哎呀,你放我下来啦。」我轻声道:「别闹,再把你摔了。」小玉显然已经消了气,喜滋滋的搂着我的脖子对那男生笑道:「班长,我男朋友来接我了,谢谢你送我出来了。」那男生果然有些屌(丝),不过这时候他已经看傻了。我心里微微苦笑:也不要笑人家,都是从青涩少nian时代过来的,大学生表达爱意的方式还是比较腼腆的,这小子挺可爱的。目送小玉的班长垂头丧气的走了,我抱着小玉,转身往回走。「今天肚子还疼吗?」「哼……」一转过身来,小玉就生气的撅着嘴不理我了。
  我苦笑,看来还是在生我气呢。我刚答应她妈,小事上要迁就她,就继续逗她说道:「怎么了,还生我气呢?今天都这样了,怎么还跑来上课啊?」我知道她疼起来是真疼,所以现在看她小脸煞白的样子,我也忍不住有些真心疼她了。
  小玉气鼓鼓的说道:「哼,臭老公,下午本来我都消了气了,给你发QQ,你都没回我,你干什么去了?」我知道丫头已经消了气,就说道:「我回咱家去拾掇一下啊……」小玉抿着嘴看着我道:「没碰见我妈?」「碰到了啊,被你妈训了我一顿,刚才就是跪着承认错误做检讨呢。」我装作很委屈的道。
  「嘿嘿……」小玉嘿嘿一笑,不过她见我累得额头冒汗,就挣扎着想下地,让我给制止了。「我下来自己走吧,今天好一点了。」「好了,别闹,都快到地方了。」眼看已经快到校门口了,我的车就停在外面不远的马路边,所以我就没放她下来。
  小玉对我说道:「只怕明天我就全校出名了……」我笑笑说道:「你现在不就挺出名的?」小玉是师范专业,在她学校系里也是校花级的,身边自然不乏追求者,刚才那个班长肯定就是其中之一。说实话,我刚才根本没注意那小伙子长什么样,就记得高高瘦瘦的小平头,师范生嘛,相对来说还都是比较老实的孩子。「刚才,那个班长是怎么回事?众多追求者之一?」我装作不经意的打听。
  小玉回答的很干脆:「那是个煞笔……」我汗了一个,这丫头就是学不会优雅,我跟她说了好几次了,不许她说脏话,她就是改不了。如果不是看她今天身体不舒服,我肯定是要抽她小屁股的。
  「哈……别这么说人家嘛,我看他对你挺好的。」「人还行,就是比较煞笔,老是借机会凑近,还老是对我说教,烦死了。」我苦笑着说道:「我也老是管你,我是不是也很傻逼?」小玉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说道:「那不一样的,大叔说的都有道理,他就是想跟我套近乎。」小玉跟着补充道:「我们系那帮男生都是煞笔,我一个都看不上……我就喜欢大叔你。」我微微苦笑,还说你不是父控?看来在小玉心目中,我还是用来填补她父爱空缺的吧。「嘿……大叔说的有道理,也没见你听话呢。」我有些调侃的说道。
  「哼!臭大叔,死大叔,非要揭穿人家。我知道错了,慢慢改还不行嘛。」小玉撒娇道。
  这时候,我们已经到了车门前,我打开车门,让小玉坐到副驾驶座上。小玉等我坐进车内,看我翻出手机,翻看她下午给我发的留言。开始时候,小玉还有点兴师问罪的架势,但是看我不搭理她了,气势就转而弱了下去,还主动跟我道歉,要求和解。
  我伸出手去,握着小玉有些凉的小手。她对我说道:「大叔……昨晚上,我妈和我说了,你说的都对,我也知道自己错了,不应该故意气你,还拿着你的卡出去乱花钱。」我在她手背上亲亲道:「好了,我知道你这几天身体情况特殊,心理上需要特殊关爱。大叔也做得不对,昨晚上不该就那样摔门一走了之,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以后我再也不那么做了,我们都改正错误,好不好?」「嗯……」小玉认真点点头。
  我又说了句:「以后你要钱直接跟我说,只要大叔能力还够得到,多少咱也花得起。」小玉不告而取的行为还是让我心里有些反感,所以我还是借机把话挑明了。当然,对于她无理的要求我还是不会予以理睬的,对她的管束还需要严格一点。这丫头平时都十分希望经济独立,说实话,我很是怀疑她是把我平时给她的零花钱,都偷偷存了私房钱,不过我也没说破她这种小松鼠护食的做法,反正我自己注意尺度就是了。
  小玉今天一个白天里,已经把我跟她说的,她妈妈跟她说的都听进去了。我发动车,一路往回走,我心里还挺高兴,不怕孩子不好管教,只要能改正错误就好。那天晚上,我也算正式和丈母娘见过面了,当着小玉的面,我们也都没大没小的,感觉她娘俩确实像姐妹多过于母女。
  可惜好景不长,小玉这丫头没长性,大姨妈在的几天有我和她妈管着,还算是能降得住他。等大姨妈走了之后,她又故态萌发,经常熬夜、乱花钱买零食,跟双重人格一样,让我的心情起起伏伏,颇有种甘苦难辨的感觉。
【未完待续】
本楼字节:25870
总字节:117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