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嫂子借种】【作者:不详】【完】


  我认识嫂子还是在堂哥的婚礼,因为自己工作很忙,所以之前对堂哥要结婚的事情一点都不知道,还是在结婚前父母通知我来参加婚礼时才知道的。婚礼时看到了她,人长得很不错,应该属于中上水准,身材在婚纱的衬托下显现出来,我当时就想,堂哥真有福,娶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以后晚上可要很辛苦了。
  婚礼完后才知道堂哥的新家就在我住的小区里,这样我们接触的机会就多了起来。经过几次来往才知道嫂子不是上海人,她和我的身世很相像,我们的父亲都是上海知青,我们都是按政策回的上海,虽然都是上海户口,我们都感觉自己不是上海人,在上海都遭到过歧视和不公平待遇,所以共同语言很多。到后来竟然发现我们还来自同一个城市,那以后我们的来往就多了起来。
  渐渐地我对嫂子有了好感,有几次对她有了动手动脚的动作,她都表现得很自然,没有对我的反感,但我们彼此都在控制自己,因为我们毕竟是亲戚。
  一般都是我去找她,如果堂哥在家我就说来走亲戚,然后给他们带些单位里的东西;如果堂哥不在,我就和她像恋人一样的谈心。我们俩彼此都把对方当成了知己,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了什么不如意的事都会告诉对方,然后互相想办法或者安慰对方。一次谈心中她说我堂哥在性方面好像不是很好,问我堂哥是不是有什么病?因为我回上海也才六年,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
  慢慢地一年多过去了,嫂子一直没有怀孕,大伯家给她的压力很大。我知道他们没有采取避孕,所以我怀疑他们其中一个身体有问题!
  那段时间嫂子老和大伯家的人吵架,心情很差,经常来找我吐露心声,好几次她都是哭着来的。我劝嫂子和堂哥去做检查,她说她也让她丈夫和她去医院检查,但堂哥不肯。其实这几年和大伯家的人打交道,我早知道他们全是很要面子的人,有时为了要面子经常干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最后我陪大嫂偷偷去医院检查,结果是大嫂在生殖方面根本没有问题。
  回来后嫂子哭了好长时间,她边哭告诉了我这几个月来大伯家对她非人的待遇,因为她一直没有怀孕,大妈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些偏方,对她来说那些偏方根本就是虐待,有几个要把什么东西塞到她阴道里,而且要塞一晚上,有的东西塞到阴道里又痛又痒,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
  我只好安慰嫂子说:「问题已经找到了,不是你的问题,你可以放心了。」她马上接过话说:「你大伯家的人你也知道,他们会承认吗?」我想也是,不知道他们又会干出什么事来。
  嫂子看着我很害羞的说:「要不我给你生个孩子,反正你们家就你们两个孙子,生你的孩子还是你们家的基因,也不算对不起你们家族。」我想想也是,大伯家的人要是知道自己儿子不能生孩子,还不知道要怎么对待大嫂。而且我也很喜爱大嫂,于是答应了她,我们选了一个时间准备去外面偷情。
  某天大嫂骗堂哥要去出差,和我来到了离家很远的一家旅馆,一进房我就忍不住抱着大嫂,我们亲吻起来。我脱了她的衣服,她也脱我的衣服,我把大嫂按到床上,脱了她的裤子和内裤,掏出已经涨起的肉棒,对准她的穴就顶了进去,她的阴道很湿,看来她也迫不及待了。
  我开始缓慢地抽插起来,嫂子自己脱了胸罩,我这才知道,她的大奶原来是真的,我马上伏下身子把脸埋在了大嫂的乳房里,用力掐、捏、挠着她的乳头,大嫂的双乳在我用力之下改变着不同的形状。然而我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双手的力气越来越大,彷佛把大嫂的双乳当成了两个皮球一样,大嫂的痛苦只有她含糊不清的喊声能表达:「啊……呜……呜呜……呜……啊……呜呜……」过了一会我松开双手,用牙齿咬住大嫂已经变硬了的左乳,左手继续蹂躏大嫂的右乳,大嫂浑身颤抖起来。在我玩弄她的乳房时,肉棒并没有停止抽插,大嫂颤抖得很厉害,我马上用手按在床上,支撑起身体,加大抽插的力度,大嫂没有几十秒就高潮了,阴道里流出了白色的黏液,看来大嫂是个淫女啊,这样一搞就泄了。
  我没有拔出肉棒,继续抽插,只是不太用力,然后扛起大嫂的双腿,抬起了她的屁股深插长出,大嫂终于忍不住了淫叫起来:「好爽啊……干……你干死我了……啊啊……啊……痛……求你……不……不要插这么深……啊……」大嫂已经语无伦次起来,但我知道她已经沉浸在肉慾里,于是也开始刺激自己,我边干她边说:「大嫂好棒啊!爽死我了,我要插死你个骚货!」她也配合着我:「干我……插我……我是骚货……啊……是你的……啊……啊……骚……骚货嫂子……啊……」我们俩在念「嫂子」时都用很重的乡音,这样的叔嫂偷情让我们有非常大的快感和刺激感。我们干了好久,大嫂已经是香汗淋漓,脸上是淫荡的表情,嘴里不停地淫叫,身体配合着我的抽动,不亏是美女少妇。
  我感觉要射了,抽插的速度快了起来,每一下都顶到最里面,爽得大嫂抓狂起来。猛插了几分钟后我终于射精了,这是我玩得最畅快的一次性爱,大嫂已经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而我好像还有体力。
  我拔出肉棒,爬到嫂子身边,把肉棒抓在手上在她嘴边摩擦,她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张开嘴让我把肉棒塞进去,然后用舌头舔了起来,把从龟头缝里流出的精液都舔进了她嘴里。
  我抓着大嫂的头,肉棒在她嘴里抽插起来,她很顺从地接受着我的口奸,还用手套弄我的肉棒。我乾脆坐在床上,让她趴在我的胯下给我口交,看着她的头一上一下,还扭着大屁股,我的性慾又被挑逗起来,我一把按倒大嫂,再一次把肉棒插入她淫穴里,高速地抽插,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睾丸撞击着大嫂的会阴「啪啪」作响,我粗硬的体毛与大嫂柔软的阴毛磨擦着,绞缠在一起。
  大嫂毕竟是一位有性经验的少妇,她移动了一下臀部,两腿稍微蜷曲以使大腿分得更大,阴道有了更充份的空间,这样可以避免阴道受伤。我继续抽插着阴茎,龟头像一只大功率的高速活塞在大嫂的阴道中不停进出。
  十多分钟过去,我们两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肉棒在阴道内横冲直撞,大嫂不由自主地扭动着腰肢,收紧阴道口,迎合着我的抽插。突然,大嫂的双腿猛然拢住我的下身,两臂紧紧搂住我的背部,指甲掐入皮肉,全身痉挛着发出一阵悲鸣。我大吼一声,一股热流喷射到大嫂的子宫里,我们两人同时达到性高潮。
  射了两次精,我终于感到累了,躺在床上看着大嫂的阴部,只见洞口大开,一片狼藉,我的精液与大嫂的体液混合着淌了下来,两侧阴唇已是红肿不堪,观来艳若桃花,令人慾火焚身,心动不已!
  我们俩休息了好久才起来先个澡再出去吃了些东西,回来已经是晚上7点。
  我问大嫂肛交过没有,她说没有,表示堂哥连小穴都照顾不周,哪还有余力去干她的后庭。我说:「你已经把你的处女给了我堂哥,能不能把你的屁眼第一次给我?」她半天没有说话,最后红着脸答应了。
  我先给大嫂灌肠,然后利用洗发水当润滑剂,用手指奸她的屁眼,先插入一根手指,等大嫂说不痛了就再加一根手指,最后四根手指在她屁眼里往复着。我拔出手指,大嫂的屁眼已经变成了一个大洞,我马上往里又倒了些洗发水,把肉棒插进去,一插进去马上就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挤压感。
  第一次嚐到了肛交的感觉好兴奋,我开始抽插起来,动作很猛,我的下身碰撞她的大屁股发出了「啪啪」声,大嫂爽得「嗷嗷」直叫,不时地还用手抠自己的穴。我搞了三十多分钟才在大嫂的屁眼里射了。
  我和大嫂在旅馆里渡过了快乐的三天,我们玩尽了所有能想到的性交姿势和方法,大嫂还喜欢上了肛交,我也喜欢上了吸大嫂的乳房。
  那以后我们只要一有机会就做爱,六个月后大嫂终于怀孕了,医院检查说已经有了三个月,回来我们俩还计算是哪次怀上的,最后估计是在我单位楼顶电梯间里那次,或者是在公园森林深处的那次野战。
  大嫂最后生了一个儿子,大伯家对她的态度大变,喜欢得不得了。我本想我们之间的偷情应该结束了,但大嫂好像已经离不开我了,生完孩子半年后又主动找我做爱,我也很喜爱大嫂,于是就继续了下去。
  后来我也结婚了,大嫂很不高兴,不理我了半个月,但最后还是有参加我的婚礼。婚礼晚上,客人都散了,她也没有走,因为我老婆喝大了,醉得跟头死猪一样,大嫂先帮我操了迷迷糊糊的老婆,然后再和她大干一晚,直到凌晨5点她才离开。
  大嫂临走时才告诉我,是她在我老婆的酒里下了迷药,所以我老婆才「醉」成这样,结果这晚洞房花烛夜是我和大嫂当了主角。婚后我们继续保持着这种性关系,甚至后来我去玩换妻游戏也是带着大嫂去的。
  字节数:6769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