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资企业的猎艳经历】(03)作者:xiaoohong


作者:xiaoohong
字数:12118

                第三章
  自从见了那个「小仓优子」以后,小伟那个淫虫就又不老实了,天天嘴里念
叨着,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小子真是色胆包天,如果再借他俩胆子,我
看他连林志玲都敢搞到床上爆操一顿。
  一天中午,在公司食堂…
  「妈的,食堂的饭菜质量越来越差了,快赶上猪食了。」小磊把筷子往盘子
里一扔,吵吵嚷嚷的骂道。
  「你小声点,被食堂大妈听到了,以后连猪食都没得吃。」小伟示意小磊闭
上那张臭嘴。
  我没好气的的「哼」了一声。
  「我说辉哥,好歹兄弟们都是跟着你混的,现在过得这个样子,你也不管管?」
小磊把矛头指向了我。
  「你这话说的,大家都是吃老板的饭,拿老板的钱,干老板的活,你吃不好
也怨我了?你应该和老板反映才对啊。」我振振有词的说道。
  「永远都是你有理,哼,我早晚要和老板说道说道。」小磊潇洒的一甩头,
扬长而去。
  「嘿,这小子,拽的还!」我笑了笑。
  「哥几个,吃好了没?吃好了就回去睡觉了。」我吆喝着。
  「走吧。」
  中午睡觉的时候,我觉得小磊说的对,哥仨儿跟我也混了有几年了,虽说都
是给那个日本鬼子打工,但是哥几个做事都还是很给力的。没有给我惹什么事,
不管吹牛打炮玩女人,都是在一起。一想到这些,我的心里还是很暖和的。
  食堂的那几个大妈做饭确实不咋地,油盐酱醋,只要能调味的,一股脑的全
放进去,有时候放少了,菜的味道淡,有时候放多了,菜的味道咸。我怀疑这些
大妈是以菜熟不熟为标准的。
  小磊说的对,哥几个自从年会之后,再没有打过牙祭,今晚带他们出去搓一
顿。
  下午下班了,我们几个在维修间换工装。
  「我说哥几个,今天晚上都别去食堂吃饭了,辉哥请你们下馆子。」我突然
的来了一句。
  「辉哥,不是中午的话刺激到你了吧?」小磊嘿嘿笑道。
  「被你刺激?你小子还差些火候!」我没好气的应了一声。
  「那就好,那就好。」小磊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
  「辉哥,咱们去哪儿吃啊?」小伟把脑袋探了过来。
  「你们定!」
  「就咱公司后门,新开了一家火锅店,清一水的空姐装萌妹子服务…」小磊
已经开始嘀咕了。
  「我就知道你早就盘算好了。」
  「走起!」我把柜门一锁,潇洒的来了个转身。
  「走喽!走喽!」哥几个嚷嚷着就出去了。
  「等等,我去宿舍把那半箱啤酒拎上。」小伟突然想起宿舍还有点存货。
  「走走走,回宿舍还要有一阵子,你麻烦不麻烦?」小磊不同意回去。
  「你懂个屁,那箱啤酒再不喝就过期了。」小伟撇了小磊一眼。
  「别吵了。」我看着他们吵有些烦。
  「阿光,你和小伟回去拿啤酒,我和小磊去火锅店定位子。」
  「嗯,好。」阿光憨憨的应了一声。
  「你们都知道火锅店的位置吧?」
  「知道,放心。」小伟做了一个ok的手势。
  说罢,我们几个就分道扬镳了。
  小磊说的那家火锅店离我们公司不远,最大的特色就是那些服务员,全都是
18~20岁的萌妹子,说是去吃火锅,其实有一半原因是去看妹子。不过,看
着妹子,吃着火锅,也可以增加食欲,倒也不错。
  「咱们厂后面,就是这个样子,别看白天干净的像一面镜子,一到晚上就现
出原形了,你看这路上,全是垃圾,卫生纸、方便盒…」
  「你今天话很多啊?」
  「嘿嘿…辉哥,这不是快要开荤了,心里高兴吗?就多说了两句…嘿嘿…」
小磊油嘴滑舌的说道。
  「少跟我犯贫,你小子,八天不吃肉都饿不死你,我看是那些妹子让你心神
不定吧!」我一语道破。
  「还是辉哥眼劲高…」
  「好了,好了,别拍马屁了,快到了。」我一听见他拍马屁就烦。
  一家火锅店赫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和周围那些陈旧的店铺相比,这家刚装修
过的火锅店格外显眼,大红色的幕墙,黄色的大字招牌,令人眼前一亮,一水的
新潮、靓丽。
  「留一手火锅?」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辉哥,听着挺耳熟的吧?」小磊嘿嘿的笑道。
  我点了点头。
  「有一家全国连锁店,叫刘一手火锅,这家店盗用了人家的店名。」
  「个…婊子…」我骂了句。
  「辉哥,你的湖北骂腔又出来了…」小磊嘟嘟嘴。
  「好啦,进去吧,小妹妹在等你呢~」我搡了一把小磊。
  我们走了进去,还没到晚上,就已经熙熙攘攘的,位子快坐满了。
  「有没有人招呼啊?」小磊扯起了他那个公鸭嗓子。
  「来了来了!」一个妹子拿着单子飘了过来。
  小磊的眼里冒出了绿光,好一个白嫩的妹子,齐刘海,后盘发,鲜红色的招
待服把她衬托得更娇艳了。
  我推了一把小磊,又转过头对服务员说道:「小妹妹,给我们找个位子,我
们四个人。」
  「大哥,你们是要包间,还是在大堂?」妹子眨巴着眼睛望着我。
  「就在大堂吧。」
  「呃…我看看…噢,大哥,你看看窗边的位子可以吗?喏,就是那个。」妹
子环顾了一下四周,指着一个靠窗边的位子。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嗯,可以。」我点了点头。
  「那您请坐。」
  我们坐了下来,要了个鸳鸯汤头,等着小伟和阿光。
  「他们来了!」小磊眼尖,看到了他们,张开膀子就使劲的摇。
  小伟也看到了我们,和阿光走了过来,阿光放下啤酒,气喘吁吁的跑到电扇
旁猛吹。
  「好了,人到齐了,开始点菜吧。」我向那边等了很久的妹子招了招手。
  火锅里的汤头咕嘟嘟的冒起了泡泡,我们开始往里面夹菜倒肉。
  「谢谢辉哥请哥几个下馆子!」小磊端起一罐啤酒。
  「就是,来,走一个!」小伟也吆喝道。
  我笑了笑,端起啤酒碰了一个。
  「别光喝酒,吃菜吃菜!」
  哥几个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公司的饭确实不咋地,和这火锅比起来简直是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滋味,打过工的哥们都知道)这时,外面闹哄哄的不知
道发生了什么事,围观的人越聚越多。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闹哄哄的。」小磊吧唧着嘴说道。
  我们也看了过去。
  「那个摊位不是卖臭豆腐的老林头的吗?」
  「我出去看看发生啥事了?」小磊嗖的一下就奔了出去。
  我想拉没拉的住,这小子,就喜欢看热闹。
  果然是老林头的摊位出了事,小磊扒开人群,脑袋往里面探,想看看发生了
什么事。
  「瞧你个骚逼样,老子摸你怎么了?你信不信老子今晚就给你开苞!」一个
混混的声音传了过来。
  只感觉到一阵寂静,然后几个人哈哈大笑起来,周围的人们纷纷议论起来。
  小磊挤到最里头,果然看见几个混混模样的青年在围着一个女孩,那个女孩
脸涨得通红,憋的说不出一句话,几串臭豆腐被打落在地,老林头早就躲在臭豆
腐摊后面,大气都不敢出。
  小磊定睛一看,这个女孩不就是「小仓优子」吗?她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穿
的还那么暴露,这个地方鱼龙混杂的,什么鸟都有,不出事才怪。
  只见那几个小混混又准备上去对「小仓优子」动手动脚,小磊脑袋一热,身
体不由自主的就冲了上去,挡在了「小仓优子」前面。
  「小仓优子」被突然挡在她前面的小磊吓了一跳。
  「唷?!来了个不怕死的,想英雄救美?」为首的混混哼了一声。
  「我才不是什么英雄救美,我只是看不惯你们那种龌龊的行为!」平时吊儿
郎当的小磊竟然冒出一句这么正气凛然的话。
  「龌龊?!你小子不想活了吧你!」
  「……」许久不吭声的「小仓优子」突然叫了一声。
  「呀呵,你这说的什么鸟语?!」为首的混混撩了一下头发。
  「土老冒,这是日语!」小磊蔑视道。
  「日本女人?今天真是撞鬼了!」那个混混瞪大了眼睛。
  旁边几个混混也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办。
  小磊看见混混们在愣神,一转身抓着「小仓优子」的手,就往后跑。
  「想跑?快追!」为首的混混发号施令。
  几个混混缓过神来,三步并两步就追了上去,不一会就追上了。
  其中一个混混一记飞脚踹到小磊的背上,小磊「啊」的一声,趴到了地上。
  「小仓优子」也摔倒在一边。
  几个混混围在小磊身边,拳打脚踢,小磊不断的惨叫,抱着头,蜷缩成一团。
  「小仓优子」不知道怎么办,坐在地上,捂着嘴,哭了起来。
  小磊的腮帮子都被踢肿了,「小仓优子」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实在是忍
不住了,冲上去,挡在小磊面前。
  「嗬!他妈的!今天真是撞着鬼了!怎么着?想美人救英雄?!」
  小混混们把「小仓优子」拉开,继续打着小磊。
  这边,我和小伟他们还吃着火锅,阿光真是火气旺,吃了没一会,就要去扇
电扇,去去热气。
  「小磊怎么还没回来?」我皱了皱眉头。
  我看了看表,已经快20分钟了。
  「辉哥,我去看看咋回事?」小伟擦了擦嘴,就出去了。
  不一会,小伟就跑了回来,敲打着玻璃,示意那边出事了。山「阿光,快走,
小磊出事了!」我撂下筷子,冲了出去。
  我们三个一前一后的冲了出去。
  我们挤开人群,看见小磊躺在地上,被几个混混打的不成人样了。
  「我操!」我一看就冒了火,一拳打在一个混混头上。
  几个混混看来了帮手,就和我们扭打在一起。
  阿光可是打架好手,几个小混混在他面前就像几只小鸡围着公鸡一样,只见
阿光一手撩起一个,甩出去好远。
  为首的混混看来了个「巨无霸」,就下令赶紧撤,几个小混混就狼狈的逃走
了。
  我们扶起小磊,小磊嘴角已经渗出了血,脸已经肿得胖胖的,头发上面全是
土,衣服都已经磨烂了,嘴里还不断的往外吐着呕吐物。
  我心里疼了一下,赶紧叫阿光。
  「阿光,背着他,去医院。」我叫了阿光一声。
  「……」
  我一转头,才发现是「小仓优子」在说话,她怎么在这里?
  「……」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日语。
  「我…有…车…送…他…去…医…院…」「小仓优子」用不太纯正的中文表
达着自己的意思。
  「那太好了,阿光,背小磊上车,快!」
  来到医院,小磊照了X光片,左手臂胫骨被踢断,其余地方只是淤青,骨头
无事。
  当晚,小磊便做了骨固定手术,断骨处定了一块钢板,上了铆钉,缝针并做
了固定甲板。看这个情形,得疗养半年,半年后还要复查,拆掉钢板,再缝针固
定,这也就意味着,半年内上不了班了。
  我们都围在小磊旁边,小磊躺在床上,眼睛淤青,睁不开,只能眯缝着,我
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平时一块的哥们,竟然被人打成这样…「辉哥…是你吗?」
小磊张开干涸的嘴唇,微微的说着。
  「是我!是我!」我抓着小磊的手。
  小磊点点头,放心了。
  「不只是我,小伟,阿光,他们都在,还有那个…女孩…」我看了一眼「小
仓优子」。
  小磊笑了笑,把眼睛闭上了。
  「吱呀」一声,门开了,护士小姐推着大大小小的药瓶车进来了。
  「病房里留一个人看护就可以了,其余的人都回去吧。」护士小姐掏出了登
记牌。
  「小伟,阿光,你们回去,我留下。」
  「辉哥,还是我留下吧,明天你给我请个假。」
  「不行,还是我留下。」
  「辉哥…」
  我们争执不下。
  「还…是…我…留…下…吧…」「小仓优子」主动请求。
  「这怎么可以?」我拒绝道。
  「我…可…以…的…」
  「辉哥,要不让她留下吧,她是女孩子,照顾小磊没问题的。」小伟赞同了。
  「小磊,你觉得呢?」我征求小磊的意见。
  小磊点了点头。
  「那好吧,你留下来吧,我们先回去。」
  「小仓优子」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手机号码是多少?我需要知道。」
  「小仓优子」慌忙从包里取出一张名片和身份证。
  我看了一下,妈的,还是日本身份证,看不懂,但是可以看到1998- 0
5- 16的字样,才17岁,我又看了看名片,她的中文名字是酒井纯子。
  「你叫酒井纯子?」我问道。
  「叫…我…纯子…就行…」她点了点头。
  「好,这是我的银行卡,密码是xxxxxxxx,小磊需要用钱,就在卡
里取。」我把我的工资卡给了纯子。
  「不…不…应该…我…来…支付…」纯子不肯接受。
  「这个绝对不行。」
  「我…不…要…」纯子坚决不要。
  「辉哥,要不这样,给她留个电话,需要用钱的时候,她打电话给我们,最
后小磊的伤养好了,再总的算一下。」小伟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行,那就这样,我给你留个电话,有事给我打电话,现在这么晚了,我们
先回去,不打扰小磊休息了。」
  「嗯…」纯子点点头。
  于是,我们就先回了,纯子留在病房陪小磊。
  第二天,我们依旧去上班,中午的时候,为了小磊的事,我来到了孙征的办
公室。
  「孙总,我向您汇报个事情。」
  「是廖辉啊,什么事?你说吧。」
  「我想给小磊请几个月的假,他昨天晚上被人打了,手臂胫骨断裂,现在还
在医院里…」
  「你说什么?小磊被人打了?还受伤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请几个月的假?公司有硬性规定啊,只有管理层才可以最多请一个月的假,
像你们这种…咳咳…像你们技工,最多不可以超过一个星期,而且我们是外企,
效益始终是第一位…」孙征开始了开始了老生常谈。
  「他是为了救老总的千金受的伤,现在老总的千金还在医院陪着小磊。」我
听不进去了,打断了他的话。
  孙征听了后,大跌眼镜,这种情况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
  「是这样啊…公司是有规定,但像小磊这样优秀的员工,我们会酌情考虑的,
嗯,你想让他治病,我会向领导反应情况的。」孙征真是墙头草,随风倒。
  真想操你妈!孙征!一听是救老板的千金,立刻换了一副嘴脸,比换衣服还
快,马屁精的本质暴露的淋漓尽致,真是虚伪到家了。
  「那就谢谢孙总了,维修间我还有事,先回去了。」我不想听这个马屁精讲
那些恶心的话,就找个借口回去了。
  下午下班后,我们几个就急匆匆的去了医院。
  刚到病房门口,我就听到孙征那淫荡又令人作呕的笑声,我在门口停了一会
儿,想了想,然后硬着头皮进去了。
  「孙总好。」一进门我们还是毕恭毕敬的。
  孙征一看我们来了,用余光扫了一眼纯子,挺了挺胸脯,说道:「你们也来
了,我也刚来一会儿。」
  「又让孙总破费了。」我看见桌子上摆满了东西,果篮,牛奶,牦牛骨髓壮
骨粉等等。
  「哪里哪里,自己的员工受伤了,做领导的来看看是应该的。」孙征瞄了一
眼纯子,装腔作势的说道。
  我心里暗暗的呸了一声,装逼贩子,还不是想在纯子面前表现一番。
  「谢谢孙总。」我还是脸上堆满了笑。
  我们又寒暄了一会,孙征起身准备回了。
  「那好,我先回了,小磊啊,好好养病,先别管工作的事,等养好了病再说。」
孙征临走时嘱咐道。
  小磊点了点头,他的脸还是肿肿的,泛着淤青。
  「小磊…先喝点汤…我下午煲的汤…」纯子打开了保温壶,里面满满的是爱
意。
  「嚒…真香啊!纯子的手艺不错啊!」我由衷的夸赞道。
  纯子笑了笑,没有作声。
  小磊喝了一口汤,眉头一皱,但是还是喝了下去,纯子没有注意到。
  小磊还是坚持着一口汤一口汤的喝了下去,纯子满怀爱意的看着他。
  其实小伟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他的眼睛就没离开过纯子,看到纯子对小磊这
么好,他真想去替代小磊挨这顿揍,受这身伤,可是现实是不允许的。
  我感觉到自己和哥俩在不知不觉中成了电灯泡。
  「小磊,我们先回了,哥几个也没吃饭,纯子在这里,我们就放心了。」我
嘱咐了几句,就带着阿光和小伟走了。
  「小磊,好好养病,我们走了。」小伟也和小磊打了声招呼。
  纯子把我们送到门口,就回病房去了。
  从那以后,每次我们去医院看望小磊的时候,都看见纯子给小磊做了各种各
样的好吃的,悉心照料着小磊。
  就这样,小磊的身体很快就恢复了,但是,左手手臂的恢复还得需要几个月。
  这天下午,我们几个下班回到宿舍,准备叫小磊去吃饭,但是,小磊不在宿
舍。
  「这小子不在宿舍养病,又去哪儿野去了?」我心里一阵无名火蹿了起来,
担心他又出什么事。
  我掏出手机,准备给小磊打个电话,忽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急忙一看,
原来是小磊。
  「我说你小子不好好养病,又死哪儿去了?」还没等电话那头开口,我就嚷
了起来。
  「辉哥,我好着呢,脾气不要这么火爆嘛…嘿嘿…你们下班了吧?」电话那
头传来了小磊嬉皮笑脸的声音。
  「我们刚回宿舍,你在哪儿呢?」
  「我在汇仙居呢,就是公司后门那棵大榆树东面那家,你忘啦?上次咱们还
说什么时候去搓一顿的那家。」小磊在电话那头比划着。
  「噢,我想起来了,你跑那儿去干什么?」
  「你们今晚就别去食堂了,纯子在汇仙居请咱们吃饭,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
要和你们说。」
  「什么事?还非要去那么贵的地方吃饭才能说啊?」
  「辉哥,来了再说嘛,就这样了,待会见。」
  「喂…喂…」
  电话那头挂了。
  「这小子…卖什么关子?…」我嘟囔着。
  「辉哥,小磊说什么了?」小伟凑过来问道。
  「小磊说让我们现在去汇仙居,纯子请我们吃饭。」
  「纯子请我们吃饭?还是在汇仙居?!那可是土豪去的地方,去那吃一次一
月工资就没啦!」小伟咂舌道,听说纯子也在,心里美美的。
  「谁说不是呢,先去看看再说,小磊可能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们说…阿光,
别玩手机了,咱们走了!」我吆喝了一声。
  「诶…来了来了…」阿光把手机塞进裤兜,从床上弹了起来。
  汇仙居是一个很气派的酒楼,在我们公司后面,是一个很繁华的夜市,酒楼
大大小小的有三十多家,一般都是二层小楼。只有这汇仙居,对!只有这汇仙居,
有三层,我没进去过,也只是听别人说说,第一层是普通厅,第二层是商务厅,
有包间(这也是听孙征说的,他和一个外宾在这里吃过饭),第三层就没人知道
了,反正是一层比一层贵,三楼的最贵。
  来到汇仙居的门口,一个穿着红色礼服的接待拦住了我们。
  「欢迎来到汇仙居,请问几位预定位置了吗?」他那张死板的脸挤出两绺硬
生生的笑容。
  「是一位叫纯子的小姐预定的,我们前来赴宴。」我不喜欢这个接待,但我
说话还是显得那么彬彬有礼,不是因为自己,而是为了不失纯子的面子。
  「请稍等,我去前台问问。」接待转身离去。
  「呸!狗眼看人低!一看见我们穿着这身工服,就看扁我们了。」小伟骂了
一句。
  我没有支声,只是在静静地等着。
  「辉哥!辉哥!」只见门里面传来的声音。
  原来是小磊,嗬!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叼着个烟卷,风风火火的就出来了。
  「嘿!你小子穿成这样,我都不认识了。」我打趣道。
  「是啊,小磊,从哪儿弄了这么一身皮,不得了嘞…啧啧…」小伟轻轻的摸
着小磊的西装。
  「别在这说话啊,走,进去说。」小磊揽着我们就进去。
  我偷偷的瞄了一眼门边的招待,他愣在那里,我心里一阵冷笑。
  汇仙居可真气派!单说这前厅,就有几个车间那么大,一水的金瓷地砖,立
在大堂的八根立柱,就像是用玉砌成的一样,硕大的水晶吊灯悬挂在正中间,大
大小小的真皮沙发错落有致的分散在大堂的各个地方,色彩艳丽的壁纸使大堂显
得熠熠生辉。走廊边上还有一架白色的三角钢琴,一个穿着燕尾服的小伙子在忘
我的弹奏着舒心的乐曲,离钢琴不远的木台子上还有一个会跳芭蕾舞的女孩。大
堂里各色各样的人在品咖啡,看表演,谈生意…我们几个在这里显得是那么的格
格不入。
  「哥几个,看傻了吧…走啊!」小磊吆喝着。
  「我们的位子在哪儿呢?」我四处瞄着,寻找纯子的身影。
  「在三楼呢,咱们坐电梯。」小磊把我们带到电梯口。
  「三楼?!」小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啊,三楼,这一楼有什么好看的。」小磊这语气好像这个酒楼就是他家
的一样。
  「这三楼吃一次饭得多少钱啊?」我悄悄地问小磊。
  「放心,辉哥,是纯子掏钱,我哪有钱来这吃饭啊。」小磊诡秘地一笑。
  我也笑了一下,没再问下去,看着他身上笔挺的西装,我心里就明白了八九
分,这个小子交好运了。
  「叮咚」,电梯到三楼了。
  电梯门打开了,眼前的景色让我心中为之颤动。
  一个喷泉近景展现在我们面前,周围幽暗的灯光使得喷泉是那么的有格调,
各种各样的盆景将帝王般的气氛一下子就烘托了出来。有些树木的旁边还摆着奇
山异石,石头上还趴着栩栩如生的大老虎,喷泉的水池里有些活生生的小鳄鱼,
显得可爱极了。这澳毛地毯,踩在上面就像踩在云彩里一样,有一种飘飘欲仙的
感觉,美妙极了。
  「哥几个,到了,这个包间就是。」小磊把一个包间的门打开。
  这个包间可真大,估计有几百平米,里面古色古香的陈设让我感觉到自己就
是一个文人。一个弥勒佛模样的木雕坐落在包间中央,靠近墙边的鱼缸里游着几
只大海龟,雕工精细的木樨上供着一个香炉,里面泛着幽幽的檀香,让人心旷神
怡。
  我只是简单的扫视了一下包间的环境,就发现纯子规规矩矩的站立在那里迎
接我们,这日本女的,就是有女人味,我心里这样想着。
  「辉哥,你们好!」纯子半弓着腰,毕恭毕敬的叫了我一声。
  「好,好。」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别站着了,落座开席吧。」小磊赶忙招呼。
  我们早已饥肠辘辘,也就不客气了,依次坐了下来,菜很快上齐了,我们就
边吃边聊了起来。
  「各位大哥哥…」纯子端起了酒杯。
  我们都向纯子望过去,准备听她说些什么。
  「各位大哥哥,感谢你们那天救了我…」纯子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个…」我们看着纯子,倒不知道说什么了。
  「尤其是要感谢小磊…小磊…他是我的英雄…」纯子抚摸着小磊那条断了的
胳膊,哽咽了起来。
  我们心里也都不好受,闷起了头。
  「哎呀,这是干什么,今天大家能聚在一起,是一件高兴的事,哭哭啼啼的
像什么话…」小磊看气氛不对头,张罗着大家吃菜。
  「就是,就是,事情已经过去了,小磊的身体也康复了,一切都好起来了嘛。」
我也附和道。
  纯子抹了抹眼泪,破涕为笑,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大家。
  「纯子,你是老总的千金,怎么那天跑到那种乱哄哄的地方去了?」我把心
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噢…我喜欢吃…那里的臭豆腐…那个味道很好…别的地方没有…就是这里
也没有…那种味道…」纯子指了指汇仙居。
  「你说的是老林头家的臭豆腐?」
  纯子用力的点了点头。
  「哦,他的臭豆腐确实是别有风味,配料都是祖传的,你是怎么知道那里的
臭豆腐的?」我还是有些纳闷。
  「是梅姐姐带我去的…」
  「梅姐姐?姚梅?」
  「是的…她是你们孙部长的爱人…我们是好朋友…经常出去玩…」
  「原来如此。」我点了点头。
  「纯子,我发现你的汉语比起刚开始认识你的时候说就多了,啊?哈哈哈…」
  小伟他们也跟着笑了起来。
  「是小磊教的…」纯子望了望小磊,有些不好意思。
  「辉哥…」小磊打断了我和纯子的谈话。
  「怎么了?」我看着小磊。
  「辉哥,哥几个,今天这顿饭过后,我就不回宿舍住了…」
  「什么?那你去哪里住?」我反问道。
  「我和纯子…那个…你们明白了吧?」小磊摸摸后脑勺,不好意思起来。
  「什么?!」小伟叫出了声。
  「哥几个明白就行了,我准备搬到纯子那里去住。」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小磊这次确实交了好运,他如果继续和我们厮混在
一起,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人家也不嫌弃他,倒也是一
件好事。
  「那行,辉哥祝福你们!」我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我也祝福你们!」小伟心里大为不悦,虽说有闷气,但是也端起酒杯,一
饮而尽。
  我们沉默了一会。
  「小磊,以后还在公司干吗?」我问了一句。
  「这个…不一定…还是看纯子的父亲怎么安排吧。」小磊顿了顿。
  「哦…」我微微笑了一下。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钟,我们回宿舍帮小伟整理了一下东西,
搬上了纯子的车。
  「小磊,以后记得回来看看哥几个。」我拍了拍小磊的肩膀。
  「辉哥,哥几个,我会时常回来看大家的!」
  「那路上小心,纯子,车开慢点。」我嘱咐了几句。
  纯子点点头。
  车子缓缓的开动,我们目送着他们,直至尾灯消失在黑暗之中。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让我们有点不太习惯。
  回到宿舍,我们望着小磊的床铺,空荡荡的,大家心情都很低落,一句话也
没有说,各自干着各自的事情。
  宿舍的灯关了,我的心情还是不能平静,小磊走了,宿舍里少了些许欢闹。
但是,转过来一想,小磊是去追寻自己的幸福去了,我应该为他高兴才是。
  话说小磊这边,纯子把车停在了车库里,小磊把行李扛了出来。
  「哥哥,这些东西完全可以…不要的…我给你买新的…」纯子嘟囔着说道。
  「你们日本人啊,就是不懂我们中国人的情结,这叫怀旧,懂吗?」小磊边
整理行李边说道。
  纯子摇了摇头。
  小磊看着纯子傻傻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哥哥,进来啊…愣在那里…干什么…」纯子邀请小磊进屋。
  「这是你的房子?」小磊从车库里走出来,惊住了。
  「嗯,这是我爸爸…在这里…给我买的别墅…快进来吧…」纯子叉着腰说道。
  「诶…好…」小磊点了点头。
  小磊刚把门关上,纯子就搂着他的脖子,纯子身上冰冰凉的,与闷闷的初夏
相比,真是舒服极了。
  「纯子,你这是干什么?」小磊有些不自在。
  「哥哥是我的英雄…我喜欢哥哥…」纯子亲昵的说道。
  「纯子,我的出身不好…我没有钱…」小磊嘟嘟囔囔的。
  「哥哥没有钱…我有…我爸爸有…哥哥不担心…哥哥要知道…纯子喜欢哥哥
…这就足够了…」纯子满不在乎的说道。
  小磊苦涩的笑了笑,看着这个阳光清纯的日本女孩子,他倒没有那份玩弄女
孩的心情了。
  「难道这就是爱吗?我爱上了这个日本女孩了吗?」小磊心里想着。
  「哥哥在想什么呢?…可以让纯子知道吗?」纯子张着那双扑闪扑闪的大眼
睛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我们把东西收拾好再说吧。」小磊着急忙慌的收拾东西,
显然他还不习惯这一切。
  「嗯…嗯…听哥哥的…」纯子也帮着小磊收拾东西。
  小磊打量着屋里的一切,真是奢华啊,一水的木质地板,沙发看起来真是不
错,好像是美国的肯特家具,等离子大屏幕,象牙摆件,松石花瓶,海黄茶几…
高大上得让小磊感到窒息。
  「哥哥…我先去洗个澡…哥哥随便玩哈…」纯子俏皮的一跳一跳的进了浴室。
  「嗯…」
  小磊站在阳台上,外面是别墅的花园,遮阳伞,躺椅,泳池的水在月光下波
光粼粼的,很是美丽。
  「我算是傍上大款了吗?还是纯子真的喜欢我?她是那么的天真烂漫,我…
这到底是为什么?我玩弄姚梅的时候都没有任何顾忌,怎么对这个小女孩却…我
到底怎么了?」小磊陷入了沉思。
  「哥哥…」
  小磊转过了头,纯子裹着一件浴巾,双手不停的用毛巾揉搓着湿漉漉的头发,
小磊看呆了,好美啊,真是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
  「纯子…你好美…」小磊不禁叫出了声。
  「哥哥…傻哥哥…」纯子捂着嘴笑道。
  「纯子…」
  「嗯?」
  「这么大的别墅,平时就你一个人住吗?」
  「是啊…就我一个人住…」
  「噢…」小磊愣在那里。
  「哥哥也去洗个澡嘛…我去楼上吹吹头发…」纯子换了一双拖鞋,走上了二
楼。
  小磊脱去外衣,穿着一个裤衩进了浴室。
  纯子真是细心,浴缸里已经放好了洗澡水,小磊会心的一笑,他将左手臂拖
在外面,整个身子浸没在水中,真是舒服。
  洗完澡后,小磊神清气爽的走了出来,感觉非常轻松。
  「纯子…」小磊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难道没下来?」小磊自言自语道。
  小磊换了一双拖鞋,准备上楼。
  「哥哥…」纯子轻轻的叫了一声。
  小磊转过头去,一片漆黑,什么也瞧不见。
  「啪」的一声,纯子将壁灯的开关一摁,真个房子笼罩在幽暗的红光之中,
就像以前洗照片的暗房。
  「哥哥…我美吗?」纯子一丝不挂的暴露在小磊面前。
  看着清纯的纯子的胴体,小磊的老二「嘣」的一下,弹了起来。
  小磊愣住了,他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青春美少女就是平日里腼腆的纯子。
  纯子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朝小磊走了过来。
  小磊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脑子发热,身体开始僵硬起来。
  纯子停在了小磊的面前,小磊明显的感觉到纯子用小腹摩擦着自己的阳具。
纯子踮起脚尖,双手搂着小磊的脖子,开始亲吻起来。
  纯子的小嘴冰冰凉凉的,而且很湿滑,还泛着幽幽的清香。小磊不自觉的张
开了嘴,迎合着纯子。
  纯子的舌头可真是又软又滑,小磊和纯子交织在一起,双手不住的抚摸着对
方的身体。小磊用左手揽着纯子的腰,右手轻轻的揉搓纯子的乳房,少女的乳房
真是小巧柔嫩,又尖又挺,无不彰显着青春的活力。
  纯子轻轻的哼着,小磊开始亲吻纯子的脸颊,纯子仰着脖子,任凭小磊随意
侍弄。
  少女的胴体就是少女的胴体,少女的清香弥漫全身,嗅一嗅,心旷神怡,一
点也不像那些已婚少妇,涂脂抹粉的,弄得一身都是浓浓的脂粉味,让人闻见就
想吐。
  纯子把小手伸进小磊的内裤里,双手把玩着小磊的「一枪双弹」,小磊感觉
到就像是一只小白兔在裤裆里滚动着,软软的包裹着自己,舒服极了。
  「哥哥…你的棒棒好大哦…」纯子爱不释手。
  「喜欢吗?」
  纯子用力的点点头。
  「我们日本男人的棒棒…又小又短…一点也不喜欢…不像哥哥的…又大又硬
…」纯子一字一顿的说道。
  「纯子,你还这么小,怎么就…」小磊皱起了眉头。
  「就什么?」纯子边玩弄边说道。
  「我是说,你怎么这么过早的接受性爱…」小磊面对这个少女有点说不出口。
  「我以为哥哥说什么…我们日本和你们中国不一样…我们日本女孩…14岁
就要举行成人礼…完成成人礼…就可以和男孩子爱爱了…」纯子也有点不好意思。
  「原来是这样啊…你们国家可真开放啊…我们国家的女孩子这个年龄还在念
书呢!」小磊感叹道。
  「所以说啊…哥哥不用奇怪…纯子是很有经验的…纯子15岁就…纯子会很
好的服侍哥哥的…」纯子羞涩的说道。
  「你们日本女孩子对自己的男人都这么服帖吗?」
  「嗯…自己的男人一定要服侍好…」纯子褪去了小磊的内裤。
  「噢…」
  「哥哥…纯子想吃哥哥的棒棒…」纯子用手指头轻轻的划弄着小磊的龟头。
  「那就吃嘛,随便吃。」小磊被纯子弄得痒痒的,心里早已急不可耐,此时,
他真想把纯子的嘴里塞满自己的肉棒。
  「那纯子开始吃了哦…」纯子伸出自己的香舌。
  「叮铃铃」,别墅的门铃响了起来。
  小磊慌忙的拉起自己的内裤,吃惊的看着纯子。
  「哥哥不要慌张…我去看看是谁…」纯子起身走到门前。
  纯子看了一眼门外,回头示意小磊上二楼去躲一躲。
  小磊三步并作两步,蹿上了二楼,他躲在楼梯边,耳朵竖着听楼下的动静。
  门打开了,传来一阵女人的哭泣声。
  「梅姐姐,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只听见纯子在旁边安慰道。
  小磊听得真真的,瞬间眉头一皱,什么?是姚梅?
  姚梅为什么会这么晚来找纯子?姚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此时小磊会如何应
对?接下来的剧情又是怎样发展的?
  各位看官,此回已毕,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第三章,主人公是小磊,以诙谐,轻松的写法,宿舍三人去火锅店尝鲜,实际是饱服务员的眼福,谁知阴差阳错,在门口小磊碰上了买臭豆腐的纯子,在一群瘪三的围攻下上演了一幕英雄救美和反转美女救英雄的情节,在我们兄弟俩的救助下,打跑了流氓,同时小磊再次上演苦肉计,小臂骨折住院期间赢得了纯子的芳心。并搬去去纯子同居,在关键时刻姚梅的敲门破坏了好事,我们拭目以待,看第四章的发展。在作者其他主题里,怎么找不到前两章的链接呢看完后想问个问题,作者左手臂长胫骨了吗?