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棣之花,媚儿肉香

「啊~~终於把那帮小鬼弄毕业了,这个暑假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拜托,你自己也才刚大学毕业诶……」「哈,刚刚成年的不是小鬼是什麽呀!小媚,放暑假准备去哪里玩?」「……等人」一抹淡淡的微笑绽放在我的唇边。

  「吼吼吼,刚刚笑那麽甜蜜,等哪个大帅哥呀?你隐蔽工作也太好了,我都不知道!可怜那帮还给你献殷勤的男老师,他们要是知道我们冰清玉洁的小媚有了男朋友,今晚又有多少颗玻璃心要砰砰摔碎呀!!」看着同事小玉夸张的表情,我被逗的直发笑:「别闹,是我弟弟啦,亲弟弟!」「哦卖糕的!!!你居然……」看着她一脸惊恐的表情,我忍不住一阵头大。

  「你居然和自己的亲弟弟……果然是亲弟弟不如干弟弟呀,不对,是不如能干的亲弟弟!!」「死丫头找死啦,一脑子的黄色内容!这麽强的欲望找你男朋友发泄去,少来我这扰我清闲~~」「要你管,我去玩我的亲密二人行,你这个老姑娘就等着每晚孤枕难眠吧~~~~~」「死丫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哎呀!不跟你闹了,我去见我男友了,拜拜~~~~」看着小玉慌慌急急的朝外跑去,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看了看手表,快到约定的时间了,我也不禁加快了手脚,连忙收拾了起来。

  就在我整理完毕时,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

  「忘了拿东西了……咦,才发现进今天打扮的和往常不同哦,而且,咻咻,还喷了香水,你平时都不喷的!你不会真的要和你弟弟约会吧?天哪!你不会今天就要吃了他吧!!」听到她的胡话,我的小心脏没来由的紧缩了起来,鼻息也有些紊乱了!「死丫头,瞎说什麽呢,人家可是……冰清玉洁的呢~~~~」「呕,是是是,没有男朋友的老女人……」「张小玉!!!!!」就在这些笑闹中,我的鼻息恢复了,心情也没有那麽激动了。

  「糟了,都是你这个死丫头,我要赶紧去接他了。」「小媚,记得戴套哦!!」「要你管,老娘我还不稀罕套套呢,哼!」等我匆匆忙忙赶到车站,再匆匆忙忙坐上车,心脏又莫名的剧烈跳动起来。

  「好慢呀……」

  我无时无刻不看着手表,看着分针慢慢的在表面上爬呀、爬呀、爬呀、爬呀……怎麽办怎麽办,马上要见到他了,他喜欢我今天的打扮吗?他喜欢我的香水吗?他……糟糕,感觉心跳越来越快,脑袋都有些发晕了!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我着急的找着那熟悉的身影。

  不是、不是、不是……都不是!

  到底在哪里呀?!

  突然,一个身影映到我的眼眶,我的心好像被一直大手突然攥紧,然後又猛地一下松开了,思念的激动和等待的焦急混合着一些莫名情绪最终混成了一句话从我的喉咙里猛冲了出来:「小炮炮!」周围的人们都诧异的看着我激动的搂着一个人又是揪他又是骂他,他也尴尬的安慰着我。

  「姐,别这样,都看着呢……」

  「就是要这样就是要这样……叫你不回我信息叫你不理我叫你不联系我……」「都说了账号被盗了嘛,再哭你妆要花啦……」「我才没哭,都是你,臭弟弟!」「呃……姐你再抱我紧点吧,软软的,好舒服~~~~~」「什麽软呀……啊!!!死变态,我掐死你掐死你掐死你……」玩闹了一阵子後,我搂着我弟弟的手臂,聊着闲天。

  「小炮炮,最近过的怎麽样呀?」

  「姐……这麽多人别这麽叫我啦,好丢人的……」「可这是你的名字呀,我都叫习惯了,再说爸妈起的名字哪里丢人了?」「呃……算了,总之公共场合别再这麽叫我了。」「好的!小炮炮~~~~」「……你一定是故意的。」看着弟弟那熟悉的脸庞,感受这那流淌在血脉中的脉脉温情,我一瞬间有股想哭的冲动,毕竟,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和你血脉相通的人让你去关心和惦记,怎麽想都是上天最好的礼物呀!我悄悄擦了擦眼角,抬起头看到了弟弟递过来的纸巾。

  「谢谢……」

  是呀,感动不正是那披在身上的衣服,那深夜熬制的清粥,那方让人擦拭泪水的纸巾,那……「姐,不是给你擦眼睛的,是鼻子啦,你鼻子下面……好大一坨……噫~~~~~」那个屁的感动啦!!!!!!「你个死弟弟,都是你害的啦!!!!!」「疼疼疼疼,别掐那里呀,救命呀!!!!!」正在我们像两只小动物一样撕扯时,旁边的一对小情侣却有感而发:「你看那一对,真亲密呀。」听到这话一霎那,我的脸顿时通红,连忙从他的怀里逃了出来。

  「小……炮……炮!」

  「嗯?」

  「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害我出丑!!」

  「我靠,是你自己赖进我怀里,管我屁事啦!!!」就这样,我带着被我掐的龇牙咧嘴的弟弟一起踏上回家的旅途。

  「唉唉唉,你看那里你看那里,那不是我们小时候去玩的地方吗?它还在耶!还有那里那里,你别睡了啦,快看嘛~~~~」「啊~啊~啊~~~~~~姐,我今天很早起来的,现在不睡什麽时候睡呀……」「回家再睡嘛,你看那些地方,要不是和你一起回家我们会去看吗?这些都是我~~们~~的童年诶,要睡回家不可以睡吗?」「呼~~呼~~呼~~」看着正睡的香甜的弟弟,我的眼瞳骨碌碌的转动起来,顿时,一个恶作剧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悄悄把头挪向他,撅起我的香唇,然後……「哈~~~~~」「啊!!姐,你……朝我耳朵里吹起干嘛呀……」看着他一脸的狼狈相,我痴痴的笑了起来。

  「哪个姐姐会朝自己弟弟吹气……你嘴巴都快笑裂了,干脆以後叫你傻春得了。」「去!我就朝你吹气了怎麽样,哈~~~~~哈~~~~」「别闹了姐……嗯?嘶~~~~~~~」「啊~~~~~你……你捏我那里干嘛~~~~还捏~~~~~」我们正在打闹的时候,弟弟一下用手朝我推来,由於我是侧身坐着,他的手直接推到了我的胸部!可能是我朝他吹气时他大脑也短路了,还重重的又捏了一把!我满脸通红的打了他的手一下,整理了一下衣服,弟弟嘴唇张合了一下,本来想说些什麽,可最後也讪讪的坐直了身子,我们就这麽沈默下来了。

  回想着刚刚被弟弟捏到的胸部,我突然有些喉咙发干,身子也有些热了!嗯~~~~这该死的天气,真热!「咳咳,姐,你别生气了,那个……你刚刚掐我那麽多下,我就掐你一两下,还是你占我便宜多些哦!」看着他抓耳挠腮不停解释的样子,我故意绷紧的脸再也绷不住了,噗哧一下笑了出来!「得了,还我占你的便宜,你……哼!!」一想到刚刚别他捏住了乳房,那种触电般的感觉,好像半个身子都酥酥麻麻的,我的乳头更是刺激的坚挺了起来!真是……好讨厌的感觉!我……我可是姐姐呀,怎麽能……被他这样……欺负呢!!被他这麽一打岔,沈默的气氛顿时被打破。

  「臭弟弟,一回家就欺负我,我可是你姐诶,哼!」「知道知道,只准你欺负我,哪有你这麽霸道的姐姐……」「诶,你记不记得那个谁谁谁,就是那个经常欺负你的那个?」「记得呀,你後来把他结结实实的胖揍了一顿,後来老师还叫妈妈去学校,结果你找你了个大妈冒充……」「还有那个,那个胖胖的!」「嗯,那个骂你假小子以後嫁不出去的,你放了一窝白蚁到他桌子里……结果他到学校就吓尿了,真有你的……」「那当然了!居然说我嫁不出去,太气人了!」「那都是小时候嘛,现在怎麽可能嫁不出去呢,你看你,要模样有模样,要胸……咳咳……身材又好,怎麽可能嫁不出去呢?」「可是……要是真的……」「不可能的啦,真要嫁不出去,那就找我……」一瞬间,我们默契的沈默了,时间也好像凝固了。

  「咳咳……我同学啦,真要娶了你,我肯定又被欺负……」看着他半真半假努力想要逗我笑却又怕我生气的样子,我忍不住噗哧一下笑了起来。

  顿时,弟弟的脸,呆住了。

  意识到我笑的太过娇媚,我凶巴巴的佯怒道:「瞎说什麽嘛,哼!」弟弟糗糗的揉了揉鼻子:「是呀,我有你这个姐姐真是孽缘,我可不想後半辈子也被你缠住……」「哼!我们可是亲姐弟,血脉可是切不断的,岂止下半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要缠死你!缠到掐死你!!」「救命呀,这里有个疯女人……」「臭弟弟,有我这个姐姐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要没有我,你早就被别人欺负的没影了!话说,你小时候也真是弱耶,老是哭鼻子,每次都是我帮你打架出头,把我搞的好像小霸王一样。」「是呀是呀,每次作业都要我帮忙……」「那是锻炼你,否则哪来你现在这麽好的成绩?哼!」「那是你傻,我成绩好是靠我自己的努力……」「呀哈!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居然敢说你姐姐我傻,我不收拾收拾你你还真不把我当你姐了!」「拜托,别闹了,都看着呢,好丢人~~>_<~~」就这样,我们打打闹闹的回到了家。

  「啊,还真是没什麽变化呀……」

  「是呀,小城市哪里比得上你那边……」

  「姐?」

  「……你要好好读书,将来好在大城市留下来,找个好工作,娶个好媳妇,爸妈就由我来照顾了,虽然我也只是个老师,可是我可是在一中哦~~~养爸妈还是够的。」看到我突然郑重其事的说这些,弟弟也不禁认真了起来。

  「嗯,我一定好好读书,争取让你们都去大城市住!」「呵呵,那最好,亏我没有白疼你!」「呃……姐你就别来了,免得烦我。」「……掐你哦!」

  慢慢的,我们这对亲姐弟走回了家,看着那一幢幢的房子,我的心也不由得一阵激动!「爸,妈!你们看谁回来了!!」看着弟弟突然抽搐的嘴角和一脸便秘的表情,我的脸上浮现中奸计得逞的邪恶笑容!哼,叫你刚刚欺负我,摸我胸,说我嫁不出去还只能嫁给你,叫你……哼!伴随着母亲激动的泪水,又一声高亮的嗓音直穿云霄:「小炮炮!」「妈……你怎麽和姐……不要这麽叫我啦……」「当妈的叫自己儿子都不行?你这书怎麽读的!再说这名字也是你爸爸起的,那里不好听!」「是哦是哦,胡~大~炮!多霸气!!」我也嘻嘻哈哈过来揶揄道。

  「呃……败给你们了,算了,家里随便了……」「哼,都说了我们叫习惯了,以後就这麽叫你!」「媚儿,我把你的房间……还有你弟的都整理出来了,你平时都住在学校,饭菜肯定也不可口,我天天给你们做好吃的,啊!」「妈,你把姐要是喂的太肥她会嫁不出去的,还是多给我吃点吧。」「胡……大……炮!!!」「疼疼疼疼!妈,姐又欺负我!!」「唉,你们两个,不见的时候欠,见了面又打,真是的~~~~赶紧去洗手,饭都做好了。」又是我们又打打闹闹的去洗手,期间我们还相互泼水,害的我衣服都湿了!

  饭桌上,我们边吃边聊,说着各自的趣事,母亲一脸慈爱的看着我们,父亲也不时的端详着我们,我瞬间被这种家庭的温情包裹住了全身,温暖无比。

  「哇~~~~今天吃海鲜呀,小炮炮可爱吃了,今天你多吃点补补身子哦XD」「嘁,说的我好像很虚一样,我可强壮了!不过今天也要多吃些,把你那份都吃光!妈,为了庆祝我们一家人团聚……我们喝些酒庆祝一下吧~~~~」「不行!你还小,怎麽能喝酒呢?喝酒伤肝的!」「我都上大学了……」「我说不行就是不行!」看了看气恼的妈妈,还有一旁垂头丧气的弟弟,我眼睛滴溜溜一转。

  「对对对,你还小呢,喝什麽酒。」

  我一边给妈妈夹菜,一边用眼神示意弟弟,虽然弟弟不知道我葫芦里卖的什麽药,可也安静下来了。

  晚饭过後,我和弟弟在院子里一边散步一边消化着胃囊中的虾肉。

  「知了~~~~知了~~~~」

  昏暗的灯光洒在树叶上,细碎的光线从密密疏疏的缝隙中吐露出来,形成了路面上斑驳的树影。

  「真是的,和你在一起就开始疯疯打打,感觉自己也变小了一样……」「喂喂,我都读大学了,而且姐你一点都不小哦,尤其是……嘿嘿嘿~~~~~」「是什麽?」「是……就是……反正就是该大的地方了,不仅不小,手感还很不错呢~~~~~」「你……」我顿时一阵气结!看着弟弟那张坏笑的脸,我突然意识到这是弟弟的反击,他想通过这种方式让我生气,好报之前的仇!是的,一定是这样的!哼,我偏不让你如愿!「你之前摸了姐姐的胸,你说……姐姐的胸怎麽样呀?」我一脸魅惑的问着弟弟,弟弟被我的样子搞的云里雾里,支支吾吾的不敢表态。

  「是不是觉得姐姐的胸很大很软很有弹性,很想再摸一下呢?」我故作诱惑的靠近弟弟,用娇媚的声音逗弄弟弟。

  而弟弟也一脸诧异的看着我,我有些意识到这实在不是姐姐对弟弟应该有的态度和表情,不禁泛起一丝娇羞。

  可是,是他欺负我在先的嘛!就在我也有些犹豫是否还要继续逗弄他时,我的胸前传来一阵揉捏感!我惊诧的看着弟弟,没想到一向守规矩的弟弟居然真的有胆摸我的胸部!「你……要死了啦,连你姐姐的胸都敢摸!!!」我怒气冲冲的瞪视着他,委屈的情绪瞬间填满了我的整个胸腔!「可是……是你要我……摸的呀……」听到弟弟弱弱的说着这句话,我巴巴的张了张嘴,也是哑口无言。

  「你……你也不能……」

  我一脸复杂的看着弟弟,从小弟弟就很听我的话,我也没料到今天弟弟竟然这麽大胆。

  「还不是你之前……我可是你姐姐呀!一回来就欺负我,你……」不知道为什麽,说着说着我就有了一股想哭的冲动。

  讨厌,我可是姐姐呀!怎麽能这样对我呢!!「对不起对不起啦姐,我……我也不知道为什麽,突然有些忍不住……之前无意摸到姐姐时确实感觉很舒服……姐姐刚才又那个样子……所以……」弟弟的一席话一下子让我面红耳赤,是呀,我可是姐姐,怎麽能诱惑自己的弟弟呢?我刚才在想什麽呀!「好了啦,姐姐刚才也不对,本来只是像逗弄逗弄你,哪知道……也是姐姐考虑不周,还是把你当成了小孩,忘了你已经这麽大了……其实应该是姐姐道歉,姐姐对不起你!」我一股脑的把自己想法说了出来,边说还边向弟弟鞠躬致歉。

  「原谅姐姐好吗?」

  「好啦好啦,我原谅你了,我刚刚也是……实在是手感太好……不对不对!

  是姐姐身材太好……所以……」

  看到弟弟局促不安的解释着,我心里的疙瘩也解开了,之前的委屈也烟消云散,反而噗哧一下笑了出来。

  「好啦傻弟弟,姐姐知道了,我们可是亲姐弟呀,姐姐当然原谅你咯~~~不过……你以後不能对姐姐那样,我……我可是你姐姐呢!」「好啦,大~~姐~~头~~」「哇~~~~你好久没这麽叫我了诶~~~~听着太熟悉了!!!」听着弟弟说起我以前的外号,我兴奋的一下了搂住了弟弟。

  「是呀,你以前也真是像个男孩子一样顽劣呢,老师都拿你没办法。」「那是当然咯,我可是大姐大呢!!」「喂喂,这不是什麽值得炫耀的事吧!」我们一起说着小时候的趣事,之前的尴尬气氛也渐渐不见了,说到好玩的地方我们同时哈哈大笑,回忆着那段不知愁滋味的年少时光~~「姐,之前你还说还有个男朋友,怎麽一直都没听你提起来呢?」「哦,你说阿仁呀,我们後来……分开了……不说我了,你呢?」「呃……我也和小媚分了。」「我还是很奇怪,你那个女友也姓胡,名也和我一样,讲真,我刚开始听到她的名字都被你吓到了,而且我也觉得有些怪怪的……好像我和你在谈恋爱一样……我还一直在想要是你把她带回家到时候怎麽分别叫我还是叫她呢?你们分了也是好事……我不是那个意思啦!只是……只是……总之我希望你过的开心啦!

  」

  「姐,其实你说的也有些道理,我们在一起也并不是特别合适,而且当时也是因为名字和她在一起的……咳咳……我是说,我觉得她的名字很亲切啦,就好像姐姐你还是和我在一起一样,毕竟我从小和你最亲啦!」看着弟弟的脸庞,我的心顿时一软,脸上浮现出暖暖的微笑。

  是呀,我和弟弟的感情可是最好的呢!「弟,答应我,以後……不管我和谁在一起,你和谁在一起,我们的感情都是最好的,我们以後一直都要在一起,好吗?」当我满脸希冀的看着弟弟时,弟弟也怔怔的看着我。

  「好呀,我们可是亲姐弟呢!老规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哈哈,谁变谁小狗,到时候学狗叫!」「好了啦,都这麽晚了,我们赶紧回去,免得爸妈又要唠叨了。」「好呀好呀,我们比谁先到屋吧,我数123哦,准备……3!!」「死小鬼你站住,你又赖皮!」「明明是你笨,每次都被我骗到!」当我们一路小跑嘻嘻哈哈的回到家时,父母都睡去了,我们疯闹一阵後决定洗漱睡觉。

  「啊~~~累死了,身上一股臭汗,我先洗!」「不臭呀,反而还有股淡淡的香味呢,对了姐姐,你今天是不是喷香水了?

  难怪今天鼻子有些痒……」

  「你不喜欢姐姐喷香水吗?那我以後不喷了!」听到弟弟的话,我顿时紧张道。

  「也不是啦,只是觉得姐你来接我还喷香水,感觉有些怪怪的……」我楞楞的看着弟弟,突然噗哧一笑。

  「你才怪怪的呢,我接自己好久未见的亲亲弟弟,喷个香水打扮的漂亮点怎麽了?我们可是亲姐弟呢!不管你了,我去洗澡了,还有哦,不~~准~~偷~~看~~」「嘁,谁看你呀,我又不是没有女朋友……虽然分手了……」享受着清水冲刷着自己身体的快感,我的心脏不由得狠狠跳了几跳。

  他会偷看我洗澡吗?如果他偷看我该怎麽办呢?我是装作不知道还是赶他呢?我……一想到两次被他袭胸的触感,我的呼吸都紊乱了,脑袋也晕乎乎的,这种不同於男友爱抚感觉令我像喝了一大碗烈酒一样,脑袋都醉的晕晕乎乎了。

  想到男友,我的脸色微微一黯。

  是了,自从分手以後,我已经好久都没有亲热过了,上次含着他的肉棒到现在都有大半年的时间了,再加上这段时间又忙,要知道之前他可是天天要我给他含呢!想到之前的日子,我的心顿时热切了起来,呼吸也急促了!都怪他,把人家的身体搞的那麽敏感!还有……那个坏家夥!好想……好想自慰呀,可是……不行……万一他在偷看……我不能让他看到我这幅样子,我可是他的亲姐姐呀!

  清洁完身体後,我恋恋不舍的穿上了睡衣,由於刚才急急忙忙,导致我选的睡衣有些小号,胸部被绷得有些发紧,行走间更是能看到不受约束的胸部上窜下跳,想到等会弟弟看到自己的样子,我没来由的有些喉咙发干。

  我……我在想什麽呀?拍了拍小脸,我步履轻松的从浴室走了出来。

  「姐,你还没好呀……啊!姐,你……你没穿内裤吗?」「死小鬼,叫什麽叫!我怎麽可能不穿内裤,你看!」我也不知道怎麽想的,一下子掀开了睡衣下摆,证明自己是穿了内裤的!「咕咚……姐……你放下来啦,毛毛都露出来了……」「臭小鬼,小心长针眼!」我满脸红晕的把弟弟踢进了浴室,然後下楼到一楼。

  我们家住的是两层高的小楼,我和弟弟住二楼,爸妈住一楼,知道他们睡了,我也放心的到客厅翻箱倒柜。

  哈哈,找到了!看着被爸爸藏起来的酒瓶,我都有些好笑。

  妈妈从小很注意不让弟弟受到爸爸坏习惯的影响,每次我们回家都要爸爸把他的酒瓶藏好,我有一次装作出去,偷偷看着爸爸藏酒的地方,便记下了这个位置。

  当弟弟从浴室出来时,我正在对着酒瓶一点一点的喝着酒。

  「哇,姐,你偷喝呀!」

  「哼!还不是你吵这要喝,帮你偷拿的啦,给!」「姐……这瓶你喝过啦,要不……重新给我开一瓶?」「怎麽啦,嫌我喝过的脏吗?!」我凶巴巴的瞪着弟弟,满意的看到弟弟慌忙的摇了摇头然後喝我喝过的酒瓶的糗样。

  哈哈,吃我口水吧XD!其实啤酒并没多好喝,我只是为了帮弟弟满足他小小的心愿,看着他开心的喝着妈妈不允许他喝的酒,我的心底突然荡起一丝涟漪!「一个人喝有什麽意思,一起喝啦,喝酒喝酒!」淡黄的酒液通过咽喉灌进了自己的胃里,胃部突然传来一阵灼烧感。

  我平时并不怎麽喝酒,酒量压根就没怎麽锻炼,才和弟弟每人喝了两三瓶,我都感觉有些晕乎乎了。

  「你们男的都不是好东西,我们学校里那几个老色鬼,老是对我毛手毛脚的,看着他们那副猪哥脸我都恶心!」「姐……我看文章里说,女的被男的摸,其实心里也是很性奋的,你有没有被他们摸性奋过呀?」「哼……他们有的也很会摸的,有时候……会出水啦,我後来和阿仁分开了嘛!男人都是色鬼!!」「肯定是你勾引他们的吧……在家里也穿这麽透,勾引我……外面肯定也穿的……招蜂引蝶……」「嘁,都是大叔诶,要勾引也是勾引年轻帅哥嘛!你个死小鬼,年纪不大,这些倒是蛮懂的嘛,哼~~~~」「我才不是小鬼……我都把媚儿破处了好吗?虽然也有三个月没做了,她可比你嫩哦,嘿嘿嘿……」「嘁,那也是脱离了处男的小鬼,我和阿仁在的时候,天天帮他用嘴,有时候我嘴巴都酸死了,他还不出来……」「用嘴……干嘛呀?」「就是……吃他下面呀……说了你是小鬼,这都不知道,要不要姐姐等一下……教你呀?」「哈哈,还要你教,我每天还不把媚儿干的哇哇大叫,你那个什麽阿仁肯定还没我的大,哈哈……」「死小鬼……还比这比那……你都没发育完全,肯定很……小……」「哼,等下叫你领教下,看是我的大,还是你那什麽阿仁的大,你敢不敢呀?」「怕你呀,来就来,哼!」已经喝的晕晕乎乎的我和走路都轻飘飘的弟弟互相搀扶着走进了卧室,我们两个都把自己的身体狠狠的砸进了床里。

  这一下的用力让我一下子眼冒金星,眼皮也沈沈的。

  就在我半睡半醒间,我听到了一阵熟悉的窸窸窣窣声。

  「哼,说好了……叫你……领教一下……我的……」突然,一股陌生又熟悉的,好像大半年都没闻过的味道传向我的鼻端。

  是……是你吗?我吃力的张开双眼,借着月光,看到了一张朦朦胧胧的熟悉又陌生的脸。

  这是……这是……「媚儿,含我!」

  阿……阿仁!听着这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我拼命的想睁大眼睛,可眼皮就像灌了铅一样难以睁开。

  我下意识的张开了嘴,一股熟悉的味道充斥了我的口腔!好大!好粗!!好涨!!!我熟练的含着硕大的龟头,努力的用我的口水浸润着整个龟头,我的小嘴更是本能的收紧着,脸颊都因为太过用力而凹陷下去了!「噗啜……噗啜……噗啜……」我不禁把这根大肉棒想像成弟弟的阳具,我本能的不停的吞咽着这根无比粗壮的肉棒,试图把自己被压抑了半年之久的性欲释放出来,好稀释内心深处对弟弟莫名的情愫。

  「噗啜……噗啜……噗啜……」

  我狂野的给阿仁口交着,好久没吃到如此美味的我慢慢沈沦进了这场久违的性欲盛宴,比以往都要粗长坚挺的肉棒甚至让我产生了些微的不真实感。

  这真是阿仁的肉棒?粗好多,长好多,硬好多!!「噗啜……噗啜……噗啜……」我动情的继续给阿仁进行着口交侍奉,可是迷晕中的我无法把所有技巧给展现出来,只能用最严实的口腔包裹给予阿仁纯粹的口舌体验。

  阿仁的双手抱住了我的脑袋,我会意的摇了摇小脑袋,就好像一条和主人心意相通的小母狗一样。

  「媚儿,含深点,唔!」

  我微微弓起背部,强忍着呕吐的冲动,拼命的把粗长好多的大肉棒深深刺进我的喉咙管,同时我努力的震动着声带,小嘴也用力的吸吮着,让自己的整个口腔乃至喉咙管都形成真空,拼命榨取着肉棒里的浓厚精液。

  「嘶~~~~媚儿……好爽!!」

  伴随着阿仁对我脑袋的不停下压,我知道他快要美美的发射了!「射了……射了!」一股浆液大力的击打到我的胃部,我能感觉到腥臭的精液不停的往我的胃囊里灌溉着,我主动的承受着他的精液浇灌!好腥!好腥!!好腥!!!我从没吃过这麽腥臭的精液!又粘又稠,腥味熏的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喷了几股後,我试图让肉棒退出来,可是当龟头刚好到我的小嘴里,又是一大股精液喷射出来,在我的口腔里毫无征兆的发射了!怔了一下我也反应了过来,勉强的吞食着腥臭的精液,可是这股精液太浓太多了,我还没吞几口嘴角就关不住了,浓郁的精浆从我的唇边流出来,垂挂在我的脸上。

  我正准备把他的肉棒吐出来时,阿仁突然一下大力的顶弄,整个龟头再一次往我的喉咙里冲撞,我一下子被撞岔了气,多余的精液一下子往我的鼻腔里倒灌,整个肺部都火辣辣的,呼吸道里充斥着浓重的腥味,我一瞬间都产生了一股溺毙在精液海洋中的错觉,无比腥臭的精液味道熏的我下体都湿透透了!阿仁一边往我的喉咙里顶一边喷发着精液,也许是酒精麻痹了我的神经,被插的脸红脖子粗的我双眼含泪的承受着阿仁的玩弄和不停的喷射,我一边尽力的吞咽着他的精液一边被迫的把精液从我的鼻腔里呛出来,我整个人都因为庞大的射精量爽的直哆嗦!我希望他射的再多,再多,再多!我真是个无耻的女人,居然对自己的亲弟弟抱有非分之想!阿仁,肏死我,让我接受这性欲的惩罚吧!随着喷射间隔的延长,阿仁终於射完了!虽然这是我吃过的最腥的精液,可是久违的腥臭味让我性奋的直哆嗦!当缩小的龟头从我的舌面上滑过时,我贪婪的把整颗龟头都叼住了。

  半年多没有被精液浇灌的肉体被酒精和情欲支配着,我把自己想像成一条肮脏又淫贱的母狗,以这种作践自己的方式惩罚自己。

  都说喝酒之後的话语和想法不能信,可今天才是我这半年来最清醒的一天。

  我对他的龟头又是吸又是舔,尿道里的残精不停的被我吸食出来,我忠实的执行着阿仁长期训练下的性爱程序。

  射完之後的阿仁好像没有了支撑,一下子就倒了下去,我也在咽下最後一口浓精後昏沈沈的坠入了虚空。

  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感觉自己好像在太空一样,周遭星星点点的闪光点缀着背景,一开始自己好像被吸入了一个黑暗的漩涡里,不停的转呀转呀,过了一会儿才好了一些,迷迷蒙蒙中,我看到了一个人影,从轮廓上好像阿仁,当他靠近我时我努力的想要抬头辨认,他却不由分说的把我的小脑袋往他的胯部一按!臭阿仁,在梦里都要让我给他口交,哼!我顺从的吃着他的肉棒,可他的龟头实在太大了,我被噎的都不能呼吸了!我努力的吸吮着龟头,在我不经意间抬起小脑袋时,却看见了一张不能再熟悉的面庞。

  那是……弟弟!这时,巨大的肉棒往我的小嘴里拼命的一顶,我的香舌不停的推拒着,试图把他巨大的龟头给顶出去,可他的龟头犹如破城锤一样死死的嵌进了我娇嫩的小嘴,我的小舌头不停的围着龟头打转,他的龟头强硬的不肯退出,我无奈的被迫继续服侍着,脑袋被固定住的我拼命的用我的舌面试图推动他硕大的龟头,可是我湿滑的香舌只能无奈的一次又一次的在龟头和棒身上滑动着,变成了我主动的继续为弟弟服务!天哪,我可是他的……亲姐姐呀!我……在给我的亲弟弟……口交!!「噗啜……噗啜……噗啜……」弟弟不停的让他的肉棒在我娇嫩的小嘴里不停抽插,虽然肉棒还没有多麽坚挺,抽插的幅度也不是很大,可毕竟是我这个亲姐姐在被迫吞吃他的肉棒呀!就在弟弟的肉棒越来越坚挺,抽插的幅度也越来越快时,我福临心至的用我的门牙在硕大的龟头上轻咬,然後用我的小嘴用力的朝马眼一吸!我明显感觉到弟弟的大腿在不停颤动,禁锢住我脑袋的双手也更加用力,弟弟的喘息也更加剧烈!要射了,弟弟要射了,弟弟要射到我的小嘴里了,要在我这个亲姐姐的小嘴里射精了!感受着弟弟肉棒的脉动,我在弟弟射精的一刹那赶忙把弟弟的肉棒退出我娇嫩的口腔,一股巨大的冲击力爆发在我的舌面上,一大股粘稠、腥臭、灼热的精浆喷射在我的舌面上,一股接着一股,更多的精液直接从我的嘴角喷涌而出,形成两条精液的丝线垂挂在我的嘴角边。

  正当我松了一口气时,弟弟双手突然发力,一下子把我的小脑袋按到了他的胯间,坚硬的硕大肉棒一下子贯穿进了我的喉咙!「嗯唔……」他……他还在射!!一股、又一股、还有一股!「唔……嗯……嗯……」随着弟弟一股接着一股的精液强硬的灌进我的喉咙,我的身子也随着弟弟灌精的频率颤抖着。

  天哪……他……要射到……什麽时候呀!「唔嗯……噗啜……呕……唔……」精浆大力的打在我的喉咙软管上,我辛苦的承受着弟弟浓稠精浆的灌溉,我的眼睛被迫大大的张开着,眼角噙满了泪水,鼻子也无法呼吸了,只感到一股又一股的浓稠浆液灌进我的喉咙,灌进我的胃里!终於,在他射无可射时,弟弟松开了双手,我赶紧把他的肉棒退出我的小嘴,不停的干呕着,可他的肉棒侵入我的喉管太长时间了,他的精浆都被我吞进我的肚子里了。

  「咳咳……嗝……」

  天哪天哪,我不仅被我的亲弟弟强迫吞吃了他射进来的精浆,还吃到打嗝,我的小脸羞红的都要滴出血了!闻着不停的从我的小嘴里冒出的腥臭精液味,我的身体羞耻的直颤抖!当我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时,我的五官更是因为恶心而拧到了一起!好臭,好腥,好浓烈,好恶心的精液味!我还能感觉到那些黏糊糊的粘稠的精液在我的喉咙里慢慢、慢慢的向下滑落,胃囊里更是有一股灼热感,我甚至能感觉到那些精浆还在我的胃里不停的沸腾!「呕……」我再也忍不住了,赶紧冲到了洗手间里,不停的干呕着。

  可是不管我怎麽尝试,都无法把那些已经灌进我胃里的浓稠的精浆给吐出来,我依旧能感觉到那些精液顺着我的喉咙管滑落下去的粘稠痕迹,还有那些残留在鼻腔中的精液的粘稠感,我不停的漱口、洗脸,可是嘴巴周围那些精液残留下的顺滑触感依旧残留着,我觉得自己每呼吸一次,腥臭的精液味就从我的鼻腔里窜出来,灼热的精浆依旧炙烤着我的鼻腔,浓烈的性臭在我的肺部不停的循环着。

  天哪,他……他到底灌了我多少精液呀!「呜呜呜呜……」我双手抱胸,在角落里不停的啜泣着。

  不仅是因为自己醉酒之後和自己的亲弟弟口交,更是因为自己在这背德的行为中感受到了久违的性刺激!我们……我们可是亲姐弟呀!这样……不就是……乱伦吗?他还这麽年轻,还有这麽长的路要走,有了这个人生污点,他以後……怎麽面对自己,怎麽面对我,怎麽面对别人呢?别人要是知道我们姐弟之间乱伦,会怎麽看我们?怎麽看我们的父母??这个臭弟弟,就为了一时的肉体欢愉,压根就没想到这些後果!可是……要不是我们喝醉了……可我明明是因为……哼,臭弟弟!这时,我感觉到弟弟站在了我的面前。

  「姐……你……没事吧?」

  看着弟弟关切的脸庞,我的心先是一暖,又是一气,最後全部化作了怒火充斥着我的胸膛!要不是为了你,我何苦……何苦受这些罪!「你……哼!」正当我想开口教训他时,浓浓的腥臭味顿时从我的胃里翻涌而出,穿过湿滑的喉咙管,充斥着我的整个鼻腔,精液的味道瞬间顺着我的呼吸在我的肺部流淌!这个臭弟弟,居然让我喝了这麽多精液!!我怒视着他,最後一咬牙一跺脚,回到房间。

  饭桌上,父母一脸古怪的看着我们,昨天还有说有笑,今天我这个姐姐却理都不理弟弟,说话也阴阳怪气的。

  「媚儿,你今天怎麽了?怎麽这麽对你弟弟说话?」「哼!就是平时太宠他了,昨天就……哼!!」「咻咻,媚儿,你上火了吗?嘴里好大股火气,闻着腥腥的,是不是昨天海鲜吃多了?」腥……腥腥的!血液瞬间涌上我的头,脖颈之间一下子通红通红的,活像昨天的那只蒸虾!满脸羞红的我赶紧收声,低头吃着早饭。

  哼,臭弟弟!「咳咳……咳咳!!」

  「小炮炮,你怎麽了?这麽大个人了吃饭怎麽呛着了?」母亲关心道看着弟弟呛得一脸通红,可嘴角却怎麽也藏不住的坏笑样子,我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都是这个臭弟弟,害我出糗!我慢慢的把小手伸到弟弟的腰间,食指和拇指掐住一块软肉,然後一用力!「啊!!!啊~~~~五环,你比四环多多多多~~~~~一环~~~~~」「你又怎麽了?吃个饭都不安生!」母亲不解道「咳,那个……今早的粥太好喝了,忍不住就唱了起来,呵呵……」看着弟弟一头的冷汗,我满肚子的怨气也消了一小半。

  哼,叫你昨天深喉我,叫你昨天插我喉咙,叫你昨天灌我吃那麽多精液,还是那麽浓那麽腥那麽臭的精液,叫你让我喝精液喝的打嗝!我一边开心的掐着弟弟,一边开心的看着他满脸肉痛却不敢声张的样子,美美的喝着粥。

  这个粥好浓呀,颜色也糯糯白白的,喝着也有股海鲜的腥味!「妈,今天这个粥……是海鲜粥?」「是呀,你才喝出来吗?这个粥可是花了我好长时间研究出来的,我……」看着妈妈上下闭合的双唇,我的脑袋不禁一蒙,小脸也是一白。

  天哪天哪天哪!!!!难怪喝起来腥腥的,这浓郁又带着腥味的滚热浆汁,这顺着喉咙一直滚下去的滑腻感觉,和昨天的精液不是如出一辙吗?我又想起了昨晚被灌精的感觉,那种粘稠感,那种浓烈的腥臭,那种令人窒息的粗长!「唔……」我的胃囊忍不住一阵翻腾,嘴里的海鲜粥顿时变成了昨晚的精浆!「我……我吃饱了……」「诶~~~~这个孩子,怎麽吃一半就跑了?」我连忙进入洗手间,疯狂的漱口刷牙,妄图冲洗走嘴里的精液味。

  可是我知道,再怎麽洗,那种浓稠的热度,浓稠的滑腻触感,浓稠的腥臭味道,都被深深、深深的烙进了我的灵魂深处,提醒着我被自己亲弟弟强行灌精的事实。

  臭弟弟,给我灌这麽多,哼!一整个上午,我都没有给弟弟好脸色,每次看到弟弟欲言又止的样子,说不难过也是假的。

  可是,谁叫他给人家灌了那麽多又浓又腥的精液喝的呀!!虽然这是醉酒之後发生的,可是每次想到那弟弟精液的热度,想到那股特有的腥味,我的身体都会直哆嗦!我可是他的亲姐姐诶!!中午,我帮母亲准备午餐,弟弟一个人闷在那里玩手机。

  其实过了一上午,我的气也差不多消了,可我也不愿意贴过去,他昨晚可是抵着我的喉咙灌了我一嘴巴和撑到我吃不下的精液诶,我才是受害者,一想到他给我强灌那麽多精液,我的身体……都忍不住发抖!!当我回到屋子里,弟弟已经不见了踪影,也许去洗手间了吧。

  看不到弟弟,我突然间又觉得有些失落。

  这个臭弟弟,就不能给我这个姐姐一个说法吗?逼着我喝了那麽多精液,就不能向我道个歉吗?我狠狠的想着,眼睛落到了桌子上,看到了一个屏幕还亮着的手机。

  毫无疑问,这是弟弟的手机。

  记得阿仁对我说过,想了解一个人就要从他的手机开始,我是他的姐姐,於情於理都应该关心他呀。

  嗯,我可是基於对弟弟的关心才看他的手机的,绝对不是偷窥哟~~~我给了自己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大大方方的拿起了手机。

  这个是……看小说吗?《喂亲姐姐吃精液》看着这个赤裸的标题,我一下子仿佛又回到了昨天晚上,被我的臭弟弟死死的抵着喉咙,不停的吞咽着他腥臭浓稠的精液!!天哪,我的身体又忍不住开始发抖了!这个坏蛋,他是故意的吗?

  摆在那麽显眼的位置,向我示威吗?不行,不能让他每天想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我下定了决心,待会一定要和弟弟好好谈谈!待到弟弟从洗手间出来,看着弟弟的脸庞,我突然不知道说什麽好了。

  「弟弟,陪姐姐出去走走吧。」

  「嗯,好」

  我和弟弟走在这条熟悉的小路上,久久都没有话说。

  该说什麽呢?斥责他昨晚不该强行给我灌精?还是不该看那种色情书籍?突然的,我感觉自己堵得慌,我也不知道为什麽,好像明明有种情愫想要宣泄,可又生生得压迫它不能出来。

  「唉……」

  我无言的叹了口气。

  「那个……姐,你今天怎麽这麽……多愁善感呀?」「还不都是你,哼!」弟弟一窒,更不敢多言了。

  看到他这个样子,我感觉更气了!哼,昨天灌人家吃精液那麽爽,今天就不吭声了,真是……哼!「你……我就搞不懂了,你也是正在读书期间,怎麽就不看些好书呢?净看些乱七八糟的下流东西,是不是昨天没给我灌够还想接着灌呀?」看着弟弟惊诧莫名的表情,我也奇怪自己怎麽会说出这种话。

  「臭小子,以後不要看那种东西,什麽乱伦呀之类的,我可是你亲姐姐,不要对我有非分之想,灌人家那麽多脏东西也不道歉,真是……哼!」「那个……对不起啦,我昨天也是晕乎乎的,可是……还不是你早上自己来含我,我才又射了一次……」「那就是我的错咯?我告诉你,你以後不准看这些和乱伦有关的色情书,更不准想和乱伦有关的事,明白没?」看着弟弟偏着的头,我也觉得自己说的有些重了。

  「你……唉……你还有光明的前途,这那麽能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东西上呢?

  我们家就你有出息,一个男孩子,应该为自己的将来着想,你明白姐姐的苦心吗?刚才姐姐也激动了,只是……你要用功读书,早日留在大城市,知道吗?」「知道了,姐,我……我会好好念书的。」「嗯,那我就放心啦,我们还等着你接我们去大城市住呢!好了,也该回家啦。」於是,我拉着弟弟的手往家中走去。

  晚上,我和弟弟的关系好像回复如初了,妈妈好像看怪物一样的看我们,弟弟突然冒出一句「我们是亲姐弟嘛,不有句话叫,床头打架床尾和吗?」「咳咳!咳咳!」看着爸爸因为大笑而岔气,妈妈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我的脸也一片艳红「不学无术,吃你饭啦!」吃过晚饭後,我感觉今天似乎有些心绪不宁,老是有股烦躁感。

  我在烦躁什麽呢,我可是在自己家里,难道会有人对我有什麽不轨企图?想到这里,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天呐,我……我在想什麽?我要冲个凉冷静一下,冲走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哗……哗……」

  冰凉的流水从上而下的抚摸过我娇嫩的肌肤,冲走了一天的疲乏和脑海中那些疯狂的想法,虽然淋浴似乎驱赶走了内心深处最难以启齿的渴望,但夏季的气温似乎让小腹处的灼热感更甚了。

  回想起昨天的那些,我的小心脏突然直颤,那种粗大,那种坚硬,那种灼热……我感觉自己内心深处的某种渴望似乎被激发了,可理智告诉我自己应该去抑制它。

  好热……好想……自慰……终於,我的两根手指颤抖的摸向自己下面的快感源泉,我的指节不停的屈伸,倔强的朝着更深却又不那麽深的地方挖掘,我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实在与自己平时的职业和操守不配,可我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呀!「啊……嗯……嗯啊……」为了防止自己的声音向外泄露,我趁着自己脑袋还稍微有一丝清明时,把之前脱去的内裤塞进自己的小嘴,淡淡的腥骚味混合着些许的咸味,似乎给我心中的欲念又加了一把火,更加猛烈的炙烤着我的神经!看着面前的镜子,里面的自己双眼半眯,脸颊酡红一片,艳红的嘴唇中间是一抹濡湿的诱惑黑色,我感觉现在的自己比那些片子里的职业女郎更加诱人。

  如果这个时候任何一个男人进来,都会把持不住自己吧。

  「嗯……嗯唔……」

  我的娇喘和呻吟被拼命的压制在自己的喉咙里,我放肆的释放着自己的欲望,毫无顾忌的对用自己的手指对自己的密处进行着抽插。

  到了……要到了……我要去了……我要飞了!!!「嗯~~~~~~」我颓然的靠在了冰冷的瓷砖墙面上,任由自己慢慢的向地面坐下。

  背上的触感似乎减少了些许的炙热,可我依然沈浸在这种绝顶的舒爽氛围中。

  隐约间,神游天外的我似乎好像听到窗外有窸窸窣窣的声音。

  不管了,管他有人还是没人,我才不想脱离这种感官的盛宴呢。

  如果真的有人……如果是他……「咕唧~~~~」我的下体猛然一抖,一股淫水喷了出来。

  我的口水不停的流着,不断湿润着口中的布料,最终从我的口中掉落了出来。

  我的双腿不停的绞动着,似乎,自己的心房也在伴随着下体而颤动。

  「唉……」

  不可能的……我为什麽要想这些不可能的事呢?今天怎麽……净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呢。

  一定是……一定是受了弟弟那些乱七八糟书的影响。

  一定是!「臭弟弟~~~~」

  我一边亲昵的骂道,一边暧昧的吃吃笑着。

  从浴室出来,我显然心情极好,一边走着一边哼着小曲。

  「姐,你怎麽洗这麽长时间呀?」

  「哼……要你管~~~~」

  「姐,你怎麽脸红彤彤的呀?「哼……要你管~~~~」「姐,你怎麽一直在傻笑呀,干脆以後叫你傻姑得了……」「哼……要你……哎呀,讨打,你又欠收拾了是吧!给我站住!」「你当我傻呀,我洗澡了,你要和我一起洗呀」「哼~~~~」回到房间後,我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点开一个叫做MM的文件夹,我的心再一次颤抖了起来。

  看着里面这些影片,听着里面淫靡的声音,回想着当时的疯狂,我突然有些发虚。

  要不要……把这些删掉呢?我一边犹豫着,一边却忍不住再一次把小手向下探去。

  今天怎麽……这麽强烈呀?不行……不能再看了!「啪!」我小脸通红的合上了笔记本,赶紧向门外走去。

  出去转转吧,不能再看这些奇怪的东西了。

  当我走出房间想下楼时,莫名的,往弟弟的房间走去。

  嗯,叫他陪我出去吧,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

  来到房门口时,我突然发现有些不寻常。

  弟弟的房间平时都是关着的,可今天却留了一条小缝。

  嗯?我犹豫了一下,没有像往常一样敲响房门,而是将脑袋凑向了那条缝隙。

  哼,估计这小子没干什麽好事,等会进去吓死他!透过这条狭窄的缝隙,我小心的肆意偷窥着弟弟的房间。

  映入我眼帘的,是弟弟的背影,弟弟的双肩不停的耸动着,似乎在拧什麽东西。

  我奇怪的继续窥视着,他的电脑上赫然是个AV女优!稍微想想後我顿时明白了,小脸顿时一红。

  哼,就知道没干什麽好事。

  这时,弟弟侧了侧身子,好像停了一下,然後继续撸动着。

  「啊……媚儿你个骚屄,边洗澡还边手淫,平时肯定假正经的勾引男人,你个骚屄,我肏死你!」他……他说什麽?我惊诧的看着弟弟在快速的撸着他粗长的阳具,一边看着这跟比阿仁还粗长的阳具,一边听他下流的辱骂。

  「我肏死你个骚屄,肏死你……肏……」

  我满脸羞红的看着,弟弟粗鄙淫秽的言语似乎勾起了我内心最深处的冲动,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小穴又湿答答的了!突然,我的脚一软,身子靠到了墙壁上!我低声呼痛,也不敢看弟弟发现没有,连忙小跑回了我的房间。

  「啪!」

  我重重的把房间门关上了,小脸满是通红,也不知是害羞的还是别的什麽,我感觉自己心如擂鼓,心脏都快跳出来了!这个臭弟弟,他……他说的应该是那个什麽前女友吧,绝对……绝对不可能是说我的,哪有这麽说自己亲姐姐的弟弟呢?一想到刚才的画面和弟弟的粗鄙语言,我的小穴又湿了!可恶,今天这麽强的欲念呀!我从我的床头柜里,拿出了平时一直用的黑又粗,趴到了床上,熟练的扒开了自己的小屁眼。

  为了让自己更加舒服,我总是趴在床上,然後用黑又粗抚慰自己。

  「嗯……啊……好粗……」

  我一边插着自己娇小的屁眼,一边用另一只手翻开自己的花穴,任由淫水汩汩流出。

  「啊……好涨……好舒服……再大力点……」

  因为我把闷关上了,墙壁的隔音效果又好不怕被家里人听见,所以我叫的格外大声。

  「好舒服……好爽……要来了……来了!!!」「噗哧~~~~」随着一阵淫水喷出,我乏力的趴在了床上,小穴一阵阵的抽搐,我也不管她,任由穴口就这麽一张一开的吐露着淫汁。

  房间里就我一个人,我还怕被人看到吗?稍稍休息一番後,心中的欲火还是没怎麽减少,我想着再来抽插一番,於是勉力撑起身子,低下头,向我的下体看去。

  而当我低下头後,我发现门口开了一条小缝。

  我不是关了门吗?我猛然醒悟过来,赶紧翻身坐下!这时,一道人影闪了进来,又将房门大力的关上。

  而就在房门关上的时候,我匆忙的坐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

  一瞬间,我感觉我的屁眼要撕裂了!完了,我……还没把……拔出来……粗大的棒子一下子插进了屁眼,涨的我直翻白眼,小口大张,口水不停的流出来,受到这无与伦比的一次冲击,大片大片的水花再一次从我的小穴喷涌而出!!「噗哧……噗哧……」讨厌……在……面前……高潮……我的身体因为强烈的高潮而不停的痉挛,我的背顶着身後的墙壁,双腿直打摆子,然後屁股再一次重重的坐了下来!「啊啊啊……」我已经没有力气叫了……好深……太深了……太深了啦!!看着眼前看直了眼的弟弟,我的心里又是慌乱又是羞耻,混在其中的还有一丝丝的欢喜。

  可是……太羞耻了……太羞耻了!!「呜呜呜……都是你这个臭弟弟,就知道欺负我~~~~」我完全没有了平日当姐姐的样子,赤裸着下身在弟弟面前哭泣着。

  「看什麽看啦,还不帮人家……拔出来……人家没力气了啦~~~~」我的训斥中混合着与往常全然没有的娇羞甚至娇憨,弟弟却听的只咽唾沫!

  「那个……拔什麽呀?」

  「你……哼!!」

  看着弟弟明知故问,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可是直肠深处的疼痛却提醒着我。

  「就是……後面……那里嘛!」

  我几乎是哭着叫喊出来的,我的心里满是委屈,眼睛里更多的透出无尽的哀怨。

  「啊啊啊……好疼!慢一点……唔嗯……」

  「姐,现在呢?」

  「再慢一点……」

  「姐,你夹的太紧了,再慢就拔不出来了。」

  「那……那怎麽办呢?」

  「这样……」

  「啊!!你……干什麽呀?」

  只见弟弟一把把我抱了起来背对着他,我靠在他的怀里,双腿却被他像把尿一样的架住了!「姐,我撑住你了,你放松那里,然後慢慢……呃……拉出来就好了……」「讨厌……都是你……害我这样……别……别对我耳朵吹气啦~~~~」此时的我如同一个被人把尿的幼女一样架在弟弟怀里,我的後背好像隔着他的胸膛都能感受到他心脏有力的震动,他紊乱的呼吸锁喷出的热流也一丝丝打在我的耳垂,我感觉自己的小脸红的都要烧起来了!!「嗯~~~~~好疼……难受……嗯~~~~」我感觉到直肠里的异物好像确实一点一点被我排挤了出来,一想到自己在亲弟弟面前好像大便一样发出这麽不雅的声音,我的小穴就不停的流水!!终於,这根讨人厌的家夥被我挤了出来,我累的都快虚脱了,顺势倒在弟弟怀里直喘气。

  「臭弟弟,帮我……把我屉子打开,给我那条内裤……」「这个抽屉吗?」「嗯……你……你怎麽拿这条呀!」「我……我随手拿的呀……」

  「哼……」

  我一脸怒气的拿过这条黑丝的丁字裤,连忙穿了起来,而原来那条已经被淫水浸湿的内裤,则依旧躺在床边。

  「对了,还没和你算账呢,你在我门口偷偷摸摸的干嘛?」我怒气冲冲的对着弟弟兴师问罪,可现在满脸羞红,上半身的贴身短衣已经被汗湿,而下面又穿诱人的黑色丁字裤的我实在是没有平时的威严。

  「我只是路过,看到你门没关,就好奇的瞟了一眼,谁知道你在……」「怎……怎麽可能,我做这种事的时候从来都是关门的!!」「哦~~~~原来姐姐你经常做呀~~~~」「你……你还不是在房间里面做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原来刚才真的是你偷窥呀!」「你……」我又气又急,只感觉一口恶气堵在胸口,委屈、苦闷、愤怒一股脑的涌了出来!「你人长大了,就知道变着法子欺负你姐姐了,要不是你,我刚刚……呜呜呜呜……」看着我一下子哭了出来,弟弟也有些不知所措。

  「不是啦,姐,你别哭呀,我……我刚刚没别的意思。」「你是不是觉得姐姐做这种事情就特别的……特别下贱,你是不是瞧不起姐姐!」「不……不是啦,这种事也是人之常情呀,人都会有性欲呀,我刚刚也在打枪来着。」「呜呜呜呜……就知道欺负姐姐……」「那个……姐,我也看出来了,你也憋了好久了吧。」「你……你什麽意思?」正在擦眼睛的我还没明白过来,顿时感觉一股腥味传到了鼻尖。

  「你……你拿开啦!」

  只见弟弟那根粗长的阳具晃头晃脑的出现在我的面前,硕大的阳具直指我的鼻尖,腥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姐,我们都好久没有性生活了,你知道男生好久不做对身体不好,要不……你隔天就帮我打一次,顺便也可以缓解一下自己呀。」听着他突然的建议,我感觉一下子蒙掉了,楞楞的看着眼前这根探头探脑的凶器。

  「可是……我们是姐弟……这……」

  「姐,日本那边也是亲人间相互解决性欲的,我们又不真刀真枪的插进去,怎麽也不算乱伦呀。」「可是……可是……」「姐,男生好久不做真的不好啦,你这麽疼我,也不希望我有事吧。」「可是……」我感觉自己的脑袋乱乱的,弟弟语出惊人的建议一下子让我的大脑当机了,浑然没有注意眼前的阳具不停的在我娇嫩的小脸上蹭来蹭去。

  「不要可是啦,就这麽定了,来姐姐,先帮我打出来吧,帮我打出来我就帮你保守你的秘密哦~~~」什麽?谁答应他了!!就在我怒目而视时,硕大的阳具一下子顶到了我的脸上!!「啊~~~~」我被这根硕大给烫伤了,灼热的温度和腥臭的气味刺激的我淫水直流!!!

  「你……哼……就知道欺负姐姐……」

  我委屈的执着弟弟的肉棒,开始帮他套弄起来。

  「嘶~~~~」

  我温暖的小手刺激的弟弟舒服的直喘气,我温柔的帮弟弟套弄着,帮他舒缓好久没有发泄的燥热欲望。

  「喂,都帮你弄了半个小时啦,你是不是在憋着呀,你再这样姐姐就不弄了!」「姐,我平时都把媚儿要肏一个小时的,是你不会弄啦,你打枪的技术不如媚儿好。」哼!!听到他那我和那个什麽媚儿比,一股不知名的情绪顿时让我酸意翻涌,我决定用自己拿手的本事让他心服口服!!我轻启檀口,口中的唾液不停的流在他的龟头上,双手趁着口水的润滑帮弟弟套弄着。

  然後,我一下子吸入了弟弟的一颗睾丸,硕大的睾丸被我一口吃进了小嘴,另一颗也被我揉搓着。

  弟弟的睾丸被我不停的吃进吃出,我像吸吮龟头一样反复吸吮着,甚至发出淫靡的啵啵声。

  感觉到弟弟快要完蛋了,我更是变本加厉,指尖轻轻的挠着弟弟的子孙袋。

  「嘶~~~~姐,我要射了,要射了!」

  看着弟弟似乎快要射精了,一向爱洁的我可不希望弟弟的精液喷的我房间到处都是。

  我连忙拿起刚刚床边的湿润内裤,用它包裹着弟弟的龟头,然後一股大力传来,腥臭的精液不停的击打在内裤上,灼热的温度似乎也炙烤到了我,那股熟悉的味道让我也似乎迷醉了。

  「哼,我是不是比你那个什麽媚儿还会弄?」

  「是呀是呀,姐你最好了!」

  哼~~~~我满意的轻哼一声,看着弟弟滴着精液的龟头,我突然一阵冲动,含上了上去,然後用力一吸!「臭弟弟,这可是我们姐弟间的小秘密哦~~~~」当弟弟从我的房间走出去,我出神的看着那条已经布满精液的内裤,情不自禁的嗅着上面的味道。

  晚饭的时候,看着我和弟弟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打打闹闹,父母也是有些无语,怎麽之前还在吵架拌嘴的两姐弟又好的蜜里调油了呢?到了约定好的「慰藉时间」,看着弟弟蹑手蹑脚走进我的房间,然後关上房门的动作,我的心脏又是不争气的跳动着。

  「姐,你好会弄呀~~~~」

  「哼,那当然啦,当时我也经常帮阿仁弄的。」我得意的说道。

  「姐……那个阿仁,很厉害?」

  「嗯……也算厉害了,姐姐只交过这麽一个男友,没有办法和别人比较,不过他调教……教了我很多东西,做的时间也会很长,姐姐也觉得很舒服,所以姐姐觉得他很厉害咯。」「……」「哎呀,今天怎麽还是这麽久呀,姐姐帮你弄的好累哦。」看着套弄了整整四十分钟还没出来的大肉棒,我突然感到一阵无力感,套弄的速度也不免有些下降。

  「那个阿仁……是不是弄的你很舒服呀……」

  正在努力和弟弟肉棒进行争斗的我没有听出弟弟语气中的奇怪意味,我下意识的回答到:「当然很舒服啦,毕竟他还是很大的,每次帮他口交都吃的我超累的,他也很变态,老是要我帮他深喉……他还……教我怎麽吃肉棒让他爽,现在想想,还是很变态的呢。」我边嘟着嘴边回忆着往昔的种种,可眼波里还是透露着丝丝的甜蜜。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每次提到阿仁,弟弟的肉棒都会跳动一下!「你经常吃他的肉棒咯?」「当然啦,我们是男女朋友,他又那麽变态,每个星期都要帮他吃个三四次的。我说炮炮,你怎麽还不射呀,姐姐真的有些累了。」我的手套弄的越来越慢了,可还是在努力的继续着。

  「姐,你给我口交吧。」

  「什麽?!」

  我惊讶的惊叫了一声,小手也没有继续套弄了。

  「姐,近亲之间口交很正常呀,日本就是这样的。」「可是……可是……」我的心脏被这句话刺激的剧烈的跳动起来,胸口大力的起伏,眼睛也慌乱的四处乱飘。

  「你能帮那个什麽阿仁口交,为什麽不能给我口交呢?」「那个不一样呀,我和他是男女朋友,可我们是亲姐弟,这是乱伦呀……」「口交怎麽能算乱伦呢?那你这麽说不是那麽多日本人都在乱伦!口交又不是真刀真枪的弄,和乱伦有什麽关系?」弟弟的口气突然焦躁和严厉起来,我也被他的质问弄的有些慌乱,我觉得有些地方部队图,可是偏偏无法反驳。

  「我们是亲姐弟,我帮你这麽弄……别人怎麽看我们呢?」「我们在家里做,只要我们自己不说谁又会知道呢?再说姐你套弄了这麽久我都没射,明显你的手艺不如媚儿呀,媚儿帮我套这麽就就我早就射了!」可恶,又是那个什麽鬼媚儿!听到这个名字我就超气的!!「哼~~~~整天媚儿媚儿的,不就是口……吗,不过我先申明,我是不会用嘴给你套弄的,那样是在太丢人了,我只会给你……给你……你等下就知道了啦!」我颤抖的扶住弟弟的肉棒,慢慢的引导它靠近我的小嘴。

  可是……这麽羞人的事……我可是他亲姐姐诶!「哼……就会欺负你姐……」我委屈又害羞的想着,虽然做好了帮他用口的准备,可是实施起来终归有障碍。

  「唉,我的媚儿就不会像你这样,要是她呀,早就……」可恶!!!!我嗷唔一口就吞下了眼前的大龟头,然後用我娇嫩的口腔紧紧的包裹着,双颊因为激烈的吸吮而凹陷下去。

  「嘶~~~~姐……好爽……」

  听到弟弟的这句话,我满意的一笑,明媚的双眸都弯成了月牙形。

  我一边用力的吸吮着,一边用小舌头不停逗弄着龟头,我感觉到弟弟大腿根都激动的颤抖了!哼!!就在弟弟的双手要压住我的脑袋时,我的小嘴连忙退了出来。

  「好了,弄完了。」

  「蛤?????」

  看着弟弟楞楞的停住,肉棒还在一抖一抖的样子,我简直是出了一口恶气!

  哼!!!叫你提你那麽干什麽媚儿,叫你激我!!!!!「你还楞着干什麽,还不快穿好裤子?」「可是……这个……我还没射呀!」「好呀,姐姐帮你打出来。」

  「那算什麽?口交不就是用嘴吗,哪有还用手的???」「哼!我可是你姐,刚刚这样已经给够你甜头了,好啦好啦,要麽回去睡觉,要麽再用手帮你打出来,自己选!」「好姐姐,再帮我吃一下嘛,就一下好不好,你看我的小弟弟都涨成这样了,他要是爆了你还玩什麽呢?」看着弟弟猴急的样子,我忍不住噗哧一笑。

  哼哼,知道本姑娘的厉害了吧XD「看你这个样子,做姐姐的我也於心不忍那,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再帮一帮吧。」弟弟听到这里如蒙大赦,赶紧把他的大肉棒凑了过来,我缓缓的套弄着肉棒,含情脉脉的盯着它,然後慢慢的伸出我的香舌,顺着他的肉棒一点一点的往上舔,感觉到他凸起的青筋,我顺着青筋的脉络不停的舔弄着,一直舔到他的大龟头。

  看

18空间 space-18.com - In order to use this website, you affirm that you are at least eighteen (18) year of age and/or over the age of majority in the jurisdiction you reside and from which you access the website where the age of majority is greater than eighteen (18) years of age. If you are under the age of 18 and/or under the age of majority in the jurisdiction you reside and from which you access the website, then you are not permitted to use the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