伺候几位师娘


  韩立看着四周将他重重包围仙神魔妖,淡然的表情看起来丝毫不像是身处敌
阵之中。伴其左右的爱侣,弟子皆早在他之前兵解,幸运的逃入轮回之中,不幸
得当场魂飞魄散。

  「韩真人,事已至此,还是早早束手就擒吧。」一名身穿灰色道袍的仙人开
口说道「若是韩真人愿意配合,在场的道友也不是滥杀之辈,让道友重入轮回相
信没有人会反对的。」

  韩立对此人的话语充耳不闻,默默的看着自己爱侣与弟子的屍身。

  「这一次,是本座漏算了。」韩立淡淡的说着。

  「不过,下一次,你们就不会有这么好运了。」在其左手的无名小瓶快速旋
转着,发出七彩光辉。

  「不好!不可让此人逃走!」

  几十道飞剑法宝法术朝着韩立飞来,韩立静静的站在那,任由飞剑法宝刺穿
身躯,法术毁其肉身。

  「去吧!转天瓶!逆天改命!总有一天,今日之事将回到你们身上!」

  一声巨响,几个仙人所在的灵山彻底消失,只剩下一个硕大的坑洞。

  在遥远过去,在后山採药的韩立发现了一个奇特小瓶,但和过去不同的事,
在韩立取出小瓶的一瞬间,瓶中冒出一道黑光直冲天际!

  韩立一瞬间露出痛苦的表情,而那也一瞬间回复平静,再次睁开眼的少年韩
立,眼中透露出了深邃的目光。

  如今,占据了韩立肉身的自然不是原本那少年,而是得道成仙,随着韩立渡
过无数岁月的第二魔婴!

  这就是韩立得后备手段!

  韩立本人的元婴是绝不可能在那必死之局逃脱的,但如果是隐藏的极好的第
二元婴,那还有些许可能不会被发现,他将那与自身无异的第二元婴放了小瓶中,
再利用小瓶的逆天之力,破开时空间送回过去,第二元婴与本尊早再无数时光中
磨合,而本尊既死,那他!第二元婴就是韩立!

  第二元婴与本尊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魔念。当初韩立模仿斩三屍之法,斩
去其恶念,让第二元婴利用这些恶念,练就魔身。现在回到凡人韩立的肉体之后,
虽然修为早已不如当初在仙界达到的魔罗境,不过元婴既在,只要和肉身彻底摩
合,修为最低也可保留在元婴境界,虽不如当初,不过在这远离三千世界外的小
小人界碎片中,却也是无敌的存在。

  在这小小碎片中,最缺乏的就是大气中游离的仙气,和真仙界相比的反差之
大甚至让韩立产生了窒息般的错觉。既然这样,就算他知道再多适合肉身修练的
修真之法,想用这些再次修练至可飞升的境界简直就是难上加难,既然如此,韩
立想着。默想出了以前斩杀敌人时得到的七情六欲决。

  这七情六欲决是魔修功法,利用人之七情六欲,以恶生恶,转化为魔,可以
说是只要有生命存在便可修练的功法,而修完这功法,无论是要继续修魔,还是
利用斩恶念之法斩去其中恶业,再修其他大道之法皆可。仙与魔之分别,对韩立
来说早无区别,不过是黑与白,阴与阳般,一体两面罢了。

  韩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拿着逆天小瓶,走回了墨大夫所在的小屋之中。

  回到了小屋中的韩立,没有急着与墨大夫翻脸,对他来说,这种小角色若非
翻找少年韩立得记忆,早就记不起来了。

  时间流逝,韩立一边修练着长春功,替这弱小的肉身打好基础,也利用小瓶
练着凡药,将几斤的凡界草药提纯在提纯,好让肉身早日适应自己的元婴,不会
因为肉身根基不稳而被元婴塞爆,好不容易的一次机会,最适合自己的自然是自
己的肉体,要是因为肉身承受不了元婴,而落得七孔流血而死的话,韩立大概会
气的自绝元婴,不为什么,就为了忍受不了自己的愚蠢。

  韩立打算按照自己的记忆,重複了走过一遍的人生,当然不会完全一样,不
过如此一来最是保险,看着过去的友人张铁与厉飞雨,自己也决定稍稍的改动了
一下轨迹,对付凡人,就算自己的修为还不到过去那样翻天覆地,不过单单靠着
摄魂术也足够了。

  厉飞雨不再贪图速度的服食着抽随丸,早已失去虽补不回来,不过利用后天
调养,让历飞雨能活到五十来岁也还是可以的。张铁也不像过去那样丧命黄泉,
而是利用药物让他将外功练到极致,之后命令墨大夫让他出去闯荡江湖了,之后
他能做到怎样,那就看他的造化吧。

  墨大夫在摄魂术之下,彻底臣服於韩立。对於他,韩立到是没抱着什么感情,
不过其妻女韩立却没打算放过。七情六欲诀需要炉鼎,而那些曾经让韩立心动过

的美女正适合,有情有欲,可让韩立修行的速度加快不少。既是修练魔功,自求
随心所欲。

  不过在吃正餐前,先吃点小菜垫垫胃也是好的。韩立笑了笑。走向了七玄门
的正殿。

  现在的韩立在七玄门中,作为墨大夫的亲传弟子,被视为墨大夫未来的接班
人而被受尊敬,加上实际治疗过几次后,门中人看到韩立都恭恭敬敬的喊了声韩
大夫,深怕得罪了他而引来麻烦。而墨大夫本人则被韩立派出去,寻找着各种药
材,半年回来一次。

  韩立走进了厉飞雨的心上人,张袖儿的闺房之中,其他人对韩立的行动视若
无睹,仿佛韩立从不存在一般!区区一个摄魂术就可以在凡人世界中横着走,如
果是以前的韩立大概会感叹一般吧,不过对有着几千年修行记忆的韩立而言,别
说是没修练过的弱小凡人,就是人界最高的化神期高手他也可以做到如此之事。

  张袖儿的闺房之中,只见她双手被反绑在后,全身被一条红色的绳索绑成一
般称为龟甲缚的形状。向未完全发育的胸部彻底暴露在空气之中,粉嫩的乳头硬
挺着,向他人宣告着自己的存在;就连少女最为私密的私处,也彻底暴露在韩立
眼�啊�

  张袖儿看见韩立走了进来,羞红着脸,身体却一动也不敢动。

  「韩大夫…」

  「怎么还叫韩大夫,你难道忘了你如今可是我的奴婢吗?」

  「是…袖儿知错了,主…主人……」

  「不碍事,只是要是被他人听到了,怕是会让你惹上些麻烦,如今你可是七
玄门为了答谢我救了你们的长老而选中的谢礼,要好好知晓自己的身分。」

  「是的,袖儿知错了。」

  「这几天维持这样,可还习惯?」

  「很…很羞耻。」

  「呵呵,听说你和本门的厉护法关系不错?有没有给护法看过如今你这模样?」

  「袖…袖儿知错了…还请主人万万不要如此!」张袖儿羞红着脸急着喊出声
来,呼吸变的急促,整个人像个熟透的小苹果,诱惑着韩立,让人想一口吃进肚
里。

  张袖儿虽不像自己见过的女子般美丽,身材也输人一大截,不过少女害羞时
的着急模样让韩立感到有趣,才故意下了命令,让她赤裸着身子,全身绑起,逗
弄着她着娇羞模样。

  除了用摄魂术扭去七玄门人的常识之外,对张袖儿可没有多下什么其他的命
令,看着少女服从着门中长辈的命令,又羞又怒的服从着韩立的命令行事,韩立
一边吸收着少女的情欲,一边欣赏着当前的美景。

  随后每天韩立都会定期去拜访着张袖儿,调戏她的身体。在她渐渐习惯之后,
命令她以这样的姿态在七玄门中走动,门人对此事视作理所当然,不过张袖儿本
人可不这么认为,一天到晚围绕着其他师兄弟,亲戚长辈的目光中,让张袖儿本
人害羞的想死,而在第一次被厉飞雨见到自己的裸体之时,张袖儿瞬间脑中一片
空白,颤抖着双脚,任由前所未有的异样快感淹没自己的意识,在心上人的目光
之中,达到人生第一次高潮!

  双腿一软,跪趴在了地上,失去了控制身体的力量,在高潮过后紧接着失禁。

  厉飞雨见她突然跪倒在地上,急忙上前抱住她的身子,对她嘘寒问暖,张袖
儿张开了嘴,急促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沉溺在人生第一次高潮与失禁的快感之中。

  在这不久之后野狼门来袭,厉飞雨凭着在此战中的功绩,在众人的祝贺声中
与心爱的张袖儿结为夫妻,婚后两人如胶似漆,生有不少子女。

  让厉飞雨感到不解的,是爱妻那异於常人的性癖,喜爱在光天化日之下与丈
夫交媾,在侍女们的围观中达到高潮,并当众失禁。厉飞雨不久之后也被妻子感
染,喜爱在妻子毫无防备的时候偷袭上去,并交媾,再把妻子用力肏倒失禁之后,
在她体内射出阳精。

  野狼门一战之后,循着自己的记忆,来到了墨府所在的嘉元城中。

  韩立坐在一旁的客栈二楼的茶座中,看着曾让自己心动的墨玉珠狩猎归来,
他笑了笑,站起身子,离开了客栈。

  当晚,他带着由墨大夫亲笔所写,韩立自身所拟的信件与证物潜入墨府。听
着墨大夫的妻子严氏与其女墨彩环的对话,将证物的纹龙戒投掷进去。

  在两人的惊讶之中,现身在她们面前。

  「弟子韩立,奉墨师之命,前来拜见师母!」

  之后的发展与原本相差不多,信中说着墨大夫为了将嘉元城中几大帮会一网
打尽,现在还不能现身,让自己的亲传弟子韩立前来墨府,有任何事情皆可让他
处理,信中隐隐有着视韩立为接班人的想法,让严氏不得不好奇的看了一下这相
貌平凡的少年。

  而之后墨大夫的四位夫人齐聚,加上再一旁的墨彩环,韩立直接对着她们用
了摄魂术,将不得伤害韩立,相信信中所言,信任韩立与服从韩立植入她们的灵
魂之中。而严氏在这之后让其女墨彩环带着韩立前往客房,暂居一晚后再做讨论。

  想必几人之后会发现那藏在暗信中的惊喜吧,韩立笑着,把注意力放回眼前
的小美女墨彩环之上。

  如今墨彩环这小妖精,正娇声娇气的向着自己这位师兄讨见面礼呢!

  「韩师兄,你不会什么礼物也不给初次见面的可爱师妹吧!要知道,那个前
年来的吴公子,可一见面就给人家一万多两的银票做零花呢!」

  「这个,嘿嘿,我可不像那吴公子一样有钱阿。」

  「师兄不会这么小气吧~我记得爹爹可是很注重礼节的一个人阿~师兄真的
是爹爹的弟子吗~」

  (嘿,我怎么不知道墨大夫是个注重礼节的人?)

  「难道才刚见面没多久就讨着要见面礼也是墨师的礼节吗?」

  墨彩环一瞬间脸红了红「哼!不想给就不想给,这么小气的人我看你也不像
真的是爹爹的亲传弟子!」

  「师妹且慢,我这边也不是没有见面礼不给师妹,只是…」

  「只是什么?」

  「第一次见到师兄是这个态度,让我觉得师妹没有很注重礼节阿~」


  (哼,不就是礼节嘛,等到之后我一定要你好看!)墨彩环心中默默想念着
眼前这个厚脸皮的臭师兄。

  一边想着,墨彩环走进韩立身边,拉着他的手,朝着自己的胸部上放去!

  「师妹墨彩环,见过韩立韩师兄,还请师兄以后多多指教!」嘴上说着,一
边拉着韩立的手往自己的胸部上紧紧贴着,像是深怕韩立感觉不到一样,让韩立
的手掌隔着衣服紧紧抓着自己的柔软胸部。

  「这样才像是我知道的礼节嘛,看来即使墨师不在,师妹还是没有忘记墨师
的教诲呢。」韩立的大手不断揉捏着墨彩环的胸部,虽不像其母严氏一样大的无
法一手掌握,不过以她的年岁来说也可以说是巨乳了,更别说以后还有发展空间。

  墨彩环红着脸蛋,她自己隐约感到有些奇怪,不过这样的确就是爹爹常常念
到不忘的礼节没错阿?那为什么自己会觉得有些害躁呢?

  「这…这当然!爹爹的教诲我们一直都记在心中,一天都不曾忘却!」

  「墨师如果知道,定会为了师妹的孝心感到开心阿。」

  「哼!少贫嘴!你也受过礼了,该给我见面礼了吧?」墨彩环任由韩立对着
她的胸部上下其手,却依旧念念不忘着她的见面礼。

  「嗯,也是。」韩立取出一颗小瓶子,里头装着闲暇时随手炼出来的凡丹。
「这是萦香丸,其功效可以让服食之人散发香气,气味可驱蚊虫,也有着改善人
体体质的效用,这一整瓶都给你吧。」

  「嘻~!」墨彩环笑嘻嘻的接过小瓶,打开来闻了闻后「我去找二姊确认确
认,如果是真的的话我才放过你~!」

  韩立笑了笑,没有辩解些什么「那就明天再见啦,重礼节的小师妹。」说完,
手指捏了下乳尖,再抽出手掌。

  「唉呦!坏师兄!捏这么大力!所以我才觉得礼节很麻烦嘛~爹爹真是的…」
墨彩环碎碎念了几句,快步跑了开来。

  韩立笑着看着墨彩环离开,美味的菜要慢慢享用,一口气就吃掉的话只是糟
蹋美人,对修行的帮助也不大。

  隔天一早,在墨大夫的大弟子燕歌的带领下,姑且认识了一遍墨府中人。自
然,为了之后方便,对着重要人物都施过一遍摄魂术,其中自然也包括三姊妹中
的长女,墨玉珠。而那伪装进来得吴公子,他给了他一包毒药,让他回去暗杀自
己的师父,嘉元城中三大势力之首的掌门,殴阳雄狮,省的自己麻烦。

  反正凡界势力在他看来通通不值一提,就算是修仙门派对韩立而言也搆不成
危险,实力与前世累积下的经验差距是这些人终其一生也不能弥补的。

  韩立随着燕歌来到几位师母所在的房间,推开门走了进去。

  四位师母,严氏,李氏,王氏和刘氏与他预料的差不多,四人皆到齐。只是
身上的服装全部都换成了朴素的白色孝服,房内也点着白烛,看来是从暗信之中
得知墨大夫的死讯。

  四位美妇都穿着着洁白的孝服,得知丈夫死讯的她们脸上都带着哀伤的神情,
给人一种无垢的纯洁感,贴身的孝服把四位美妇的姣好身材衬托出来,让人产生
了想玷汙她们的邪恶欲望。

  仔细一看她们的服装,隐约能在几人那丰满巨乳的位置,看见小小的突起。
看来四人在孝服底下没有穿着肚兜。发现韩立在盯着她们的姣好身材,严氏暗自
的笑了笑,暗自窃喜着;艳丽的刘氏则挺了挺自豪的巨乳,毫不害羞的展示着身
材,配上她那对会放电一样的媚眼,如果是少年韩立的话,胯下的肉棒肯定早已
冲血勃起,把刘氏按在塌上奸淫着她那久久未被进入过了淫穴了吧。

  冷艳的王氏什么也没做,只是冷淡着看着自己夫君的这位关门弟子,毫不在
意他放肆的视线在自己身上游走;出身书香门第的李氏最为害躁,被韩立盯着时
的反应也最大,不断扭着身子想躲闪着韩立的视线,不过却也因为她最激动,胸
前的突起也最为显眼;在那对饱满的木瓜奶上,两粒硬挺的乳首顶着单薄的孝服。

  昨晚拜访的时候天色暗淡,没有怎么仔细的打量过自己这几位便宜师娘,如
今有了时间,韩立交叉着双手,仔细的打量这四位美貌少妇。

  四位师娘看起来皆非常年轻,其中四夫人,墨彩环的母亲严氏看起来约是三
十来岁,不过在四人中似乎看起来是最有主动权的一个,眼神中透露着自信心,
给人女强人的形象。成熟的肉体搭配着充满自信的行为,在四人中看起来掌握着
最大的势力,任何男人见到都会想征服这个女人。抹了口红的薄唇看起来娇嫩欲
滴,让人不禁想到她坐在主殿上控制一切的形象。

  站在她身后的二夫人,李氏据墨大夫所言,来自一个小有名望的书香门第。
从小受着严格的教导,在四人中也是对传统与辈分最为在意的一个。跟严氏不同,
有着柔弱的形象,看起来就像朵娇弱的白花,年纪看起来与严氏相当。如今她被
韩立那毫不掩饰的视线盯着不放,躲闪着视线的同时丰乳也不断晃动着,羞红着
脸蛋,搞不好下半身的淫穴都已经湿透了呢。韩立猜想着。

  四人中看起来最为年轻的是三夫人刘氏,看起来不过二十三左右,四人中看
起来最为风骚艳丽,驻颜有术的美丽脸蛋配上她那魅功,相信没有人会相信她与
其他夫人差不多年岁。刘氏毫不掩饰她那少妇风情,看起来就像颗饱满熟透的水
蜜桃般,仿佛轻轻一捏便能挤出甜美的蜜汁一般。

  最后是五夫人王氏,一身精湛的内力是四人中最高的,相貌虽不如刘氏般妖
艳,不过那冷若冰霜般的表情配上不离身的长剑,让人不禁想看看她被打败,在
塌上咬着牙被自己夫君的弟子不断奸淫的淫荡场景。

  四人中除了严氏育有一女以外,其他三人皆未替墨大夫产子,三娇中最为年
长的大姊墨玉珠是由正室金氏所出,不过因病逝去许久。而二姊墨凤舞则是墨大
夫部下的遗腹女,由墨大夫收为义女照顾。

  「嘻嘻,不知道韩公子看够没有阿?」刘氏娇艳的笑着,和自己的晚辈调笑,
双手托着丰乳笑嘻嘻着看着韩立。

  「失礼了,弟子韩立见过四位师母。」韩立抱拳,做势愈单膝跪下。

  「快快请起!韩公子替我们四个妇道人家带来了亡夫的音讯,又是亡夫的关
门弟子,对我们来说便如同亲身孩子一般。」严氏见状,开口阻止了韩立下跪。

  「如此大恩,别说是失礼了,应是我们四人向你行礼才是。」

  「墨师曾言,礼不可废。如果墨师仍再世上,见到弟子如此定是会大加责罚
的。」

  「唉,亡夫确实就是如此之人。那么韩立请先就座吧,如此一来我们也才好
让你行礼。」

  「谢四师母!」韩力接着站起身来,走到房间内的小桌前,拉开了圆凳就座。

  「韩立,既然你已是我们夫君所收的弟子,那么我们四人将待你如亲身子嗣
般对待。唉,说来惭愧,我们四人从未替夫君生下男孩,而燕歌那孩子又太过老
实,如今你来了,也算是替我们四人完成一个心愿了。」严氏幽幽的说着。

  「墨师对待弟子一直如生父般,严厉中又带着慈祥,弟子一直视墨师如生父
般看待,四位师母自然有如我的亲身娘亲一样。」

  严氏眼角泛着泪光「唉,真是个好孩子。你师父在天之灵如果听到,想必也
会感到欣慰吧。」

  韩立的一番话让四位师母对他增添了许多亲近感,就连一直冷着面孔的王氏
表情也柔和了许多。

  「那么二姊姊,我们四人之中如今你辈份最大,就麻烦你了。」严氏对着身
后的李氏说到。

  「这…自然如此。」李氏的脸蛋又红上许多,轻轻漫步着走到了韩立的身后。

  李氏羞红着脸蛋伸出双手,把作着的韩力抱进怀里。让韩立的头恰好枕在李
氏柔软的胸部上。

  「呵呵,我们一家一想要一个像你一样的男孩儿,如今你带着你师父的信回
来,那么我们四人从今起便是你的半个母亲。你二师母一直想要这样替你师父生
个男孩儿,现在也算是完成了你二师母和我们的心愿。」

  其他三个美妇笑着看李氏让陌生男子抱在怀里,头靠着其双乳的场景,仿佛
是在正常不过的景像一样。

  韩立转动了一下脖子,让自己的头能更舒服的靠着身后美人的乳沟间,李氏
那硬挺的乳首也正好贴在双耳边。李氏的呼吸渐渐重了起来,隐约觉得这样似乎
有哪里不对,却也找不出奇怪的地方,只是莫名的觉得害躁。

  「是阿,韩立。我一直想要像这样有个自己的孩子,从小给他喂着奶,让他
能这样让娘亲好好抱着。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吸吸二师母的乳头,让二师母
完成心愿。」李氏一边吐着香气,一边对靠在自己双乳间的韩立说着,只是越说
越害躁,心脏也跟着噗通噗通的跳着,像是自己在做些有违伦常的事情一般。

  「既然是二师母的心愿,那弟子自然会全力以赴。」韩立笑着,伸出手来隔
着衣服揉捏着身后美妇的乳头,逗的二师母紧咬着牙,忍着不娇喘出声。

  「真是个坏孩子,连奶都忘记怎么吃了吗?」一旁的严氏笑着出声。

  「四妹…!」李氏害羞的喊出声来。

  「唉,毕竟二姊也没有真正奶过孩子,不懂怎么做也是正常的。」严氏笑嘻
嘻的说着「二姊姊,你先把你的衣尙退下,露出你的乳尖蒂儿来。」

  「这…这怎么行…好羞耻的…」李氏双手施力,不禁把韩立的头压进了双乳
间。

  「这有什么好羞耻的,我们四人都是姊妹,韩立也是如同我们的孩子一般,
奶孩子这事我以前不也常做吗。」

  「可…可是…」

  「真是的,你这样韩立又怎么把我们当作自己的师母呢?罢了罢了,既然如
此,我和其他姊妹也陪你一起,这样总行了吧?」严氏叹了口气。

  「呵呵,这倒是个好主意,毕竟除了四妹以外我们都没有奶过孩子呢。」娇
艳的刘氏笑嘻嘻的附和着。

  冷艳的王氏则是没出声,看起来也不反对严氏的提议。

  刘氏笑嘻嘻的首先把上衣拉了开来,露出底下没有穿着肚兜的身子。兴许是
练了魅功的缘故,刘氏胸前的一对巨乳是四人中最为丰满巨大的,拉开衣服时一
对巨乳晃动着,约有一对哈密瓜般的大小,也难怪刘氏总是托着自己的双乳,如
此巨大的奶子要是不时刻托着,对日常生活怕是带来不少不便。

  接着严氏也跟着优雅的退下衣尙,露出自己的双乳。比刘氏略小的双乳暴露
在空气之中,乳头的色泽也比刘氏略深了些,应是以前给墨彩环喂奶之时的缘故。

  王氏在一旁默默的退下衣尙,王氏的双乳是四人之中最小,约有碗公般大小。
不过她的身体双乳与其他几人相比最为挺翘,长期练武之下让她的身体最为健美,
乳尖翘起斜指着空中,手感看起来最为弹手。

  见到其他三人都脱下了衣服,李氏也只好默默的退下上衣,让她的双乳也跟
着暴露出来。木瓜型的双奶被韩立的头枕着,论大小的话比严氏小些,比王氏稍
大点。与其他几人不同的在於,李氏的乳尖比其他三人还要大上许多,长度约有
一公分,难怪隔着衣服也能如此显眼。

  「这样才是嘛,好姊姊。互相露出身子,才能让韩立知道我们的诚意。」严
氏笑着说道。

  「嘻嘻,许久不见,二姊姊的乳尖又长上不少呢~」刘氏调笑着。

  「三妹…!」

  「唉呀,都是女儿家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阿,毕竟独守空闺这么久,要是
这样都不行要我们几个女人怎么活呢~」刘氏掩着嘴笑道,胸前的巨乳不断晃动
着。

  「好啦三姊姊~你就别笑话二姊姊了~」严氏笑着说「韩立,你就别傻楞着
了,你二师母也是等很久了呢。」

  「弟子知道!」

  韩力接着转过头来,把李氏那比人长上许多的乳尖含进嘴里,轻轻的吸允着。

  「嗯…感觉…好酥麻…?」李氏咬着手指,任由韩立须允着她从没被吸允过
的乳头。

  韩立吸允着眼前美妇的乳头,用门牙轻咬着乳头根部。

  「轻点…?别咬坏了…!」久久未经人事李氏忍耐着乳头被玩弄的快感,在
姊妹前被吸允着乳头的羞耻感,(跟自己来时的感觉完全不同…!)


  韩力伸出手,突然的捏住李氏另一边的乳头,手指熟练的反覆搓揉着李氏那
笔一般人稍长的乳头,把玩着妇人的美乳。

  「唉呀,真是个贪心的孩子呢~」刘氏笑嘻嘻的说着「和彩环小时后有些相
似阿,是不是阿四妹?」

  「呵呵,的确很像呢,总是永远吃不抱似的。看来二姐姐没办法喂饱她阿。」

  「嘻嘻,真是个大孩子,我们有四人在这,总是能喂饱的,你说是不是阿,
二姊姊?」

  「是…是的…嗯~?坏孩子,吸的这么大力…?让几位师母把你这小坏蛋喂
饱~?」

  「嘻嘻,二姊姊奶的很开心呢。」

  「第一次奶孩子,一定是相当开心吧~记得我第一次奶彩环的时候,也是说
不出的开心呢。」

  「啊~嗯~?好韩立,好孩子,乖孩子,再吸大力点~?轻点咬着二师母的
乳头…?」

  「嘻嘻,看你二师母这么开心,我都不好意思叫你们停下了。你们就这样听
着我说话吧。」

  韩立睁开眼,看着严氏,示意自己有在听。不过嘴依然紧紧含着李氏的乳头
不放,就连握着李氏奶子的双手都没有丝毫停下。

  「韩立啊,你师父在信上写道,除了指定你是他的关门弟子外,同时也希望
你能继承他所有事物。」严氏缓缓说着。

  「也就是说,从现在起,惊皎会一切权力与财富都由你继承。不过我们几个
孤儿寡母也不好就这样把一切都让与你,毕竟要是失去这一切,我们一家从明起
就只好上街讨饭了。韩立也不会希望看到这样的场景吧?」

  韩力摇了摇头。

  「嗯…?轻点!不要咬着这么大力~会咬坏师母的乳头的…!」

  「当然我们相信韩立你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只是我们几人也需要一个保
证,让我们这些妇人家也好安心下来。」

  「所以,韩立啊,你可愿意娶我们家玉珠,彩环,凤舞为妻?」

  韩立松开口,吐出那沾满了口水,在烛光下晶莹剔透的乳首「喔?师母可是
要让三人同时嫁与我为妻?」

  「正是,如此大家业,只有一人的话我们怕拴不住你这小坏蛋呢。」严氏笑
嘻嘻的说着「只要你同意,惊皎会的一切和我们家的三个美人儿,都是你的东西
了。」严氏对着刘氏示意了下,刘氏随即站起身子,走道韩立身旁,用这那对豪
乳贴着韩立的脸「怎么样啊好韩立,我们家的孩子长大后可是都不会输给我们几
个老太婆的呢~」

  「只要你答应,就是今晚就把她们三人破身,我们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我也不是如此急色之人,墨师带我恩重如山,我自不会做出忘恩负义之举。」

  「那你的意思是?」严氏迫不及待的看着韩立。

  「师母之命,韩立自然接受。」

  「呵呵,好孩子,你师父真是有眼光,给我们几人送来了这么贴心的好孩子。」

  「四姊姊,夫君信中不是还有一事…?」一直在一旁看着事情发展的王氏突
然开口说道。

  「差点忘了,韩立,你师父在信中还有一件是要托付给你。」

  「那是?」

  「夫君在信中所言,此生愧我们良多,让我们姊妹四人守了不少年的活寡…」
严氏说到这,也忍不住跟着害羞起来。

  「你师父希望你,除了他的女儿外,也将我们托付给你,这也就是继承他所
有事物的意思。」刘氏紧接着说着「我们的好孩子,好女婿,应该不会辜负他师
父得期望吧?」

  刘氏眼泛春光,紧盯着韩立的双眼不放。韩立看了看在场的四位美妇,无不
是春情氾滥,乳头翘起,扭着双腿等人临幸的淫艳模样。

  韩立笑了笑,大声说到:「弟子仅尊师命!」

  当晚,四位美妇带着韩立到了墨大夫生前居住的主卧室之中。

  「好孩子,既然你已是这个家的主人,那么从今起这里就是你的房间了。」
严氏对着韩立说着。

  房内摆设相当豪华宽敞,最里头的床铺也换上了新的被单,房内一尘不染,
在一旁则有着墨大夫的画像。

  「唉呀,好久没进到这房里了呢~」刘氏伸展了下身子说道「毕竟在那死鬼
走后就没里由进来了嘛」

  「如今不又有理由了吗~我们的好孩子,夫君的好徒弟现在就是这个家的新
主了呢~」

  「嘻嘻,所以我才如此开心啊,四妹。」

  「好啦,你还不赶快把你二师母抱上床来,她可是从上午一直一直忍到现在
呢~」

  一旁的李氏泛红着脸,却没有否认。

  韩立走过去,把李氏公主抱起,把她轻轻的放上了床。

  严氏在一旁点起红烛,虽然四人全身穿着孝服,不过也让房内多了些许喜气。

  「好孩子,长幼有序,你就先从你二师母开始吧。」严氏说道,刘氏在一旁
嘟了嘟嘴,却也没有阻止。

  「好孩子…我的好孩子…要来吃吃师母的奶子吗?」李氏眼神迷离的看着韩
立说着。

  「等等再来吃吃师母的奶子,现在先让弟子来好好品尝一下二师母的小嘴儿~」

  韩立接过严氏斟满的酒杯,含进嘴中,吻上了怀中美妇的唇儿。

  李氏软着身子,任由韩立轻薄着她的嘴唇,酒水顺着舌头滑进李氏的嘴中,
韩立一边吸着怀中美妇的迷人气息,边伸出舌头激烈的在李氏的小嘴中扫荡着。

  「嘻嘻,这敬师酒敬的好激情呢~我看是交杯酒了吧~」刘氏逗弄着李氏。

  「哪是…交杯酒…?这是我们贴心的好孩子敬的敬师酒呢~?」双舌激烈的
纠缠在一起,看的一旁的几人跟着口乾舌燥起来。

  两人不断的交换着唾液,直到韩立品尝过她的小嘴每一处后,才松开嘴来。

  「二师母,对弟子敬的酒还满意吗?」

  「满意…满意?」

  「那么接下来替师父尽尽孝道了。」韩立把李氏身上的孝服剥了下来,把眼
前美妇的性感裸体通通收入眼中。

  双手在李氏的娇躯上来回由走着。

  「二师母身下已经湿透了呢~师父说过,二师母是最知书达礼的一个,没想
到也最为闷骚啊~」

  「哪…哪有…才不闷…闷骚…」

  「呵呵,都这么湿了还说不闷骚。」韩立示意了一下,一旁的刘氏走了上前,
除下了韩立的裤子。

  刘氏有技巧的套弄着韩立硬挺的肉枪「果然比夫君还大上不少呢~在你之前
盯着我们不放时,我就隐约有注意到了喔~」

  「嘿嘿,三师母也真是淫荡呢~一直盯着弟子的肉棒不放吗?」

  「啊呀?我只是关心自家弟子的健康嘛~」

  「你们先别聊了…快给我…~」李氏羞红着脸催促着。

  「二师母要什么阿?弟子不是很名了呢?」

  「不…不要在欺负奴家了…~」

  「好吧,那还请二师母分开自己的穴儿,请弟子进来吧。」

  「这…这…」

  「再不快些,我就先和三师母来了喔?」

  「小…小坏蛋…~」

  李氏红透着脸,双手颤抖着拨开自己久久没有男人进入,湿透的穴儿,对着
自己眼前的男人,自己的夫君的徒弟,甚至是自己将来的女婿说道:「好韩立,
快些将你的肉…肉棒…进到你师母体内…好羞…!」

  韩立一挺腰身,把自己的肉枪刺进了李氏的美穴中,同时运转着攻法,吸收
李氏体内的纯阴之气。

  「好大…好胀…塞满了呀…~?」

  「嘻嘻,你二师母就是闷骚,从以前就是那样了。嘴上说的和身体做的总是
不一样呢~」

  「三妹…你坏死了…~」

  韩立顶着肉枪,一次又一次的开发着李氏的美穴儿,把这久久未经人事淫穴
彻底的肏过一遍。

  「爽…爽死奴家…?爽死奴家了…?」

  「二师母真是闷骚的很,穴儿夹的弟子真是爽呢~」

  「奴家…闷骚…奴家是个闷骚的淫妇…?干我…继续干着奴家…?」

  「韩立也不要厚此彼薄啊~」刘氏脱光了衣服,躺到塌上来。她双手托着豪
乳,让严氏把酒倒在乳沟间。

  「来,好孩子,喝了三师母的赐酒吧~」

  韩立继续用着肉棒开发着李氏的穴儿,一边把头埋进三师母的豪乳中,舔着
双乳间的酒液。舌头舔着刘氏的一对豪乳,继续往上舔着,直到伸进刘氏的脣内,
激烈的热吻着。

  冷艳的王氏也走了上来,抱着韩立的左臂,埋进乳间,左手不断爱抚着王氏
的阴蒂。

  「(呜…?手法好灵巧…?捏…捏着蒂儿了…?)」

  严氏在一旁笑看着一切。

  「二师母,弟子要射了,让弟子把阳精射满二师母的穴儿,让你生下弟子的
孩子好不?」

  「…进来…都射进来…干大我的肚子,给我的好孩子生下健康的孩子…?二
师母再一起给你们喂奶…?」

  韩立抽动着肉棒,射出阳精的同时,把娇弱的二师母肏倒了高潮。

  「嗯啊啊啊啊???好烫…又多又烫的阳精…通通灌进来了……!???」

  韩立抽出肉棒,倒出一滴转天瓶中的绿色液体,滴进李氏的肉穴儿中。在李
氏的子宫内,阳精包裹住了绿色液体,形成了一枚阳丹。

  如此一来,李氏的身躯在浅移默化中将转化为非人非鬼,似物非物的肉身。
只要小瓶尚在,她就不死不灭,也不会老化的瓶灵,一生奉着韩立为主。韩立称
这样转换过的女性为肉瓶儿,主要是为了那些无法修仙又想长寿的凡人女子所设
的。如果是一般有灵根的人,韩立多的是办法让她们跟着飞升。

  抽出肉棒后,刘氏低下头来吸允着刚肏过自己姊妹的肉枪儿,在舔得乾乾净
净后,刘氏把韩立压在身下,骑上了他的肉棒,主动把他的肉棒用穴儿吞进体内。

  「嘶……!确实…好胀…!整个穴儿都被塞的满满的,一点空隙也没…这感
觉好久了…好痠麻…舒爽死了…!」

  接着刘氏急忙的扭起腰身,不断吞吐着韩立的肉棒。

  「我们的好孩子真是有一个好东西呢~居然刚射出阳精还能如此硬挺~?」
刘氏拉着韩立的手去揉捏着她的一对豪乳「又长又粗的,每下都顶着妾身的最里
边儿…?」

  王氏主动的坐在了韩立的脸上,让韩立的舌头进到穴里,不断舔动着自己的
养处。

  「好舒服…韩立真是好会舔…舔的我…嗯嗯嗯嗯??」原本那冷淡的脸孔早
已不见踪影,完全沉迷在了性爱的逾越之中。

  刘氏的水蛇腰不断的扭着,像是要把韩立的阳精全部榨光一般,肉棒不断进
出着刘氏的穴儿,把刘氏干的大声淫叫着。

  「唉呀~干死妾身了~你比你师父肏的还要舒服~?继续肏奴~用力的肏奴~
把奴肏坏~?」

  「龟头好大,不断的刮着妾身的穴儿,穴儿都被刮坏了?」

  「真是风骚的淫娃,给自己夫君的徒弟都能肏的这么浪。」

  「谁叫他让我们姊妹守寡,如今有了你,我们姊妹也再也不用忍耐了阿~嗯
嗯~?又顶到了~?好痠麻…??」

  「真是骚浪,这腰扭的这么勤快,怕是找过不少男人吧~」

  「哪有~人家可是很贞洁的,除了自己来,还没有找过夫君以外的男人呢~」

  「那么这次久违的尝到男人的感想如何啊~?」

  「爽死奴了~?都要多归夫君让奴能遇到你这小坏蛋啊~?」

  「嘿嘿,骚狐狸师母,用你的穴儿好好接住弟子的阳精吧~!」

  「通通射给我…射进来…射死师母…?」

  韩立弹起身来,紧紧抱着刘氏的身躯,用力的压着。

  肉棒顶着子宫口,射出了大量精液。

  「好烫…烫死奴了…奴又要丢了…?????」刘氏身子向后仰着,大声的
淫叫出来,整个人达到了又一次的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