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罪】(11)作者:江小媚


作者:江小媚
字数:4816

                11
  周惠呻吟着,嘴唇干枯焦燥。她感到他的嘴正对着她的嘴,好像低语着什么,
他的舌头舔舐着她干裂的嘴唇,湿润着她的双唇,并用牙齿轻轻地在她的双唇上
摩擦着。她伸出舌头去搜寻他的舌头,去感触他湿热的舌头,然而他却抽走了。
  周军闭着眼睛,他知道,只要他一睁开眼睛,碰上她的眼神,那将点燃他体
内将到来的爆炸。他强迫自己一动不动地,他知道,他稍稍动一下,他的神经将
不受控制,他的体内将会涌起那阵还不该到来的浪潮。似乎是过了几个小时以后,
周惠轻轻地叹了口气,将嘴唇滑退着他的嘴唇,她的嘴里发出了充满极度失望的
叹息声。
  假如她开口说话,哪怕说一个字,事情将变得会是另一个样子。他会狠狠地
把她压倒到床上,会迅速地宽衣解带跟她共度这静谧的美妙时刻。但是她却一言
不发,坐着不动,头低着,眉头紧馁,陷入在沉思中。当她抬起头时,泪水在眼
眶里闪亮。
  「我不知怎会变得如此无耻,周军!」她轻声说。他摇摇头,但她似乎理解
错了,已经夺眶而出的泪水消除了她的怨气。
  「周惠,我不能这样,我不会让你身败名裂的。」周军说,周惠似乎没意识
到自己正在抽泣着。他默默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她的身后。「这个时候,就
如同站在悬崖峭壁上。」他轻轻他说道,好像是自言自语:「我不敢想象,假如
再往前挪动一步,我们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什么……」她吃惊地问,她感到他的手正搭在她的肩膀上。周惠的胳膊软
了,她的身体像浸泡久了的残墙断壁一样轰然倒塌。周军从她的眼中看到了很深
的绝望。这绝望的目光中透出的怨恨能够打动所有的男人,跟随它朝前迈上一步,
落进万丈深渊或是攀上飘忽的云彩,一切都无法斟酌。
  周军很茫然。他似乎她的情感驱动,将一只手臂轻轻地放到她的身体上。周
惠没有动,闭上眼睛,去感受它的分量。整个房间顿时静谧无声,连那灯光似乎
也暗淡了许多。周军又向周惠近前挪动一下,然后将头轻轻放进她的肩窝。
  周惠垂下自己的手臂,将他搂进怀里。她依旧紧闭双目,可是泪水还是涌了
出来。一切都是那么安静,包括他们的呼吸。周军扬起手,触碰了一下她脸颊上
的泪水,他无法看透这到底是怎样的感怀。他离开了周惠的怀抱;周惠又将双手
举过头顶,仿佛在和生活打个招呼。这一切宛如时间一样不留痕迹。
  他们安静地躺着,倾听着黑夜的声音,倾听着自己的内心,无法入睡。周军
的退缩,回避,而更像是把她晾了起来,周惠像是被甩到了一个很荒凉的地方,
她不得不坐起来,披上一件衣服,黑暗中盯着家具隐约的轮廓,一句话也说不出
来,怨恨地喝下了杯里最后一些酒,又去倒了一杯。
  周惠的头有些疼,精神涣散头绪杂乱如麻根本无可能集中了,她感到倦怠,
想打瞌睡。情欲得不到满足,没有足够的咖啡,她胡思乱想着,她为何要使自己
卷入进这场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欲中去的?她左右寻思着。她大汗淋漓,一副痛
苦神情。就像是经受着欲火的折磨一般。
  周军已沉睡了过去,她用手指轻轻掠过他的脸颊,她想要他向她说出一切,
也许是罪恶的一切,然后她就会又一次像从前那样,像傻瓜那样从心底从灵魂的
最深处诞生理解:他做的一切都是有道理的,她能理解,因为她多么爱他啊!
  周惠想到这儿,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连同自己的骄傲和自尊都被人抓进手掌无
情地捏碎了。她感到致命的窒息。她全身因为气愤而发冷,觉得很沮丧,而且挫
败。她所有的用心都白费了。周惠把头往后一靠靠到了忱头上睡着。
  第二天早上,她从睡梦中醒来,一夜的酣睡,让她精力充沛。周军在被子里
缩成一团,只能看见他突起的鼻尖。她飞快地回忆着昨夜发生的一切,她觉得乳
房还是沉沉的、胀胀的,两股之间还有一不习惯的刺痛。她悄悄溜下床,小心翼
翼地不去吵醒他。
  她穿上丝质睡袍,放轻脚步走到楼下去找咖啡,她很奇怪自己竟把昨夜的不
快忘得一干两净。看见许燕和马天骏在阳台上,正在喝着咖啡。「你起得真早,
许燕?」她说着,用带着疑惑的眼睛审视着她。她看上去很有精神,很开心,容
光焕发,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她觉得经历了一夜的雨露花朵就是这样子的。
  「昨晚我睡得早。」她笑了笑,给周惠倒了些咖啡,挑了块点心。「昨天夜
里你们应该也疯狂一夜吧。」周惠不知该怎档回她,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又摇了
摇头。天骏慢慢地翻阅着手提电脑,他打着哈欠,似乎对许燕和周惠的说话不感
兴趣。
  他穿着一件宽松的体恤和肥大有短裤。偶尔他抬头瞧见了周惠,忽然身不由
己地一下子被她吸引住。她披散了的一头长发和浓浓的、有神的眉毛使她格外引
人注目。「馋嘴的女人。」周惠走上前故意嗔责道,她的手按压在许燕的肩膀上。
「我都饿上一个晚上了,昨夜就顾得狂欢。」许燕舔舔手指,把沾在上面的甜浆
舔干净。
  「小惠,你看起来有疲惫。」天骏说,他的声音低低的,充满了关心和温情。
她望着他直射过来的目光,心里有意回避他的问话,她的确觉得精神萎糜脸色一
定很难看,那是整夜失眠的后果。
  「我不也一样的吗?都是让男人折腾的。」许燕笑着说,毫不知耻和样子。
周军这时也起床过来,他说:「是谁折腾你了,说出来我一定轻饶不了他。」马
天骏敏感地觉得在他们之间有一紧张的气氛,不清楚是因何的缘故,还是有更深
层的原因。
  周惠可以感觉到马天骏的眼光游离在她身体上,一会儿盯着她的胸脯,一会
儿又滑向她的大腿。她注意到他时不时也会飞快地瞥许燕一眼。「这真是个可爱
的早晨。我们一起游泳。小惠,一块来好吗?到这地方不下水游泳,这太可惜了。」
她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
  周惠迅速地瞥了周军一眼,周军说:「你们玩吧,我开车出去,给你们准备
丰盛的午餐。」他们各自回到房间换泳衣,马天骏继续喝着咖啡,透过客厅的落
地玻璃窗,能见到烟波浩渺湖面。周军穿戴齐整就要出发,他喊住了他让他给带
回一条香烟。
  周军说你是不吸烟的,他说跟许燕在一起有时会陪着她吸。周军答应着,没
一会,便传过来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周惠先从楼上下来,只见她几乎赤裸着,
白色的比基尼泳衣遮住了一点她白晰光滑的身体。她的乳房在紧身的泳装下高耸
着,乳头也被勒得轮廓毕现。
  马天骏看得有点发呆,口干舌燥,身体的某个部位开始有所反应,变得硬硬
的。周惠袅袅婷婷地朝他走去,带着一股也许她并没有意识到的女人的优雅的性
感。她知道自己对他有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你怎么不换泳裤?」周惠问道,曲起一条大腿倚在椅子上,半个屁股诱人
地朝前撅着,头发松散地披在肩上。马天骏笑道:「这里方圆几里不见半个人影,
就是裸着也没关系的。」
  「等你跟许燕单独在一起再说吧,你起码得尊重我。」周惠故意沉下脸说,
马天骏老练地用眼睛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她跟昨天刚见面的态度完全不一样,看
上去更迷人,更有魅力,难怪周军会感兴趣。
  「说什么哪?」许燕穿着一件连体的红色泳衣从楼上下来,她带着马天骏的
泳裤和一条浴巾。「正在聊你。」周惠笑了笑,温馨、亲切的微笑很快让摆脱了
眼前的拘谨和不安。
  打开了玻璃门,清澈的湖水沐浴着早晨的阳光,闪耀出蓝幽幽的光芒。附近
是粘土砌成的花圃,里面鲜花奼紫嫣红,争妍斗艳。经过别墅后面一片经过精心
修剪的草坪,周围密密匝匝地着深绿色的灌木丛,四散摆放着折迭躺椅。
  他们一同朝水边走去,周惠和许燕站在水泥砌成的台价上,旁边的一个跳台,
马天骏站上去准备跳水。「你不知水底的深浅,还不要冒险吧。」周惠担心地说,
马天骏朝她咧嘴一笑:「不怕,既然建有跳台,足可以证明这里的水够深。」她
见马天骏半裸的胭体沉静而优雅,正期待着清凉碧绿的池水拥抱他。
  「我先给你们探险了。」说罢纵身一跳,整个人像鱼一样地深潜进水里。周
惠和许燕也相继滑进水里,平静的湖面让他们的身体搅得碧波荡漾,不时,传来
她们尖脆的欢笑声。
  周军回来时,远远的看见躺在草坪上的一俱近乎赤裸的女人胴体,马天骏坐
在一旁正往她的后背涂抹防晒油,等他走近客厅的落地玻璃,发现躺着的女人已
经解开了上身的比基尼泳装,马天骏的手抚摸着她白皙的后背。
  女的把腿分得更开些,马天骏的双手继续往下滑去,停在她的大腿上,一个
手指似乎在她的股沟间掠过。突然间,他发现许燕从远处的水中站起来,他大吃
一惊,无疑躺着的女人就是周惠。后来,马天骏的手或许出格了,周惠娇嗔地将
他拍开,但没有生气,只是说了什么。
  他听到了周惠的笑声在荡漾着。马天骏正使出浑身解数来取悦她,而她也用
她充满诱惑的眼神引诱他,让他更大胆、激烈地挑逗她,令她兴奋不已。远远地
望着这一切,周军的眼中充满了愤怒的欲火。对周惠所表现出来轻挑感到了不满,
这也许他在他的潜意识里已把周惠当做自己的情人。
  这时,周军见许燕正从水里出来,她身上的连体泳衣似乎更加紧束,每走一
步,胸前的双峰它便上下晃着。周军远远地望着她俩,又在心里暗暗地比较着她
们的身材。尽管许燕的身体也令他心动,但更让他着迷的还是周惠。
  周军在厨房里来回地踱着步,炉台上的浓汤翻滚着已溢出了锅里,淋在火上
发出吱吱喳喳的声音。他被一愤怒的欲火剧烈地灼烤着,令他不能忍受。正好这
时周惠走了进来,她喊道:「我饭坏了。」她的皮肤因为涂满了油脂而光滑发亮,
头发披散着,身体还沉浸在跟马天骏调情过后的兴奋之中。
  「小惠,我警告你,你可得注意检点自己。」他使自己的语气尽量平和。
  「我做了什么?」周惠轻描淡写地说着,转身正要离开,周军拉住了她赤裸
的胳膊:「你想怎样我不管,可你得顾及许燕的感受。」男人的自尊和忌妒心理
令他沉着脸说。
  周惠停了一会儿,她的胳膊仍跟他的缠在一起,他们曾经赤裸相对的记忆让
他情不自禁地要拉近她。她推开他,冷漠地说:「我不知你在说什么。」说完,
她摔掉了周军的手,朝走向楼梯。周军的心情糟糕透了。他发现周惠已经把对自
己的爱意移到了那个男人一边。他在厨房里连续抽了几支烟,终于理清了自己的
情绪。
  午饭已准备好在草坪上的木制条桌上,非常丰盛,焦嫩的牛排、烤烧的大虾、
生吃的海蛎和水果摆满了一桌子,还有数瓶在阳光下闪烁的矿泉水和一瓶红酒。
没有全套的餐具,但是在桌子的四边,有为四个人准备的玻璃杯,碟子和刀叉,
紧靠着冷酒的陶器。
  周军走进客厅,他请他们出去吃饭。见马天骏背靠在那把宽大的黑色沙发里,
两条腿交叉着搁在桌沿上。周惠在桌子另一边耐心地注视着她,眼中带了一丝淘
气。远处,那面墙大的电视屏幕上映着很色情的画面。
  他们都还穿着泳装,马天骏是一条黑色的三角裤,紧缚的裤裆刚好遮住他隆
起的一堆。周惠身上的比基尼还没干透,湿漉漉地紧贴在她温暖白皙的肌肤,周
军见到她尖硬而起的奶头。他在脑子里搜寻着记忆中的她,周惠在他的心目中变
得既熟悉又陌生。
  「吃饭了,许燕呢?」周军间道,马天骏朝楼上努了努嘴。「我去叫她。」
周惠伸了个懒腰,放松了自己,马天骏火辣辣的眼光追随着她的每一个动作,追
随着她婀娜多姿的步子,而周军看着他目不转睛的那饥渴,心里竟像打翻了地醋
缸尽是酸味。
  后来他们一道走出客厅,马天骏戴上了一副墨镜遮住眼睛,他抬头望着太阳。
现在肯定已过了两点钟,快到三点了。他摸着椭圆形大浅盘的边缘,盘子冰凉的,
里面的菜很鲜嫩。「周军,老实交代,你是如何将小惠弄到手的?」马天骏已坐
在桌边,往两个玻璃杯里倒浓郁的红酒。
  「我嘛,跟她从小青梅竹马,只是那时少不懂事,我们各自组建了家庭,再
次相遇也是最近的事。」周军胡乱地编造着。「噢,原来是这样。」他漫不经心
地扫视了一下桌子,周军做的菜肴相当精致,色香味俱全,撩人食欲,让人垂涎
欲滴。
  「小惠跟我很谈得来。」马天骏有意无意地说,仔细地观察着周军的脸。周
军的妒火中烧,他不能容忍马天骏如此亲密地说着小惠的名字。他想起了刚才他
就跪在她的两腿之间,轻柔地为她涂抹着防晒油,而周惠的眼睛却是火辣辣的,
充满了挑逗。
  「她美貌绝伦。」马天骏自言自语。
  「是的。」周军正往嘴里塞了块牛肉,好像噎住了似的,猛烈地咳嗽了起来。
马天骏好像并没发觉,继续自言自语地:「她与众不同,美丽漂亮。」伸手去拿
酒。
              周慧也是在欲擒故纵,为了抓住周军,故意去勾引马天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