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晚会

生日蛋糕上的十九只小红烛发出橘红色的光,美丽的烛光映照着四个一丝不挂的肉体,这就是爸爸、妈妈、哥哥和我。哥哥走过去把一个碟子放进影碟机里,一会儿后客厅里廻响起《生日歌》的旋律。

  欢快的歌声中,我把羞涩的目光投向爸爸的两腿之间,发现爸爸那根粗壮的阴茎硬梆梆地翘着,就像一条择人而噬的毒蛇一样昂然而立,散发着让人从心里感到恐怖的气息。妈妈朝我笑了笑,把生日蛋糕上的奶油挖一块下来,小心地往爸爸的阴茎上抹。一会儿后爸爸的阴茎上被涂了一层乳白色的奶油,看起来就像一支大雪糕。爸爸哈哈一笑站起身来走到沙发前早已铺好的凉席中央,用激动得发红的目光看着我。

  “去吧……宝贝,”妈妈轻轻推了我一下笑着说:“今天是你的生日……快去吃你的生日蛋糕……”

  “妈,您……您好坏哦!”我看了一眼爸爸两腿之间那根粘满奶油的阴茎一眼红着脸对妈妈说。

  “快去吧,”妈妈看了看爸爸小声说:“这又不是第一次了,去把奶油添干净……你爸爸才好用他的大鸡巴干你啊!”

  我爬到爸爸面前仰起头来看着爸爸,爸爸微笑着用他的大手开轻轻抚摸我的脸。

  “爸……”我深情地叫了一声,用手轻轻抚摸爸爸那长满汗毛的大腿,一面抚摸着一面伸出舌头来轻轻舔吸爸爸上的奶油。

  “哦……宝贝……舔得爸好……好舒服啊!”爸爸喘着气说。

  就在我舔爸爸阴茎上的奶油的时候,哥哥挺着硬梆梆的阴茎走到妈妈面前,妈妈照样在哥哥哥的阴茎上抹上奶油,然后就像我一样跪在哥哥面前舔食哥哥阴茎上的奶油。

  《生日歌》欢快的音乐反复在客厅里回响着……在欢快的乐曲声里不时夹杂着我和妈妈的舔吸声,这些声音与爸爸和哥哥沉重的喘息声交杂在一起形成了一首奇妙的生日交响乐,我的生日欢庆活动就在这样的交响乐中拉开了帷幕。

  舔完爸爸阴茎上的奶油后我抬起头来看了看爸爸,爸爸的双眼就像发怒的公牛一样红红的吓人极了。我轻轻喘了口气,然后经开口来把爸爸被我舔得亮晶晶的龟头含进嘴里。爸爸的龟头就像刚剥开的鸡蛋一样光滑而又灼热,我含着这鸡蛋般大小的龟头一面吮吸一面不停地用舌头舔。我感到爸爸就像触电一样浑身猛地一阵颤头,接着听到爸爸口中发出一声低吼,然后我像一只小鸡一样被爸爸的一双有力的大手拎起。

  爸爸大步走到沙发前把我放在沙发上。

  我羞涩地张开大腿两眼激动地看着爸爸,看着爸爸健壮的两腿之那根硬梆梆地翘着的阴茎。

  “等不急了吧?你看……流了好多水啊!”爸爸走到我张开着的两腿之间用贪婪的目光盯着我的下体淫笑着说。

  “爸,您……您好坏!”我不好意思地看着爸爸娇嗔地说。爸爸得意地嘿嘿一笑说:“乖女儿……爸爸要用大鸡巴干你,爸爸……当然很坏啦……”说话间,爸爸趴在我身上熟练地把他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猛地一下插进我的阴道内!

  “哦!……爸……”我情不自禁地叫出声来,伸出双臂紧紧搂住爸爸那健壮的身躯。就在这时,哥哥扶着妈妈躺在沙发前的凉席上,然后像狗一样趴在妈妈身上也把他胯下那根硬梆梆的阴茎插进了妈妈的体内。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啊祝你生日快乐……”

  电视机的扩音器里传出稚嫩的童声,在这稚嫩的歌声里爸爸一面狂热地吻着我一面猛烈地插动着他那粗壮的阴茎同我性交。在爸爸猛烈的抽送下,他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在我的阴道内不停地来回滑动着、摩擦着、振荡着、顶撞着,麻木、舒服、快乐、刺激……各种奇妙的快感就像大海里的浪涛一样奔涌而来凶猛地冲击着我的肉体,无情地淹没我的灵魂。

  “爸!……哦……好……好舒服呀!……爸……我……我爱您!”

  我呻吟着、叫喊着,双手下意识地不停拍打着爸爸的肩膀。

  在我不停的叫喊和拍打中爸爸却显得出奇的沉稳和老练,他一面飞快地抽送着阴茎同我性交一面还不时地回过头去看看身后凉席上的哥哥和妈妈。这时的妈妈像母狗一样趴在凉席上,而哥哥则跪在妈妈身后一面抽动着阴茎同妈妈性交一面不停地抚摸着妈妈又肥又大的屁股。

  “婷婷,……想不想尝尝……‘夹心饼干’的味道啊?”爸爸突然停下来,回过头来看着我问。我不明白爸爸为什么突然会问这样的问题,喘着气说:“爸,不……不要……我……我不饿……”

  “呵呵……真是我的傻女儿!”爸爸笑着说。说完,爸爸把他的阴茎从我的阴道内拔出来,然后坐在我身边把我抱起来让我坐在他的大腿上。接着爸爸把我轻轻向上抱起,把他的阴茎准确地顶在我的肛门上。见这情形我明白爸爸想把他的阴茎插进我的肛门里面,于是连忙像解大便一样用力便自己的肛门松开。爸爸显然感觉到了我与他的配合,满意地笑着说:“乖女儿……看来你一点也不傻啊!”说完,爸爸开始把他的阴茎用力往我的肛门内插。当我再次坐在爸爸大腿上的时候,他那根粗壮的阴茎已稳稳地插进了我的肛门内。

  “小伟,……过来。”爸爸一面对哥哥说,一面像小时候抱我撒尿一样把我的大腿向两边扳开。哥哥早就注意到爸爸和我的动作了,一听到爸爸叫他,立即就把阴茎从妈妈的阴道内拔出,然后心领神会地走过来把带着妈妈体液的阴茎插进我的阴道内。这样一来爸爸和哥哥的阴茎就同时插进了我的体内,而我也被夹在了爸爸和哥哥这两个男人的中间。

  “乖女儿,现在明白……什么叫……‘夹心饼干’了吧?”爸爸激动地说,一面说一面抽动着他那根插在我肛门内的阴茎。与此同时,哥哥插在我阴道内的阴茎也开始飞快地抽送起来。十多分钟过后,哥哥的阴茎在我的阴道内剧烈地抖动起来,把一股股热乎乎的精液射进了我的阴道内。射精后哥哥把阴茎从我的阴道内拔出来,然后走过来坐到爸爸身边,而此时爸爸那根粗壮的阴茎仍然像一根铁棍一样深深地插在我的肛门里面。

  爸爸就这样抱着我又抽动了一阵之后,把阴茎从我的肛门内拔出来喘着气说:“宝贝,来……爸爸抱你到妈妈那里去……继续干!”说完,爸爸把我抱起来走到凉席前让我躺在妈妈身边。接着,爸爸扳开我的大腿把他那根粗壮的阴茎插进我的阴道内,然后把山一样沉重的身躯压在我的身上。

  妈妈侧过身子用爱怜的目光看着我,伸出手来为我理了理散乱的头发,然后轻轻擦去我额头上的汗珠。

  “宝贝……累吗?”妈妈关切地问。

  “不……妈妈……不累……”我感动地说。

  说话间,爸爸开始猛烈地抽动起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生日歌》不停地在我的耳边响起,歌声中爸爸的动作越来越粗野、越来越凶猛,而我也很快被爸爸那粗野而又凶猛的动作推向了快乐的巅峰。

  快乐的呻吟,沉重的喘息。

  迷乱的尖叫,凶猛的抽插!

  肉体的碰撞伴随着身体触电似的颤抖,麻木、飘飞、痉挛……,所以的快感像汹涌的海浪一样席卷而来。在席卷而来的浪潮中,爸爸喘息着、低吼着,就像一个经惯了大风大浪的舵手,在惊涛骇浪中奋力一搏展开最后的冲刺。

  在猛烈的冲刺中,爸爸突然停下来睁圆又眼看着我不停地喘气,僵硬的身体不停地痉挛着、擅抖着。紧接着,爸爸那根粗壮的阴茎在我的阴道内剧烈地抖动起来,一股股滚烫的精液从他那不停地抖动着的阴茎中激射而出,射向我的子宫、射向我阴道的最深处。

  “乖女儿,……舒服吗?”好一阵后,爸爸把阴茎从我的阴道内拔出来微笑着问。

  “嗯……爸……谢谢您……”我喘着气说,转过头去看了身边的妈妈一眼,妈妈也正笑眯眯地看着我。

  “妹妹,还有我呢?”哥哥跑过来笑着说。

  “哥……也谢谢你!”我不好意思地说。就在这时,我吃惊地发现哥哥两腿之间那根肉棒不知什么时候又硬梆梆地翘起来了。

  爸爸看了看哥哥胯下那根硬梆梆地翘着的阴茎笑着对我说:“乖女儿,今晚的游戏才刚刚开始哩!你和妈妈先和哥哥玩,一会……爸爸还有一件生日礼物要送给你。”说完,爸爸站起身来大步离开了客厅。

  “妈……现在我们三人来玩‘一箭双雕’吧……只是……先干你还是先干妹妹呢?”爸爸走后,哥哥笑嘻嘻地看着妈妈说。妈妈白了哥哥一眼媚笑着说:“随你吧。”说完,妈妈仰卧在我身边张开两条雪白的大腿,用饥渴的目光看着哥哥。哥哥嘿嘿一笑对我说:“妹妹,你看……妈妈那样骚……就让哥哥先干她好不好?”

  说话间,哥哥走过去像一头饿狼一样猛地扑在妈妈身上,熟练地把自己胯下那根硬梆梆的阴茎插入妈妈的阴道内。

  “哦……小伟你的大鸡巴……插得妈妈好……好舒服呀!”妈妈一面哼着一面说,伸出雪白的双臂紧紧搂住哥哥的脖子。哥哥得意地看了我一眼,一面飞快地插动着阴茎一面激动地对妈妈说:“妈……叫小伟一声‘好老公’……小伟会插得你更舒服!”

  “宝贝……好老公……快……快插妈妈……”妈妈迷乱地说。哥哥一听更加激动了,一面猛插一面喘着气说:“乖……妈妈……乖姐姐……小伟要用大鸡巴插……插死你!”

  “好……好啊……乖儿子……插……插死妈妈吧……”妈妈咧着嘴巴一面呻吟着一面说,长长的唾液从妈妈咧着的口角边流出来流到凉席上,而妈妈依然一面呻吟着一面和哥哥说着,似乎一点也没有察觉。

  一阵凶猛的抽插之后,妈妈被哥哥干得瘫在凉席上不住地喘气,从她口角流出来的唾液把凉席弄湿了一大块。哥哥得意地冲着我笑了笑,然后把阴茎从妈妈的阴道内拔出来。

  “乖妹妹,该你了!”哥哥跪起身来看着我说。我心里一阵激动,连忙张开双腿迎接哥哥的到来。哥哥爬过来趴在我身上,立即把他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插进我的阴道内。一阵猛插之后,哥哥又把他的阴茎从我的阴道内拔出来,爬过去趴到妈妈的身上。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哥哥像一匹不知疲倦的公马一样轮流插着我和妈妈,我和妈妈并排仰卧在凉席上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身体,一起享受着哥哥带给我们的快乐。最后,哥哥从妈妈身上再一次爬到我身上,把他那根粘满着我和妈妈体液的阴茎插进我的阴道内猛烈地抽动起来,进行着最后的冲刺!

  当哥哥第二次把他的精液射入我体内的时候,客厅外突然传来一阵铁链与地面撞击的叮当声,一会儿后爸爸从外面走了进来。我和妈妈、哥哥都不约而同地转过头去看着伴随叮当声走进来的爸爸,而当我看清了眼前的一切的时候,吓得险些叫出声来。

  爸爸和出去时一样光着身子。所不同的是,此时他的手中紧紧握着一条粗大的铁链,而铁链的另一端牵着的竟然是一条雄狮般健壮的藏獒!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