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碧血青天杨家将【作者不详】



庞虎让人把穆桂英吊起来,用一根小木棍敲敲她的肚子,然后戳著高耸肥白的乳房,得意地说:「弟兄们,给你们看点新鲜东西!」说著叫过一个家丁站到穆桂英对面,问他:「吃饱了吗?」 家丁莫名其妙地摇摇头,庞虎笑眯眯地命令他:「张嘴!」家丁傻乎乎地张开满嘴黄牙的大嘴,庞虎抓住穆桂英的乳房用力一攥,穆桂英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一股乳汁喷涌而出,直冲家丁而去。那家丁措手不及,被滋了一头一脸,周围的家丁见了都哈哈大笑。 庞虎将一个空碗接在穆桂英乳房前面,一只手用力地挤了起来,只几下就接了半碗。 他把碗递给家丁说:「尝尝怎麽样!」家丁接过碗喝了一口,咂咂嘴说:「甜的,还热乎著呢!」说完一仰脖把碗里的奶都喝了下去,嘴角还挂著浓白的乳渍。喝完他把碗又伸过去,嬉皮笑脸地说:「咱自打记事还没喝过这麽好喝的东西,少爷再赏点!」 周围一片哄骂。庞虎拿小棍点著他的碗说:「你他妈别不知足,庞家现在就这麽一条奶牛,下回爷高兴了再赏你。」说完又转向众人道:「从今天起,姓穆的就是咱们庞家的奶牛,每天这头一碗奶太师的,第二碗是少爷我的,我得好好补补身子。剩下的人人有份,大家别著急,日子还长著呢!她这一生一世就是我们庞家的牲口了,我姓庞的不但要让每一个弟兄都能干上她,而且要让每一个弟兄都能喝上这大奶子里的奶。」 在家丁们一片哄笑之声中,有人拿过一只乾净碗,庞虎亲自捏住穆桂英的乳房狠狠地揉搓,一会儿就挤满一碗奶。他一口气把奶喝完,交给家丁说:「剩下的都给我挤出来,分给弟兄们!两个家丁闻声而上,抓住穆桂英的乳房开始挤。庞虎看著穆桂英闭著眼忍受凌辱的痛苦表情,掏出两根细丝线交给庞会说:「挤乾净后拿这个给她系上,这可是一头高级奶牛,天波杨府高贵的少夫人,奶一点都不能糟蹋了。」庞会连连点头。庞虎高兴的说道“一头奶牛少了点,再抓几个杨家寡妇、太太来,做奶牛就更好了,最好把佘赛花这个老妻婆抓过来,管家看看你能不能让那个老太婆成为庞家的奶牛”。 
庞会虽然没有从穆桂英口里得到佘太君等人的下落,但这小子对被抓捕的几个天波杨府家人进行各种酷刑拷问,一个家人扛不住酷刑向庞会招供了一个秘密。
一个叫刘嫂的女人,丈夫跟随杨宗保东征时是一名大将,二年前因事得罪庞雄,被老贼庞雄诬告通敌抓到庞府杀害,刘嫂带着儿女被关进了庞府大牢,后来被杨宗保和穆桂英多次向皇上申冤,虽然没有被平反但一年前庞雄迫于压力天波杨府的压力将刘嫂和儿女释放,为了躲避庞雄陷害,隐居在京城以外50里的一个小镇里的一个小四合院里,带着一双儿女艰难度日。一直得到天波杨府的照顾,每月初五佘太君都派人到刘嫂送物品和钱财,此次天波杨府众女将和杨宗保等人逃亡,很可能会到刘嫂那去。
庞会马上将这情况向老贼庞雄汇报,老贼庞雄听候要庞虎带人在后天初五到京城南面的刘嫂家去捕捉可能去的杨家人。庞会这小子一听马上向庞雄说,太师现穆桂英已成阶下囚,其他人已成惊弓之鸟,不劳庞少爷出动,小的带一些家将去足以将到来的杨家人擒获,老贼庞雄想想也有理,庞会这小子虽然吃喝嫖赌样样来,但武功还不错,何况庞府家将各个都是老夫雇来的江湖高手,于是就让庞会这小子带20多个家将、家丁去
这天午后,二十几个便衣庞府家丁突然出现在刘嫂家的附近,四周埋伏下来。
突然传来的敲门声令刘嫂惊喜,她放下了手里的活计,忙去开门。"哎呀!这不是庞管家吗?怎么有空到民妇家来啦,快请进来呀!"刘嫂没想到来的竟是庞会,在庞府大牢里关押一年,受尽了庞会刁难,但此时也只好装着热情地打起招呼,以掩饰心中的失望和慌乱。
"刘嫂,一年不见,跺在这享福,忙哪?"庞会皮笑肉不笑地答道:"正在等人哪?"
"嗨!等什么人哪?正在给孩子做鞋哪,这不,您就来了。"
"啊,我们四处走走,进来讨杯水喝。"
"那!快请进来,小燕,小燕,快沏茶,来啦!"
"哎!娘!"厢房里跑出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忙进了客厅。
十八个家丁跟着庞会走了进来,四个人留在了大门口,其余的人进入了客厅。
……
黄昏时分,一个村妇打扮的中年女人和一个少年出现在巷子尽头,机警地四处看了看,便直奔刘嫂家而来。
……
刘嫂家的客厅,庞会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依旧和刘嫂东拉西扯,消磨着时光。
刘嫂焦急万分,不时向大门口投去匆匆地一瞥。
"怎么?刘嫂,你好像有什么事儿吧?"
"啊!没有!没有!庞管家,您看时候也不早了,我们也该歇息了,您是不是该回去了?"
"怎么?刘嫂,下逐客令了?"
"哪里?民妇哪儿敢呀!只不过,寡妇门前是非多,我是怕街坊那些长舌妇乱嚼舌根子!"
"嚼舌根子?我看他谁敢?"
"嘭嘭嘭!嘭嘭嘭!"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刘嫂心中一惊,站了起来:"庞管家,您看,这么晚了,还有人来,真是的!我去开门。"
"等等!"突然变了脸色,
"庞管家,您这是?"
"没什么,以防万一,嗯!"庞会把手一招,四个家丁拖着被绳捆索绑的小燕和刘嫂七岁的儿子石头从内屋走了出来。
"你!"刘嫂大吃一惊,手中的茶壶失手跌落。
伸手接住,低声喝道:"刘吕氏!你给我听着,你两个小孩的命可攥在我的手里,你若是不识相,可别怪大爷手黑,去开门,不许耍花样!"
眼看着两个孩子被拖进了内屋,便衣们也埋伏了起来,刘嫂心如刀绞,缓慢地向门口走去。
"嘭嘭嘭!嘭嘭嘭!"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
"就来!"刘嫂答应着,缓缓打开了门。
"三嫂子,是我!娟秀。"一个蓝布包头的中年女人走了进来,左臂挎着一个竹篮,另一个少年则留在了门外。
"啊!是娟秀啊,你怎么来啦?"刘嫂拦在门旁,不肯放她进来。
"我爹让我给您送点儿山货,路上不好走,来晚了。"
"是娟秀吗?刘嫂,快让姑娘进来呀!"庞会突然现身,笑嘻嘻地道:"快进来呀,还愣着干什么?"
"三嫂子,他是?"女人突然一惊,迟疑着站住了。
"他……!"
"娟秀啊,我是隔壁的赵大,来帮刘嫂干点儿活,刘嫂,姑娘大老远来啦,快让人进来呀。"
"是赵大哥呀!"女人见刘嫂不语,便走了进来,刘嫂只得将门掩上,随着女人走进客厅。
"娟秀啊,最近比较乱,路上没遇到坏人吧!"
"赵大哥,路上倒也没事,就是城里查得紧,好像有什么事一样!您……?"
"啊!没什么?我随便问问,听说这阵正抓杨家反贼,你有没有遇见过?"
"我们小老百姓,哪儿能见到他们呀?"
"是吗?你一个女人家,敢独自出门,我看你就像是与杨家反贼有关!"
"看您说的!娟秀怎么能是呢杨家反贼?"刘嫂急忙上前接过竹篮,趁机给中年女人使了个眼色。
那女人心中明白,急忙说道:"三嫂子,天不早了,我还得赶紧回去,明日一早,还要上山采药哪!"
"哎!别急着走呀!"急忙拦住了那女人的去路,阴阳怪气地说道:"茶还没凉哪,喝了再走吧!"
说着,他突然伸手去扯女人头上的蓝花包头布。
那女人急忙闪开,沉声喝问:"你想干什么?"
"别动!"十几个便衣突然冲了出来,围住那女人。
"庞管家,她可是好人哪,您放过她吧!"刘嫂忙拦住。
大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打斗的声音,随后传来几声嚎叫,一个少年握着匕首冲了进来,看见家丁,愣了一下,停住了脚步。
门后突然闪出四个便衣,抱住了少年,少年急忙挣扎,一个家丁被匕首划破了臂膀,惨叫着躲开。
门外随后跟着冲进来两个家丁,加入了对少年的围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