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性解放

今天赵磊回来的特别早,一放学就回家去了,这个时候他应该在操场打球才是,因为今天是他的十六岁生日,他迫不及待地就要回到家里,看看爸爸妈妈为他准备的生日惊喜。

  只是当赵磊回到家里的时候,他的爸爸妈妈都还没回来,在他还在有些难过的时候,手机来传来了一条妈妈秦雅发来的短信,内容是:「宝贝儿,今天路上堵车,妈妈会尽快赶回来的,爸爸已经去拿蛋糕了,今晚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看来妈妈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生日,赵磊的心情由阴转晴,放下了书包在房间不断晃荡,他此刻的心情任谁都看得出来非常兴奋。

  赵磊突然灵光一闪:「妈妈会不会把礼物放在自己的房间里,等着待会拿给自己呢。」赵磊一想到未知的礼物,心里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似的,心里痒痒的很。

  所以他决定进去偷偷看看会不会真的如自己所料那样,父母的房间是从来不锁门的,把手一扭赵磊轻易地进去了主卧,扑鼻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茉莉清香,那是妈妈平时身上的香水味,很淡不刺鼻但能让让人精神放松。

  赵磊深吸了一口卧室中的芬香,感觉妈妈秦雅就在自己身边一样,那是一个美丽又温柔的女人,打扮时髦,说话声音轻声细语,让人跟她在一起时毫无压力。

  赵磊一进房间就看到了扔在床上的黑色蕾丝镂空睡衣,那肯定是妈妈早上起来换下来的,都没来的及收拾。

  赵磊怀着紧张的心情拿了起来,仔细地闻了闻,睡衣上还残留着妈妈的体香,只是在脑海中幻想下妈妈穿着这件内衣的样子,赵磊的小鸡鸡就止不住勃起。

  即使是这么宽松的校服都藏不住他的鸡巴,在赵磊很小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的小鸡鸡跟别人的不一样,别人的都是小小的一只毛毛虫一样,而同龄的他却已经跟香肠一样粗了。

  一边闻着睡衣上的香味一边脑海里在幻想妈妈美妙的胴体,赵磊的右手习惯性地摸去了鸡巴,开始有节奏地撸动起来。

  想着妈妈厚实又Q弹的性感嘴唇,和那不管穿什么衣服都呼之欲出的酥胸,想象着妈妈穿着这件性感诱人的睡衣只要简单地把裙子下摆往上一撩,不管是从屁股后面还是骑坐在爸爸的腰上,那这样视觉和感官刺激都足以让人喷鼻血。

  赵磊的想象越来越疯狂,手里撸动鸡巴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像魔鬼一样贪婪地索取,终于止不住刹车,一股又一股的浓精喷射而出,白灼的精液在那黑色睡衣尤为明显。

  反正都已经弄脏了,赵磊干脆用着还算干净的一角抹了抹自己龟头上还流淌出来的余精,事后赵磊才想起来这件睡衣应该是妈妈最近新买的,自己这样把它弄脏,肯定要被骂死,赶紧拿到了卫生间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扔到洗衣机里倒了洗衣液就开始清洗。

  在他刚出来卫生间的时候,妈妈秦雅也刚好回来了,一进门就见到了自己的宝贝儿子,秦雅脸上说不出的高兴,赵磊有些紧张地叫了妈妈一声:「妈妈,你回来了。」秦雅换下脚上的高跟鞋,略带抱歉地说:「宝贝对不起,今天回来晚了,爸爸呢?爸爸是不是还没有回来。」秦雅换下了居家的棉拖鞋,走到赵磊的跟前,她的身高是一米七,在女性里面算是比较高的了,而赵磊虽然已经十六岁了,但身高却一直长不起来,只有一米六八左右,还没有妈妈高。

  秦雅略微地低下头亲吻了一下儿子的额头,表示自己的歉意,当她凑近儿子身边的时候她那灵敏的鼻子却嗅到了一些奇怪的气味,秦雅试着又多深呼吸了几次。

  脸色突然板了起来,皱着眉有些生气地质问儿子:「磊磊你刚才在妈妈回家之前都做了什么了?」赵磊眼神飘忽不敢直视妈妈,结结巴巴地回答:「没、没有呀,我什么都没做。」秦雅怀疑地看了儿子一眼,没有跟他废话,直接把手抓向了赵磊的裆部,用她灵活的手指在赵磊睾丸附近的某个地方按压起来,赵磊猝不及防之下身体弯了下来直接喊疼:「妈妈,别按了,疼。」秦雅有些调皮地笑着说:「看你以后还敢在妈妈面前不老实不,在妈妈面前还敢撒谎,妈妈再问你一遍,是不是在妈妈回来之前做什么坏事了,哼。」嘴里虽然说的厉害,但秦雅心疼这个宝贝儿子,哪里真的肯看他难受,手上的力道减轻了不少,抓着睾丸以及按压穴位的手更像是在给赵磊做保健按摩。

  「我说我说,妈妈别捏了,鸡鸡难受。」

  赵磊害怕妈妈再使坏,赶紧招供:「我、我就是看到妈妈的、妈妈的那件睡衣,忍不住拿起来闻了下,鸡鸡难受,就、就……」秦雅杏目圆瞪,气急败坏地说道:「你把妈妈那件新买的睡衣拿去干坏事了?

  是不是射了?」

  赵磊害怕地点了点头,但他紧接着说道:「不过,我已经放洗衣机里清洗了。」秦雅的头顿时一个变两个大,那件高档的真丝睡衣算是保不住了,但她一想到自己是儿子的生日,便什么气都消了,看着儿子有些无奈地说道:「妈妈都要被你气死了。算了,今天就原谅你了,谁让你今天生日,小寿星最大。」赵磊这才松了一口气,突然秦雅又说道:「不是跟你说了,一个星期不能超过三次的吗,还得让妈妈在监督下才可以玩鸡鸡,你说这是第几次了这个星期,还是自己偷偷用妈妈的衣服射的。」赵磊掰着手指头数了数,怯生生地回答道:「是六次。」秦雅顿时又好气又好笑,看着自己的儿子,一下也没了脾气:「还有脸说,怎么跟妈妈约定的,都六次了,都不害臊。肯定又射了很多到衣服上,到时候洗完了衣服上也会有你的牛奶味,让爸爸知道了看他怎么说你。」赵磊撒娇地摇了摇妈妈的手臂,求她不要告诉把这件事告诉爸爸,秦雅看着儿子溺爱地摸了摸他的头说:「那就看你以后听不听话了,要再是自己不听妈妈的话,偷偷玩鸡鸡射出来,就再不帮你解决了。」赵磊开心地点了点头,看妈妈的语气就知道自己算是逃过一劫了,他开始依偎在秦雅的身体,有些撒娇地说道:「妈妈,什么时候开饭呀,我肚子都饿扁了。」说着话呢,大门外响起了一阵金属钥匙插进孔里的声音,进门的正是赵磊的爸爸赵琛,他手里提着一个蛋糕还有好些东西。

  「看,爸爸回来了,可以开饭了。」

  秦雅接过丈夫手里的东西,在厨房里忙活了起来,赵琛见了儿子先是对他说了声生日快乐,又和他聊了几句便回房去换衣服了。

  赵琛对煮饭这种事情一窍不通,只好抱着本书在客厅里看起来,赵磊实在无聊就走到了厨房去看看妈妈饭菜做好了没有。

  此时秦雅正在忙活着,不知道儿子已经走到了她的背后,秦雅围着围裙身上穿着一件居家服,大波浪的长发被绑成了马尾,看起来就跟大学生一样。

  赵磊从背后看去,妈妈的身材玲珑有致,屁股不算大,但很圆润,腰部形成了一道美丽的曲线,看得自己心里躁动不已,刚刚发射过的鸡巴又站立了起来。

  赵磊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妈妈背后,伸出手去一下抱住了秦雅的腰,秦雅早被儿子、丈夫偷袭过不知道多少次,只是低声地惊呼一声,扭头一看发现正是自己的儿子,没好气地说道:「真是的,又想吓唬妈妈,再等一会,马上就好了。」赵磊的头越过妈妈的肩膀看着锅里美味的鲫鱼,在妈妈的耳边吹了口气说了声谢谢,逗得秦雅脸红心跳的,身体不安地扭动起来。

  赵磊被妈妈在怀里扭了几下,心潮澎湃,下面已经硬到发疼,再不管那么多,对准了妈妈的股沟硬顶了上去,把那根铁棒子塞进了妈妈的肉缝中。

  秦雅的浑身发颤,感受到了儿子下面的火热,感受着它的每一下跳动,心跳的厉害,但她知道今天是儿子是生日,还有重要的礼物没有给他,更何况他已经在自己回来之前射过一次,不能像平时一样任由他胡闹,勉强地板起脸来说道:

  「磊磊别闹,让妈妈把饭先做完。」

  赵磊两手紧紧地箍着妈妈的腰部,下面随着身体的快感一下一下地耸动,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

  秦雅被他弄得没有办法,只能对着外面的丈夫求救:「老公你过来帮我一下。」「怎么了?什么事啊。」赵磊知道爸爸就要进来,顿时变乖起来,松开了妈妈,因为爸爸可不想妈妈这么好说话。

  赵琛进来的时候,只是看到妻子在做饭,儿子则在一边帮忙洗菜,疑惑地问道:「怎么了,刚才叫我怎么了。」秦雅白了丈夫一眼,又朝旁边的儿子瞟了一眼,赵琛顿时明白过来,向儿子问道:「是不是刚才又在跟妈妈撒娇了?」知子莫若父,赵琛知道儿子对妈妈十分的依恋,多分开一秒都不行。

  赵磊看了看爸爸,有些心虚地回答说:「没有,我、我就是帮妈妈洗菜。」「真的?跟我出来吧,妈妈一个做还快点,你在旁边捣乱今晚都别想吃饭了。」赵磊只好垂头丧气地跟着赵琛一起走了出来,在没有儿子的捣乱下秦雅果然速度飞快,不一会儿一顿大餐就做好了。

  秦雅和丈夫、儿子围坐在餐桌前,一起为儿子唱着生日快乐歌,「磊磊快许个愿吧。」在妈妈的提醒下,赵磊闭上眼睛冥想了一会,再睁开眼睛把蜡烛吹灭。

  秦雅故意逗儿子,说道:「刚才偷偷许了什么愿望,能不能告诉妈妈。」赵磊天真地说:「我希望爸爸妈妈身体健康,天天开心。」夫妻俩听到儿子的愿望后,感动的有些说不出话来,秦雅更是情不自禁地留下了眼泪,好在丈夫赵琛还记得她们给儿子准备的礼物还没送给他,提醒了下妻子。

  秦雅抹了抹眼泪,这才想起来早在好多天前就给儿子准备好的那件神秘礼物,她转身从椅子上拿了起来,笑着问赵磊:「这是爸爸和妈妈商量以后一起送你的礼物,知道里面是什么吗?」赵磊接过那件外面礼盒包装完美生日礼物,是一个大概长240厘米、高80厘米的礼盒,他摇了摇没有听到什么动静,拿在手里还很轻,他实在是想不出来这里面是什么东西,索性也不去想,拿起了剪刀就开始拆礼盒。

  拆开来一看,这才知道原来里面是一件黑色的女式内衣内裤,赵磊有些惊愕地看着妈妈,夫妻俩见了儿子的表情,笑得不行。

  秦雅笑了会才解释说:「今天晚上,妈妈就要实现磊磊一直最想做的事。」说完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赵磊的心里砰砰砰地跳个不停,自己最想做的事,又送了自己最爱的黑色内衣,难道是指那件事情吗?秦雅自然地拿起那套黑色内衣,在丈夫赵琛的鼓励下,当着赵磊的面直接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当她脱到只剩下胸罩的时候,她有些犹豫地看了看丈夫。

  丈夫示意她可以接着再脱,全部脱光,又说道:「老婆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今晚要给磊磊一个最美好的夜晚,是让他从男孩子变成男人的重要时刻,不要犹豫,老公支持你。」秦雅受到了丈夫的鼓励,将最后的一块遮羞布也取了下来,此刻的她浑身赤裸地站在儿子的面前,看着儿子呆滞又充满了欲望的目光,她不禁面红耳赤身体发烫。

  赵磊平时虽然对妈妈比较亲昵,甚至是可以帮他打手枪,但到了关键的一步妈妈就会阻止他进行下去,对于妈妈的胴体他曾经幻想过无数个难眠的夜晚。

  赵磊看得喉咙发干,裤裆里已经鼓起了一大块,这个明显的特征早就被身为爸爸和丈夫的赵琛看在眼里,他鼓励着儿子:「磊磊,今晚就是你成为大人的时候了,上去,抱住妈妈,做你想做的事情,记住,要温柔。」虽然受到了爸爸的鼓舞,但赵磊还有犹豫不前,平时妈妈帮自己打手枪都是母子两个人在房间里的,就是赵磊吃妈妈的豆腐也是躲着爸爸,不被他发现,虽然这些事情身为爸爸的赵琛一直都知道,但知道和现场观看是两回事。

  看着儿子还是面有难色,秦雅在一边鼓励着他:「不要紧的,你就当爸爸不存在就好了,像平时跟妈妈两个人一起一样就行,乖,听妈妈的话,把裤子和衣服都脱掉了,让妈妈看看长壮了没有。」赵琛适当地往旁边的角落躲了躲,他在很早的时候,也就是妻子秦雅还不是他妻子只是女友关系的时候就已经跟她相互坦白、约定,在有了孩子之后要教导他们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性爱,而且要自己来教,男孩的话就由他这个妈妈来,如果是女孩的话就是妈妈来教导。

  但他们也同时商量过,不让孩子过早地接触到做爱这一层面,只是简单让他们明白自己身体的构造,不会为自己的生理反应而感到恐慌,所以赵磊对于自己身体的反应打小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赵磊在妈妈的鼓励终于做好了心理准备,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了下来,当他最后一件内裤脱下来的时候,那根早已经充血到不行的鸡巴也随之弹跳出来,别看赵磊的个子不算高,但那根鸡巴足足有二十厘米长,宽度快有三根手指并拢在一起的大小了。

  赵琛在一边偷偷看着儿子的鸡巴,心里又是羡慕又是感叹,他自己的鸡巴只能算是一般水平的,在婚后妻子秦雅就曾经取笑过他,还说自己要是生个儿子一定要养成一个大鸡巴,这样以后跟她做起来才舒服,今天这个梦想终于是实现了。

  秦雅握着这根自己生的自己养大的鸡巴,心里说不出的异样感觉,好像它本来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今天晚上就是要回到它最初生长的地方去。

  秦雅看着儿子无处安放的手,蹲了下来两只手握着他的两只手,让他的心情平复下来,可下一刻赵磊顿时感到头皮发麻,秦雅一张嘴就含住了他的鸡巴,还不是整根含进去,而是很有技巧地只含住了他的龟头,用舌尖挑逗着他的马眼,像是在品尝美味佳肴。

  赵磊一直以来解决生理问题,都是靠着自己的左右手,或者妈妈每个星期三次的帮忙,但只限于用手打飞机,最多是让他摸摸胸部,其他部位秦雅是从来不肯的。

  妈妈的舌头顺着鸡巴的侧面从上到下一路舔到了和储精袋的位置,妈妈张大了嘴巴将赵磊的两颗睾丸一前一后吸进了嘴里,用她的嘴唇轻轻地按压,或者用舌头去玩弄,赵磊从来不知道原来女人的嘴巴有这么大的魅力,而另一边的丈夫赵琛早在妻子含住儿子鸡巴之前,就把裤子脱了下来,手掌抓着自己短小的鸡巴轻轻地撸动,看着母子这么亲密无间的举动,带给他的刺激要远远大过自己跟妻子做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