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醉的同事美女姐姐

今天,单位领导因为过年刚开班,叫上单位所有人出去吃饭,因为都是一起工作两三年了,大家也都比较放得开,都喝了不少酒,就我没喝,因为我还要开车,最近对酒驾抓的狠紧,倒也没人说我什么,只不过少不了在酒席上倒酒、忙上忙下的伺候。

  等喝完酒大家基本上都差不多了,经理训完话,接着就大家解散,由于我没喝酒,大家就让我开车送丽红姐回家,因为她家离喝酒的地方比较远,而她老公在下面县里工作,基本上每星期就星期六星期天回家,平常都是她和五岁的女儿一起住,今天她因为喝酒就让她弟弟把她女儿接到她弟弟家了,因此我便担任护花使者,负责把人送到家。

  丽红姐是单位的第一美人,虽然已经有了个五岁的女儿,但人还是显得靓丽妩媚,一米七的修长身材,丝毫没有因为岁月的侵蚀而走样,更由于她的细心保养使得美乳玉臀前凸后翘妖娆动人,一头披肩长发乌黑亮丽,鹅蛋型的脸庞白嫩的吹弹可破,尤其是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眼波流转之间,温柔母性的目光让人忍不住在此沉醉,略显丰厚的红唇又给她增添了一丝奇特的魅力,显得整个人都充满了一种挑逗的媚意。丽红姐不光人长的漂亮,性格也极为温柔在单位里的人缘那是没的说,尤其是在她笑的时候,抿着嘴,眼睛也变成了两弯新月,再加上她那充满母性的目光,就如同一个美丽的邻家大姐姐一般,不知迷倒了多少人。

  我开着车,眼睛的余光却不停的瞄向身边的丽人,丽红姐酒量不大,虽然喝的不多,但也有些微醉,因酒劲上起而显得红润的脸庞在昏暗的灯光下比平时更增五分丽色,车厢的轻微震动再加上丽红姐酒后略显急促的呼吸,使得丽红姐胸前的一对饱满的乳房轻轻的蹦跳碰撞,连带着我的心也开始跟着乱蹦乱跳。

  这时,丽红姐似乎略有所觉,一道三分羞涩三分娇嗔三分戏谑外加细微不可见的一分挑逗的眼神扫了过来,娇横的横了我一眼,说道:「坏弟弟,开车的时候应该是往前看吧,怎么你眼神老往旁边瞄,难道你是斜视?」话没说完,自己倒先轻笑起来,胸前美乳更是一阵乱颤更添三分性感,我却不敢再瞄了,连忙正襟危坐,目视前方专心开车。丽红姐轻笑一阵,看我假装一本正经的开车,也不再对我调笑,只是用那已经变成两弯新月的眼睛,笑嘻嘻的看着我,看的我有点胆颤。

  不一会,轿车已经到了丽红姐所住的小区,丽红姐又娇横的瞄了我一眼,便向我道别,下了车朝她家的楼洞走去,我总算松了口气,打算等丽红姐进了楼洞再开车回去。没想到,丽红姐刚走到半路,突然整个人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发出一声娇呼,一下子坐倒在地上,我赶紧跑过去扶她,一边扶她一边关心的问道:「丽红姐,怎么了,没摔疼吗。」丽红姐右手手抓着我,左手按住自己的小腿,说道:「不小心踩到一个小石头,摔了一下,小腿可能碰着了。」说着便扶着我慢慢站了起来,不过看来丽红姐摔倒不轻,虽然扶着我站了起来,可是丽红姐还是有点摇摇晃晃,受伤的小腿也好像在轻轻的抖动,我把丽红姐的右手搭我肩膀上,扶着她说道:「丽红姐,我送你上去吧,你家里有药吗,我帮你擦擦。」丽红姐头搭在我肩膀上,轻声说道:「嗯,麻烦你了弟弟。」娇媚略带痛楚的话语带着些许酒气和一股女性特有的清香,再加上丽红姐耳边的青丝在我脖子上轻轻厮磨,让我的心里痒痒的,我强忍住自己的男性冲动,扶着丽红姐走进了昏暗的楼洞。

  昏暗的灯光,让耳边轻轻喘息的丽人更增添了几分诱惑,由于大半个身子都压在我的身上,丽红姐每一次呼吸,都带动着那双美乳在我身上轻轻的摩擦,再加上她身上那若有若无的轻微体香,带给我一种说不出的刺激,慢慢的我的胯下巨龙,开始苏醒恢复,最后变得勃然大怒。我一边享受着丽红姐的身体摩擦带给我的巨大快感,一边担心丽红姐发现我的居心不良,上楼的每一层阶梯对我来说几乎都是在天堂地狱之间徘徊。

  终于,走到了丽红姐家门口,我心中偷偷松了口气,总算到了。丽红姐从包里掏出家里的钥匙,打开门,我摸索着帮丽红姐打开灯,灯开了,抬着头的我被突然明亮的灯光照了一下,眼睛暂时被闪了一下,过了一会才回复正常视力,刚能正常视物的我,低下头对着丽红姐说道:「丽红姐,我扶你去沙发上先坐着,然后给你找点药擦擦,你家里有药吧。」丽红姐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脸上带着一丝娇羞慌乱,扶着丽红姐走到她家客厅的沙发旁边,我轻轻的让丽红姐坐在沙发上,丽红姐对我说道:「弟弟,药放在卧室的床头橱里,你去拿吧。」说着话,丽红姐的眼睛却似乎不敢看我。

  我走进丽红姐的卧室打开灯,找到床头橱,打开后发现里面不少家庭常用药,我弯腰拿了一瓶紫药水和一盒创可贴和棉棒,就在我弯腰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胯下的裤子上起了一个包,我顿时明白了刚才丽红姐脸上的娇羞慌乱,刚进屋的时候,灯光虽强,但是丽红姐却低着头,被灯光的影响不大,可正好看见我双腿之间的异样,丽红姐是过来人,当然知道怎么回事,当面对我的时候自然有些娇羞和慌乱。我登时心一跳,脸上也一红,不过看伤要紧,我拿了药就赶紧走到客厅。

  丽红姐看到我脸上未下的红潮,登时明白了我已经知道她慌乱的原因,顿时脸更红了,看着丽红姐充满娇羞的脸庞,我强忍着将丽红姐抱在怀里的冲动,走到她的身边,蹲下身子抓住丽红姐的小腿。

  我一抓住丽红姐的小腿,就听见丽红姐一声轻哼,我连忙抬起头来,问道:

  「丽红姐,疼吗?」丽红姐一看见我的眼睛,连忙略带惊慌的挪开视线,轻声说:「有点,你轻一点。」我轻轻脱下丽红姐的鞋子,把她的袜子慢慢从她脚上褪下来,一只白嫩娇小的芊芊玉足便展露在我的面前,我的手一抓住丽红姐的玉足就感觉丽红姐的娇躯微微一颤,我仔细的用双手在丽红姐的玉足上轻轻抚摸,丽红姐的玉足似乎是她的敏感部位,光滑白嫩的玉足在我的轻抚下微微颤动,细腻柔软的手感让我爱不释手,慢慢的在我的对丽红姐的玉足流连忘返的时候,突然听到丽红姐一声极轻微的呻吟。

  我一惊,以为碰到了丽红姐的伤处,连忙抬头问:「丽红姐,是伤到这里吗?」我这一抬头,视线就盯在丽红姐的脸上移不开了,只见丽红姐面若桃花,目如秋水,银牙轻咬,脸上的表情似苦似甜,说不出的娇媚动人,一见我抬头看她,丽红姐猛的一愣,连忙慌慌张张的把头扭到一边,更是连耳朵都红透了,连我问的话也没听到,我又问了一句,丽红姐才回过神来,轻轻说道:「没有伤到那里,应该伤到小腿了。」我听了连忙把丽红姐的裤腿轻轻翻上去,果然,在小腿上有一处轻微的擦伤,伤处微微有鲜血冒出,我赶紧用棉棒把紫药水轻轻的涂上,然后再贴上创可贴,处理伤口的时候丽红姐又不时的发出轻微的呻吟声,听得我心猿意马的厉害。

  处理完伤口后,我强忍着把丽红姐抱在怀里肆意妄为的慾望,对丽红姐说:

  「丽红姐,你自己现在能走动了吗?」「应该可以了。」丽红姐扭着头不敢看我的脸,「我觉得好多了,应该没事了。」说着,她自己就站了起来,结果丽红姐刚站起来,就「啊」的一声,一个趔趄就要摔倒,我连忙抱住她,关心的问道:

  「没事吧,丽红姐,我还是扶着你去卧室休息吧。」丽红姐红着脸点点头,然后我把扶着丽红姐走进了她的卧室,走进卧室正准备扶着丽红姐到她的床上的躺着的时候我一不小心被绊了一下,一下子就和丽红姐滚倒在床上,在倒下的瞬间我怕摔到丽红姐连忙紧紧把她抱在怀里,等倒在床上的时候我才发现,这样的躺在床上是多么的暧昧,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丽红姐的那双美乳在这近距离的接触中更显露出它那饱满坚挺的压力,几乎压的我喘不过气来,立刻我的下身便积极响应身体忠实的慾望,变的更加坚挺,几乎裂裳而出,而被我紧紧抱住的丽红姐也发现了我下身顶在她身上的情况,嘤咛一声,脸上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看着怀中丽红姐娇羞无比的美丽样子,我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慾望,头向前一靠,在丽红姐吃惊的眼神中,把我的嘴压在了丽红姐那娇艳欲滴的芳唇之上。

  丽红姐的唇好香好甜,这是我第一时间的感受,然后我那充满侵略性的舌头接着就顶开丽红姐的贝齿,钻进了一个香艳嫩滑的所在,丽红姐似乎还没有在我的大胆进攻中回过神来,香舌并没有四处躲藏,马上就被我的舌头捕捉到,两厢交缠,说不出的销魂,直到我的舌头和丽红姐的香舌几度缠绵,丽红姐才反应过来,连忙把头扭开,脱离了我的热吻,轻喘着对我说道:「不要,弟弟,姐姐已经有丈夫了,不要这样。」我一翻身把丽红姐压在身下,紧紧的抱住她,轻轻的在丽红姐耳边说道:

  「好姐姐,我进单位的第一眼就爱上你了,你的温柔,你的美丽都让我着迷,你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我边说着边轻轻亲吻丽红姐的耳朵,同时还把红嫩的耳垂含在嘴里舔弄,丽红姐强忍着耳边的刺激对我说道:「不……不要,好弟弟,饶了姐姐吧,姐姐是个有丈夫的人,已经老了。」「不,丽红姐,你一点也不老,你是我心中的女神,你比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漂亮。」我把丽红姐的头扳过来,让她的眼睛正对着我充满爱意的眼睛,深情的说道,「在我眼里,只有你才是我最爱的人。」说着我的嘴又压在了丽红姐娇艳欲滴的芳唇之上,这次热吻没有出其不意的效果,我的舌头艰难的抵开丽红姐的贝齿,顽强的探了进去,在丽红姐充满香津的小嘴里探索,寻找那东躲西藏的小香舌,终于,我执着的搜寻下,找到了那个嫩滑的小东西,在找到它的瞬间,丽红姐的身体猛的一抽,想逃离我的魔舌,但被我紧紧抱住,更用双手在丽红姐的身上上下游走,不停的挑逗着丽红姐的身上女性特有的敏感地带,时而抚摸丽红姐胸前饱满的玉乳,时而在丽红姐修长结实的玉腿上恣意徘徊,更用舌头和丽红姐的小香舌在她口中纠缠。

  慢慢的,丽红姐的身体在轻微的抗拒中软化,然后开始融化在我的热吻之中,小香舌也由开始的躲闪变得灵动热情。良久,我们的双唇才恋恋不舍的分开,我深情看着长吻后轻轻喘息满脸娇羞的丽红姐说道:「丽红姐,你真美。」丽红姐娇羞的横了我一眼:「坏弟弟,就知道欺负姐姐。」我呵呵一笑:「姐姐,弟弟后面还有更坏的呢。」说着,我便开始把丽红姐的衣服往下脱,被我吻软了的丽红姐几乎没有什么反抗的力气,让我没费多少力气就把丽红姐剥的如同一只白羊一般,站在床前看着躺在床上玉体横陈的丽红姐似乎又有了力气,一手紧紧抱住胸前挺拔的玉乳,一手放在双腿中间牢牢护住芳草地带,在我火热的目光下丽红姐的脸变的更加红艳而又含羞带怯,几乎瞬间就让我的慾望到达顶点,我三下五除二脱光自己的衣服就扑到了丽红姐的身上。

  好软,好香,好滑,这是我抱住丽红姐的第一感觉。丽红姐的身材并没有因为时光的消磨而改变,一对玉乳依然是那么的挺拔娇嫩,即使它们的主人的小手紧紧的将它们拦住,但依然阻挡不了它们本身的硕大努力的挣脱主人的束缚。不过,它们不是在孤军奋战,我近乎有点粗暴的拉开了护在它们前面的玉手,然后将我的头埋了进去,左吸右咬忙的不亦乐乎,不住变形的玉乳在我的吮吸之下变的更加坚挺硕大,上面两粒红艳娇嫩的乳头更骄傲的站立起来,向我展现着诱人的魅力,随之而来的是丽红姐那勾人魂魄的呻吟:「坏弟弟,啊……你真是坏透了,姐姐让……让你害死了。」在我的嘴忙碌在丽红姐的玉乳之上的时候我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丽红姐那丰腴的腰肢,修长的美腿,都没有逃过我的魔爪,如丝绸般嫩滑的肌肤在我充满侵略性的抚摸下微微颤抖,更是让丽红姐在我怀中不停的扭动,似乎渴望更多的快感。

  我放开丽红姐那已经坚挺傲人的玉乳,一路向下前进,越过平滑的小腹,到达了丽红姐的秘密花园,那美丽的秘密花园正被一只小手守护,几根黝黑发亮的毛发如同顽强的小草一般从丽红姐的指缝中悄然钻出,更为这美丽的地带增添了几分魅力。我轻轻拉开丽红姐的小手,充满慾望的贪婪视线紧紧盯住这美丽的秘密花园,黑亮的微微芳草呈倒三角型分布在那方寸之间,一对粉红娇嫩的蚌唇紧紧的闭合,牢牢的守住那贞洁的甬道,似乎我那火热的目光灼伤了这娇嫩的秘密花园,丽红姐的一对玉腿紧紧的夹在一起,坚决的不让我的魔爪深入半步,可是我自有妙计,我低下头去贴近那因为我越来越近的呼吸而紧张的不停的颤抖的双腿中间,伸出了我的舌头,轻轻的添在了对紧紧闭合的粉红娇嫩的蚌唇之上。顿时丽红姐整个人猛的一震,发出了一声娇吟:「啊……不要,弟弟不要,那里好脏。」双手赶紧抱住我的头要把我推开,我紧紧抱住丽红姐的双腿,舌头不停的在丽红姐娇嫩的秘密花园肆虐,巨大的快感在丽红姐的秘密花园里一波波的涌出,带给丽红姐一阵又一阵销魂的颤抖,狠快丽红姐的双手已经不再把我往外推,而是轻轻的抱住我的头往她那快乐之源压去,去制造更多更大的快感,双腿也已经悄悄的张开,迎接着我的入侵,那紧闭的蚌唇也羞羞答答的绽放开来,带着丽红姐体香的淫水蜜汁也从那贞洁的甬道中慢慢的流出,我更加用力的舔舐着这方寸之地,更去吮吸着那带着丽红姐体香的淫水蜜汁,双手更在丽红姐的美丽双腿,硕大玉乳上来回抚摸。被浪潮般的剧烈快感强烈冲击的丽红姐发出越来越高亢的呻吟,身体更加用力的扭动,渴望更多男人的抚摸和侵犯。

  终于,我的舌头在那娇嫩的秘密花园找到了丽红姐那最娇嫩的阴蒂,我的舌头比刚才更加用力的去舔舐这新发现的娇嫩的粉红豆豆,一波波更加剧烈的快感从这娇嫩的粉红豆豆上传出,丽红姐发出了一连串更加急促高亢的呻吟:「啊……坏……啊……坏弟弟……你……啊……啊……舔到姐姐的……啊……心……啊……心尖了……姐姐……啊……姐姐……啊……好……好舒服。」小腹更是向上猛停,去追寻更大更剧烈的快感,我的嘴紧紧顶在丽红姐的蚌唇之上,舌头快速的在那个娇嫩的粉红豆豆上来回舔动,一波波几乎可以让人疯狂的快感从这里爆发,如同浪潮一般扩散到丽红姐的全身,让丽红姐的脑海一片空白,只有那方寸之地的猛烈快感一次比一次剧烈的传出,让丽红姐用一声更高一声的呻吟来抒放这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快乐。

  终于,丽红姐在我不停的舔舐中以一声最高亢的娇吟宣告了那快乐的极限--高潮的到来,在高潮到来的瞬间,丽红姐整个人都向上弓了起来,全身都在这至高的快乐中颤抖,小腹一阵剧烈的抽动,那一对娇嫩的蚌唇也是门户大开,贞洁的甬道之中更涌出了大量的淫水蜜汁,全身的肌肤更是泛出迷人的粉红色。高潮之后丽红姐无力的躺在床上,身体依然在高潮的余韵之中轻轻颤动,通红的面庞几乎可以滴出水来,配着高潮后迷离的目光看的我慾火高涨,胯下的巨物几乎要炸裂开来。

  我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慾望,分开丽红姐的一对玉腿,握住自己的巨物,对准那还在流淌着淫水蜜汁的甬道猛的插了下去,一插到底,「啊」我们两人都是一声轻叫,丽红姐是感到刚刚高潮后略感空虚而又贞洁敏感的甬道被一根丈夫之外的火热巨大而又坚挺无比的巨物洞穿的惊讶,而我则是感到巨物进入丽红姐紧凑温暖的甬道里后获得的快感,虽然丽红姐已经生育过,但是甬道内部却依然是那么紧凑销魂,夹的我舒爽无比。

  从被巨物贯穿的惊讶中回过神来的丽红姐妩媚的瞪我一眼:「坏弟弟,今天姐姐被你害死了,竟然这样对人家使坏。」我笑了笑,双手抱住丽红姐,边亲吻丽红姐的双唇边对丽红姐说道:「姐姐,弟弟是对你这里使坏,还是对那里使坏。」说着,我双手在丽红姐美丽的身体上来回抚摸,胯下巨物更是在丽红姐的甬道之中慢慢抽动,高潮后的甬道分外腻滑敏感,来回的抽动更是让那里又酥又麻,酥到心里又麻到骨子里,没多久丽红姐就感到一种比刚才更让人疯狂的快感从被巨物贯穿的甬道内升起,「啊……坏死了……好痒……啊,」丽红姐银牙轻咬,「坏弟弟,姐啊……姐姐,姐姐,喜欢……喜欢弟弟对人家那里坏。」后面的话丽红姐越说越轻,越说越颤,身体也在不停的扭动,渴望从巨物那里获得更多的快感,看着在身下不停扭动求欢的丽红姐,早已不满足于慢慢抽动所获得的快感的我开始了疯狂的抽插。

  「扑哧、扑哧」火热的巨物在丽红姐紧凑的甬道里快速运动着,每一次抽动都带出大股大股的淫水蜜汁,把我和丽红姐的下身都浸的湿漉漉的。而每一次抽动所带来的快感都让我和丽红姐疯狂,我急促的喘息着,并以更急促的抽动让胯下巨物在丽红姐的甬道中带出更多的淫水蜜汁和更多的快感,而丽红姐则是一双玉腿紧紧的盘上了我的腰间,下身更是猛力上挺,让我的每次插入都插的更重插的更深,嘴里更是不停的发出比刚才更加销魂的娇吟:「好舒服,啊……好舒服,好……好弟弟,姐姐好舒服啊……啊……好舒服……姐姐要被弟弟弄……弄死了,啊……啊……啊……好舒服……好弟弟……弄……弄死姐姐吧……姐姐要被弄……弄了……啊……啊。」听着一向温柔美丽的丽红姐发出如此淫荡的声音,刺激的我的胯下巨物似乎更大了一分,让我以更快的速度在丽红姐的甬道中抽动,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重,所产生的快感也一次比一次强烈,丽红姐下身更加用力的挺动,叫的更加销魂诱人,现在的丽红姐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疯狂的追求从那甬道之中产生的巨大快感。抽插的越来越重的巨物冲的越来越深,终于我的龙头顶在了丽红姐的娇嫩花心之上,在顶到的一瞬间,丽红姐整个人剧烈的一颤,那种被顶到娇嫩花心的巨大快感使丽红姐几乎是哭泣着发出了一声娇啼:「啊……顶……顶到……顶到心了……姐姐要死了……啊……姐姐真的啊……真的要死了。」龙头刺中花心之后,我的巨物每一次抽插都能使我的龙头刺中那敏感的娇嫩所在,越刺越重,每刺中一次都让丽红姐的身体剧烈颤抖一次,在这剧烈的刺激下,丽红姐狠快达到了高潮,被巨大快感剧烈冲击的丽红姐尖叫着到达了顶点:

  「啊……啊……姐姐……姐姐死……死……死了。」双手紧紧的抱住我,几乎要把整个身体都挤进我的怀里,小蛮腰努力的上挺,下身甬道一阵剧烈的收缩痉挛,像是出现了无数小手挤压抚摸刺激着我那紧紧钻进甬道的巨物,甬道尽头更是瞬间涌出大量的淫水蜜汁,浇在了我的龙头之上,双重快感的冲击之下,也使我到达了顶点,巨物一阵剧烈的跳动,伴随着剧烈的快感,一股股滚烫的生命精华在龙头喷出,喷在了丽红姐娇嫩的花心上,「啊……嗯……好烫……好舒服……啊……啊。」被我的滚烫的生命精华浇灌的丽红姐发出了一声抽泣般的呻吟,在娇躯的微颤中又达到了一次小小的高潮。发射之后慾火暂时消退的我把渐渐软化的巨物在丽红姐体内抽出,紧紧抱住丽红姐的身体,躺在床上享受着发射后从骨子里透出的欢悦。经历了两次高潮后的丽红姐整个身体都是软绵绵的,娇喘细细浑身香汗淋漓,娇媚的面庞更是艳若桃花,看的我是目不转睛,好一会,从高潮的余韵中清醒过来的丽红姐,看到我一直看着她,银牙轻咬,娇横的瞪了我一眼:

  「坏弟弟,姐姐让你害死了。」

  衬着那高潮后艳光四射的美丽面庞,一时之间几乎展现万种风情,有娇柔,有欣喜,有气恼,有羞怯,更隐藏着一丝淫荡春意,看的我忍不住低下头去,一口堵住了丽红姐那正要继续吐出轻柔话语的红润双唇,舌头趁虚而入钻了进去,品嚐着那只小香舌,把丽红姐想说的话完全堵在了嘴里,只发出一阵不明意义的呜咽声,双手更是在丽红姐美丽的玉体上游走。良久,唇分,我喘息着问道:

  「丽红姐,刚才舒服吗。」

  「坏弟弟,就知道对姐姐使坏。」丽红姐大发娇嗔的同时很很的拧了我一下,我立刻开始反击,双手在丽红姐的身体的各个性感部位游动,丽红姐也不甘示弱,双手也开始反击,登时我们在床上闹成一团。高潮后的身体分外敏感,慢慢的,打闹之中消逝的慾火再次复燃,丽红姐的玉体开始轻轻扭动,鼻息也开始急促起来,与此同时,我的胯下巨物也开始抬头挺胸,渴望着再次的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