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小淇的罪人姿态

「好老婆,睡了没有?」

  我在妻子小淇的耳边小声的说着,身子向她靠近,小淇是背向着我睡的,因此我那硬蹦蹦的下身刚好贴了在那肉感带劲的臀部上,小淇睡觉时只穿着内裤,因此我的肉棒几乎便直接的在那翘翘的臀股上下滑动,好不舒服,在这夜兰人静的半夜,这两人的床中却有点发热的骚动。

  「嗯老公,人家本来睡了哦,可又给你的弄醒了」小淇娇爹的回答着,我们结婚了一年多,小淇由含畜的少女渐渐被开发成了初熟的少妇,原本已颇具曲线的身材也愈来愈凹凸有致,32B的上围还升级成了33C,连朋友看到也说她愈来愈美,所以说爱情和美满的性生活就是女人最好的化妆品。

  背着我的小淇把手向後移来,反着手摸到了我那硬硬的下身,肉棒在她的掌心中打转着,我发出浓浓的呼吸声,热气都吹到小淇的颈背,下身被她的手指隔着薄薄的睡裤温柔的逗弄,熟练的指头偶尔碰到龟头,指尖在马眼处轻力挤压,如雷击般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快感。

  小淇把头转了个45度,让我看到她的侧脸,比起初相识时的少女现在已三十岁的她虽然仍是一副童颜,却卸去了少女的羞涩,更热衷於满足自己和她老公的欲望。

  她看到我的脸却是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露出了脸旁的小酒窝;小淇索性把两手都伸进了我的睡裤内,慢慢的钻入那男性内裤之中,摸着肉棒,身子却始终背对着我。

  这是我们近来喜欢的姿势,我说这是「罪人的姿态」,因为此刻小淇就像犯人般的把双手放在身後,叠在一起不能移动半分。

  所谓不能移动只是指她的身体,她的手却已在内裤中握起了我那硬透的肉棒,两手一起轻力的揉动着,一对姆指压着龟头,其他手指则包裹着棒身,整根棒子被那十指交互按动着,用像握着笛子般的手势轻力的按压着肉棒的不同部位。

  「老公好硬哦。」小淇娇爹的说着,从她的侧脸我看到了那性感的红晕。

  「这麽硬还不是因为你麽?」我心想。

  自从和小淇结了婚後我们当然愈来愈亲密,性生活也愈来愈频密,而这贤内助除了持家有道之外还知道床上之道的重要,每天练习下竟也学了不少技巧,加上她观察入微的性格,肉棒那个部位敏感,那个部位不能按,她早已了若指掌,我这老公当然受惠非浅。

  此刻我的手当然也不会安份,慢慢的从後伸到了小淇的腰前,在那微微隆起的可爱小腹上爱抚着,在小淇月事的时候她最喜欢把我的手放在这个位置,轻轻地替她按摩着下腹的部份,可此刻我的手却没有在这里停下来,而是要摸遍她身体的敏感处,四处用力的按揉。

  「老公呀,有只奇怪的手在我身上乱摸了啦。」明明这是我的手,小淇却说得好像有第三个人在似的,蹙起眉问道。

  「就让他摸吧,谁叫我老婆这麽正点啦。」

  这是我们夫妻间的游戏,一开始是我提出的,不知从甚麽时候开始,小淇也慢慢的喜欢了这件事。

  只见这不存在的「第三人」的手愈摸愈过份,慢慢地竟到达了那双诱人的双峰上,十支禄山之爪同时用力,好端端的一对33C美乳顿时被压扁辗碎,小淇也是不由自主的叫了出来,那双被她放在身後,握着我肉棒的手却更用力的上下套弄着。

  「呀老公」小淇发出销魂的叫声。

  「…好大力」

  小淇两只姆快速交替的在那顶端按压过,那技巧让我欲罢不能,抓着小淇乳房的手自然是更大力了。

  在被窝中也是有点不好动,我索性把小淇抱坐了起来,慌乱中被铺都掉到床下面。

  只见在这夜色中,我这可爱的妻子那「罪人的姿态」依然不变,坐在前面背对着我的她像个被绑起来的罪犯般楚楚可怜,双手被屈在身後动弹不得,身子向後弯起,一对娇傲巨乳向前挺着,同时却更显得毫无防避,像随时都能被侵犯一般;小淇只能侧起脸用那我见犹怜的眼神看着我,活像个受刑的犯人。

  我把手移到了小淇的松身的衣服下方,一下子掀起来。

  「不要」小淇对於这突如其来的偷袭自是措手不及。

  片刻间,小淇的上身衣服已被脱去,全身被脱得只剩下一条白色蕾丝内裤,一对33C美乳在这夜色中暴露出来,圆润有致的胸型,美如白玉的肌肤,微红的乳头,一度月光从窗帘的缝间透进来,徘回在那双娇嫩的乳头上,像是想侵犯这美妙的身姿。

  我拿起了眼罩,亲手给小淇戴上,同时把她的手绑了起来。

  「老公…」小淇的脸一阵红晕,表情既害怕又期待。

  我看到那熟悉的房门,吞了一下口水。

  「老婆,好像有人敲门了,会是谁呢?难不成是看更阿伟?」我问道。

  「我去看看好吗?」

  阿伟是楼下的看更,蛮年青的,大概比小淇还要小两岁。

  我看着小淇的状态,小咀半合的痴迷,却红着脸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明明是一个这麽平静的夜,一对外人看来这麽正常幸福的夫妻,一次最美好不过的交欢中,我却和那贤淑的妻子一起想到别的男人;作为丈夫的我本来应该是难过的,可却是为了甚麽,那心底深处却是一阵兴奋的狂喜。

  半年前,小淇发现我上「四合院」的网页,我们开始了一种一边幻想着故事,一边做爱的游戏,一开始只是普通的暴露,後来故事却愈来愈仔细,愈来愈大胆;像个无底的深坑般,只能不断的往下潜。

  一开始是幻想在邻居面前露出内裤,然後是替房东打手枪,後来更幻想在这房间中被那年轻的看更干起来,每进一层我的内疚感便愈深,然而得到的快感却也倍增,这变态的想法像个毒瘾般愈来愈让人欲罢不能。

  小淇一开始也是有点抗拒的,可慢慢也随着我坠进这虚构的世界中,幻想着每一次被多脱一点,每一次被多摸一点…此刻,我不舍的站起,离开这温暖的床,离开这只有我俩的空间,离开这露出丰满乳房的可爱妻子;我一边欣赏着那「罪人的姿态」,脚步却一步接一步的退後,终於退到房门前,用力把那最後的门锁打开。

  这是一个潘朵拉的盒子,一次禁忌的释放,一种无法回头的美妙快感。

  门被打开了,「阿伟」进入了我们的世界。

  小淇微微的颤抖着。

  乳浪翻起,一双手闯进了小淇的胸前,两个高耸的山峰像个面饼般被狠狠压扁榛碎。

  「呀」

  小淇娇喘了一声,男人一开始便这麽粗暴,让她有点手足无措,可被绑起来的手却无法阻止乳肉被肆意挤压。

  男人夸张的搓着小淇的巨乳,像开始了一场期待已久的盛宴般,虽说自己的老公会故意装成别的男人般的触碰她,可这种程度的兴奋状况却是让小淇前所未见。

  这个男人是谁?他的手法为何如此的陌生,甚至让小淇有点受惊。

  一条怪蛇般的舌头伸到了奶肉前方,两枚樱桃被挤在一起被同时品尝,小淇直觉的感到羞耻,却是把脸拧开。

  「这是我老公吗?还是真的阿伟呢?我搞不清…可是…」男人的双手像台风般把她卷起,风势从她的乳房开始席卷全身,小淇整个人好像掉进旋窝中再无法自拔。

  所有的疑问都像石沈大海般得不到回应,然而小淇的身体却没有停止过被侵犯,而且被陌生人触摸的刺激感渐渐的占有了她的神经。

  乳交,小淇从没有想过自己竟会替一个陌生的男人做这种事,不但自己没有想过,连她的老公也没有这样做,他总是好好的爱锡这双乳球,珍而重之,有时还会发呆的看上好一阵子,好像是看着一件艺术品似的,小淇的朋友偶尔也会说她身材不错,穿起低胸衣服也不输少女,小淇有时也为这双美乳有点沾沾自喜。

  然而此刻她身前的男人不知从甚麽时候开始掏出了那下流的鸡巴,那带着尿骚味的肉棒大概对准了在自己的双乳之间。

  虽然小淇的眼睛看不见,但她敏感的身体还是察觉了这异样的姿势,她的乳房正被男人用两手高高的向前捧起。

  「多麽低俗的姿态」

  小淇想起那次她不小心看到老公的A片时,她是这样评论那把自己的乳房用作乳交的女优的。

  「噗哧!」

  小淇的两个肉球被紧紧的挤在一起,中间被一根粗臭的肉棒插进去,美美的乳房被上下的拖拉着。

  她可以想像,自己的乳头,像两只丑陋的乌绳,在套弄鸡巴时,烦人的上下跳动着,而且整个乳房的形状也变得丑极了,活像个双眼移了位的胖脸怪。

  胸部被用来乳交的小淇感到此刻自己和那些A片的女优无异,甚至更低贱。

  「但是为甚麽,愈是身体被作贱,愈是觉得对方不是自己的老公,身体却愈兴奋了起来。」小淇心想。

  那是一扇一旦打开便再关不上的门,而此刻,我却在房门外偷窥。

  「呀…」

  小淇忽然大声呻吟起来,我的心怦怦的猛动,我没看过这样的小淇,我甚至怀疑房里面这个真的是我的妻子吗?我没想过当我看到心爱的小淇替阿伟做这种甚至没有对我做过的亲密行为时,自己的心会这麽痛的。

  但这已经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

  房间中,小淇的一双乳肉被压扁,松开,再被挤压,那肆意地用的程度,好像是对待甚麽用完即弃的玩具似的。

  小淇可爱的脸,她的神情,她爱说的话,她的呼吸声,对那个男人来说都不重要。

  他只是要个位置把自己的鸡巴塞进去,而刚巧小淇的身上正好有着各种可以被用来泄欲的部位罢了。

  因此他让小淇跟他面对面的坐好後,便把小淇的双腿张开,用手指粗鲁的插进去那小穴中,试一试那个是不是一个可以进入的洞。

  他向我的方向展示了一下那根插进过去的手指。

  月色中,那明亮的水的反光清晰可见。

  男人扒开了小淇已湿透的内裤,爬到了我妻子的身上,把她的双腿用最直率的方式张开,丑陋的男性屁股正对着房门这边,整个身子压着小淇,向下一沈。

  「噗哧!」

  我的小淇呀!

  楼上28楼的那对夫妻对我也算是不错,看上去正正经经的,而且那个妻子长得蛮cute,有点像我高中时追不到的师妹。

  因此当那丈夫说有事要拜托我时,我很快的便答应了。

  谁想到是这种「优差」!

  我在房门口偷看着他们两夫妻的对话时已是欲火焚身,当看到那个可爱的妻子的衣服脱去时我更是硬得想立刻先用手来一发,幸好我还是忍着了。

  终於到我进去了,那个妻子真的好像我师妹,为甚麽年纪比我大还保养得这麽好呢?

  OMG,真的太像了,我一想到师妹便忍不住了,一手抓起这人妻的大奶来,大力揉一番,当年我的师妹就是被那个和我称兄道弟的兄弟抢走,那奶子被他天天摸天天揉,我恨得不得了,心里多想有天也能揉一次嫂子的奶,谁想到今天我还真的梦想成真了。

  干,这天我不肏爆这对大奶我就不叫阿伟!我一边用舌头舔着那对大乳头,一边观察这人妻的反应,心里还是有点怕要是给她发现我不是她丈夫我就GG了,幸好这人妻还真糊涂的,被丈夫卖了还不知道,一脸享受的样子。

  好吧,我就做一做好心,用我这鲜肉棒来你让这夫妻俩都满足满足一番吧。

  首先是奶炮!我曾听说过有夫妻不知道打奶炮是甚麽回事,天,这可是天下间最羞耻的play,不做过怎能算是爱,我把肉棒塞进了人妻的大奶中间,用那奶肉上下套弄着,那人妻的样子脸红红的好羞耻哦。

  我幻想着那是我的师妹,当然这人妻的奶子比她大得多了,OK我就把她当成是大奶版的小师妹好了!干,这样被大奶夹着来插真爽,当年这麽好心追你却装甚麽女神,现在还不是乖乖给我打出大奶来麽。

  我看着那两颗乳头像两双眼睛看着我很是讨厌,把她们端起来咬,大奶版小师妹受不了,大声的呻吟起来。

  我玩够了人妻的大奶,便向他丈夫示意,准备真干起来,反正都到了这地步,那丈夫也应该不会介意吧,要怪就怪你老婆长得太像我那师妹了。

  我想起了那一年小师妹的笑容,那个我无法拥有的女孩,那个我曾经朝思暮想的女生,此刻正在我身下。

  我用手指剥开了大奶版小师妹的两片阴唇,挺直身子把鸡巴直压下去,我看着自己那七寸大炮没入那两片粉红嫩肉之中,多年来的遗憾终於被那充实湿润的满足感所完满。

  我的小师妹呀,我不是有心冒犯你的只是为甚麽你没有回我的SMS呢?这些年你知道我想你想得有多苦吗?为甚麽你选了他而不是我呢?为为甚麽你的奶子变得那麽大?你还给多少人干过了?为甚麽你被绑着?FUCK!!干爆你的子宫,这我对你的惩罚,FUCK YOU BITCH!!谁叫你跟了别人!!

  「噗哧!噗哧!噗哧!」

  「呀…」

  我的小淇呀我听到了那让人撕心裂肺的呻吟声,那麽熟悉又那麽陌生。

  我关上了房门,「噗哧!」的声音,好像维持了一整夜。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是早上。

  「老公?」

  小淇的声音把我从梦中唤醒,阳光和她一起从房间中走出来的,明明只隔了一夜,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般,小淇呆呆似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我。

  「对不起,老婆。」

  小淇看着我那肿涨的鸡巴,为了惩罚自己,我一整晚就用着这罪人的姿态跪在房间面前,听着房内两人的声音。

  然而我却还是忍住了手淫的冲动,双手始终放在身後,没有碰到肉棒一下。

  只见那鸡巴已是肿涨难当,那龟头的部份已是充血得完全紫色,好像只要一碰便会爆发似的。

  「老婆对不起…」

  我像个罪人似的跪求小淇的原谅。

  小淇向我走近,做了一个好像明白了所有事情的表情看着我,整个人跨坐到我身前。

  这个我熟悉的女人身上有着第二个男人的气味,小淇只穿了裙子,里面连内裤也没有,她把手指放到自己的下体,把被用了一整晚後已变得红肿的阴唇打开。

  里面竟都是阿伟的白色精液,从那蜜穴中向下流出,一滴一滴的掉到我的肉棒上。

  我看着那白色的液体流下来,每一滴流下来我的心都像趟血一样。

  直至整根棒都是在小淇的小穴中流出来的属於阿伟的精液。

  小淇微笑着,跪了下来,头发从她的脸旁垂下,她慢慢的把那小口凑到我的肉棒前,张开红唇把那根沾满别的男人的精液的鸡巴吃下。

  我的脑里一片空白,只听到吸啜的口水声。

  「老公,有根奇怪的棒子塞到我口中了啦。」小淇笑说着。

  一朵又一朵的纯白小花在小淇的口里绽放,白茫茫的一片花海,一点不留的,全开在小淇的可爱小嘴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