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龙奴】【作者:不详】



  小龙女一向对药物非常敏感,普通春药她一闻就能知道。可现在穴道被点後功力全失,而霍都用的又是中原异常罕见的「浴红唇」,小龙女疏忽之下竟着了霍都的道儿。
  「哈哈,小龙女,现在感觉如何啊?法王不在,正好让我来好好疼你……」「淫贼,我宁肯一死也绝不受你凌辱!」小龙女指着霍都鼻子怒,行走江湖多年,这还是第一次这般激动,浑身竟不由自主的打颤。如果被这个畜牲玷污,她将一辈子愧对丈夫。话音落下,小龙女猛一咬牙根,决定以死保住自己的贞洁。
  霍都急忙手点主小龙女穴道,可终究晚了一步,香舌已稍破,少许鲜血从嘴角流出。霍都把她扶住,看到她嘴角的鲜血,竟笑嘻嘻地凑上去用舌头添去。
  小龙女动弹不得,想到自己即将受这畜牲的凌辱,两行热泪滚滚而出……看到小龙女赤裸的身躯呈现在面前,霍都忽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卑猥。丰满娇嫩的乳房,稀疏脆草掩盖的下体,连小腿也没有一般练武女子的那种令人讨厌的粗壮,一切都是那麽完美无暇。 小龙女努力和体内的「浴红唇」抗拒着,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水,但身体却逐渐的脱离控制。下体如蚂蚁咬一般,酥麻得厉害。
  「不可以啊,我不可以对不起过儿啊。」泪水不停涌出,而蜜壶内更是春水泛滥。全身肌肉都绷紧了,只是穴道未解,丝毫动弹不得。春药逐渐侵入小龙女的意识里,她不时有想要让霍都彻底的玩弄自己的淫荡心里,又不时告诫自己一定要守住,千万别对不起杨过。汗水把全身都打湿了,她渐渐地再难以与体内的欲火向抗衡……霍都就这样定定地看着她,同样是汗流满面,心中竟是那样紧张。突然他大笑一声,撕去身上所有衣服,高挺着肉棒向小龙女扑去……当霍都用手在她双乳上抚摸时,小龙女的意志终於土崩瓦解,不由得随着霍都的双手而呻吟起来。
  霍都也是房事中的高手,平生御女无数,自然对挑逗颇有一套。他不急着直搞黄龙,而是对小龙女乳房大肆玩抚。不时用舌头轻添或用嘴吮吸那坚挺如樱桃的乳头。小龙女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只觉得体内像火烧一般,完全迷失在情欲之中。
  罪恶的手移到下腹的阴毛上,小龙女脸涨得通红。这时的她已经没有了羞耻,她需要霍都,需要霍都这样糟蹋自己。脑子里在不停的想着「往下一点啊,再往下一点啊……」。受到春药攻击的她已经不在是那个冰清玉洁的小龙女了,现在的她只在乎霍都带给她的快感。
  霍都用指头慢慢搓捏她的阴蒂,舌头则在轻添她已经坚挺的乳头。小龙女简直快疯狂了,淫水从下体滚滚而出。双唇一张一翕,努力想从喉咙里发出呻吟声。她紧闭着双眼,享受霍都给她下体和乳房带来的种种刺激。
  霍都小心翼翼地解开她的穴道,但这时的小龙女已经毫无反抗的意识。穴道一解,她竟不由自主地开始玩弄霍都的肉棒。
  「啊,啊……」小龙女一只手紧紧抱住霍都,随着霍都的抚摸拚命蠕动自己的身体。另一只手对霍都的肉棒又抓又搓。
  霍都何曾见过小龙女如此淫荡,胯下已经高耸入云,心头的欲火更把他烧得厉害。他把手指插到小龙女的嫩穴里不停地挠动。小龙女受到刺激,几乎达到了高潮。她被春药冲昏了头脑,只想获得更多的快感,完全没有了以前的清纯。
  「啊……不要再玩弄我了……啊……来吧……」「好哥哥……啊……我要……啊」小龙女一边玩弄霍都的肉棒,一边在揉自己的乳房,她已经被体内的欲火牢牢控制,只想获得更大的满足。揉着揉着,小龙女觉得两个玉乳胀得好难受,这时霍都双手紧紧地揉捏小龙女那白嫩玉滑的双乳,小龙女只希望霍都捏爆自己的双乳。就在这时,小龙女觉得一股快感袭来,双乳一阵抖索,两股乳汁分别从双乳喷了出来,直喷得自己和霍都满手都是,两人的身体也沾了不少。霍都捏着小龙女的乳头,让小龙女的奶汁在她玉肌上滑下。那「浴红唇」经过了霍都的改良,除了原本效用外,还附加了催乳效用。霍都受此召唤,当即举起巨大的肉棒,深深地插入小龙女的下体……小龙女紧紧地抱住霍都,下体的满足感几乎让她晕过去。
  「啊……用力……」霍都使劲捏住她的乳房,小龙女的乳汁不断流出。霍都不停地挑逗小龙女敏感的娇躯,要让她丢却矜持,更淫荡地发出浪叫声。卧室一时充满了小龙女欢快的娇淫声和霍都呼呼的喘气声。
  「啊……用力插龙儿啊……啊……干死龙儿……啊……」小龙女完全迷失了心态,她在努力寻求快感,白玉的臀部紧紧跟随肉棒的插送。
  「啊……用力啊……龙儿快丢了……插到龙儿的花心了……啊……」霍都热烈的亲吻着小龙女的脸颊道:「宝贝儿,我是你的好相公对不对?你要相公的大肉棒对不对?」小龙女修长结实的双腿缠了上来,小蛮腰水蛇似地卖力扭动,一面在他耳边媚声道:「……相公,你是我的好相公、好老公!我要相公的大肉棒插我!相公是最好的!」霍都俯在她柔软如棉的娇躯上,下身尽可能的占有着她,巨大的玉茎在她狭窄的体内阵阵跳动,硕大灼热的龟头用力挤压着花蕊。小龙女用力抱住霍都的屁股,玉臀向他卖力挺凑,口里大声淫叫:。霍都立起上身用力把她的压在床上,挺动下身快速的抽插起来。小龙女挺起酥胸摩擦着他,纤腰款摆,玉臀热烈迎合着他的动作。蜜壶内一片温暖湿润,巨大的玉茎带出阵阵浪潮,顺着她晶莹的玉臀流上早已被她喷满乳汁的床单,房间里响起了他的小腹用力撞上她的股间的清脆声音。
  小龙女一面淫叫,一面痴迷的望着霍都,小手在他身上游移抚摸。他微微出汗,真气在百脉膘急滑利的流动,通体舒泰无伦。霍都拔出玉茎,让她转身趴下,小龙女翘起粘满晶莹爱液的玉臀,霍都一手将她的螓首按入枕中,一手探前揉捏着沉甸甸的玉峰,乳汁就这样将胸前的床单喷湿了。霍都灌满真气的龟头挤开滑腻的蜜唇,用力插了进去。她不由「唔」的一声,霍都大力抽插,只恨不得将全身力气都发泄出来,下腹撞击她丰满的玉臀,荡起阵阵臀浪。
  小龙女喉中发出含混的呻吟,蜜壶内蠕动收缩,霍都知道她要高潮了,双手按住她的双肩,贴上去一阵快速迅猛的耸动。[恩……恩……唔~~]小龙女口中一连串快活的淫声,终於忍不住泄了出来。霍都顶着开合的花蕊不住研磨,探手温柔的抚摸她柔软的巨乳,满是乳汁的双乳更是增加了手感。小龙女阵阵颤抖,轻轻的哼着,下体不住涌出灼热的浪。
  霍都贴到她耳边笑道:「龙儿,你身下快成汪洋大海了…」小龙女红着脸娇吟了一声算是回答。霍都又将她翻转过来,小龙女星眸半闭,娇软无力的任霍都施,霍都曲起她的双腿往胸前推去,俯身压上去挺动腰肢大力抽插。
  小龙女抓着霍都不住喘息,指甲深深掐入他撑住上身的手臂。霍都感受着手上的痛楚,更是狂猛的挺动,良久销魂的呻吟又响了起来,霍都将玉腿架上双肩,略微放慢速度,退出时只留龟头夹在蜜唇间,插入时又重重撞上柔软的花蕊,她的眼神逐渐迷乱,口的叹息呻吟逐渐大声。
  霍都让小龙女自己握住了玉峰,命她自己挤出奶汁,一面挑逗她的蚌珠。片刻小龙女扭动娇躯,挺动玉臀,蜜壶内火热一片,似乎急不可耐。霍都将小龙女的双腿劈开成一字,握住纤腰大力抽插,她口中发出愉快的淫声,弓起了身子配合着霍都。
  「啊,老公,插龙奴……插得再猛点。」「啊……好……哥哥…相公呀……你……干死龙奴好了……龙奴……不想活了……啊……啊……再深……深一点……啊……」酥麻的快感向他袭来,他正要奋力追赶,小龙女却尖叫一声泄了起来,奶汁也像喷泉般喷了出来。霍都大力挺动,她脆弱的战抖起来,霍都只当不见,玉茎仍然大力地抽插着,小龙女无力地呻吟及颤抖的身体更是激起了他的性欲。片刻狂猛的快感冲击过来,霍都深深地插入小龙女的小蜜壶,对准花心挺动,道:「龙儿,相公要你为相公生孩儿!」小龙女闻言後用力抱住了霍都:「好相公,奴家最爱你了,快!射进奴家的淫穴,奴家愿意为你生孩儿,啊……」霍都抽插几下,玉茎终於开始喷射,强劲的精液打在她柔软的花蕊上,小龙女不由阵阵颤抖,身体再次高潮。霍都的精液灌满了小龙女的小穴,令小龙女的腹部微微凸起。小龙女春心荡漾,她知道自己被霍都授精後一定已坏上了他的孩儿。霍都趴上她的身体,舒服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