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假假



最好不去讨论事情的真假,那样就失去了文章的本意。我以自述的形式去写,这样能够更好的体现文章的特点与事情的发生顺序。写的事情都是我从十四五岁到二十多岁时发生的,只是对于当初那些事情一直没有在意过,也许是因为小才没有在意。直到自己经历了很多事后,回忆起那些当初的事情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

事情的主角是我的妈妈。在八十年代初期那会的我还不是很大,十三四这样。那会的生活条件并不是很好,很多人家依旧吃着粗粮,粮食依旧靠粮店每月的供应才能有饭吃的。而开放搞活的春风已经开始,生活每天都在改变着········。当时我的妈妈是个单位的一把手,这个单位是以经营性质存在的。而盈利就站在了第一位!那会我妈妈应该年龄不是很大,在我的印象里好像是四十七八的样子。在说我妈妈本人是个美人,身材皮肤都是很好。能力比较强,而且在生活上口碑非常好的一个女人。从没有过流言蜚语的存在。当然这也来源与我的父亲,我父亲本身也是个单位的领到,很有威严,能力比较强势。是当时工作生活上口碑非常好的一个男人。而我父亲也比我妈妈大了七八岁这样。对于当时的现状就是开放搞活各种办法挣钱盈利,那会没有私企或是比较大的个体存在。有的都是国营的单位。当然这是在北方。而南方已经很开放了,遍地私企与个体的混合经营。那会也就没了一些比较严厉的制度制衡。这说的是南方的状态,而北方相对还是比较保守的。那个时候的开放搞活导致我父亲在单位的经营上处置不当发生了一些事,事情当时搞的很大,影响很不好。为了平息不利影响我父亲不得不在未到退休年龄的时候就退休了。而我父亲本身是个很有经营手段的男人,那也是当时性吧首发在我家那个地方公认的。所以在我父亲退休在家以后,我妈妈上级单位知道后就不停的去我家请我父亲出山帮助我妈妈的单位去经营。在很多次以后我父亲无奈的去了我妈妈的单位帮助搞经营这一块,也导致我父母经常的不回家,而家里只有我和姐姐哥哥一起生活。而哥哥当时已经结婚住在厢房,姐姐只比我大几岁而已。我那个时候刚刚上初中一年,每天午间就去我妈妈的单位吃午饭的。晚上放学也会过去我妈单位吃晚饭后回家。在我父亲去我妈妈单位以后,我妈妈的上级单位又从联合的大厂里下派了一位中年领导过来协助我妈妈的工作。那会我才十四五岁并不在乎很多事,贪玩才是我的正事。而我是家里最小的比较受宠也就顽皮的更加厉害。写这篇文章也是这个原因,因为在那会我虽然小但不是不记事的啊。就是因为发现过很多对于现在成年人的我来说是不正常的事。所以在内心也一直耿耿于怀的纠结着。写到这里在来说我妈妈本人,我妈妈本人是个很漂亮的女人,身材皮肤都是很好的。这个不是乱写,确实如此的。而我妈妈本人的能力也是非常不错的,要不然也不会当一个单位的一把手了。我妈妈能喝酒,半斤酒一点事没有,八两后才会有些醉意。做事很有分寸,所以口碑很好,作为那个时候那个时代。口碑基本上是一个人的底线。没有几个敢于不在乎名声的。而那个下派过来的中年男子也是个非常有才干的男人,而这个男子的才干也是在我父亲与他接触工作一段时间后认可的。能力很强,人又有才。长得也是不丑的男子。就这样,我父母与他就一起供事了。

那会我父母回家很少,但不是不回家。几乎过一小段时间,我妈妈就会回家住一晚的。而且因为工作上的忙碌,我妈妈也会经常出门的。我记得最长的一次出门是有一个月吧。剩下的出门都是一个星期或是半个月的样子。那会我经常会跟我妈妈爸爸闹别扭的,因为小受宠所以就故意闹别扭,不愿意我妈妈出门的。但是因为工作,父母是不会太在意一个孩子的情绪的。这个也是那会的现状。也就在那个时间段,朦朦胧胧的发现过很多不正性吧首发常的事。只是因为小也就不在意这些事。但是现状回想起来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记得有次我妈妈要出门,就会回家收拾一下衣物啥的。我比较淘气又有些贪吃,就会在我妈不在的时候,翻动她的包包。总以为我妈妈会藏起些吃的东西······却从没发现过吃的。那会虽然小也知道翻动别人的包包是不对的,所以每次翻动都会很小心的恢复原样,让我妈妈看不出来我动过她的包包。可是却在包包里发现了避孕套,而避孕套是被包在手纸里的,如果不打开手纸是发现不了的。可是因为小也只是好奇,却不会太在意这个,当然也没有跟别人说过。

后来还发现每次我妈妈来完姨妈就会回家一趟,当然这些发现是在我妈的单位知道的,毕竟我是她儿子,这些事她并不太背着我的。而且那会来姨妈可不是像现在有姨妈巾的,都是用很多手纸的。每次她去厕所就会扯下很多手纸,那样我就知道她是来事了。当然对于来事也不知道太多,只是知道每次来事我妈妈就会回家一次的。而每次回来都是那个下派过来的男子来送我妈妈回来的,我爸爸很少晚上回来,就是算回来也是白天的时候多,回来取些东西就走了。而我妈妈每次回家都是很晚的,有时候基本上都是我姐姐都睡了,就只有我还在玩的时候才会回来。那会的人在夜晚是没有什么娱乐的,差不多在八九点的时候,外面就没人走动了。而且把会的夜晚太黑了,不走到对面撞上几乎看不到彼此。也可以说就算有人走动,如果不是听声音都有可能彼此撞上。当然也看不到对方是谁。那会的手电就像赵本山说的小品一样,算一个家用电器了。不是谁家都有的。而男子每次送我妈妈回来,都会在家里待一会的,有时候会是半个小时或是一个小时这样。当然这个时候也就是在家里坐坐聊些事情的。事情就出在每次我妈妈送他走的时候,那会的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车的。每次我妈妈送他出去走,都要小半个小时这样,往往我会在家等的不耐烦。那会我家住的地方是个长长的胡同,在五十米这样的地方有性吧首发个三个胡同口,彼此不是对应的那种,只要在一个胡同口不露头,别的胡同口过人也是看不到的。有些隐秘。而因为夜晚黑,往往就算有人走动也得会发出很大动静,免得对面来人彼此撞到的。有一次我妈妈送他出去半天没回来,我就撞着胆子出去找我妈妈,摸黑走路,很小心的靠着墙根走,害怕被绊倒或是撞到别人的,所以也就没发出什么动静,等我走到那几个胡同口的时候,我就没办法了,不知道在那个胡同走的,只好站在那里判断一下,这时候我才听到一些很小的声音,我也好奇就慢慢走过去了,探头往发出声音的胡同去看,只是模糊的看到人影。我看到有两个人在一起抱着不知道是在干吗。因为看不清楚也就没在仔细看,就退了回来。没发现我妈妈在哪里就只好又回去了。等了好一会我妈妈才回来,我就跟我妈妈说我去找她了,没找到。我妈就问我去哪里找了,我就说了一个胡同口的名字,我妈妈就看着我说,没走哪个胡同口的,完了又说,以后别找了,我跟叔叔谈事的,谈完就会回来的。当时自己不太明白怎么回事,也就不在意了。现在想来我看到的那个模糊的人影就是我妈妈和那个男子了。那会她俩应该是在接吻吧,只是看不清楚。后来又有一次我妈妈回来,又去送那个叔叔,我等了会,见没回来,我又出去找我妈妈,因为黑,还是像上次那样,我没什么动静走到胡同口的时候,我又听见了声音,这次我小心的走过去,蹲在一角往里看,这次我看到我妈妈了,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是我妈妈发出的呻吟声我还是能听出来的。但是不知道在干吗,因为看不清楚,只听见我妈妈的呻吟声和轻微的啪啪的声。当时依旧不知道在干吗。

我看了一会也看不出什么就又悄悄的走了。现在想来应该是在操逼吧。在后来才知道,我妈妈是没有带避孕环的,一直没带,所以才会有避孕套的发现。因为他们走的时间太长了,想做爱不带套是很危险的。这样的事 我发现过好多次,只是从没想过那是男女之间的性爱。而我妈妈和那个男子之间的性爱也从没被别人发现过。因为从没有听到过背后说他们的话题。 后来他们都退休了,我妈妈那会应该是五十五吧,那个男子也提前退了,退休后经常来我家玩麻将,那个时候会玩麻将的还不是很多,所以有几个她们不错的朋友经常来我家玩麻将的。那个男子也是我家最好的朋友了,而卧也经常去他的家里玩,有时候会在他家发现我妈妈在的,而家里却没别人,那个男子的老婆一直在工作的,所以白天是不在家的。有一次我去他家,他家里有人的时候,从不会插门的,那次我去就发现插了大门,我敲了会发现没人开,就走到他家的后门那里去敲。这时候那个男的才过来给我开门。等我进去,我发现我妈妈在他家里······因为开门的时候,已经知道是我了,所以我进屋的时候,我发现我妈妈只穿个衬衣坐在沙发上,性吧首发那会的女人裤子是侧开门的,女人都会把那个扣子扣好的,我就发现我妈妈的侧开门哪里的扣子并没有扣上······而且仔细看,会发现好像没有内裤什么的,因为我看到的是我妈妈的皮肤。现在知道,她里面没有穿什么的。当时也不在意,座了会我妈妈就说,你走吧,我也一会就走了。我看我妈妈这么说,我就走了,当然也不会多想什么。

真发现这事的时候是我父亲没了后,因为急病,我父亲故去了。那会我已经二十多了,我妈妈也快六十了吧。有次下午的时候,我在家里,那天天很阴像下雨的样子,而且外面还刮着风,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也会发出呜呜的声音。而那个男子就来我家了,问我你妈妈呢,我就说在别人家玩麻将吧,他就说找她回来,别老玩麻将对身体不好的。我就出去把我妈妈找回来了,我们就一起聊天,聊了会,我妈妈就说你也出去玩玩,别老在家里待着,那不待出病来了吗。其实我是个不太能坐住的主,不像我妈妈说的那样。但是我妈妈说了,我也没多想什么就出去玩了····也不知道哪天怎么了,附近的伙伴都没在家,又因为阴天刮风的,我也没心思在外面晃荡就回去了。可是我到家却发现大门被插上了,这事在我家可是很少的,因为家里有人,白天可以说从不插门的。我往门缝里一看,发现那个男子的自行车还在院子里,我就知道这事不对。因为大了,对这事已经敏感了。我急忙从一侧墙头跳了进去,当然是不会发出什么动静了,我也想看看究竟会发生什么的。所以我跳进去后就蹲下身子走到窗户边偷着往里看·········这一看才知道这么多年以往发现那些不太正常的事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我发现他俩在屋子里都已经脱光了衣服,而地下放着一盆水。而我家的炕就在窗户下边,因为阴天刮风,外面不是很亮的,所以我也不是太担心看到我,我就仔细的看着他们。这时候我妈妈正蹲在地上,那个男的半仰靠在沙发上,我妈妈就蹲在他鸡巴前,帮着他口交。这时候我才真的震惊了,因为自己母亲在自己内心是神圣的。可是看到这一幕·····真是无法说出自己内心的感觉了,既想看到更刺激的场面又想着这事算什么啊,一时内心里即气愤无奈,又不想失去眼前的这个场景。矛盾激动刺激参杂着,而我的鸡巴居然也是硬的不行!我看着我妈妈一下一下的吃着那个男人的鸡巴,从不是太硬到吃到硬的很大。随后俩人就上了炕,性吧首发而窗户就在哪里的,可说是在我眼前了。我看着那个男的趴在我妈妈的身上吃着她的奶子,一只手还在揉按着另一只奶子。我听到那个男的说,这么多年了,你奶头的颜色一直这么淡,看着很好,而且奶子也不是很软。我妈妈就说回答他说,那当然,对自己的身体还是很自信的。随后那个男子就把我妈妈的腿分开,而我就在窗户外面,可与说是在我眼前了,我看着我妈妈阴部哪里,淡淡的阴毛,小小的阴唇。而且逼的颜色也一样还是很淡,很浅的。因为我妈妈很白净,所以哪里看着颜色就很淡,虽然都快六十的人了,居然看着依旧很干净的样子。我看着那个男子趴在我妈妈的阴部哪里,因为他的头挡着,我就看不到在干什么,但是我知道他在添我妈妈的逼,因为我妈妈的表情露出来的是那种皱着眉头好像是难受又很舒服的样子,随后我就听她轻微的呻吟着·····。那个男的只添了一会,随后就趴在我妈妈身上,这个时候我看到的是,我妈妈的逼上亮晶晶的,而阴唇也鼓了起来,那倒逼缝居然裂了开来,我眼看着那个男的鸡巴用鸡巴头往阴道里磨了一下,就噗嗤一下进去了。随后俩人开始操了起来,而鸡巴在阴道里来来回回的就在我眼前,我是眼看着我妈妈和那个男子操逼,而我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生气了,因为我鸡巴硬的不行,我在窗户外面就不停的自己撸着鸡巴,那个感受无法说出,因为眼睛看着自己妈妈被一个男人操着,而我妈的呻吟声我听到的简直就是像魔音一样,我很快的自己撸了一发,可是稍微的停顿,我鸡巴又硬的不行,只好看着他们操逼,自己又撸了一发。这个时候,我也发现这个男子在快速的抽动,我知道他也要射了。我看着他射完,趴在我妈妈的身体上,一只手揉着我妈妈性吧首发的奶子,一边问着我妈妈舒服不·······,我知道他们完事了,自己也赶紧的半蹲着退出那个窗口,又翻墙出去了。在外面游荡了有一阵子才在满脑子的那个画面下回到家里。而那个男子已经走了,因为看到了这些,我才注意看我妈妈的脸,发现她的脸色真的是那种性爱后的红润。也突然想起,在小点的时候,每次她送这个男子回来后就是这个脸色的。这个隐私一直埋藏在我的内心。因为那是我的妈妈,不能去和熟悉的人述说这事。可是内心一直想着这事,从吧里发个帖子吧,告诉吧友。也知道吧友不会当成真事去看。而我自己也释放了内心压力性吧首发。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