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女人花】【作者:不详】【完】


  宦海女人花 第01章 长夜漫漫
  “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女人花随风轻轻摆动,只盼望有一双温柔手,能抚慰我内心的寂寞……”
  当手机铃声熟悉的旋律忧伤飘进睡梦中,打扰了无痕的春梦。滨海县工商局女局长梅伊很无奈地从被窝里伸出手拿起手机。
  那是一个熟悉得再也不能熟悉的手机号码,一个不得不接的电话。
  “梅伊吗?我是……”
  话筒里传来了她熟悉的男中音,每当听到这声音总让她心头一荡,俏丽的脸庞不觉出现了微微的红晕,她瞄了一下时间,才凌晨半点多。
  “讨厌,人家还在睡觉……”
  梅伊媚里带怨地说道,她还以为那个男人半夜想要找她幽会。
  “也不至于那么猴急嘛。”
  女人在心里是准备这样念叨的。
  “小梅呀,这段时间你的工作很有成效嘛,要继续努力工作,戒骄戒躁,创造出更好的业绩来,你的前途将一片光明。”
  “老领导呀,小梅取得的这点小成绩,还不是您指挥有方。夜深了老领导您还没睡呀,夜凉多添件衣服。”
  梅伊知道他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么夜了还给她电话,一定有要事相告。
  “是呀,还在准备材料,我有可能要上调到省局当局长助理。明天开局党委会议,我准备提升你为市局的党委委员兼市局的纪检书记,过几天要来对你进行考察,哦到时还要征求分管市长的意见。”
  “哦老领导呀,您又升级了,小女子这厢先给你恭喜了!”
  梅伊献媚道。
  “少贫嘴,这段非常时期你要有高度的政治敏感性,思想上要高度重视,工作上多注意多准备,提防有些人搞小动作,到时给领导们留下好印象。哦还要注意保密。”
  又升了半级,梅伊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她刚和丈夫离婚,半年多来的争争吵吵以让她烦透,也伤透了她的心。夜晚无休止的吵闹让她泪湿枕巾,白天还要戴上那张坚强的面具,去面对官场的尔虞我诈,她感到心力交瘁,活得好累,惟有今夜的好消息在她疲惫不堪的心灵打上了一枚强心剂。
  七年来平静的婚后生活在这半年里突然走了一个90度的大转变,梅伊对这些根本无法控制。以前,即使是和丈夫发生争吵,但毕竟是夫妻,吵过也就算了,床头打架床尾和嘛,为何到了如今这步田地。
  也许是和梅伊自己对权势的屈服和沉沦有很大关系,她感到有些愧疚和后悔。
  其实祸根早在六年前便已种下,自从被那个男人挑起了性欲的火焰之后,梅伊她开始变的格外性感,似乎她开始相信女人活着的意义在于她能否挑起男人的欲望,还在于她能否挑起自己的欲望。
  梅伊这几年的平步青云以及她那种对权力的欲望对性的欲望,都逃不过她丈夫的眼睛,他觉得梅伊变了,再也不爱他了。
  直到有一天梅伊省城出差提早回家,看到她丈夫竟然带本单位一名女同事在她们结婚的床上偷情!她似乎明白了这段婚姻已经无可挽回。
  如果说她丈夫迈出了错误的第一步,那么梅伊自己则在错误的漩涡里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或许是老天故意安排在得到前先让她失去别的——要想得到真正的快乐欢愉,岂非总是要先付出艰苦的代价。造化之弄人,命运之安排,无论谁也是无可奈何的。
  “老领导呀,小梅取得的这点小成绩,还不是您指挥有方。我这么年轻就得到您的提携,我怕有些同志不服啊。”
  梅伊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庄重、肃穆起来,很小心的回答道。
  “怕什么,我们就需要像你这些有责任心有魅力的年轻同志,没什么好怕的,你以后有什么困难的话,尽管来找我,再说还有我给你撑腰嘛。不要有任何思想包袱,年轻同志要勇挑重担,不断进取嘛!”
  “谢谢领导对小梅的青睐,我一定不辜负组织和领导对我的期望,必定努力工作以回报组织和领导的栽培。考察的时候您来吗?”
  梅伊不露痕迹的恭维道。
  恭维话毕竟是人人都爱听的,尤其是在官场。千穿万穿,惟有马屁不穿!
  “少拍马屁,到时候再说吧”电话里的那个男人总是正正经经,满口的官腔,不解风情。
  “谢谢老领导!十几天不见了,小梅好想您,小梅好想要……噢!小梅的闺房随时欢迎您的大驾光临。”
  梅伊兴奋得有点发骚,曲意奉迎道。
  放下电话,从梅伊弯弯的细眉往前堆聚的神态,看得出来她在沉思。对权力的渴望让她不得不深思。
  这次升调,分管市长那儿,梅伊一点都不担心,因为分管市长是她的老同学兼红粉知己——夏玉莲;至于市局嘛,她更不担心,他开口了谁敢不卖帐,朝中有人好当官啊;她最担心的还是局里,明天先要把局里的那帮大老爷们给摆平,许以好处。如果那帮大老爷们在后面使什么坏心眼,那就有点麻烦了;但不管怎么说,如果连区区一个副处级位置都搞不定,还想往上爬呀!等过几年他从位置上一退下来,那我还不让那群大老爷们给啃得不留一点渣,一无所获了。
  想到这,梅伊的官瘾越来越大,脸上露出了微笑。
  人的欲望本来就永远没有至尽的,有了这就想要那,犹如打开了潘多拉盒子。但人不可能没有欲望,一旦欲望超越了理性,就会被自己的欲望所折磨!就会被自己的欲望所征服!
  有太多欲望的人是永远不会有快乐的。那些对金钱的欲望、对权力的欲望、对声名的欲望、对性的欲望总是要折磨人的!
  梅伊也一样。
  成事在人,谋事在天嘛。想的太多又有何用,梅伊索性不想了。
  此时的梅伊显露出与女人不相符的深谋远虑和老成奸诈。她再也无法入睡,一骨碌翻身下床,这时人们才看到——当然要是有人能看到的话——她竟是裸睡的。
  梅伊从来不管是寒冷的冬天还是炎热的夏天,不管是出差在外还是休息在家,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她都有裸睡的习惯。
  只见梅伊幽雅地掀开被褥,房间顿时弥漫起一股淡雅的幽香,那是她由内而外自然散发出的一种香气。轻盈的飘下床,光着她那令人血脉贲张的身体,摇晃着她胸前那对活泼的玉兔直奔卫生间——她兴奋得想要尿尿,玉体虽然有点丰满但动作干脆麻利。不过从她的兴奋中却透出丝丝的忧愁和哀怨。
  严格来说梅伊算不上绝色,但气质绝佳的她全身上下散发出少妇特有的绝妙风韵,不需要多漂亮就已经充满了诱惑力。
  从卫生间出来,女人的心绪依然在翻滚。过了年才满三十三 岁的梅伊又从床柜的抽屉里拿出一包精品的女士香烟,不知道听谁说过,没有伤痕的女人是不会爱上吸烟的,曾经深爱的人已离她而去。
  往事如烟,旧梦难寻,失去的已经失去了,做错的已经做错了,只有烟陪伴她麻醉自己。
  青烟袅袅中她最不愿意回忆那个现在叫“前夫”的人,梅伊想起了那个男人,心头不禁升腾起一股酸甜苦辣,她做他的地下情人已经六年了,尽管那个男人和自己幽会时也表现得坏坏的,很会折腾她的身体,尽管她是那么的不情愿,尽管那个男人比她大十几岁。但谁叫她是官场女人,官大一级压死人,委身于他,才能坐到局长这位置,才能一步一步往上爬。也许她失去的比得到的还多,当泪水流干,她再也不会后悔。
  自古以来中国官场历来是权力明争暗斗、尔虞我诈的险恶场所,表面上风平浪静其实暗里勾心斗角。官场上,女人的生存空间本就要比男人小的多,手段,聪明,魅力三样缺一不可,但在官场上真正获得成功的女人太少,像梅伊这种很有女人味的宦海女人花就更少了。
  作为滨海县最年轻的女局长——梅伊付出了许多许多……无论谁要改变自己的命运,都只有靠自己。
  官场上的女人,难啊!离婚的官场女人,更难啊!
  宦海女人花 第02章 欲难自控
  午夜孤寂的床上,烟是放纵的,却也是收敛的。多少的心事,总是无声地燃烧在唇间;多少的情事,总是在指间灰飞烟灭,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沧桑和幽雅。人类最大的悲哀,就是人们往往会想一些自己不该想起的人和不该想起的事。
  烟渐渐飘散,飘不散的是风情和幻想。
  每次来滨海县工商局考察指导工作,那个男人总是偷偷溜进这间卧室,把她被剥得一丝不挂的身体拥到眼前衣柜上的试衣镜前,将她双手摁在镜面上,他则从后面伸过手来抓揉她胸前两颗丰满的乳球,另一只手还伸到她两腿之间挑逗道:“小伊儿,乖,让我摸摸……哦,小梅儿发骚了……哦,小梅儿又湿了。”
  一边用手指弹着她敏感的乳头,一边嘻皮赖脸地对娇喘吁吁的她柔声说道:“这么长时间没来,我怕镜子里面这个媚死人小骚货的美身子闹饥荒,你瞧瞧你迷死人的乳头儿怎么这么快就翘起来了,害不害躁呀,就让我来好好疼爱它,喂饱它吧。”
  这时候那个男人的话却是那样得不正经,虚伪的男人啊!其实脸上戴着虚伪面具的,又何止他一个呢?
  那个男人一边亲吻她雪白的玉颈,轻咬着她敏感的耳垂,一边还将沾满她淫液的手指从她的下体抽出,然后将湿润的指尖伸到她的嘴边用羞辱的口吻说道:“你个小贱人!你看看你的淫水,已经湿成这样了!真他妈的贱!”
  顺着她微张的嘴唇,从手指滴下的淫液滑进口腔,腥腥的酸酸的粘粘的,还在嘴角和他的手指间拉出长长的淫丝线。淹没在情爱漩涡中的梅局长俨然成了男人受用的乖顺尤物。
  “小伊儿乖,快把你自己的淫水给我舔干,那可是琼浆玉液呀……”
  她竟然不知羞耻的吸吮起男人的手指来,两只、三只,还用舌头舔着挂在嘴角的淫丝线,显得那么得淫靡与耻辱。
  “……小伊儿……看你有多贞洁……哈哈”看着她淫荡的样子,那个男人像胜利者般大笑着。
  鼻子中闻到的腥气,口中尝到的酸臭,身体里最真实的味道不但没使她反感,反而更加刺激她的情欲,激烈地扭动着惹火的娇躯,她带着饥渴难耐的表情崛起那丰满的屁股,用赤裸裸的滚烫的肌肤摩擦着早就坚硬的肉棒,祈求男人从背后给她以强有力的充实…淫荡的样子连她自己都无法相信镜子中妖艳的荡妇就是她——一个平时被人们尊敬的叫为梅局长的女领导。她低下头,羞愧地闭上双眼,不敢再看镜子中被男人从背后操着的荡妇。
  “小伊儿!睁开眼睛看看自己被操的样子,快叫呀,叫得再大声些……”
  镜子里的男人此时像魔鬼出世一般扭曲着脸淫淫地对她说着。一只手紧紧拉扯住她的秀发强迫她高高地向后仰起美丽的螓首,另一只手同时狠狠地拍打着她的屁股,疯狂地挺动着屁股,让钻在阴道中的肉棒更加激烈的活动着……时而如和风细雨般抚慰……时而如狂风暴雨般欺凌……“嗯……嗯……哦……啊……”
  她疯狂地扭动着身体配合着男人的动作,不时的从口中发出令自己脸红而令男人兴奋万分的呻吟声,竟然像一个不知廉耻淫荡无比的贱货,再也没有局长的尊严!……想到那样的情景,还有镜子后面那些正锁着的、他偷偷从国外买来专门折腾她身体的各种成人用具,梅伊的身心就禁不住一阵热,两腿不由紧张地微微一夹,感觉下面羞缝里酸酸的,有点麻、有点痒、还有点湿……真想象一摊水那样化到镜子上去。
  柔和的灯光下,衣镜里,媚眼如丝的女人,半张着性感丰满的唇,吐出诱人心弦的呻吟,魅惑的胴体如蛇般蠕动,散发出女人特有的香气,那香气在房间里淡淡飘荡;丰满高耸的乳房随着她紧张的呼吸而急促的起伏着,浑圆中透着柔软的弹性;两粒鲜红的乳头骄傲的立在那坚挺的乳尖上,纤细的蜂腰,光洁的小腹微微的隆起,在倒三角形下部布满着闪着光亮的黑色,似乎要将那下面女人最美也是最令其害羞的春光收藏;两侧,浅浅的腹股沟和雪白的大腿紧密的结合起来,梅伊修长的大腿紧紧地相靠在一起,没有半点分离,只是伴着梅伊的兴奋而微微的颤抖。她侧过身,如云的的秀发瀑布般泼洒在溜圆的酥背后,浑圆而又微翘的美臀和修长的美腿构成优美动人的曲线,在肌肤珍珠般的光润洁白中,从上看到下没有一处不动人……春光无限,风情万种,连梅伊见了也心神恍惚、激动不已、轻薄一翻了。双手不禁爬上了开始发骚的脸庞,微闭着双眼,脑中慢慢浮现被男人抚摸时的感觉。连未触碰的乳头,都一口气变得坚硬。
  梅伊一面捧起丰满高耸的乳房,一面慢慢地揉搓整个胸部。这样的情境一定会让男人满腔热血奋不顾身的,如果有的话。只可惜室内除了她自己就只有镜子中媚骚入骨的贱货。
  一个人的内心深处,往往会有些秘密是自己都不知道的——也许梅伊并不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身体已起了变化(偷情的性生活早以开发了她敏感的肉体)只不过是不敢去把它发掘出来而已,当接触到感官的刺激后,她是多么得需要男人的抚慰,深深地充实她内心的空虚寂寞。
  一旦原始的淫欲占据了空虚的灵魂,女人本有的矜持就只剩下肉体本能的诚实的反应了。
  “唔……”
  梅伊不自觉的发出了呻吟,乳头像被拧过般硬挺,一向为粉红色的乳头,这时也变得接近暗红、肿胀。看来自己的肉体,可还是和从前一般的性感和敏锐,许久不曾有过的挑情,竟是如此顺利地挑起欲火。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这样做了。没有情人的日子,她总是偷偷的享受着这种禁忌乐趣,以追求更多的快乐。
  欲火已燃烧,平日里高贵典雅的梅局长疯狂亲吻着镜中脸色绯红的自己,大口地喘着粗气,本来明亮的大眼,现在却水汪汪地泛出能淹没男人的春潮。就像一个下贱的婊子,竭尽所能地撩拨自己的情欲。
  双眼迷离的梅伊如同欲求不满的少妇,此时已完全失去了内心的约束和顾忌,她将整个身体紧紧的压在镜子上,用力地揉挤着酸痒燥热的乳房,从镜子上传来的丝丝凉意更加刺激着早已充血勃起的乳头,从花径中迸射出热流,好像正顺着大腿缓缓地流淌出来,湿润模糊了本来明亮的镜子……双腿用力的向前挤压,将酸痒燥热的花瓣紧紧的贴在镜子上磨着,彷佛要磨尽那从身体深处渗透出的无尽酸痒,或者要掩饰那从身体深处不断流淌出来的羞耻……渐渐的,身体的动作随着快感的侵袭而有些难以自禁,梅伊不禁身体后撤半步,左手凭着女性细腻温柔的本能时轻时重的揉起平时自傲的丰乳,还不时地拨弄早已耸起的乳头;而右手凭着女性自身的感受,伸进凌乱粘湿的芳草中,用两只手指捏着粘满淫液的膨胀的花瓣,拇指压在凸起的花蕊上,然后疯狂地探出食指插入湿热的花径中,快速的拼命的戳弄……当身体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当食指的运动已不能满足体内不断提高的快感,于是中指也一并戳入……“嗯……嗯……哦……”
  渴望爱抚的身体在手淫中产生阵阵的快感,从梅伊的嘴唇宣泄出来,迷离的双眼无意识的看着镜中妖艳淫荡的女人,幻想着男人的鸡巴在阴道中插进抽出,时而老公时而情人……当敏感的身体不堪刺激,渐渐的感受到高潮的来临时,嘴里的轻哼声越来越响,右手拼命往下伸,以加强手指进入的深度,二根三根甚至四根,在身体深处半旋半转乱动着,动作更加的用力,恨不得自己的手指头更长些、更粗些,能代替那男人的……很快的梅伊已无法抗拒自己所带来的快感,她忘形地动作着、喘息着,黑色的秀发在镜中乱甩着,彷佛在诉说着心中的空虚苦闷。在崩溃之前尽情的享受这种禁忌的快感。
  突然,梅伊全身的肌肉紧紧的绷了起来,幻想中情人的身体越来越清晰,身体随着高潮的冲击僵直的抖颤了几下,好象达到了极限,双腿挺的紧紧的夹住还在身体深处流连忘返的手指,面部流露出欢畅愉悦的表情,洁白的牙齿紧紧的咬着红润的下嘴唇,用力地攥紧平时自傲的丰乳。
  “嗯!……”
  随着一声长长的斯鸣,爱液如洪水一般狂泻而出。身心一致的梅伊迎来久违的高潮,憋了几十天的性欲第一次得到满足,汩汩乳白色的体液也从子宫里喷出,衣镜上闪动着淫荡的白色光芒……她瘫软在衣镜前,像一片落叶,从欢乐的高台上飘落下来。
  衣镜里脸色绯红的梅伊,半眯着迷离的眼睛,嘴里喘息着,刚刚还急剧起伏的乳房随着高潮的离去渐渐平息,又红又大的乳头微微颤抖着,嫣红的舌尖不时轻舔着红唇,一脸的陶醉。
  本楼字节数:12616
????总字节数:45479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