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泪】(2)作者:小女纸


作者:小女纸
字数:3904
  第二章:无耻老李
               《迷失赋》
  眉似初春柳叶,常含着雨恨云愁;
  脸如三月桃花,暗带着风情月意。
  纤腰袅娜,拘束的燕懒莺慵;
  檀口轻盈,勾引的蜂狂蝶乱。
  玉貌妖娆花解语,
  芳容窈窕玉生香。
  今天发生的一切在我的脑海中不断冲击着我的神经,为什么貌似斯文的上司
竟然是夺走我第一次的凶手?为什么他多次答应放过我,却不过是戏耍我?为什
么他说我天生就是一个淫荡的人?
  我的内心对于这个社会,对于男人,对于自己,第一次迷茫了,如同孩提时
迷失在一条十字路口,茫然不知何去何从……
  胡言出门后看了一下手表,距离上班还有40分钟,证券事务所总是那么繁
忙啊,想到这里便急忙向车子走去,却忘记了锁门,不过倒也不担心,此刻大家
都没有回来,纵然有人回来,也不会有人大中午去经理办公室的,因为大家都知
道他有午睡的习惯,谁敢打扰上司午睡?
  可是保安老李一直心里纳闷,怎么所有人都下班出来了,唯独没见花婉柔呢?
他今天中午特地留下来值班,就是为了多看一眼花婉柔乳沟处露出洁白的奶子!
  突然老李看到胡言行色匆匆地出门,不禁有些纳闷:真奇怪了,他确信此时
整个办公室只剩下花婉柔一个人了!
  色壮人胆!
  老李慢慢悠悠地在办公室内转悠,不一会儿转悠到胡言的办公室,他可是亲
眼看见花婉柔进到这个办公室就没有出来过,做贼心虚的老李贼眉鼠眼的瞅了瞅
四周无人,便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确信没有声音后,尝试拧了一下把手,咦?居
然没锁门?
  老李轻声地拧宁开门,急忙闪身进去关好门,可是办公桌上并没有我的影子,
难道在内屋?老李心中疑惑。
  于是便轻声轻脚地打开内屋的门,不禁大吃一惊!
  只见一位长着范冰冰一般妖媚的脸的绝色美女,躺在床上,身上的衣服领口
打开,洁白的奶子完全暴露在空中,可爱的淡粉色小乳头十分动人,身体还有高
潮余韵过后的淡红,这个人正是我!
  老李尝试轻声呼唤了一声:" 花小姐……"
  可是没有回音,因为体力消耗过度的我此刻极度疲惫,深度睡眠中。
  老李内心思索,难道花小姐被胡言那个斯文禽兽给强上了?看这床单的痕迹
和花小姐撕掉的扣子,十有八九是着了这胡言的道:" 可惜啊,好逼都让狗操了!
还有血丝?难道是处女?真是让胡言那条狗糟蹋了!" 老李说话极其粗鲁,看来
是十分生气胡言的所作所为!
  老李慢慢地揭开我的短裙,只见小穴还有一丝红肿,一股精液顺着小穴流到
屁股上,老李看得莫名兴奋,不禁阳具顶得裤子疼。
  " 妈的!太刺激了!" 老李咽了一口唾液,他知道胡言大约半小时之内必定
会回来,一咬牙决定在半小时内来一炮!
  老李小心翼翼地趴在床上亲吻着美人的朱唇,把我的嘴唇含在嘴中吮吸着:
" 他妈的太柔软了!"
  急不可耐的老李转而亲吻乳房:" 好白嫩的奶子啊!" 老李一边亲吻一颗乳
房,一边用另外一只手抚摸另一颗乳房:" 好爽!"
  老李一边玩弄一边担心我醒来,还要担心时间,这种感觉十分刺激!
  老李恋恋不舍地离开乳房,他实在没时间啊!
  急忙脱掉裤子露出丑陋粗大的阳具,用阳具沾了沾小穴流出的精液,一面紧
张地盯着我的脸,一面腰部一挺慢慢地插了进去:" 啊……太紧了……他妈的太
舒服了……"
  好在因为胡言精液的润滑,我并没有感觉太痛,仅仅是眉头皱了一下,依旧
深度熟睡着,还误以为是一个梦!
  老李看到我皱眉头,吓得不敢动了,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知道我在此熟睡
才敢轻轻地一进一出,我在睡梦中只觉得天晕地旋飞一般的感觉,并不知道此刻
老李正在我的体内进出!
  老李紧紧地盯着结合的部位,粗大的阳具在粉嫩的小穴内一进一出,还不时
带出乳白的精液,操了片刻便见到白浆图遍了整个阳具,老李越发亢奋,大口喘
着气:" 呼……呼……呼……"
  同时汗水顺着额头流下,也不知是累得也或是吓得紧张过度。
  老李见我没有醒来,动作幅度不禁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甚至将一条纤细
的美腿扛在肩头,抱着我的美腿更加快速地抽动着,此时我的腿呈90度劈开,
老李可以一边操我一边欣赏阳具在小穴内一进一出的景色,说不出的淫荡画面!
  好在我一直学习舞蹈,在大学的时候还创办了一个舞蹈社团,否则如此大的
动作一般人根本完成不了,而且就算完成了也会惊醒。
  老李因为多重刺激下越来越兴奋,阵阵酥麻从马眼处传来:" 啊……啊…
…啊……"
  老李不断地喘息着:" 太舒服了,这小逼内如同无数的小嘴在吮吸,他妈的
受不了!啊……射了!"
  老李猛地将腰部用力一松,巨大的龟头一抖一抖尽数射出精液,无力地抱着
我的美腿亲吻:" 美人,真是舍不得拔出来啊!"
  老李看了一下手表过了十五分钟了,老李极不情愿的将阳具从小穴内拔出:
" 啊……" 只见浑浊的精液从小穴内一股脑流了出来,沾湿了洁白的屁股,老李
刚刚软下来的阳具再次怒挺着:" 他妈的又硬了!没想到我一个看门的能操到这
样的嫩逼,太刺激了!"
  老李急忙拿出手机对着小穴、乳房和面部来了几个特写!
  再次看了一下时间,一咬牙还是将阳具再次插入小穴内,快速地抽动着,流
出的精液在不断的摩擦下变成浓稠的白浆附着在坚挺的阳具上,老李一边盯着手
表一边加速抽查,阵阵快感从阳具内传来,那种感觉透彻骨髓,马上传来一阵快
感,老李不禁马眼打了一个哆嗦!
  老李看了一下表25分钟过去了,正在这时屋外传来两人说话声以及开门声,
老李吓得急忙抽出阳具,飞快提上裤子,可是亢奋的龟头经过摩擦,直接在裤筒
内射了,老李只觉得下面湿漉漉的一片。
  老李惊出一身冷汗,贴在门边听屋外的说话声:" 胡经理,怎么带了两个人
的分量啊?" 这是一个女子的说话声,应该是徐蓉那个骚货的声音。
  胡言本来手都按在把手上了,可是却不敢开门,一旦花婉柔在里面怎么解释?
别忘了花婉柔还没有穿胸罩一眼就看出来了!早知道就不该拿她的胸罩,可是谁
知道这徐荣脑子抽筋,正巧今天回来的早,还和自己搭讪。
  胡言灵机一动,松开把手:" 对了徐荣,上次你的业绩报告有一处有点问题,
我正巧要去找你。"
  徐荣内心一惊:难道真的是自己的报告写错了?急忙带着胡言拐到旁边的办
公室内,老李吓得腿都打哆嗦,急忙将门打开一条缝,看到四下无人匆匆的逃了。
  再说胡言回来后看到花婉柔依旧还在床上躺着,顺手放下食物不禁再次淫心
大动。
  胡言掀开花婉柔的裙子,只见粉嫩的小穴因为侵入变得红肿,而且阴唇上还
沾着白浆,胡言不禁内心疑惑,咦?我怎么射出这么多?
  再看那沾满精液白浆的阴唇,胡言不禁有些呼吸急促,将手伸进裤子内不断
揉搓着肉棒,今天刚刚射了两次的毒龙居然第一次这么给力再次怒挺起来!
  不得不承认胡言心态有些变态亦,看到惨遭蹂躏的小穴后居然变得更加兴奋,
亦或者所有男性都有如此心态吧,只见胡言一边揉搓自己的肉棒一边将脸贴近小
穴,以便更清楚地观察,胡言将一根手指插入小穴内以便精液更好的流出来,一
股浊白的精液顺着阴道口流了出来,说不出的淫靡画面。
  " 哇!太棒了!" 胡言猛地嘴凑到小穴口伸出舌头将阴道口残余的精液悉数
舔干净,如果他知道这是老李的精液不知道会不会疯掉?
  胡言将我的两条腿一起抱起来,呈90度反折上去,如此露出紧俏的小屁股,
而且小穴的阴唇也看得更加清楚,进入也更加方便。
  胡言将肉棒在阴道口来回摩擦几次,等到肉棒被精液沾湿了以后,猛地腰部
一用力全根没入!
  睡梦中的我突然被一阵剧痛惊醒,猛地睁开双眼,只见是胡言抱着我的双腿
在我体内挺动着。
  感觉好痛!我不禁哭泣起来:" 你个混蛋,都已经做完了还不放过人家?呜
呜……"
  胡言笑了笑:" 哈哈,你这样的极品美女我这一辈子才见过一回,干一辈子
都不会腻烦!" 说着胡言不理会我的疼痛更加大力的抽插着,肚子" 噼里啪啦"
的撞击在我的翘臀上!
  虽然开始有点疼,可是慢慢地一种熟悉的酥麻和快感再次袭遍全身,感觉阴
道内越来越痒,越来越渴望胡言的抽动!
  我甚至本能的有些想要扭动翘臀加大摩擦的力度!
  " 啊……啊……嗯……" 我双手紧紧地攥紧床单,尽力不让自己发出叫床声,
只有淡淡的鼻音在小屋内呻吟着。
  胡言更加兴奋了:" 啊……宝贝……你的呻吟声……太动听了……那种略带
抗拒的羞涩声音简直棒极了!相信我,你天生就是一个淫荡的人……你会感激我
的……啊……好舒服……好紧的小穴……"
  我逐渐地迷乱了,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 啊……" 我猛地头后仰,阴道
内一阵抽搐,一滩阴精喷薄而出,浇在胡言的龟头上,胡言突然觉得小穴内一阵
阵蠕动,那种感觉酥酥麻麻难以忍受,胡言大口的喘息着,差点控制不住可惜又
不舍得拔出来,只好用手狠狠地挤压阳具下面的一个穴位,同时紧紧地咬紧牙关
憋住,马眼大汗淋漓如同淋了一场雨。
  胡言粗粗地喘了一口气:" 妖精!太棒了,差一点就射了!" 胡言不敢再动,
肉棒只好用手不断按摩阴蒂,调息片刻之后,胡言再次猛烈地抽动起来,粗大的
阳具从阴道内带出一丝一缕晶莹剔透的液体,顺着屁股流下来沾湿了一大片床单。
  胡言抽插地速度越来越快:" 啊……啊……要射了……"
  只见胡言的肚子每一次撞击到我的屁股上都会沾染一丝晶莹剔透的液体,甚
至还拉出丝来。
  " 啊……啊……要死了……" 我的阴道内一阵抽搐,渐渐地迷失了一般,这
种快感难以抗拒。
  胡言马眼酥麻再也忍受不住:" 啊……射了!"
  胡言低吼一声阳具一抖一抖的,尽数将精液灌进小穴内!
  胡言趴在我身上剧烈地喘息着,汗水湿透了身下的床单,胡言极其不舍地将
阳具从小穴内拔出来,只见浊白的精液伴随着不断抽搐的阴道流了出来,胡言看
着好不兴奋,居然用手不断的揉搓着红肿的阴唇将精液涂抹的到处都是,阴唇上、
屁眼上、洁白的翘臀上,甚至还将沾满精液的双手在我的乳房上涂抹了几下。
  直到我的全身一片狼藉,胡言才满意地住手,站起身来胡言只觉得一阵头晕,
脚步轻浮不禁内心一惊:" 靠,今天纵欲过度了,一个上午没吃饭射了三次,早
晚死在这个妖精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